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她也要吃饭,这是她的工作——街头控诉记(539)]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7
·绕开体制改革、反腐,将使习近平走进死胡同
·[中国控诉]228:中共是全人类的公敌!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7
·联合国控诉纪实226:还我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5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3:抛弃幻想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2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9
·高瑜、蒲志强的处境是中国人权的缩影
·向中共高压下坚持斗争的法轮功致敬,祝李洪志大师功德无量
·街头控诉记340:世上只有妈妈好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2
·联合国控诉记341:现场版的控诉声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21
·联合国控诉记220
·街头控诉记219:揭竿而起
·街头控诉记218:中国人都要站出来说一句话
·【中国控诉】342 华尔街控诉纪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她也要吃饭,这是她的工作——街头控诉记(539)

   

    今天,一大早还和平时一样起床后忙吃早饭和家务,推上装横幅的小车赶往法拉盛街头,熟练的搭好控诉台,开始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叫着千遍万遍的控诉口号:“请大家停下来看看我的以身说法,共产党就是特殊的利益集团,我们家的财产是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家族抢去的,中国大约百分之六十几的财富都被红二代、官二代抢进腰包,共产党就是流氓的党、土匪的党、强盗的党、杀人的党、嫖娼的党、欠债的党、抢劫的党、邪恶的党、……!共产党把抢去的财产还给我们!……!”

   

    最近这几个月没有看到五毛们来法拉盛街头搞反“邪教”的宣传活动,就是偶尔的出来一趟也就是一两个人,而且在不断的调人,大多数只一个人。虽然美国言论是自由的,可他们每一个人也都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是伤天害理违法的行为,将来有一天是要付上代价的!但在金钱的诱惑下还是有人会抵挡不住,想出用装疯卖傻下三滥的方式出现在法拉盛街头。所以,他们最怕的就是有人拍他们的照。今天我就来说说我拍五毛照,五毛又是怎样的狗急跳墙将我照相机摔坏:

   

    今天,我还是在老地方新世界隔壁,靠近地铁7号线的进出口处搭好控诉台,开始一天的例行控诉活动。中午,天下起了雪,我想到马路对面的超市里买点东西带回家,到超市门前看到五毛在高架桥下面又摆起了宣传反“邪教”的展板,我不由拿出相机上去进行拍照,今天只有一个五毛她姓万,万姓五毛看到我拍照气急败坏的冲上来用手推我,然后将我的照相机抢在手上,嘴里还说着:“不准你拍我的照!”有路人看后感到不平指责这个万姓五毛说:“她拍你的照,你认为违法可以到法院去起诉告她,你不应该抢人家的照相机,你放手!”五毛听了路人这么说将手放开。这时,我就回到我的控诉台前,进行我的正常控诉活动。

   

    我正在叫控诉口号时,这个万姓五毛从马路对面冲到我的控诉台前,指着对我威胁说:“我告诉你你以后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我不会杀你,有人会杀你的!你等着瞧吧!……!”我听到她的威胁很本能的又拿出相机进行拍摄取证,这个万姓五毛像疯狗一样将我的相机抢过去,因相机上的绳子套在我的手上,被拉断,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相机被砸坏。

   

    因万姓五毛到我们的横幅前进行“寻讯滋事”,将我的相机摔坏,我们当时就报了警,为不让五毛逃走,我们第二次来到高架桥下五毛反“邪教”的展板前,这个万姓五毛又对我说:“我告诉你你以后是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我不会杀你,有人会杀你的!你等着瞧吧!……!我祖母家中以前有很多房子都被共产党抢掉,我们家都不要了,你有多少一点点的房子,还要到美国来往共产党讨要房子。”这时过来一男一女两位人士,这两个人我们虽然不知道他们姓氏名谁,但法拉盛的人基本都认识他们,他们就是每天站在法拉盛街头发《明报》免费报纸的工作人员。这两人对我们说:“你们不要拍她(指万五毛)的照,她也是为了赚钱,她也要吃饭,这是她的工作,……。”万姓五毛听了连连点头认可。

   

    2015/1/5

   控诉人:

    张翠平347-925-4778

    江 琴630-306-9496

    杜阳明(上海)

    毛海秀(上海)

    裘美莉(上海)

    徐义宽(上海)

    朱黎斌(上海)

    刘啟孚(日本)

    王国兴(荷兰)

    林东漪(荷兰)

    陈和平(西班牙)

    汤志敏(比利时)

    潘 晴(澳洲)

    孙宝强(澳洲)

    兰 炜(丹麦)

    王新军(丹麦)

    王明珠(芝加哥)

    周 重(北京)

    孟建伟(山西)

    张文和(北京)

    徐崇阳(北京)

    梁丽婉(浙江)

    徐桂珠(浙江)

    朱彩花(浙江)

    安志新(纽约)

    王丽莉(纽约)

    黄洁玲(纽约)

    王中天(纽约)

    陈春野(纽约)

    陈寒涛(纽约)

    侯志银(纽约)

    冯仲林(旧金山)

    彦 鹏(纽约)

    曹 晗(纽约)

    梅 松(台湾)

    陈忠和(荷兰)

    森英•斯顿(纽约)

    中国控诉,控诉中共!

    同胞们,抛弃幻想,珍惜生命,战胜恐惧,和我们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诉全世界!

   

    我们中国控诉组织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欢迎访问和留言,您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写成文章传给我们。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2015/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