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九剑博客
·多重证据指认周永康犯下罪行远超死罪
·中共酷刑:吊铐
·他山:上庭为何不让谈两个关键问题?
·曝江泽民看中曾庆红情妇 曾避祸割让
·【禁闻】律师讲宪法被抓 家属维权遭恐吓
·沈阳惊现人体展 薄熙来未曝光罪行再被聚焦(慎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圈内人的话证实中共罪行
·辛灏年解析:中共为何高调纪念南京大屠杀
·【禁闻】铜锣湾清场 港人:清不走民主决心
·【禁闻】反酷刑缔约30年 中国酷刑受关注
·昆明三人一起读书 被中共非法判刑
·建三江法轮功案即将开庭 警方恐慌监控抓人
·香港占中图文全记录(12月5日-15日)
·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邢仁涛:习近平清算江泽民政变之必然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石涛评述】习赶尽杀绝?权斗迈向零和游戏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新唐人2013年12月21日讯】海外《明慧网》日前刊登一篇文章,讲述一位原本身患重病多年,痛苦不堪、只能在地上爬的女士,修炼
   法轮功短短三天,得以痊愈的神奇过程。其后,她为法轮功上访遭到中共当局残酷迫害,整个乳房烂空,又是三天,再生了一个新的乳房,奇迹一再展现,令她的亲友以及医生都惊讶不已,以致其父亲发出〝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的惊叹。 现全文转载如下:
   沉痾得愈惊四方

   作者:黑龙江
   法轮功学员马忠波
   
   

   
   
〝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
   股骨头坏死病,从一瘸一拐的走,到拄双拐、到瘫痪、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对生存已无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股骨头坏死
   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先后三次去当地公安局和北京上访,就连知道情况的医生也说:〝你为什么不站出来说句公道话?〞但我却三次被绑架,在臭名昭着的万家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八个月。两次被送男监用多种酷刑强制转化,在最后那次暴力殴打后,全身肿痛发烧二十多天,整个乳房一点点的烂掉烂空,最终被确诊为乳腺癌把我送回家,没人给我医治。在伟大的师父慈悲呵护和同修无私的帮助下,又是一个三天再生了一个新的乳房,真是奇迹。
   
   我太庆幸,庆幸法轮大法给了我完好无损的双腿,庆幸法轮大法给我再造了一个新的乳房,最庆幸法轮大法给我再生了一个无漏的生命、一个金刚不坏之体;余下的有待于我更好的完善。我的生命线紧紧的和大法牵在一起,永远,永永远远!
   
   一、二十多岁的我已然成废人
   
   我叫马忠波,今年四十二岁,家住哈尔滨市阿城区。二十七岁那年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双侧骨股头坏死。为了治病变卖了唯一的住房。不断的治,病情却不断的恶化。无法拄拐了,我就开始在地上爬。
   
   回想起那些个无眠的日日夜夜、我承受着几乎是无休止的疼痛。同时我还患有动脉硬化、肩周炎、胆囊炎、肾炎、结核性胸膜炎、胸膜粘连、心脏病、心肌缺血、脑梗塞、头疼头晕等十多种病,不但腿疼,胳膊哪都疼、右胳膊伸不开,无法拿东西,吃饭喝水都得别人照顾。一次我端碗吃饭,一下子把饭全扣在炕上,家人刚要说我,但抬眼一看,我早已是泪流满面,就赶紧说没事儿。一个二十多岁的人,已然成了一个废人。
   
   我清晰的记得,一九九九年二月六日最后那次确诊,当时我的好姐妹七姐把我背到哈尔滨北方骨股头坏死研究所二楼,我就在地上爬着走。在医生办公室,身子趴在地板上,头吃力的仰望着沉默不语的大夫。他对这次诊断没细说,怕我上ocZ餏0,实际上当时确诊为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怀着一线希望,我怯生生的问着:〝大夫,我什么时候再来拍下一回片子啊?〞医生木然的说:〝八个月以后吧!〞
   
   犹如一声霹雳我整个人都瘫了,我还有救吗?八个月!我彻底绝望了。花了两千来块钱拿了一副药,家里真的再没有钱治病了,我不敢想到家,那个家因为我的腿已经被毁掉了,活下去已经是我可望而不可及的奢求了。
   
   七姐把我和六岁的女儿用车送到宾县的娘家过年,当时是七姐夫把我背上车的。
   
   刚过完正月十五,丈夫就要丢下我和女儿,他知道我的病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我拽着他的胳膊:〝我知道我的病治不好了,我也不治了,我也活不多长时间了,咱还剩四千元钱,我死后这点钱留给你和孩子,但现在我需要你照顾,疼大劲你给我捏捏还能缓解一下。〞他一甩袖子,拿着两千元钱走了。
   
   那年我二十八岁,他二十九岁。丈夫走后,我便彻底的绝望了,我整日以泪洗面,感到自己人生的路到了尽头。可刚刚七岁的女儿就要失去妈妈,心痛欲碎之时,怨上天对我不公;恨丈夫对我无情无义。
   
   我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差,剧烈的疼痛一刻不停的折磨着我。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哭泣中的分分秒秒过着我自己认为的〝最后几天〞。有一天我听爸妈悄声说:〝不能看着孩子这么疼下去,不行把咱家的房子卖了,一个草房能卖两三千。〞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股骨头坏死二期,二期是什么概念?反正我是拐不能拄,人不能走,得爬。我要干啥,我的哥哥他们都轮班背我,我不想让爸妈倾家荡产给我治病,更不想连累家人。我天天哭,从早哭到晚,蒙着被子从黑夜再哭到天亮。经常是第二天看到母亲那红肿的眼睛,就知道母亲也是一夜没睡。后来我就糊弄我妈,我说这儿疼那儿疼的,打算让妈妈多买药,我好都吃掉,连抢救的机会都不留,一次性的死掉,一了百了。母亲曾向亲友哭诉过我的病,询问有没有医治方法,但谁都说这是不死的癌症,没特效药哇。
   
