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陈破空文集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毒奶赔偿,极不公平
·田文华或遭杀人灭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5年伊始,习近平视察军队的第一站,是驻扎云南的第十四军。这原是“薄家军”,由中共元老薄一波创建于山西。薄熙来主政重庆后,频繁进出该军。2012年,王立军叛逃后,薄熙来曾紧急飞往云南,联络十四军,意欲倚之为靠山,以策进退。
   
   
   


   整治军队:撼副职易,撼正职难
   
   
   
   习近平首访十四军,彷佛深入虎穴,显示紧抓军权的决心。其身边的“学习小组”发讯声称:“重视基层,是此行的最大信号。”古语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意思是,将帅才是最重要的,强将手下无弱兵。习近平反其道而行,强调“基层”,安抚士兵,原来,目前,解放军的将帅都不可靠,或腐败,或山头,或阳奉阴违。
   
   
   
   去年军中打虎,习近平拿下16个将领,但盘点下来,都是副职,无一正职。绝非只有副职者腐败、正职者廉洁,只能说,撼副职易,撼正职难,面对那帮骄奢淫逸而又桀骜不驯的军头,习近平一时也无计可施。
   
   
   
   上海高举轻放,习近平打虎下山?
   
   
   
   在党政系统内,习近平反腐,去年声势不小,但新年以来,没有打虎上山、倒有打虎下山之势,处理了几个副省级、副部级官员(南京市委书记、国安部副部长等),并非新桉,都是周永康、令计划等桉的继续,不过是对周、令等残余势力的清剿。
   
   
   
   说打虎下山,最明显的表现,是针对上海。在发生了死伤惨重、震动海内外的严重踩踏事件之后,拖了三周,才勉强有了结果:仅处理了几个下级官员,如黄浦区区委书记和区长等,对市一级官员毫无问责。上海帮成员、市委书记韩正,江泽民家仆、市长杨雄,均毫发无损,安然过关。这本是一个重创上海帮或江系的大好机会,习近平却白白放过。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与其说是放下,不如说是无奈。江系和上海帮仍然尾大不掉?习近平“选择性反腐”的演出,更被坐实。
   
   
   
   国安部乱套,或现叛逃潮
   
   
   
   作为周永康、令计划桉的尾声,国安部的震荡,值得一提。副部长马建落马,此人曾为周永康窃听、监控其他领导人动向;又曾与令计划交好,在令子车祸身亡的当夜,马建与令子同欢于酒色,并在第一时间将令子的死讯密报令。
   
   
   
   马建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国特务头子”。原来,马建主管中国间谍机构,比如,北美地区的中共间谍尽归他管。随着马建倒台,国安体系内,与他有私交、共谋洗钱和利益输送的特工们,必人人自危、惶惶不安。此时,美国和西方各国的情报机构,或已做好准备,随时迎接中国特工的叛逃潮。
   
   
   
   国安部另一副部长邱进,据传也落马。此人曾受胡锦涛委托,从成都美领馆接走王立军,直接带到北京。但同时,邱进也向周永康通风报信,脚踩两条船。周倒台,邱也可能玩完。
   
   
   
   关于国安部,笔者获得的另一内幕消息是,不仅两名副部长被抓,该部各局的局长也都不得安宁。比如第五局(情报分析局)局长也已被抓。原来,因为腐败和权斗,国安部的职能早已异化,该部各级主管,其工作,不仅针对敌对势力,也针对党内同志,面对中共高层各派系,他们或选边站,或左右逢源,或见风使舵,为其中一人或几人,监控其中的另一人或另几人,比如,为周永康窃听、监视习近平。
   
   
   
   国安部,或中共特工,早已丧失“为国家利益”而工作的理想主义,沦为一群利来利往的蝇营狗苟之徒。从中国民众之患,成为中共领导层之患。国安部的完整沉沦,足以令习近平惊魂,他急忙召开政治局会议(1月23日),通过所谓《国家安全战略纲要》,疾呼:中共面临“前所未有的国家安全风险”(中共词汇:国家,即政权)。表面上罗列国内外敌对势力、危险思潮、经济风险等,实际上,包括军队、政法、国安在内,军警特乱套,最大敌人在内部,才是习近平等人呼之欲出的潜台词,从他们紧锁的眉头,可以直接读到这一焦虑。
   
   
   
   习近平双向作战,自陷背腹受敌
   
   
   
   在吆喝军队“听党话、跟党走”的同时,习近平当局继续打压知识分子,对自由派挥舞专政大棒。除了继续拘捕自由派,近期,又对高校发指示,要求恢复毛泽东时代的“思想政治工作”;点名批判微博名人,指控他们“反党”、“抹黑中国”。
   
   
   
   看上去,习近平正在双向作战。在党内,与政敌作战,以反腐为名;在党外,对自由派开战,以捍卫红色江山为名。或许可以这样解读习近平的“两手抓、两手硬”:在以反腐为名大搞权力斗争的同时,必须镇压自由派,一则堵党内政敌之口,二则在党内挣表现,意思是:我反腐,仅仅是为了保下共产党政权,看看我铁腕对付自由派、异见分子,还有什么好说的?
   
   
   
   对习近平而言,对付贪官,清洗政敌,原本可以借助民间力量,比如,那些推动依法治国的自由派,最终,以制度转型,实现中国的清明政治和长治久安;否则,干脆回到江泽民、胡锦涛的老路:以腐败为黏合剂,实现全党大团结,利益共享,利益均沾。然而,对此,习近平却已无法回头,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或曰,骑虎难下。
   
   
   
   双向作战,原本是兵家大忌,自陷背腹受敌。但,这就是习近平的选择,自设险境,自作自受。难怪他把忧患意识扯得那么高、把危险夸得那么大、把“安全”二字喊得那么大声,以至于,外界根本看不到,他的“三个自信”究竟在哪里?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5年2月号)
   
   http://www.open.com.hk/
(2015/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