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过年]
非智专栏
·初恋
·“罪犯”的国家
·澳洲国庆日
·有序与和谐
·大人民,小政府
·果真《大哉,牛皮》
·争鸣或排斥
·傻B,文学爱好者
·诗人小叶
·“富有”的穷人
· 小舟
·不期而遇
·吃 补
·爱国之争论
·不会笑的华人
·冷夜风铃
·小心窃贼
·民主选主之对话
·滚滚而行的中华文化
·新的国粹:中国推拿
·国家级诗人武大郎
·大姐
·有了耶稣,就有喜乐平安
·女人的悲伤
·往事如烟
·小儿歌
·傻爸
·学友如珠
·晴天里的闲聊
·违法必罚
·潇洒走一回
·另类乞丐
·悼焦丹之死
·政客霍华德
·刘东的烦恼
·我会告诉你
·潜心于自然,宁静而致远---记青年国画家叶峰
·大选后的随想
·中国情结
·工会的没落
·“生于忧患”值吗?
·朋友君生
·同文中学二三事
·闲话华人
·那个时代,那段日子
·从珀斯选美想起
·被“偷走的一代”?
·淘金者之梦
·当真“朋友如粪土”?---读潜之先生《友情篇》有感
·“三个代表”,改变中国
·华人商家的“戏法”
·说话的权利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各领“风骚”,极尽品味
·“忠党爱国”之误国
·简单的道理
·募捐之善举
·对恶人的宽恕,是对人民的犯罪
·2008年的中国
·“让领导先走”的走,范跑跑的“跑”
·是“柏斯”,还是“珀斯”?
·"8"字之吉利?
·阿玲的故事
·话说奥运开幕式
·阿伦.卡彭特提前大选之策略
·国人的丑陋
·市长的权力
·理想和经验之战--谈美国大选
·起哄的时评
·中国万岁
·等级、官职
·“民主革命”之举
·“在澳洲居领先地位”的“误导”
·艺术家之争
·侨领
·闲聊西澳华文报纸
·人生无意
·哈曼之心态
·也谈“《时报》十大新闻”
·为官之道
·明星风格
·女权主义之争
·艺术大师李克昌
·“男欢女爱”之说
·“ 孤独”的城市,“孤独”的心态
·诚者,成己成物
·可钦可敬的老师
·佩斯皇家医院
·上尉的顾虑
·有爱情这东西?
·男人的欲望
·秋 夜
·“很中国化”和“很西化”
·城头变换大王旗
·优美的汉字,国人的重负
·漫话文强之死
·大选选谁
·中年之乐
·新疆行
·二姐
·说说妻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过年

   
   
   非智
   
   


