ʵй
ٰ
[ҳ]->[ʵй]->[ٰ]->[一黑到底对中国政府]
ٰ
԰ϪִԱΥ̸̸ҵĿ
ִ˵ĺʹ
йķԺֻǺȨı
߹ٰ÷ɵ˾̸̸Ҹ˿
ȴ̵ĸ
йְܲĬϵݰܻ
άȨŮϰƽϯմᷴ
ǧ򻽺ѵִ
315֮лҶԡϷ֯Ķ
ٱԽ͵ĸ
йЦĹ
ʮЩʲô
ھѲҵȰ˾ٱڷڼ
йķ߹ȴһ޵īļƿ
ζž͵òǷǵķ
йǰķ̨IJһ̰λIJһ๫
쵼طӲյǿط
͡Ϸõ·ϼ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ӷϷǷδ
ѾٳĬ
ոͶʾһҵȡ쵼
׸ʮ˽ȫ
߱Ƶ۵׳ʮ˽ȫĺ
ʮ˽ȫִֻߵĺƼ
ι̵ĸ˭ں̨
一黑到底对中国政府
中国的弱者弱到连法律都保护不了
我害怕这个国家不容我说真话
й·ߵȺ
Բ񾲵ġ񷶥֮¡˵˵Լﻰ
ץֻȴĸҲϻ
й 編Ѿ
յġʵʵ˵ͬٷġĨ?
ΪĻ
ũԱż
ý
벻Ҫò̬
쵼װDz
쵼װ Dz
ΨǴӵľԱάȨʿĴѹ
Ϸٷй֤
Ӣ̹סԹҲķʵ
ĸ
ƶͻԡαб
ƶͻԡαб
һɹҼ첿Ǹʡ˴ʵʩΥĻϰ
йķ߲쵼ֽϻ
ըըIJйƶȸܵ
߼
й쵼żװb
쵼ֻżװ
նȡִ̬
ԲȱȨ
йߵĺ
ػնġйΪ
Ϊƽֵ֮ijʦ
ڴǾӭ֮ҹ ҵԸִս
ڴǾӭ֮ҹ ҵԸִս
Υִ ݰԺϷάȨ
ëб
нľȨ
нľȨ
нľȨ
нľȨ
˹һоʹҶԡΡ½
Ļ50 Ҷ
˰̨ŵĶ ½ĸѹŵ
й ˫
ﷲСȴͬڵһ
ȨרȨǰĸ
Ӣϯϰƽѯ
һύûеõ𸴵
м˹ ٷʾйȨ޷
ϰܣгķξ񶼱ʾ йģ
ϣʡԺܼʱ Ҫһٴ
Ǹ˶ƽԺȨ
Ϣϵ֪˷ϳַҵ
ԴԴˣɫ
Ұѡιν
عⸯ֤ʾŸܱå
ľ Լʱʧ׼
ȡũҵũϲDZ
ģ㻹˼Ϊף
й۵ѧ
¹
־ɱ뱡ȿɱ˵
־ɱ뱡ȿɱ˵
ӵϰ ֽ
[гĿ]
ӭڴ
一黑到底对中国政府

(本文是您了解政府一黑到底的镜头,您不看不知道)

    政府的违法行为赤裸裸的证明反腐与法治是愚弄百姓工具。村民依法苦苦维权,其结果是“在中国这个国家,只要有权力,你就别和我讲法律”。

    以下是福安政府与奸商勾结,强抢我村土地,福安国土资源局十多年来没有法律依据的行政缩影。下面是本人配合福安国土资源局深情的回敬:

    上周五,本人莫名其妙收到福安国土资源局一份答复(见图)

   (图片无法上传 见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25&id=10658874)

    虽然是我不愿看到的演戏道具,但来而不往非礼也。对于该《答复意见书》,今天。本人给福安国土局逐条做了回敬。其内容如下:

    王秀英回福安国土局答复意见书

    1月5日本人收到您局寄来的《福安国土资源局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对于您局的答复书,本人觉得莫名其妙,根据法律规定,您局根本没有答复的资格,更不存在答复书最后所提“对此答复意见不服,自收到本答复起30日内向福安市人民政府或宁德市国土资源局书面提出复查申请”一说。另外,贵局更没有资格称:“逾期不申请复查,本答复意见书即为该信访终结性意见”,因为这句话违背了依法治国的本意。理由如下:

    一、本人没有向贵局提起土地信访事项,本人曾多次向省、中央巡视组与各种督察组提起关于土地方面的信访事项,其违法行为就是贵局,被举报与被反映的对象也是贵局与福安政府,根据《信访条例》规定,违法机关是无权处理其违法事项。对于福安市政府,就我村土地被侵占一案,近两、三年曾组织三次专案组,也要求本人把请求解决问题的事项列出来,至今福安市政府没有给本人任何答复,因此,本人也不会向福安政府任何部门提起过专门土地的信访事项,更不知道有福安市委教育实践办这个部门。

    二、虽然本人未向贵局提交过信访资料,既然贵局不厌其烦的一次次做出与法相悖的答复,本人也只好一次次不厌其烦回复贵局的种种违法行为。虽然贵局是拿着纳税人与受害人的血汗钱愚弄受害人,但来而不往非礼也。现本人就对贵局所做出的几点答复,一一回敬如下:

