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惊心动魄 活摘器官幸存者死里逃生 医生护士相助]
九剑博客
·他山:上庭为何不让谈两个关键问题?
·曝江泽民看中曾庆红情妇 曾避祸割让
·【禁闻】律师讲宪法被抓 家属维权遭恐吓
·沈阳惊现人体展 薄熙来未曝光罪行再被聚焦(慎入)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圈内人的话证实中共罪行
·辛灏年解析:中共为何高调纪念南京大屠杀
·【禁闻】铜锣湾清场 港人:清不走民主决心
·【禁闻】反酷刑缔约30年 中国酷刑受关注
·昆明三人一起读书 被中共非法判刑
·建三江法轮功案即将开庭 警方恐慌监控抓人
·香港占中图文全记录(12月5日-15日)
·毛泽东英语教师曾称多活12年 移植了聂树斌的肾?
·建三江法轮功案开庭 当局如临大敌设岗阻律师
·8律师突破重重封锁再进建三江 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建三江法轮功案继续开庭 律师指法庭违法耍赖
·建三江法轮功案第二天 八律师拒非法盘查
·八律师拒绝建三江非法庭审 控公检法违法
·2014中国年度汉字出炉 藏重大信息关乎性命
·追查国际:全面追查建三江司法系统的追查公告
·建三江案庭审违法严重 律师揭背后阴谋
·邢仁涛:习近平清算江泽民政变之必然
·杜斌新书《马三家咆哮》掀求救信背后的残忍迫害黑幕
·建三江非法控告法轮功案 律师揭中共定罪标准
·你不可不知道的〝建三江〞
·外界聚焦建三江 迫害法轮功官员接连遭恶报
·禁片:中共不等于中国
·一家四口身陷囹圄 “当代缇萦”撼动人心
·广东法轮功案非法开庭 律师做无罪辩护被架出法庭
·乌克兰主要媒体报导江泽民杀人历史及退党大潮
·前大内总管落马 令计划黑幕曝光
·专访杜斌:再揭马三家罪恶--这个星球无法容忍
·荷雨:摒弃邪恶共产主义成潮流大势
·龙泉墨客:法轮功学员的钱是这样来的
·陈果:谁在勾结外国势力?
·建三江庭审违法 律师一度被扣押
·辽宁非法庭审 律师当庭呼:法轮大法好
·【文化博物馆】走近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
·【禁闻】当庭遭〝驱赶〞 陆律师权益难保
·【石涛评述】习赶尽杀绝?权斗迈向零和游戏
·回顾2014 最感动人心的民主活动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惊心动魄 活摘器官幸存者死里逃生 医生护士相助

在美国著名历史景点费城自由钟广场,南来北往的游客总是会看到草坪上优雅的音乐声中祥和打坐的修炼人。其中一位梳着利落短发,憨厚又和蔼的阿姨,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田女士。

   惊心动魄 活摘器官幸存者死里逃生 医生护士相助

   在美国著名历史景点费城自由钟广场,南来北往的游客总是会看到草坪上优雅的音乐声中祥和打坐的修炼人。其中一位梳着利落短发,憨厚又和蔼的阿姨,就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田女士。
   田女士今年71岁了,硬朗的身体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在美国自由民主的发源地自由钟广场打坐炼功对她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因为她曾经不仅仅是失去过自由,还一度做为“货品”被投入“活摘”魔窟,成为现今中国大陆仍在发生着的、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绝人寰的罪恶——活摘器官市场的供体。下面是田女士为我们讲述的故事。
   遇法轮功获新生反迫害遭非法劳教

   多年前,一场车祸使田女士头部严重受伤,导致脑震荡留下的后遗症,折磨她好多年。田女士说:“我曾经被脑震荡后遗症折磨多年,多处求医无果,每天都生活得很痛苦。直到后来有幸修炼法轮功后,多年顽疾才好了。法轮功老师李洪志先生还教导我们,要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人,要做一个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好人,我的心灵也得以巨大升华。这么好的功法,我太想和世人分享了,太想别人也能和我一样受益。”
   然而1999年7月20日,中共政府对法轮功修炼人无端开始了迫害与打压,一时间,政府喉舌的造谣谎言铺天盖地。田女士说:“我和中国许多法轮功修炼人一样,朴实的相信一定是政府搞错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被打压?所以我开始进京上访。然而等待我们的是被抓、被打、被关押。”田女士表示,为了让世人不被谎言蒙蔽三次去北京上访,每次都被非法抓捕。
   上访之路走不通,田女士表示,眼看世人被邪恶的谎言毒害蒙蔽,决定尽自己的努力把真相告诉世人。田女士开始向世人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给他们真相资料看。2006年春季的一天,田女士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判劳教,投入某劳教所。然而这仅仅是噩梦的开始。
   魔鬼挑选的“货品”、“圈养”的供体
   至今,还有善良的人不敢相信在中国大陆发生着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绝人寰的罪恶——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惨剧。田女士这位淳朴善良的弱女子,一个勤劳善良的中国母亲和祖母,被非法抓捕后却实实在在地经历了这一切,成为魔鬼挑选的“货品”,“圈养”的供体,几乎命丧活摘医院魔窟。