    她说过年了,该好好地过。
    在澳洲多年,过中国农历年实在没什么概念,只是到了现在,中国人到澳洲多了,人们才想起了有这么个大年要过。
    怎么叫好好过?他搞不清楚,不就大年晚上吃个饭吗?平时大餐也没少吃,有必要在什么大年晚上特意到餐馆吃饭?何况公司也没放假,第二天还得上班。没有节日气氛地庆祝什么新春节日,他觉得纯粹是搞笑。
    她不同意他的说法,她说,中国人嘛,干嘛不好好过自己的年。连美国法国人都在过中国年,搞不好,过几年,澳洲也把中国年作为公共假日呢。几天前,就已经有许多国内国外的朋友,在微信上给她发送新春贺词。在她的现实生活中虽然没有过节气氛,但在微信上可是十分热闹,一会儿送来金元宝,一会儿燃响鞭炮,一会儿锣鼓喧天,一会儿祝愿满满,她就在这热闹中享受过年的乐趣。睡觉前,把微信关掉后,她对他说,明天是大年三十,要好好过年。
    被她这一说,他的睡意悄然离去,透过窗玻璃望见闪着星星的天空,他想起了在中国时,在那个小城过年情景。
    过年,实际上是给孩子的,每当要过年了,小孩最兴奋。一是能拿到红包,二是能穿上新衣服,当然能有一顿好吃的,是最重要的。
    能让他记得的过年,似乎已不多。但印象最深的是过年前几天,家里就开始备办年货,一大堆平时没见过吃不到的东西都发在厨房的柜子里,当时没有冰箱,容易坏的食品,就都先放到油里炸,或放到锅里蒸,煮熟了,可以多放几天。临近除夕,奶奶就开始忙着做闽南小吃,厦门话叫“籽稞”,那是由面粉做成,里面的馅是碾碎炒过的花生和白糖,及炸过捣碎的葱头,然后放到油里炸得金黄色,放到口里,脆酥甜美,是很好的茶点。过节时,有客人来,就拿出来招待客人做泡茶的点心。小孩们常常在厨房等着炸出来的“籽稞”,刚出锅时,酥脆得含在口里都舍不得吞下。
    现在回想起来,已有十几年没有尝到这种小吃了。
    最兴奋的是,做好的新衣服就放在床头,但不许穿,只有等到大年初一起床了,才可以穿上。那时代,基本上是一年一套衣服,也就是在春节时才有的。衣服的颜色,要么是灰色要么是蓝色或浅蓝色,那是那个时代中国人的颜色,一般的布料是“咔叽布”,家境好点的,才能穿上“的确良”。他的家境在当时还好,有一点海外关系,所以,还能够通过邮寄,海外寄来了些东西。记得那一年,大约是75年吧,全市正在严打,政府规定不能穿喇叭裤,不能留鬓角,更不用说穿牛仔裤,恰巧,那时国际上正流行喇叭裤,他在海外的亲戚寄来了一条喇叭裤给大他五岁的哥哥。甚为兴奋的哥哥,在大年初一早早就起床,为的就是穿上这条很“酷”的喇叭裤。
    大年初一,他的哥哥同朋友到街上溜了一圈,结果碰上了戴红袖章的检查人员,逮着穿喇叭裤的他的哥哥,拿出一个酒瓶,往裤管一塞,说“裤管过宽,不允许穿,剪了。”说完,一个检查人员即刻拿出一把大剪刀,咔嚓,顺着裤管给剪到大腿。一条漂亮的喇叭裤变成了开叉裤,他的哥哥哭丧着脸回家,又挨了骂。现在想起来觉得很滑稽,竟有连穿衣戴帽都有限制的政府和时代。当然,现在想起来是不可思议,但那确实是存在过的历史。
    他又想到了燃放鞭炮,这是春节期间最好玩的事之一,当时的鞭炮都是小小的,一包几十枚,可以连放,也可以拆开一枚一枚地放。小孩们多是把鞭炮拆开,然后手上拿着点燃的香,将鞭炮点燃后投向对方,常常还没到对方身上,就已在空中爆炸。这种玩法有点危险,但却刺激,故此,孩子们常常相互追逐地互相投掷小鞭炮。有时大人会在后面喝止,但等大人一走,小孩们又相互投掷鞭炮,在街上,只听到单枚的鞭炮“嘭”“嘭”地一枚枚不停地爆发和孩子兴奋的喊声。
    春节最诱惑小孩的是红包,那时每个红包能包上五毛钱,就非常富有了。计算下来,一个春节最多能收到三到四元红包,这基本上已够一学期的学费了。红包一般来自父母,奶奶及长辈亲戚。有时父母的朋友同事也会给,当父母带着小孩给他们拜年时,也会偶尔收到些红包,但那时是不管你父母职位多高,我想,小孩收到的红包照例是象征性的几毛钱。没有因过年过节而滥收红包搞腐败,在当时确实是好风气。
    红包里的钱,一旦数量达到了元后,就要交给大人保管。只有几分几毛还让小孩收着。他记得他有个存钱罐子,特别是用来放那些几分钱的钱币。一有钱币子,他就放进去,但却奇怪不见钱罐子有满过,后来,奶奶才告诉他,他的哥哥常常用小剪刀,将钱币从储蓄孔里掏出来,所以,不管他怎样存,那个钱罐子是永远也装不满的。望着忽闪忽闪的星星,想到此,他不觉笑了起来。“还不睡啊?做什么梦那么高兴?”妻子翻动身子,嘟噜着。他有些兴奋,想对妻子说他过去的这些事儿,他碰了碰妻子,见妻子没有反应,便也就作罢了。
    他又想起了一次过年时,不慎掉到小水湖的事。那应该是七、八岁,母亲在文化馆工作,那年春节的第二天,也就是农历初二值班。在节日值班,这在中国似乎很正常也很普遍,不管何时,单位里必须要有个人守着,万一上级有什么指示,就能个即刻收到。以前电话稀少,除了单位,个人家庭基本上没有电话,手机的概念在那时还没有出现。他同妹妹跟着妈妈到文化馆值班,文化馆在公园里,面对着一条人工湖,水不深,但却由于水的流通不畅,发绿混浊,但里面有许多小鱼。值班的妈妈正在埋头看文件,他和妹妹溜到湖边,拿着手中的小饼干扔到水里,看到有小鱼浮出来,他和妹妹极为高兴,他伸出手想捞小鱼,结果一个踉跄,栽倒水里,还好那水只到他的腰部,人没事,可是春节的新衣服全部湿了又脏了。妹妹吓得哭了,他忙爬起来,到文化馆水龙头冲洗,手上脸上的泥巴冲掉,但是衣服上面的黑点是冲不掉,当然,最后被妈妈又安慰又责怪,才把这事给了了。他可惜的是新衣服才穿二天就弄成那样子,整个春节再也穿不了了。
   
    在物质乏亏时代,人们才会有对物质的珍惜之感。想到现在的小孩,谁在乎一件新衣服?谁在乎只有在春节里才能吃上大鱼大肉?他想,幸福,其实很简单,就是能获得自己的满足。妻子想要好好过年,就好好过嘛,只要满足她,她觉得幸福,这个年就算过的有意义了。
   
    天色已渐渐发白,他才开始感到有点睡意,在朦朦胧胧入睡中,他意思到,时间已进入了大年除夕之日。
   
   
   2015年2月18日
(2015/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