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 清华折翅的“凤凰”含冤离世图 ]
九剑博客
·【禁闻】原中科院博士告江 揭〝约束衣〞酷刑
·遭打压律师已逾222人 UN人权专家促中共停手
·【禁闻】大抓捕持续 大陆律师开始反击
·反迫害16年 法轮功华府游行吁〝诉江〞
·面对〝前所未有的邪恶〞 法轮功反迫害16年
·法轮功华府7?20集会: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
·【特稿】中国巨大历史变革 中共灭亡是历史必然
·势头强劲不畏阻力 控告江泽民人数已超过八万
·33位清华校友同时控告江泽民
·【世事关心】中国历史性变革因这件大事而起
·反迫害十六年 逾八万人控告江泽民
·【禁闻】超8万人告江 基层奉命核实
·令计划窃取中共核心机密 毁灭性可能超想像
·令计划与周永康结盟 卷入政变的内幕
·16年的血泪 抚顺累计1341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1)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16年罪行录(2)
·中共打压维权律师 升至242人
·【禁闻】法轮功中国诉江 外媒广泛报导
·【禁闻】央视称律师〝认罪〞家属怒告党媒撒谎
·如何面对用血泪凝结而成的诉状?
·7?20十六周年 全球吁制止迫害 法办江泽民
·【微视频】被刑拘律师的共同点 泄迫害元凶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3)
·央视录像指律师〝扰乱公堂〞 背后真相揭秘
·法轮功23载历程:大陆洪传盛况(上)
·【世事关心】7.20特别节目 〝我们的故事〞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4)
·原中国商务部办公厅处长张亦洁控告江泽民
·【禁闻】全球诉江大潮 外媒高度关注
·明湖:诉江大潮必把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
·【禁闻】24国际组织致信习近平 谴责打压律师
·法轮功23载历程:蒙难中原 (中)
·法轮功23载历程:反迫害 诉江潮汹涌 (下)
·十万三千人控告江泽民 各界声援
·【禁闻】迫害致死14年 家人告江追真相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6)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5)
·【禁闻】全球告江逾十万 海内外齐声援
·【今日点击】7月底到8月 中国政局将现大变动
·曙光:德国追责纳粹〝谋杀共犯〞的启示
·法律调查:610犯罪集团十六年罪行录(7)
·周本顺曾承认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全球近三十家主流媒体报导告江大潮
·全球近年首次诉江研讨会:正义战胜邪恶转折点
·追查中共定州警察绑架勒索诉江民众的公告
·人权法律基金会呼吁公众支持刑事控告江泽民
·追查国际对中共迫害维权律师的追查公告
·从德国定罪前纳粹士兵到中国十万民众控告江泽民
·江泽民在北戴河给习近平准备了两颗〝核弹〞
·郭伯雄被移交司法 谁给他致命一击?
·郭伯雄落马内幕(完整版)
·法国大律师:准备好世界性合作起诉江泽民
·【禁闻】卖力迫害到修炼 司法女警狱中诉江
·郭伯雄治军下的最大罪恶——活摘器官
·原来释永信真有保护伞(图)
·【禁闻】民意汹涌 诉江超12万 5万被签收
·【热点互动】反迫害16年 法轮功为何要〝诉江〞?
·中国逾12万人诉江 亚洲14万人声援
·美国组织向习近平递交江泽民罪宗控告书
·4国际组织公开信吁联合国助终止中共活摘罪行
·叶剑英内部披露文革死人数: 骇人听闻空前绝后
·李鸿忠访悉尼 国际组织发追查通告
·江泽民曾庆红制造股灾 操盘黑手班底曝光
·中共政法委黑幕:“610”秘密机构内幕(上)
·【禁闻】撕裂活摘黑幕的人们(上)
·中共活摘器官 知情人曝光惊人数据
·中共政法委黑幕:“610”秘密机构内幕 (中)
·【禁闻】撕裂活摘黑幕的人们(下)
·十三万四千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控告江泽民
·【禁闻】叶剑英养女谈告江:真相最重要
·前中国最高法院法官:控江意义重大
·欧议员连署致信中共最高检 敦促起诉江泽民
·逆天理 行大恶 江泽民和中共走向灭亡
·7度迫害 70种酷刑 原国务院处长告江
·苏联解密档案披露毛泽东与中共的惊人黑幕
·【今日点击】北戴河会议前中南海发生不寻常的事
·【禁闻】天津爆炸死亡人数过千 含400消防员
·洗尘:中共要绑架更多人为“活摘”买单
·玉清心:中国器官移植大会无法掩盖真相
·【今日点击】天津大爆炸的原因是最高国家机密
·【今日点击】9.3阅兵前出事 政坛大地震
·【独家】天津爆炸后习近平震怒跳起 对江父子采取行动
·十四万六千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暗杀当局领导人失手 江泽民引爆天津销毁证据?
·李克强亲临天津善后 爆炸案撕开张高丽家族黑幕
·台立委联署举报 声援全球14万告江潮
·不见血的谋杀 中国上百精神病院接受政治任务
·众人齐说:〝江泽民太坏了,告倒他!〞
·反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澳洲民众支持
·陈思敏:控告江泽民 是为中国人民除害
·天津大爆炸 江泽民向习近平讨价还价细节曝光
·马英九称毛出现开罗宣言电影为〝大笑话〞
·【传奇时代】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别节目
·李东生下台 “610”残酷镇压法轮功罪行再聚焦
·逾15.7万人控告江泽民 覆盖大陆所有省份
·【禁闻】告江人数超15万7千 各国政要支持
·瑞士政要联名致信习近平 敦促起诉江泽民(图)
·《前所未有的邪恶迫害》 全球首发
·洛杉矶诉江研讨会 良知不能泯灭
·【禁闻】港媒:去江化成大陆政坛潮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清华折翅的“凤凰”含冤离世图