    1、根据答复第一条的0366证号16.308亩,第二条2、3、5、6、7、条的4028证号9亩、4029证号的9.8亩、4031证号14.238亩、4032的0,21亩、4033证号7亩,贵局称这六本证的土地权属来自英岐村委,虽然与我村没有利益关系,但,英歧村位于我村旁这块田地属于基本农田,根据《土地法》规定,基本农田必须要国务院审批,另外,六本证的土地是一宗地,且同一性质,都是基本农田,用地单位是同一单位,而贵局则化整为零、分拆颁证。这种越权审批、化整为零、弄虚作假的行政行为是严重的目无法纪、与法抗衡的行为。

    2、根据贵局答复第二条1中称2656证号称是来自1977年渔港指挥部与下白石外山大队里凡生产队签订的《契约》而来。在此,请福安国土局回答我几个问题:

    ⑴福安的“渔港指挥部”这个单位在哪?政府里面有这个单位的登记资料吗?

    ⑵福安政府有“渔港指挥部”征地的备案吗?

    ⑶据我了解当时的村干部,那份没有渔港指挥部为主体订立的“契约”,根本没有履行过,之后,外山村委、里凡自然村与临时的冒出的单位“渔港指挥部”在“契约”订立的一年后,就把该“契约”弃之不顾了,贵局这份《契约》是从哪来的?捡来的?或者不正当的手段胁迫逼造的?这是个未知数。另外,十几次庭审过程中,福建省高院及其属下法院有没有查明该“契约”来源的合法性?作为土地权属来源的“契约”,法院都没有审查过其来源的合法性,这说明什么?福安政府又凭什么以此“契约”来颁证给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

    3、答复意见三称:“信访人认为土地被侵占要求返还的诉求,不属于我局职责范围,建议土地权利人依法向法院起诉。”

    国土资源局是土地的主管部门,本人也多次向福安国土资源局请求确认土地权属登记,行政机关所行使的任何一种行政行为都必须要有法律依据,而您局认为土地被侵占不是国土资源局的管理范围,必须出示法律依据,这是法律明文规定,也是行政机关最基本的职责范围,希望贵局能做到,不是说一句不属于贵局的职责范围就替代了法律。

    三、根据《信访条例》规定 信访人采用走访形式提出信访事项,应当向依法有权处理的本级或者上一级机关提出。对信访事项规定要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调查核实处理。

    本人信访事项是向中央与福建省巡视组,及中央下派地方的土地督察组和福建省土地督察组提出的,中央纪检委也一再重申“严禁将检举控告材料转给被检举控告单位和个人”。那么贵局的“安国土信复字【2015】5号”的答复是贵局一贯越俎代庖的作风,还是经过中央权力机构的授权而做出?若经过高层授权,请在答复中注明,好让信访人明白贵局答复的原因。另外,就算该答复已得到中央反腐机关授权,那么,该答复也是答非所问,混淆视听。

    ——我不知道贵局称福安市委教育实践办转来的信访材料是什么?2014年,我向中央及福建省下派地方督查土地违法的督察组举报土地被福安官商勾结侵占的问题共两次,但请求查清的事项是:

    1、福安市下白石镇外山村里凡自然村村前(现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的一块地总面积多少?

    2、福安政府为其公司颁发土地证多少亩?护岸林与基本农田由什么部门审批?

    3、 颁发土地使用证给闽东丛贸船舶实业有限公司,其权属哪来的?

    4、 有没有征地的手续?颁发土地使用证该使用权人是否知情?

    5、 征地款发给谁?

    6、颁发土地使用证是哪年?颁证的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是什么?

    这六个问题,贵局的回复中,没有一条与该问题有关,这是严重的忽悠,也就是我在这十几来维权过程中,政府惯用的一套混淆视听的伎俩。贵局可以掩耳盗铃,也可以把上级领导象《皇帝新装》里的猪一样愚弄,但重复这方法来对待受害人,实属不该。

    所谓征地协议,政府必须确定补偿费用和安置方案后所签订征地协议才可以确认合法。从1958年国务院发布《国家建设征用土地办法》及《六十条》开始,直到《土地管理法》等相关配套的法规出台,就明确规定未经政府确认的征地协议、无权批准使用土地的单位(即非法定审批土地的单位)或个人非法批准占用土地的,其批准文件和已签订的用地合同一律无效。更何况该“契约”连来源都不清,且根本没有履行过。相关法律法规,瞎眼都能摸到,福安国土资源局是国家的一个机关,不可能不懂法。

    最后,本人要说的是:贵局本次的答复与答复中的条条款款,都违背了国家的法律规定,本该由贵局出示其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既然贵局无法引用相关依据,以上本人只好班门弄斧,对贵局的每项违法行为都引用的国家法律进一步做了说明。

    无效的合同从始至终都是无效,违法的行政行为从始至终都不具有法律效力。所以贵局在该事件上本身违法行政,其做出的该案件的任何行政行为都是没有法律效力。

    如果贵局认为中国还算是法治国家,请将回复本人的几点颁证的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一一列入答复文书中。不要总是笼统的“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几个字来作为办证的依据,因为中国的法律找不到“相关法律规定”这一条款。

[һҳ]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Ŀ߻רԱ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