   田女士说:“有一天,我在劳教所里,突然来了十几个警察,他们用黑布蒙上我的眼睛,强行把我架到警车上,押着我坐在车里。我不知道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就觉得汽车开了一会儿,他们就押我下车,推着我走,七手八脚架着我上楼。等他们把黑布摘下来,我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像是病房的地方。他们很多人强行把我的双手铐在了病床床头,双腿铐在床尾。”
   田女士就那样很痛苦地被铐在床上。后来进来一个女医生,田女士的手铐才被打开,警察在旁边看着。这个医生开始检查田女士的身体,检查完后她压低声音对警察说:“一切正常”。警察就又强行把田女士铐回床上。然后,又有一位护士进来,要给田女士打吊针,田女士对这位护士说:“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不需要输液”。这位护士同情的看看她,没有给她扎针就走了。田女士说:“我当时听到警察在问她为什么不给我打吊针,她说:‘水上不来,输不进去。’一会儿,他们换了一个护士,硬是给我开始输一种不知是什么液体。输入这种液体后我很难受。”
   田女士说,在这个病房里还有一张病床,供那些24小时轮班看守田女士的女警察使用。每天早上,都会有同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白帽子,大概四十多岁的女医生走进来,警察就会打开田女士的手铐,她给田女士量血压、查心脏、检查身体,这也是田女士每天唯一可以获得双臂与双腿自由的时间。然后那女医生都会压低声音说一句:“一切正常”,然后把田女士铐回病床上,由护士不间断的强行给她输入那种不知名的液体。夜间,田女士被这种液体折磨得无法入眠,常处于一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中。
   田女士说:“当时不间断的输液让我非常难受,也让我觉得很蹊跷,既然医生每天都报告我一切正常,为什么还要把我关在这个看起来像医院的地方?还给我输液?”田女士回忆说,在这个病房有一个经常看管她的女警,高高的颧骨,三角脸型。田女士曾问她:“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被关在这里?”那个女警只是冷漠的看看田女士,什么也不回答。
   一次,这个女警的电话响了。电话那头似乎是一个男人,很大的声音,田女士说她听到那男人问女警:“你为什么不回家?我有要紧事要跟你说啊。”这时女警压低声音回答:“我在执行特殊任务,不能回家,你过来找我吧。”那个男的又问:“那你在什么地方啊?”女警说:“我在心脏病房,你来吧。”田女士当时非常诧异,心想:“原来这里是心脏病房,为什么把一切正常的我关在心脏病房?”
   关田女士的病房狭小不见天日,她能见到的就是每天来检查身体的医生,来输吊针的护士,有时还会有来查房的医生和看守的警察,除此之外,没有见到过任何其他人进入病房。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或听她说什么。
   一天,田女士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后看到病床前来了一个陌生的男人,正在左左右右地反覆打量她,田女士说她当时觉得很奇怪,就问他:“你是谁啊?”那个男人似乎没想到田女士会和他讲话,愣了一下,接着闪烁其词的说:“我、、、、.,我是个护工,来这里看护我亲戚。”田女士便开始给他讲自己是如何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抓捕、非法劳教,并告诉他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但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女警过来大声打断,并把那男人叫走了。
   他们两个人走到了病房后的阳台上,压低声音在那里讲话。田女士说,她当时在房间里听不清他们断断续续谈话的内容,但有一句话清晰地飘到她的耳中,那个女警说:“她的身体特别好,就是脑子被撞过不太好。”田女士当时想:这分明是在说我,这个陌生男人为什么这么对我感兴趣?随后那个自称护工的男人离开病房。田女士说:“他走时边走边回头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是那种让人感到一激灵的那样的感觉,他好像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个物品。”
   那天晚上,那个男人和女警的对话以及那男人的眼神让田女士无法陷入那种昏沉的睡眠中。田女士说:“那晚,我想着‘身体特别好’的我被关在这个心脏病房里,不间断地输着液体,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奇怪的事情。我一下想到在这次被抓进劳教所之前,听到刚刚被揭露出来的苏家屯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还想到数年前我认识的一位年轻健康、名叫李梅的法轮功学员,只有28岁,被非法抓捕后莫名其妙的死去,家人看到李梅时发现身上多处伤口,下颌下面的一个刀口甚至不曾缝住,当时不知是为什么,最后尸体被强行火化。”这一切让一直以来萦绕于田女士心中的疑惑似乎串成了一条线。田女士说:“想到这一切,我内心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颤栗。我难道也已成为他们活摘市场的‘货品’?被‘圈养’的供体?”