【大纪元2015年02月24日讯】据明慧网综合报导,清华学子柳志梅遭受山东省女子监狱药物迫害致疯,曾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她在精神失常的凄苦煎熬中于2015年2月离开了人世。
   
   普通农家飞出来的金凤凰
   
    清华折翅的“凤凰”含冤离世图

   
   清华学子柳志梅遭受山东省女子监狱药物迫害致疯
   
   柳志梅,出生在山东省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1997年,17岁的柳志梅在一次选拔测试后,以“山东省第一”的成绩被保送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时值法轮大法在中华大地广泛传播,其“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使人道德升华及其神奇的健身效果,1998年时,清华园就有近千名师生学炼法轮功,柳志梅来到清华,很快成为其中一名认真的修炼者。
   小树林里的炼功点
   
   “她是个非常单纯的小女孩,人很聪明,长得也端正。”曾就读于清华大学的刘文宇回忆他1998年7月在清华大学的法轮功炼功点上见到柳志梅时的印象。当时柳志梅上大学二年级。
   
   1999年7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清华大学校内共有九个炼功点,柳志梅和刘文宇都在小树林炼功点。这个位于学生宿舍楼中央的方圆几百平米的小树林,每天任由清华学子们的自行车从它的身边摩肩接踵地滚滚流过,小树林则保持着一份静谧与安宁。1995年法轮功学员来到这片小树林之后,无论刮风下雨、不论严寒酷暑,每天早上六点钟,小树林里就会响起悦耳悠扬的炼功音乐声。后来随着炼功的人越来越多,又增加了下午和晚上两次炼功时间。
   
   刘文宇说:“她在炼功点上话不多,总是默默地做她该做的事情,做什么都很认真。”来小树林炼功点的主要是学生修炼人,因为大家都是出于对真、善、忍的信仰来到这里,所以这里少了勾心斗角、少了攀比猜忌,多了按照真、善、忍怎样做个更好的人。那是一段最美好的回忆。
   
   1998年,去炼功点上学功的人很多,柳志梅自己学会了之后,就总是认真细致地帮助新学的人纠正炼功动作。另一位功友说:“柳志梅为人谦虚,从不显耀自己,纯真却又很有主见。”
   
   因炼功而被清华开除
   
   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10月底,所有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学生都被休学了,柳志梅也被迫休学回家,当时柳志梅还没有读完大学二年级。2000年2、3月间,她怀着复学的希望回到北京。在这期间,虽然诬蔑法轮功的媒体宣传铺天盖地而来,而且她还承受着无法继续上学、无法得到学位的压力,在这期间,迫于生活,她还在青岛游戏厅打过工,但是她一直没有动摇对法轮功的信仰。
   
   柳志梅复学不是没有希望,事实上,清华化工系明确表示,只要她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她马上就可以复学。“她没有写,因为她认为炼法轮功没有错。而且法轮功讲修真,她觉得自己不想放弃法轮功,就不能说假话写保证。”刘文宇说,“我挺佩服她的,她当时才十九岁,但是对自己认为正确的她就坚持,没有用任何所谓人的圆滑手段对待。这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历经数次被抓被打及短暂关押后,柳志梅坚持信仰不妥协,2001年3月被清华大学开除。
   
   监狱里的药物迫害
   
   2002年11月,在柳志梅被绑架之后一年半,她被扣上十几项罪名,经北京海淀区中共伪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转至位于济南的山东女子监狱。
   
   从2002年底直到2008年柳志梅出狱前,山东省女子监狱的狱警邓济霞常带着柳志梅去监狱里小医院由犯人给打针,几乎天天都要打三针,理由是精神病。从监狱教育科里经常传出柳志梅的哭喊声:“我没有病!我不打针!我不吃药!”
   
