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郑恩宠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转载来源:维权网
   2015年2月26日星期四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2013年12月3日,苏州市虎丘区通安镇因强拆发生了一起血案,该案震惊了国内外,造成两条人命伤亡的当事人范木根当场被带至派出所刑事拘留,第二天,在公众舆论的压力下,到范家逼迁的六名拆迁人员也被刑拘。但该案引发的震惊还不止于此,接下来的这一年中,范木根的命运一直牵挂着中国公民的心,有很多公民自愿为范木根喊冤并募捐,要求苏州公检法立即无罪释放范木根,严惩到范家逼迁的拆迁人员——这种呼声在民众中一直不断的蔓延开来。

   
   2015年2月2日上午九点半陆云枫等六人涉嫌寻衅滋事案在苏州市虎丘区法院、2月4日上午九点半范木根涉嫌故意伤害案在苏州市中级法院相继公开开庭审理。
   2月2日上午八点,蔺其磊、王全璋、郭海跃三位律师作为范木根、顾盘珍、范永海在陆云枫等六人涉嫌寻衅滋事案中的被害人的诉讼代理人来到苏州市虎丘区法院,我和张俊杰律师陪同他们去虎丘法院,同时,也打算作为该案诉讼代理人参与到该案件中。
   
   路上,一位一直关注范木根案件的苏州公民非常激动的告诉我们,这个案件受到苏州市党政的重视,据说市委某书记召开会议确定了该案无论如何要“快速结案,并按既定方针判(办)”,他说的是“苏州普通话”,我没有听清是“判”还是“办”。
   即使如此,我还是希望这两个案件的审理能够依法进行,而不是展示苏州如何践踏法律。
   
   车开到距离虎丘法院大约一百五十米左右路口处,有警察已经守在那里,机动车辆不允许进入,我们下车向虎丘法院步行过去,见距离虎丘法院大约一百米处,已经安排了更多的警察,且拉出警戒线。警戒线内约有一二百名警察,外面则站着大约有二三百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关心范木根案、前来参加旁听的公民。
   
   我们走到警戒线处立刻被警察拦住,而本案的被害人范木根的妻子顾盘珍和儿子范永海也被阻止在法院之外。警方的违法行为,使双方间发生了争执,快到到九点半了,我们极力表示马上就要开庭了,律师和被害人都无法进入法院会影响庭审,但起不到丝毫作用。我们给主审法官打电话,电话却无人接听。
   
   我们要求找法院的院长或法官解决问题,这时有一位身着便装,貌似政府官员模样的中年男子从法院出来,到了警戒线附近,据说是虎丘区政法委副书记高伟,大家虽然认为政府官员干涉司法工作与依法治国相悖,可处于当前的实际,几位律师还是把情况向其认真的进行了反映,该书记居然没有任何表示。
   
   这时有公民已在质问警察:为何如此公权滥用?你们在法院附近设置警戒线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并有公民站到警戒线以内,但马上冲过来几个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特警,以非常统一规范的动作把这位公民架走了。我们质问他们是在非法的绑架公民的同时,又有几位公民被架走。范木根的妻子、本次诉讼的受害人顾盘珍不知何故,竟然也被架走。时间已经十点多,早过了开庭时间,本案的被害人和诉讼代理人仍然无法进入法庭。
   
   这时,我们已经意识到法院是在有意阻止律师和被害人进入法庭参加庭审。而且,通过前一天在看守所的会见得知,本案另一位被害人范木根并未接到参加今天的庭审的通知。既然是虎丘区法院有意为之,我们只能到检察院控告该法院非法的剥夺被害人和诉讼代理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我们商量以后,决定由王全璋、蔺其磊律师留在现场,我和张俊杰、郭海跃律师及被害人范永海去虎丘区检察院控告。在控申科,检察院的工作人员很认真的听取了我们的意见,并请出一位主管副检察长来。这位副检察长一进门就指责我们是否有什么工作没有做到,因此才使法院不让我们进入法庭,或者是法院有什么特殊事情而没有让我们进入法庭。因为他没穿检察院制服,我们以为他是法院派来说明情况的。当我们得知这位“便装”竟然是位副检察长时,就告诉他,“如果您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请您摆正您的位置,我们现在是来举报法院在履行职责过程中的违法行为的,希望检察机关依职权对法院的违法行为予以纠正,而不是像您刚才那样不是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处理问题,您还没有调查了解情况就对我们横加指责,而对我们举报的法院的违法行为却没有评论,如果是这样,我们的问题是否能在您这里得到合法公正的解决?因为从您刚才的表达来看,我开始还以为您是法院派来向检察机关说明情况的,而不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这位副检察长可能也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打电话给虎丘区法院,说“你们那边的几个律师现在我们这里,你们那边是什么情况?”双方在电话里沟通了一番,这位副检察长对我们说:“法院那边等你们不到,已经开庭了,你们打算怎么办?”我们说我们早上八点半就到法院了,是警察不让我们进,我们当然要求参加庭审,那位副检察长答应说,那好,我把你们送到法院。
   
   我们即随他来到法院,在法院门口,这位副检察长和一个年轻人交代了几句话就走了。法警要求查验证件后才允许进入法庭,当我和张俊杰律师拿出律师证时,他居然以名单上没有我们的名字为由,拒绝我们进入法院。我们就问,“你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我们是要现场委托作为诉讼代理人参与庭审。”但他不做任何解释,即把门关上。此时已是中午十一点。
   
