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
藏人主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寫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
   銳利的悲愴把我的心雕刻在鐵鑄的沈默之上。兩日無語,繼之以兩夜無眠。兩日兩夜,無語無眠;兩日兩夜,漫長如百年。今日,鐵鑄的沈默驟然崩潰,我乘呼嘯的長風,飛上九天之巔,伴隨熾烈的太陽,就像伴隨我燃燒的心,為英雄辭世,失聲痛哭。
   一哭趙紫陽!


   一句“要吃糧,找紫陽”,道出苦難的中國農民無盡的深情。人民公社,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集中營中,數億農民奴隸般的勞作,卻只能換來奴隸般的生存;饑餓像食腐屍的鷲鷹,年年歲歲總在農民的頭上盤旋。是趙紫陽,首創農村改革,踏碎人民公社,使農民遠離了饑餓。不知饑餓為何物者,不知趙紫陽之功德無量。趙紫陽可謂澤被蒼生,福蔭天下。然而,他自己竟只能在不自由的陰影下,在中共的政治迫害中,默默地撒手人寰。這千古悲涼,怎能不令太陽為之失聲痛哭。
   再哭趙紫陽!
   趙紫陽與胡耀邦一道,以大智大勇,阻擊共產黨頑固派對自由民主思潮的圍剿,使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成為中國現代史上思想最自由的時期。那個時期在中國人心中播下的自由理念的種子,終將在未來的晨光中,怒放為滿山滿野的自由之花。推動經濟的改革開放之余,趙紫陽已開始籌畫政治改革。但是,國運不昌,致使英雄氣短;壯志未酬,卻已身陷羈絆。這千古遺恨,怎能不令太陽為之失聲痛哭。
   三哭趙紫陽!
   “殺二十萬人,保持二十年穩定。”――屠夫民賊鄧小平此話,成為中共專制又一項反人類罪行的座右銘。在鄧小平兇殘的目光下,共產黨高官中,有多少狼心狗行之輩,鼠走蛇竄之徒,只為權力地位,只為一己私利,而泯滅良知,逢迎拍馬,以學生和北京市民的血作為美酒,慶賀屠殺的勝利,祝賀屠夫的凱旋。唯有大英雄趙紫陽,以高貴之人格,棄皇權如草介;拒屠夫民賊之威逼,視良知逾生命。就在那一瞬間,趙紫陽便已千古不朽。然而,命運使卑鄙的罪惡者戴上浴血的王冠,高貴的英雄卻成為“帝國第一要犯”,不得不在十五個春秋的監禁中,度過蒼涼的暮年。最終他只能通過死亡,來獲得自由!這千古奇冤,怎能不令太陽為之失聲痛哭。
   一哭已經聲嘶,再哭已然淚盡,三哭唯有泣血。三哭之後,情不能禁;情不能禁,繼之哀思。
   鬥轉星移,物是人非。十五年前,趙紫陽於深夜,到天安門廣場看望抗議學生。恍惚之間,他在廣場上講的那幾句話,我竟無法記起。但是,他當時講話的聲韻,卻像一縷英雄史詩的情韻,永遠飄蕩在我峻峭的心靈間。我深信,八九年六. 四之夜,那被血浸濕的大地,那被烈焰燒焦的天空,將在以後千年的歷史中,不停地向人類講述屠夫民賊鄧小平的罪惡,講述趙紫陽堂堂中華男兒的良知。儘管如此,我卻仍然不能平靜。
   遙想當年,另一位中華英雄男兒胡耀邦先生病逝,為了使他的身後之事免於荒涼,我尚能在北京大學擊鼓撞鐘,集聚弟子,高舉義旗,為胡耀邦先生申張正義。可是,今天我流亡海外,已經沒有條件再帶領弟子,為趙紫陽先生送行。為此,我不禁深深地憂慮:我怕心靈在物欲中腐爛的中國人,會以他們對正義和良知的冷漠,傷盡了趙紫陽那一顆已經不再跳動的高貴的心;我怕只有冬日那狂嘯的風,還敢為趙紫陽的英靈送行;我怕趙紫陽漸漸遠去的身影,會孤獨地消失在北方漫天的飛雪中。
   悲痛使我如狂,憂慮令我如癡。如狂如癡,難以排遣。唯這樣的信念能給我以安慰――借諸蒼涼而高貴的死,趙紫陽已經獲得人世之上的自由。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
(2015/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