   柳志梅曾经自述,所注射的部份药物有:氯氮平、舒必利、丙戊酸钠、沙丁丙醇、氟丁乙醇、氟沙丙醇、沙丁乙醇等。柳志梅还曾经告诉别人,打针后嗓子发干、大脑难受、视觉模糊、出现幻觉、大小便解不下来。
   
   有目击者称,2005年3月8日,柳志梅在监狱接见室里两手搭在前来探望她的家人的肩上,脑袋耷拉着、头歪向一边、有气无力、站立不稳。
   
   2005年的10月到11月间,狱方给柳家打电话,说柳志梅病了,就像脑神经损伤的那种,但不要家人去探望。
   
   复学的渴望被中共利用
   
   柳志梅没有向别人说起过,清华大学的学业对于生活还没有真正开始的她意味着什么,只是有人回忆道,柳志梅曾经在看守所里说过,她希望出去后,能把大学上完,找个工作,然后去帮助其他被捕了的同修的孩子们。当年刚刚二十岁出头的柳志梅从来没有放弃复学的希望,也许因为她觉得,清华大学才是她——一个才女应该呆的地方,也许经过了这些年的酷刑折磨、人身侮辱,她分外怀念清华的那段快乐时光。
   
   在她没有被绑架之前,她就曾几次找到清华化工系,表达想复学的希望。“但是那个系的党支书等管法轮功这件事的人都紧跟中共,一定要柳志梅放弃法轮功才可以。”刘文宇说。相比之下,刘文宇的情况要好一些,他曾被非法关押在山西晋中监狱三年,出来之后,在系里一些老师的周旋下,他出乎意外地能够回到清华,只是不许他再读博士,而是改成了硕士,毕业之后他顺利出国。
   
   中共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使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的目的,什么手段都使上了,酷刑、药物、威逼利诱法轮功学员的家人……而对年轻的柳志梅,他们则抓住了她想回清华念书的美好愿望。
   
   在柳志梅进监狱不久,清华大学就派来了几个人来到监狱,包括她的大学教师,以“复学”为诱饵,欺骗她说,只要她“转化”,就可保留她的学籍,并在监狱饭店请她吃了一顿饭。在经历了几年的非人折磨下,在面对这个如此“诱人”的诱饵时,无论二十岁出头的柳志梅这时做出了什么选择,都无法让人对她进行指责,都只能说明中共是多么的邪恶。
   
   在巨大压力下,柳志梅违心“转化”,监狱方面并没有因此而放过她,而是让她充当了为虎作伥的“帮教”,去“转化”别的法轮功学员。之后,柳志梅就一门心思复习功课,向往着重新回到阔别了几年的课堂,然而三年过去了,再也没有她复学的消息,柳志梅知道上当受骗了,精神受到很大刺激,沉默寡言。
   
   打毒针 才女变疯
   
   2008年11月13日柳志梅被释放,殊不知,这是更大的苦难的开始。
   
   11月13日下午两点多,柳志梅被接出监狱。在火车上,柳志梅告诉家人,临出来前三天检查身体,说她后牙上有个洞,给打了针。至于那是什么针,里面的药物是什么,柳志梅自己也不知道。
   
   刚到家的头两天,柳志梅看上去也还算正常。到第三天,柳志梅突然出现精神异常,躁动不安,开始胡言乱语,手舞足蹈,胳膊做出跑步的姿势不停地来回抽动,整夜不睡觉,即使睡也只是两个小时,并且症状一天重似一天。柳志梅的母亲以前在得知女儿被判刑时,曾深受刺激,很快瘫痪了。当她终于盼到女儿出狱,却看着好端端的女儿三天之后突然疯了。柳母再也无法承受这样无情的打击,于三个多月后凄惨离世。
   
