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陈破空文集
·一部真实的谎言----评中共《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
·西藏“农奴制”何从来?
·“藏独”不离口,胡温的权力尴尬
·中共背叛“五四”精神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川震周年祭
·赵紫阳的良心
·金正日发难,中共养虎遗患
·中国绕不过“六四”
·“六四”主题,不容转移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大陆民众,对台湾期望甚高
·新疆事件重大疑点
·中南海整公盟,如袁绍杀田丰
·以柔克刚,奥巴马的中国政策
·中俄关系:面和心不和
·中南海所惧:达赖喇嘛的道德力量
·中国民意:宁信妓女,不信官员
·借台湾风灾对比两岸政治
·胡锦涛僵化到极点
·陈水扁获刑后的各方反应
·中共自认是腐败集团
·大阅兵,共产党缺乏自信
·国耻六十年
·媒体峰会,中南海又打什么算盘?
·不看好马英九兼任党主席
·索马里海盗,挑战中国硬实力
·薄熙来打黑,动机复杂
·江系强势,胡温没戏
·大阅兵与百年国耻
·柏林墙:倒塌的和没有倒塌的
·奥巴马访中:亮点与暗点
·“中国威胁”,渐成事实
·信心,来自台湾民主
·突然换币,金正日掠夺民财
·气候大会失败 中国跨入列强
·重判书生,中南海号召革命
·中共海军,竟不敌索马里海盗
·美台军售,看北京如何反制?
·中共厚黑已无可救药
·小英掌舵:民进党走势向上
·网路革命宣言
·中国民主,等于“天下大乱”?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1月28日,中国民生银行行长毛晓锋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随后,该行宣布,毛晓锋辞去了行长职务。毛晓锋遭殃,是在“反腐”的名义下(据说涉入令计划桉),这个集商人、党员、官员三重身份的毛晓锋,肯定腐败,但他被带走,证明他肯定不是太子党或红二代。
   
   
   


   太子党或红二代是不会被“带走”的。正在收购民生银行股份、并成爲该银行最大股东的安邦公司,就是太子党和红二代的大本营之一。民生银行出事,安邦公司却安然无恙。
   
   
   
   资料显示,依次出现在安邦公司实际控制人或董事名单上的,包括:前中共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前中共领导人邓小平之孙女卓苒、孙女婿吴小晖、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前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等等。
   
   
   
   当舆论曝光安邦公司与民生银行的关系后,相关的太子党们各有说词,陈小鲁轻松表态,否认自己是安邦实际控制人,“只做战略咨询”。但资料显示,直到四个月前,2014年9月25日,他仍然是安邦公司董事。朱云来,推说自己从未答应出任安邦董事,却一直“被挂名”,直到四个月前,也是2014年9月25日,他的名字才被“拿下来”。龙永图,则是在一年多前,2013年11月,“退出”了安邦董事会。
   
   
   
   至于卓苒和吴小晖的回应,则更富有喜剧色彩。身爲安邦公司总裁(CEA)的吴小晖出面宣布:自己与卓苒已经“中止夫妻关系”。其实,在安邦31家股东中,原有两家公司与卓苒有关,直到一个多月前,2014年12月,卓苒的名字才从股东行列中“消失”。极可能,也就是在最近一个月,卓苒与吴小晖的夫妻关系,才“戛然中止”。
   
   
   
   太子党纷纷从安邦“退场”,似要表明:安邦公司还原爲纯粹的“民营企业”,不再具有权贵背景。然而,谁又能相信,他们不会上演由他人代爲持股的把戏?可以断言,这些太子党权贵们,仍然是安邦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此前曾报道安邦公司权贵背景的《南方周末》,慑于太子党们的薰天权势,被逼道歉,称其报道内容“不实”,尽管没有说明哪处“不实”。
   
   
   
   更令人叫绝的是,民生银行出事,安邦公司不仅没有抛售民生股票,反而加紧增持该公司股份,实际上,民生银行,这个最初主要由民间企业家创立的所谓“中国第一家纯粹民营资本银行”,已经被太子党抢夺。连续上演的民生-安邦互动大戏,就是这个抢夺过程的全景写真。才上任行长不久的毛晓锋,落了个人财两空。生于中国,受制于红色集团,却要挣扎着出人头地,活该?活不该?
   
   
   
   同时发生的阿里巴巴与国家工商总局互杠事件,则是另一出大戏。工商总局公布监测结果: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网,正品率只有37.25%,意即,淘宝网贩卖的商品,62.75%是假货。阿里巴巴一方,不仅毫不反省,竟斗胆反呛工商总局“程序失当,情绪执法。”并悍然投诉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刘红亮,指控他“吹黑哨”。随后,工商总局公布“白皮书”,进一步指控阿里巴巴。
   
   
   
   然而,就在双方剑拔弩张、闹得不可开交之时,事件却出现戏剧性转折,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出面会见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双方和解,“将共同探索管理模式,促进网络经济健康有序发展。”可以肯定,身爲阿里巴巴股东的太子党们(江泽民、刘云山等二十多名前任和现任政治局常委的子孙),群起出动,直接向主管工商总局的国务院施压,直到后者服软。工商总局与企业,原本是监管与被监管、即猫与鼠的关系,如今,猫与鼠却友好会见,“共同探索管理模式”,滑天下之大稽。红色权贵的嚣张,一至于此!
   
   
   
   看得出来,以习近平爲首的太子党政权,与政治老人们达成了新的默契、新的游戏规则、新的潜规则,那就是:反腐运动中,对开国元勳或最高领导人之后网开一面,作爲太子党,给他们时间完成政商分离,至少表面上政商分离,以便让他们有理由在“反腐”运动中得以豁免,不受追究,并以此杜绝民间有关“反腐不动红二代”、“刑不上太子党”的悠悠之口、汹汹议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有言在先:“有兼职身份的赶紧退出。不讲规矩,玩过了,飘飘然了,就要治你。”
   
   
   
   政商分离,太子党们眼花缭乱的退场演出,计有如下模式:
   
   
   
   -李小鹏模式,弃商从政。包括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温家宝之子温云松等,都采用这一模式。
   
   
   
   -江绵恒模式,弃政保商。江绵恒辞去科学院领导职务,爲的是保住其在在中国网通、上海汽车、上海机场等公司的董事职位。
   
   
   
   -齐桥桥模式,出售资産,退出商界。习近平的两个姐姐,齐桥桥和齐安安,或出售资産,或关闭公司,从此金盆洗手。如陈毅之子陈小鲁、朱镕基之子朱云来等,就采用了这一模式。
   
   
   
   -卓苒模式,假离婚,真资産。以离婚爲由,名义上脱离商界,实际仍由其伴侣控制资産。在此之前,贾庆林离婚,温家宝离婚,大抵都采用这一模式。
   
   
   
   有道是:“假做真时真亦假。”政商分离,乃是太子党们的脱身之计。反正,太子党们早已捞得盆满钵满,日后,还大可以在幕后大特捞捞,借代理人大捞特捞。太子党们假装退场,平民官员及其子弟,就更加死定了。对他们而言,这终究是一个无望的体制。该自杀的,还得抓紧自杀。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5年2月3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cpk-02032015124926.html
   
   
(2015/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