   “天使”与魔鬼
   天使与魔鬼的距离有多远?据说撒旦曾经是天使,后来因出卖了灵魂变成魔鬼,披上了黑袍。当时光走入21世纪的今天,在东方我们这个曾经有着古老文明的国度里,天使与魔鬼的转换竟活生生的成真,不知有多少选择以救助病患为职业的白衣天使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变成冷血的魔鬼在杀人卖器官,却依然披着天使的白衣。然而在魔窟深处不乏有能守住道德底线的人,智慧的面对淫威,拒绝出卖自己的灵魂。残忍血腥的活摘拷问着世人的灵魂。天使与魔鬼,人的选择或许只在一念间。
   当黎明到来,被铐在心脏病房床上一夜未眠的田女士已超越恐惧,她告诉自己绝不能成为魔爪下的“货品”。早上那个医生又来给田女士检查身体。田女士说:“打开手铐后,我当时一下子就开始反抗,拚命不让他们把我铐回床上,大声喊‘他们要杀人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且我当时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力气,一下子把病床掀起来了挡在我和警察中间,弄出了不小的动静。当时听到动静,医院的很多病人与家属,还有医生护士都被吸引过来看是怎么回事,那时候好多人都挤进病房围着看,病房里人都站满了。”
   那两个女警察一看控制不住田女士,就离开病房去叫人了。
   警察一走,田女士就继续大声喊:“炼法轮功的人身体健康,他们要活摘我们的器官卖钱。”田女士说:“我当时讲了很多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大家都在听。我讲完后,有个医生压低声音快速地说:‘大妈,今天有什么人来让你去哪里你都不能去。今天我值班,一会儿由我来给你配药,我让护士给你输进去,你一定要接受’。”
   这位医生刚说完,那两个女警就带着两个男警察回来了。田女士说,自己本来还在拚命反抗,想拿床顶在她和警察之间,可是无奈他们人多力大,自己还是被铐回去了。田女士说:“之后没多久,护士来到病房,她对我使眼色让我别反抗。为我输上了液体,我立刻感到这和之前每天输的液体不一样,这种液体让我的身体感到轻松了很多,不再有那种痛苦的感觉”。
   这位护士给田女士输完液后第二天,又有医生来给田女士检查身体,只见她边检查边皱着眉头说:“昨天还好好的,今天怎么就这样了?”
   紧接着呼啦啦一下子来了好多劳教所的警察、狱医。田女士说:“狱医扒开我的眼皮看,也不知看什么,一边看一边说:‘奇怪,怎么今天就这样了’。”
   就这样田女士在当天下午突然被退回女子劳教所。
   战胜死神
   田女士被送回女子劳教所后,立刻上来许多人,他们七手八脚将田女士按住,又给她强行输入了一种液体,输入这种液体之后田女士感觉异常痛苦,两瓶液输入后,田女士浑身颤栗,腿全部肿起来,手也肿了。田女士说,那时真的感到好像死神已经降临,劳教所的狱警看田女士随时就会死亡,那个一直在医院病房看守她的警察毫无人性的对田女士说:“你赶快回家吧,刚才在医院检查说你五脏六腑都坏了,我们不要你了。”
   田女士说:“我当时知道他们给我输入的是毒药,想让我回家后死在家里。后来,一位当时在劳教所参与给我强行输液人员出来后亲口对我证实了这一点。”
   田女士说:“我身体健康的时候,他们把我抓进劳教所,关在心脏病医院病里,我‘五脏六腑都坏了’,他们把我从医院扔回劳教所,给我注射毒药然后让我回家,想让我死在家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