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郑恩宠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突破网络封锁有新招!
·“人相食”中共文件大曝光!
·50 律师组团营救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50律师组团营救张少杰牧师及教会年青化
·张思之律师评“维稳”、评政法委
·全面改革还是全面维稳?/鲍彤
·美国会顾问报告﹕香港部分(转载)
·台山千多店铺主受骗损失十多亿/自由亚洲
·三中全会透视中共将走什么路?/夏明(美国)
·文革闻人的落寞心态/上海教授裴毅然
·香港支联会2013年11月23日新闻稿
·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吉林访民为何要扣押法官?当局有何对策?
·上海访民联署声援曹顺利方向正确!
·港人签圣诞卡寄狱中异见人士
·桂林数百村民与水电工程发生冲突/自由亚洲
·深圳两千员工连日罢工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B)
·程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遭殴打扣押
·韩正进京将派员与我“和谈”(C)?
·中共批准反体制教授到港演讲?
·官方与我谈到港的新况
·上海市民声援刘正清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14被除名律师增3倍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律师受压加深去年除牌增3倍
    (博讯2015年02月12日发表)
   
    中国律师受压加深去年除牌增3倍
   
    2015年1月,十几位深圳律师在南山举行研讨会,声援同行范标文。(图片来源:范标文)
    中国“依法治国”的口号经常挂在官员嘴边,但协助维护法治精神而站在前线工作的律师,却不断受到政府打压。律师组织反映,中国律师去年被注销执业证的人数,比对上一年增加超过3倍,而握杀公义的“懀子手”,竟是执法及司法人员。(刘云报道)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任后,高唱中国要“依法治国”。能体现“依法治国”的精神,莫过于国内约25万名法律执业人员﹐根据法律赋予的职权,履行职务,为受托者办理个案。然而,现实中取得执业证书的律师,能够履行受托人的委托,甚至可以继续执业,原来困难重重。据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最新的数据显示,大陆律师在2014年间被刑事起诉及无法执业的人数达13人,是2013年4倍多,并且北京及广东的律师受到打压为多。无奈,无法执业的律师都是遭到执法及司法人员的人为干扰。
   
    2008年已取得律师执业资格的范标文,自2013年起,经常处理“敏感”的案件。2014年5月,范的律事务所突然劝他离开。随后,他即使成功觅得2所律师事务所委聘,但最终仍遭司法局从中作梗,以律师事务所的年检做要胁,不能聘用范标文。
   
    范标文:赤裸裸的威胁,直接跟我要转的律师所说,如果要接受范标文律师,我知道你们的所,明年过不了年检,即使你们所同意接受范标文律师,我们司法局也不会让他转所成功。
   
    他觉得,自己成为司法局眼中钉,主要是他做了较多“敏感”的案件,其次是他发表声明﹐ 要求释放在大陆支持香港占领运动支持者而被报复。
   
    范标文:所以,他们看来以为我是一个有政治企图的人,会威胁到国家安全。
   
    国保知悉后找司法局谈,司法局再向律师事务所主任施压,律师事务所便以他曾提出转所的要求而跟他终止合同。根据中国“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律师倘6个月内仍未获得律师事务所受聘,该律师的执业律师证便会被注销,曾处理多宗人权案件的律师王金平便因此例而被注销执业证。
   
    现时,尚有2个月便届律师证注销期限的范标文谓,早已有心理准备律师证会被注销,但是,他说没半点后悔,并怀疑深圳市司法局想踢走所有在深圳执业的人权律师,据其所知已有4人遭到同一命运。
   
    险些儿跟范标文同一命的律师王胜生,过去2年间打过民事及刑事官司,没有刻意只做人权案件。但她誓估不到踏入2015年,她的执业生涯便跟范标文一样,遇上深圳公安局、深圳司法局及深圳律师协会共同构建的巨墙,三股阻力下,她认为公安局是始作俑者,无端给她扣上帽子。
   
    中国律师受压加深去年除牌增3倍
   
   
    王胜生律师评估,律师事师所妥协继续履行合约,是因她尽早将事向外公布,得到法律及社会的支持,遂成功扭转结果。她谓,不敢猜测往后如何,因为她拒絶不做「敏感」案件的要求。(网民)
   
    王胜生:可能跟外国势力有勾结,就是我的留学背景。然后,我又去过建三江,又跟人权律师圈一起,又参与了一些这样的案件。
   
    曾赴笈海外修读由联合国提供的国际人权法硕士课程的王胜生,估不到读书的背景竟给公安“政治定性”。她说,任何类型的个案她都会做,若案中涉及到有人权部份时,她自然把曾经学过的加以引用,但是,竟成为公安局扣陷她“有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或指跟国外敌对势力勾结”的“罪名”。王胜生估计,这可能跟中国社会现时高度讲求“国家安全”有关。她更肯定地说,律师事务所突然要跟她解除合同的事,是行政机构超越法定权限,以行政手段干涉法律界执业。
   