   二、沉痾得愈惊四方
   
   一天,八十岁的姥姥写过来一个小纸条,让我去她家跟她一块炼法轮功,说法轮功挺神奇的。我不去,我已经吃了一年的药,不但没好,反而严重了,还一期变二期,单侧变双侧,股骨头都烂没了,我炼功就能给我长上?生不如死的我根本就没信天底下会有这样的事,任家人怎么劝我也不去。
   
   可就在当天晚上,我看见一个穿着袈裟的人,从窗外飘了进来,双手合十,冲着我笑,他虽没有讲话,但我感觉他在说:〝你的缘份到了,这回你该跟我走了。〞第二天我和妈妈讲了这个奇怪的梦,我说我梦见佛了,他好像让我去炼法轮功。我就问我妈,法轮功是佛呀,真有佛吗?要真有佛才能救我。我妈说她也不知道。
   
   姥姥正月二十就来接我了,那是丈夫走后的第五天,也是我陷入绝境之时。姥姥让我去炼功,我说:〝骨头都烂没了,炼功能给我长上啊?再说各大医院都治不好,炼功就能好?〞我不信也不去,姥姥说这是佛法,我问姥姥:〝你看见佛了?〞可能是从小就受无神论的影响,我是从来不相信有神佛的,矛盾的心情又想问:炼功得多长时间能见效?姥姥说十天就能看出高下,我说:〝得了吧,要是十个月见好我还连药都省了呢。〞
   
   看到姥姥精神十足的样子,我心生一结儿,姥姥八十岁了没死,我才二十八岁就要死了,这是为什么?
   
   对那个梦也有些疑惑,索性最后一次陪姥姥待几天,何况自己是在姥姥家长大的。
   
   在姥姥家,姥姥给我一本她们用于修炼的书叫《转法轮》,我马上就被牢牢的吸引住了,我用两天半的时间看完了《转法轮》。
   
   我被书中的法理所折服:〝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我一下明白了,这是自己以前哪生哪世做了不好的事欠下的。要是早明白这个理就不会做伤害别人的事造业了,自己当然也就不能得这重病了。恨自己这么晚才看到这本书,这是一本天书,这世上咋有这么一部好书呢?这不是一般人能写出来的。
   
   心结儿打开了,我也就愿意听姥姥的了。舅舅家的两个孩子用推水泥的车把我送到炼功点。第三天晚上炼抱轮,我这是第一次炼,人靠着炕,猫着腰我再把胳膊抬起来,我这个沉甸甸的身子感觉炼功可累了,累的我不想炼了。但是一看都是和姥姥差不多的老人,我不服劲儿,我虽然病重,但我毕竟年轻,我不能让八十多岁的老人家看笑话,心想炼功原来这么累呀,炼完这回我再也不炼了,但这次必须得坚持下来。一边炼,心里一边嘀咕着,我压根没想到能好,只觉的法好,明白了人得病全是业力所致,就是欠的债,根本不是药能解决的,以后药我也不吃了,欠债就得还。炼完抱轮之后,那天晚上我跟着学法就腿疼,骨头也疼,坐那儿身子拧来拧去的不消停,当时我还不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
   
   结果到了第二天,也就是炼功的第四天早上,那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正月二十五的早上,舅妈说:今天是龙凤日。像每天一样,表弟给我打洗脸水,洗完脸坐那就等着吃饭,我平时肩周炎,肩膀疼,脑袋沉,两只手支着炕想动一下,手一软就重重的摔在炕上,我就想地球对我的吸引力咋这么大呢?可那天沉甸甸的身子变的可轻松了,脑袋不疼不晕乎了。我坐在那就是轻松啊,乐啊,突然发现我今天咋这么高兴呢?摸摸腿啥感觉没有和正常人一样,我不由自主的喊人:快把我皮鞋拿来!
   
   我穿上那双久违了的高跟鞋站在地上走来走去的,
   高兴的大叫、大笑:我好了,我能走了,我不疼了,我真的好了。姥姥家的人都愣愣的:不可能啊,是不是精神作用啊。我继续喊:我是真的不疼了,我能走了,我真的好了!一点也不疼了。
   
   我把我刚洗完脸的脸盆端着就往外跑,把水一倒,赶快跑到食杂店挂电话,把这个天大的喜讯告诉曾经侍候过我,开车专程领我去确诊背着我看病,经常在她家屋里爬来爬去的,端着碗喂我饭的七姐。在电话里我无法抑制兴奋的心情,我喊着对她说:七姐我好了!
   
   她说你别糊弄我了,你病那么严重我还不知道哇?我说姥姥家没电话,我现在在和你通话,这是食杂店的电话,你知道我不能走,我不撒谎你也是知道的。七姐也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你怎么得病吓人,好病也吓人哪!一得得个绝症,这么快又好了?你等着,我马上去接你。〞
   
   我像在梦醒时分,眼泪和着数百个日夜没有过的欢声笑语一起流淌着……七姐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哥哥,二百多里地,她开着轿车来姥姥家接我,我高兴的从屋里就往外跑,哥哥拿着双拐就在后边追:你快拄拐,你快拄拐,你的骨头都烂了,万一摔倒这辈子就完了……我说:〝我好了,我不用拐了。〞
   
   三天啊,突如其来的结果真是令人猝不及防的。我们先到妈妈家,一说我好了,他们也不敢相信。我就屋里屋外的来回走,爸妈就屋里屋外的跟着看,一看我真的能走了,他们确信了。我爸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