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
藏人主张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台湾藏传佛典汉译拉开序幕
·藏人教育家呼吁提升藏语教学
·103學年度法鼓佛教學院招生訊息
·第27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
·人类欲望的机理
·从生物学和社会文化角度看毒品问题
·上帝和佛祖的对话
· 历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一览
·国际藏学会在乌兰巴托开幕
·雪山之巅的一缕孤魂
·国际藏学研讨会讨论西藏气候变化问题
后达赖喇嘛时期
达兰萨拉
·達賴喇嘛在三月十五二周年講話
· 达赖喇嘛拒绝挽留坚持退出政坛
·达赖喇嘛再表坚决退出政坛
·達賴喇嘛再次強調退出政壇
·流亡藏人促关注阿坝格尔登寺局势
·达兰萨拉酝酿组织反对党
·藏人选出后达赖喇嘛时期的领袖
·流亡藏人为达赖喇嘛新角色作准备
·达赖喇嘛拒绝担任流亡政府名誉首脑
·藏文化遗产被"判了死刑"。
·北京奉赠达赖喇嘛生日礼物
·西方綏靖中國
·达赖喇嘛荣获兰托斯人权奖章
·达赖喇嘛将在世界宗教会议上发表讲话
·達賴喇嘛:建構現代道德觀
西藏本土
·四川藏人喇嘛自焚死亡引发抗议
·四川藏寺继续受到警方包围
·军警封锁格德寺两周300僧人被捕
·互联网时代藏文遭遇引发的思索
·中国担心展现真实西藏
·近期甘孜发生的系列抗议活动
·又一藏人作家被处徒刑
北京政府
·關於新時期藏區統戰工作的思考
·北京“不会和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中国或象苏联重复解体命运
专家点评
·讨论后达赖喇嘛体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寫於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
   銳利的悲愴把我的心雕刻在鐵鑄的沈默之上。兩日無語,繼之以兩夜無眠。兩日兩夜,無語無眠;兩日兩夜,漫長如百年。今日,鐵鑄的沈默驟然崩潰,我乘呼嘯的長風,飛上九天之巔,伴隨熾烈的太陽,就像伴隨我燃燒的心,為英雄辭世,失聲痛哭。
   一哭趙紫陽!


   一句“要吃糧,找紫陽”,道出苦難的中國農民無盡的深情。人民公社,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集中營中,數億農民奴隸般的勞作,卻只能換來奴隸般的生存;饑餓像食腐屍的鷲鷹,年年歲歲總在農民的頭上盤旋。是趙紫陽,首創農村改革,踏碎人民公社,使農民遠離了饑餓。不知饑餓為何物者,不知趙紫陽之功德無量。趙紫陽可謂澤被蒼生,福蔭天下。然而,他自己竟只能在不自由的陰影下,在中共的政治迫害中,默默地撒手人寰。這千古悲涼,怎能不令太陽為之失聲痛哭。
   再哭趙紫陽!
   趙紫陽與胡耀邦一道,以大智大勇,阻擊共產黨頑固派對自由民主思潮的圍剿,使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成為中國現代史上思想最自由的時期。那個時期在中國人心中播下的自由理念的種子,終將在未來的晨光中,怒放為滿山滿野的自由之花。推動經濟的改革開放之余,趙紫陽已開始籌畫政治改革。但是,國運不昌,致使英雄氣短;壯志未酬,卻已身陷羈絆。這千古遺恨,怎能不令太陽為之失聲痛哭。
   三哭趙紫陽!
   “殺二十萬人,保持二十年穩定。”――屠夫民賊鄧小平此話,成為中共專制又一項反人類罪行的座右銘。在鄧小平兇殘的目光下,共產黨高官中,有多少狼心狗行之輩,鼠走蛇竄之徒,只為權力地位,只為一己私利,而泯滅良知,逢迎拍馬,以學生和北京市民的血作為美酒,慶賀屠殺的勝利,祝賀屠夫的凱旋。唯有大英雄趙紫陽,以高貴之人格,棄皇權如草介;拒屠夫民賊之威逼,視良知逾生命。就在那一瞬間,趙紫陽便已千古不朽。然而,命運使卑鄙的罪惡者戴上浴血的王冠,高貴的英雄卻成為“帝國第一要犯”,不得不在十五個春秋的監禁中,度過蒼涼的暮年。最終他只能通過死亡,來獲得自由!這千古奇冤,怎能不令太陽為之失聲痛哭。
   一哭已經聲嘶,再哭已然淚盡,三哭唯有泣血。三哭之後,情不能禁;情不能禁,繼之哀思。
   鬥轉星移,物是人非。十五年前,趙紫陽於深夜,到天安門廣場看望抗議學生。恍惚之間,他在廣場上講的那幾句話,我竟無法記起。但是,他當時講話的聲韻,卻像一縷英雄史詩的情韻,永遠飄蕩在我峻峭的心靈間。我深信,八九年六. 四之夜,那被血浸濕的大地,那被烈焰燒焦的天空,將在以後千年的歷史中,不停地向人類講述屠夫民賊鄧小平的罪惡,講述趙紫陽堂堂中華男兒的良知。儘管如此,我卻仍然不能平靜。
   遙想當年,另一位中華英雄男兒胡耀邦先生病逝,為了使他的身後之事免於荒涼,我尚能在北京大學擊鼓撞鐘,集聚弟子,高舉義旗,為胡耀邦先生申張正義。可是,今天我流亡海外,已經沒有條件再帶領弟子,為趙紫陽先生送行。為此,我不禁深深地憂慮:我怕心靈在物欲中腐爛的中國人,會以他們對正義和良知的冷漠,傷盡了趙紫陽那一顆已經不再跳動的高貴的心;我怕只有冬日那狂嘯的風,還敢為趙紫陽的英靈送行;我怕趙紫陽漸漸遠去的身影,會孤獨地消失在北方漫天的飛雪中。
   悲痛使我如狂,憂慮令我如癡。如狂如癡,難以排遣。唯這樣的信念能給我以安慰――借諸蒼涼而高貴的死,趙紫陽已經獲得人世之上的自由。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八日
(2015/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