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缅甸和平,时进时退]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斯德哥尔摩古城一日游
·中外史前巨石阵
·瑞典古城与郭沫若
·和瑞典学者谈社会主义
·清帝顺治与缅王丹瑞
·千万勿忘第一敌人!!!
·昂山素姬讲话一石激千浪
·掸邦欢迎昂山素姬的21世纪彬龙会议
·缅甸众土族欢庆昂山素姬获释公告
·昂山素姬对新闻工作者讲话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昂山素姬获释近况略记
·缅甸民主同盟2010-1号战果报告
·昂山素姬答缅甸民主之声问
·中缅边境缅甸三特区风紧
·缅甸好汉的小国群英宴
·缅甸拟大打内战与滥印万元钞票
·缅甸正渡黎明前的黑夜
·三高外,提防类胱氨酸过高!
·缅甸三大力量摆开攻守阵势
·昂山素姬前途充满黑色13日
·中缅边区毒品业娱乐业及边贸
·中药虫草
·改革的鐘聲正在響起
·好人好事好国度永远值得热恋
·澳洲坚果(夏威夷果)Macadamia
·KNU对缅甸内比都炸弹爆炸之声明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又一亲密战友去向马克思哭诉
·柏林的马克思坐着恩克斯站着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缅甸国防军的种族奸杀灭绝政策
·昂山素姬呼吁尽快停火和谈的公开信
·缅甸联邦缅族与非缅族历史恩怨宿仇
·掸邦掸族断臂将军召吞英
·缅甸种族冲突能政治解决吗?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是世界数二数三贪腐穷困国
·缅甸的和平曙光
·93岁缅甸作家达贡达雅呼吁国内和平
·何谓和平?何谓停火?如何和谈?
·昂山素姬 Reith 第一讲:自由
·昂山素姬道高一尺,将军们魔高一丈
·昂山素姬边妥协边缓进
·缅甸三方对话才能全面和解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三讲
·昂山素姬 BBC Reith 自由第四讲
·缅甸众族并肩共和蓝图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五讲
·缅族需改唯我独尊心态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六讲
·抛弃彬龙协议将激发缅甸各族自决
·联邦众族团结委员会覆函缅甸联邦政府
·缅甸宗教自由吗?
·昂山素姬对中国缅甸伊江建坝的意见书
·昂山素姬 BBC Reith 第七讲
·缅甸掸邦众族关心狱中68岁领袖昆吞武
·缅甸要片面或全盘和解?
·昂山素姬BBC Reith 第八讲
·缅甸新政府似无意改革或和解
·缅甸乱世出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缅甸和平,时进时退

   
   作者:赛万赛 Sai Wansai(掸邦民主联盟前秘书长)
   译者:貌强 Maung Chan (缅甸华族)
   
   最近出现的“临时解决方案”(又称临时安排、妥协方案、中庸解决方案或临时解决方案),和已经广为人知的UNFC提案,就像德国铜板的两面可以转来转去给人看:


   1)是备受瞩目的UNFC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 有关“建立Federal Union联邦合众国” 建议,
   2)另一是EBO( Euro-Burma Office ) 欧洲-缅甸办公室牵拉KNU(Karen National Union)克伦民族联盟与RCSS/SSA(Restoration Council of Shan State/Shan State Army )掸邦重建委员会/掸邦军,三方共同提出的PPA(Peace Plege Agreement) 确保和平协议。
   
   不清楚的是:确保和平协议是出自(政府)MPC(Myanmar Peace Center)缅甸和平中心或UPWC(Union Peace-making Working Committee )联邦和平工作委员会抑或EBO欧洲-缅甸办公室本身。
   但据可靠消息称:这是EBO欧洲-缅甸办公室 + RCSS掸邦重建委员会 + KNU克伦民族联盟的三方共同杰作。
   
   EBO+RCSS+KNU的六项建议草案如下:
   1)依照彬龙精神与基于政治对话成果,建立federal union联邦合众国。
   2).三个月内签订NCA(Nationwide Ceasefire Agreement )全国停火协议。
   3)不滥用“非法组织条例”逮捕或迫害和平进展参与者,必须释放在该条例下所逮捕的所有人士。
   4)一个月内成立UPCJC(Union Peace Consultation Joint Committee )联邦和平协商联合委员会以及其他必要的联合委员会,三个月内制定FPD(Framework for Political Dialogue )政治对话框架。
   5)遵照所制定的FPD政治对话框架,六个月内举行全包容性政治对话。
   6)为全国人民争取福祉。
   
   据S.H.A.N掸邦先驱报2月29日报道:
   要认可PPA确保和平协议,UWSP/UWSA佤邦联合党/佤邦联合军与NDAA民族民主同盟军都表示尴尬。在和KNU、RCSS的告别会上,NDAA民族民主同盟军代表说:
   “我们(UWSP/UWSA与NDAA)站在UNFC联邦合众国委员会和你们(KNU、RCSS)之间(左右为难),还有,双方政府都在听着看着我们的言行——我们需要时间做出正确决定”。
   “要获得和平,RCSS掸邦重建委员会和UWSP佤邦联合军之间的友好关系非常重要”。
   “KIO/KIA克钦独立组织/克钦独立军领袖N BANLA 板拉将军与UNFC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今晨从中缅边境打电话给我们——他们希望我们在EAOs众民族武装组织中进行调解工作”。
   