   将近下午一点时,蔺其磊、王全璋、郭海跃三位律师传来消息,作为本案被害人的范木根没有被许可出庭参与该案的审理,通过律师的多次抗议,法庭仍强行推进庭审,且不给被害人及其代理人任何发言的机会,该案已成为暗箱操作、违反审判程序的典范。
   
   下午,蔺其磊在其当事人范木根无法到庭,多次抗议无果的情况下,与郭海跃律师及被害人范永海同时退庭表示抗议;王全璋律师则计划在法庭上对法官的违法行为给予必要的阻止,并促使庭审程序步入正轨。但是,六名被告人及七位辩护人、公诉人、合议庭组成人员共十几人却步调一致的强行推进违法庭审,以王全璋律师一人之力,根本无法阻止。最后,该案共十三本卷宗2400多页文字材料、另外还有数份物证及视听资料,原定两天的庭审,居然只用一天时间,即将庭审的程序包括法庭询问、法庭调查、法庭辩论,于晚上五点便草草了结,庭审时间总共用了不到六个小时,该案审理效率之高绝对古今中外前所未有!事实上该案是一个及其复杂的案件,其中涉及当地政府违法拆迁,存在巨大权钱交易等黑幕,辩护人及诉讼代理人在开庭前四个月(2014年10月左右)曾向两级法院提交《关于对范木根故意伤害案和陆云枫等六人寻衅滋事案合并审理的申请》,但没有得到答复。结果该案被与范木根案人为拆分后,被害人的诉讼权利受到基层法院的非法限制,正如王全璋律师在法庭上所明确表示:“这不是对被告人犯罪行为的审判,而是给他们的福利,完全是为了保护被告人而走的一个过场。”
   
   更晚些时候,有消息传来,上午被警察架走的几位公民分别被处以五至八天的行政拘留。
   
   为了便于开庭,2月3日下午,我们几位律师搬到距离苏州中院较近的速8酒店。在速8酒店登记入住后,有朋友来访,我接了上来,没想到酒店居然要求我的朋友出示身份证件,我说这是哪里的规矩?我已经做了身份证登记,酒店有什么权力查验我朋友(她并不入住)的身份证!谁知,还有更过分的,张俊杰等三位律师登记入住后,每次出门回来居然还被要求出示身份证。
   
   2015年2月4日,范木根故意伤害案在苏州市中级法院121法庭开庭审理。我和张俊杰律师作为范木根的辩护人、蔺其磊和吕洲宾律师作为范木根附带民事赔偿部分的诉讼代理人出庭。
   
   这一天是立春,我们希望能迎来法治的春天。
   
   然而,现实令我们失望。4日一大早,苏州中院方圆一公里以内便布满了警察:民警、交警、特勤、武警、特警、防暴层层加级。各个路口实行交通管制,禁止机动车、非机动车及行人进入。苏州中院门前宽阔的街道上往日熙攘的人流,今日被黄色塑料墙团团围住,竟然阒无人迹。长长的街道上,只有我们四位律师和三位范木根的家属缓慢行走。在距离法庭大约二百米处,警戒线又横亘眼前。一群警察团团包围,看到我们走来,他们似乎知道我们的身份,并没有阻止,2月2日上午虎丘法院门前的一幕并没有在这里重现。这时,过来几位身穿法院制服的人员,问了身份,没有让出示相关证件,将我们带入法院,我们在安检处出示了律师证,就顺利进入法庭。
   
   进入法庭后,我们和审判长秦川交涉了公开审判和辩方证人进入审判区的问题,秦川和审判员姚一鸣强调法院条件有限,这已是苏州中院最大的法庭了。我们提出,开庭前我们作为范木根的辩护律师以及范木根本人都向合议庭提出要求五百人大法庭审理本案的申请,因此,法院应尽力保证范木根的要求,至少也要保证其亲友在旁听席上有一半的席位,而当天从全国各地赶到苏州中院现场要求旁听本案庭审的公民已达一千多人(这还不包括那些被维稳无法赶到现场的公民),在法庭有一百多旁听席位的情况下,只给了范木根家属五张旁听证,远远无法满足当事人及其亲友的要求。而根据法律规定,公开审理的案件,只要携带身份证就可以进入法庭旁听,这既有利于案件公开,也有利于普法,事实上每一次公开公平公正的审判对于公民来说都是一次很好的普法教育,而苏州中院有这么好的机会,却动用大批的警力限制公众前来旁听,实属得不偿失。审判长倒也并不在此事上与我们蛮横纠缠,只是一再强调条件有限,他们正在协调中,会给我们满意的答复。
   
   开庭之后,范木根被带到庭上,审判长立刻让法警将范的戒具除去,同时我们也注意到,今天并没有给范穿囚服。
   
   辩护人当庭提出既然是公开审理,就不应随意限制公民旁听,突然在旁听席上出现了对辩护人的辱骂声,审判长对此竟然置若罔闻,辩护人停了一下,希望能够听到审判长对辱骂者的惩处,但令人失望的是,辩护人向审判长提出对于该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应该给予惩处,审判长却故意回避这个问题,他居然说他没有听到,我们对此及其愤怒,认为如果纵容这种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那么接下来的庭审秩序可能无法维持。如果审判长连如此明显扰乱法庭秩序的行为也无法处理,那么我们严重怀疑审判长是否能够公平公正的审理本案,同时也怀疑其是否有驾驭本次庭审的能力。最后,审判长同意休庭后会调取庭审录像来追究扰乱法庭秩序者的责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