    王胜生:是有充足的证明公安及司法局给我们律师事务所直接说话及给压力。(律师)所里的负责人和司法局,以致司法局和公安,他们之间的沟通是非常充份的,包括司法局和这里的律师协会,他们的沟通是非常非常充份。
   
    王胜生谓,公安要惩治她的意愿告诉了司法局,司法局就直截了当希望她在法律界“消失”,因而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施压。她说,到现在她仍不知自己“犯”了何事,但是,亦十分明白掌权者永远拥有生杀的大权。
   
    王胜生:(我们)是触动了那条线?我们是不知道的,因为这些线在哪我们都不知道,因为这不取决于我们做了什么或想了什么,而是取决于对方怎样看我们,怎样去认可我们。
   
    由于全国318名法律人士以及社会各界744名人士发出联合声明声援她,律师事务所最后作出妥协,没再迫她离开。但是,竟要求她不做“敏感”个案。
   
    中国法律界一直盛传“敏感”个案不能办理。但是,何谓“敏感”却一直没有准则。但是,被深圳司法局视为眼中钉的范标文,就最清楚,更发现律师协会及律师事务所都会因应司法局订定的“敏感”案件清单,然后再自订一套更严谨的名单。
   
    范标文以深圳市司法局2006年订定“敏感”案或事件的规定为例,当中有9类,国家安全、政治体制改革的个案自然列为敏感,但是,关乎社会民生的个案若容易引发社会矛盾及稳定,不管是刑事、民事或行政案件都列为“敏感”。规定中更列出一些个案如群体性个案影响党权关系,或个案涉及补偿、拆迁、企业关闭并转、职工下岗安置、非法停职、基层争取民主选举、拖欠工程款项、劳动纠纷、房地产购销合同和物业管理引发的民事紏纷、政府部门违法侵害群众利益的行政紏纷,及司法部门执法不公的纠纷案,都同样视为“敏感”个案。
   
    虽然,司法局没说“敏感”个案不能做,但是,当清单下达到律师协会及律师事务所时,两者都会自我审查,再增添一些原本没有列明的个案,然后索性述明某些个案不能做,当中如法轮功及邪教案件、危害国家安全或实施反党及反政府的案件、司法行政机关至党政机关认为属于敏感性的案件都不能做。有些案件则必须先取得律师事务所主任同意才可受理,当中包括案件发生地或受理部门所在地可能具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五名或以上嫌疑人的复杂案件,及已被新闻媒体跟踪报道的案件。
   
    律师执业遇到行政机构阻挠,图“终止”律师执业生涯,即使律师仍可执业,但也不一定能在法庭上可畅通无阻。去年12月,在辽宁省辽源市泰安区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张科科,遭审判长不断插嘴中断其发言外,更遭法官指示庭内的国保把他带走。
   
    张科科说,事件令他觉得气愤兼委屈,法院剥夺律师的辩护权,令律师自己也不能开口讲话,不能得到案件的详细内容,未能履行职责。被国保当庭带走往派出所问话的事,他说甚为罕有,然而,国保与法庭早有微妙关系。
   
    张科科:国保在法庭出现是非常正常及普遍,他们可能是在旁听,在法官旁边给法官递字条。
   
    张科科:习近平现在大权集于一身,不会接受任制衡及挑战。当有律师据理力争,依法申辩而被习视为挑战其无尚权威时,他就会遇佛杀佛。
   
    3名律师都认为作为代表及保护法律界权益的律师协会,有不可逃避的责任为他们权益遭无理侵夺而发言,但是,他们亦十分明白这愿望难以实现,因为律师协会从来不是独立自主的团体履行应有的职责。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对于越来越多律师遭到无理的对待,他表示感到伤感又愤怒。他估计个中原因,跟习近平大权集于一身有关。
   
    何俊仁谓,习近平的施政高压,包括针对律师用的各种手段比江泽民甚至胡锦涛的年代越来越宽濶。对习近平口中的“依法治国”,他说,不一定是好事。
   
    何俊仁:依法治国,有时也不一定是好事,倘若那些是恶法,若依照恶法治国时,法律便变成打压异己的工具。但是,现在较依恶法治国还衰,有时根本不依法。
   
    他呼吁,海外国家领袖不要只著重经济发展,应同时讉责中国侵犯人权的事,该会往后仍会就中国律师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向联合国提交报告,冀望得到关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5/02/201502121108.shtml)
(2015/02/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