   UNFC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的建议,通过媒体早已众所周知;但很少人知道EBO欧洲-缅甸办公室的建议。原因何在?不清楚——可能媒体无法知悉或少知悉其具体情况。
   
   登盛总统的顶级和平谈判者U Aung Min吴昂敏虽没严厉拒绝UNFC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的建议,然而已把它客气地搁置一旁。
   
   Irrawaddy Burmese Section伊洛瓦底缅语部新闻社二月6日报道了吴昂敏的话:
   “他们的建议,若在NCA全国停火协议框架内,可以同意;若有所增添,并超出这框架范围,就不行了——我方必须先商妥才能同意”。
   DVB缅甸民主之声电台二月5日也有类似的报道:
   当问及“UNFC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可能在二月12日联邦节签署所建议的协议吗?”,吴昂敏回答:
   “请想想:他们共有16个组织,我逐个询问,他们意见都不一样——很难办。我方仅三个组织(政府、军队、议会)而已——容易调整”。
   DVB缅甸之声电台续称:
   RCSS掸邦重建委员会领导人Yawd Serk姚色克,当会见吴昂敏领导的UPWC联邦和平工作委员会,探讨可不可能在联邦节签署“临时解决问题的备忘录”时,吴昂敏列出备忘录应添加的几项重点——其中就包括继续探讨建立联邦合众国问题。RCSS掸邦重建委员会回说该几项重点,需要先和中央委员会商量。
   DVB缅甸之声电台续称:
   RCSS/SSA掸邦重建委员会/掸邦军发言人Sai La 赛拉说:
   *由于见到联邦节签署全国停火协议难以实现,退而求其次:掸邦武装集团探讨可不可能和政府签署临时协议之类的备忘录。
   *我们未确定备忘录标题,但备忘录的目标是要确保停火与和谈不中断,并且在全国停火协议未签订前,要确保停火谈判期间不使用军事力量解决事端。
   
   整个形势本该发展到全面解决问题的高峰,现在又退回到较低阶段——临时折中解决方案,因而自去年9月停滞不前的和平进程,就在冷淡中勉强互动了。
   更糟糕的是,缅甸军队在克钦邦北部加剧了军事攻击——更伤害了掸邦的信任心。缅甸军队2014年11月19日炮击了KIA军事学校、并扩大了武装冲突以及侵犯人权事件——总的来说对和平进展有百害而无一益。
   
   ENAC(Ethnic Nationalities Affairs Center )众民族事务中心是亲近UNFC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的智囊团,它在二月发表白皮书指出在2015年2月12日联邦节无法签署NCA全国停火协议的五大原因:
   1)文件上的用词双方皆有争议——因而无法前行;在去年9月份那轮会谈中,缅甸军队代表修改了过去双方已同意的数项事件——这加深了双方的分歧;对文件中悬而未决的问题,NCCT全国停火委员会小组携带到UPWC联邦和平工作委员会的十二月份工作会议上要求探讨——UPWC联邦和平工作委员会尚未对此回应。
   2).文件中悬而未决的问题举足轻重——需要时间考虑妥当。比如:NCA全国停火协议的行动准则与监督机制需要达成一致协议——这极重要。路线图中的政治对话与政治原则以及联邦合众国制度等方面也存在见解分歧——双方俱未取得共识。
   3)谈判过程并不鼓励加速决策——但2月12日联邦节却快到了。
   NCCT全国停火工作小组与UPWC联邦停火工作委员会是双方的谈判组织,并非决策者——唯(反政府)EAO众民族武装组织与(政府)UPCC联邦和平工作委员会领袖们才是审查与决定任何NCA全国停火协议签或不签。
   4)缅甸军队在克钦邦北部与掸邦加紧军事进攻——已损害了该两邦的信心。双方还未讨论2014年11月19日攻击KIA军营杀害受训军官之事件,也还未总结出今后如何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战争与侵犯人权都在升级,而KIA克钦邦独立军对NCA全国停火协议的信心却在下降。
   5.)登盛政府坚持要限制国际观察员与见证者。但为了提高对和谈的信任度,NCCT全国停火工作小组建议:NCA全国停火谈判会议应邀请当地与西方国家当见证者,观察员则除中国与联合国之外,应再增加Peace Donor Support Group和平捐款支持小组的几位成员(资料:ENAC Briefing No. 4 – February 2015)。
   
   当然,不知“临时折中解决备忘录”这补救措施会不会带双方回到2014年8月的原高度——那时已经在讨论棘手的“联邦合众国”、“联邦合众国军队”、 “抵抗”等一系列政治敏感性实质性问题,甚至还同意探讨政治对话层面。
   
   联邦节越来越接近,我们现在只可能选择:
   1)认可EBO欧洲-缅甸办公室的PPA确保和平协议,各组织自己决定——签署(政府)UPWC联邦和平工作委员会与(反政府)RCSS掸邦重建委员会所提议的“谅解备忘录”,
   或
   2)等2月12日联邦节庆典过后,再进行第七轮会谈。
(2015/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