   曾经是山东省第一名的柳志梅很快就失去了记忆,甚至说不清自己的年龄,说话语无伦次,一句话往往重复三遍。而且大量饮水,每天要喝六、七暖瓶的水,小便尿在被褥上也不知道,睡在尿湿的被褥上也无知无觉。后来家人想到柳志梅说的出来前打的针,又观察柳志梅牙齿上并没有洞,所以亲友们一致认为是临出狱前所打的毒针药力发作,而监狱所称的牙上的“洞”只是为了注射毒针找的藉口而已。
   
   被封的记忆
   
    清华折翅的“凤凰”含冤离世图

   
   2010年图片:被迫害致疯的柳志梅,当有人试图接近,她就攥着双手躲向自家墙角。(明慧网)
   柳志梅在监狱中经历的事情,肯定远远不止他人透露出来的那些只言片语。经过七年的监狱折磨和非人虐待之后,她变的面容憔悴、走路蹒跚,两腿分不开。以前的苗条不再有,反而像生过孩子的女人一般体态臃肿。她的月经也极不正常,三五天一次,染在衣裤上不易洗掉。她的臀部以下到脚腕的皮肤全是一片紫黑色。
   
   而当她在被“复学”许诺所欺骗而违心放弃她非常珍视的信仰的时候,她的内心又经历了多少挣扎和绝望,在过去的十年里,在柳志梅最美好的年华里,她究竟都经历了什么,这一切现在都已无从知晓。
   
   在她居住的破旧的瓦窑里,她像一个动物一样地活着,当春天的气息融化了严冬的残雪时,她不知道;当她的瘫痪在床的母亲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数日间变成了疯傻,因无法承受如此的痛苦而撒手人寰的时候,她也不知道……
   
   
   
   这是她在自家破旧的瓦窑墙壁上写下的四个字。
   但是在记忆深处,她还知道一个地方:“清华大学”。这是她在自家破旧的瓦窑墙壁上写下的四个字。也许在她的脑子里,在那个清华大学里,风依旧从小树林的树梢上掠过,将悠扬的炼功音乐吹入每个从那里经过的人的耳朵里,人们侧过脸,看到那些盘腿打坐的炼功人,停下来,看一会儿,炼功结束时,有人走过来,低声询问如何学炼法轮功……一切都和1999年迫害之前一样。
   
   遭奸污怀孕
   
   柳志梅出狱后第三天即开始精神失常,之后不久,看见有陌生的年轻男子骑摩托车停下时,不穿衣服跑出去,欲坐上摩托车。这样的情形发生了数次。她有时表现出“花痴”的病状,有时她又表现出对男子很厌恶。
   
   亲友哭诉了这一细节,并流着泪质问她在监狱究竟遭受了什么迫害?
   
   柳志梅精神失常后,曾有几个可疑男子以“照顾柳志梅、帮柳志梅治病”为由,分别把柳志梅接走了一段时间又送回来。柳志梅有时喃喃自语叙述的是被人带走到某处被人奸污的细节,如怎样脱衣解带,某人如何动作,甚至某人脱衣后的肤色等等,有时能细述地点和人名。
   
   不管谁去接柳志梅,柳志梅的父亲都毫无异议。他曾表示希望有人接走她,或快快找个婆家嫁出去,他把这个疯女儿视为累赘。村里人知道,柳作瑞曾任村党支部书记,吃、喝、赌,男女关系上作风不好,不好好过日子,不务正业。有法轮功学员好心给柳作瑞钱、物品,让他给柳志梅做点好吃的补补身体,柳父把钱拿出去吃、喝、赌了。
   
   后来柳志梅怀孕了,可她依然无知无觉。在怀孕五个多月时,身形渐渐不同。2009年五月下旬,亲友带她去做了人工流产。
   
   据村民反映,曾经听见柳志梅大声呼喊“救命”,赶忙推门进去,看见柳志梅的衣服已经脱光,一丝不挂,她的父亲站在她身边。这样的情形发生了多次。柳志梅曾数次不穿衣服从家里跑出来到别人家敲门求救。
   
   柳母去世后,柳志梅的哥哥柳志清曾一度把柳志梅接到自己家里照顾,但柳志梅疯疯傻傻的一些举动遭到哥嫂的嫌弃,柳志清多次殴打她。2009年秋冬时,柳志清去赌钱,柳志梅大约去说了些所谓不吉利的话,柳志清把柳志梅狠狠的打了一顿,赶她走。柳志梅被打的站不起来,从哥哥家慢慢爬过街道爬回父亲家,在炕上躺了两个多月不能动弹,有时两眼发直,已不能看清人。柳父叫村里的赤脚医生,医生不肯去看,认为柳父人品不好,往往看病后不给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