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中国控诉
·致长宁区腐败政府的信
·潘基文到联合国广场纪念曼德拉——控诉记(396)
·坚持站出来的有几个?——街头控诉(397)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女杨佳张小玉(图片)
·我们喜欢张小玉(图片)
·华裔美国人:中共大使馆会管你死活吗?——街头控诉398
·控告上海市长宁区腐败政府
·习近平的打老虎与嘉庆打和
·共产党在全球制造动乱
·韩正的下场比陈良宇更惨!联合国控诉(399)
·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錄(一)——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九)
·空中管制防政变
·联合国控诉记(400)
·联合国控诉记(401)
·全国民众力挺张小玉夫妇!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
·我们都顶张小玉夫妇!(图片)
·“我要把它发到facebook上”——联合国控诉(402)
·我们心中的英雄张小玉夫妇!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3)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 (十)——與無錫市南長區公安分局的通話記錄(二)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04)
·中国人民灾难不断的根源是一党制独裁2
·联合国控诉记(405)
·江贼民在上海(经济)代理人落网,能否轰开顽固堡垒
·人民军队爱人民,消灭共匪为人民
·打老虎下一个应是李鹏!联合国控诉(406)
·请网友“人肉”是否贪官子女? ——联合国控诉(407)
·联合国控诉(408)
·加油中国人民!——联合国控诉(408)
·中央巡视组驻上海,揪出韩正大贪官——“中国控诉”街头控诉(409)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张小玉无罪!,
·张小玉真英雄!
·韩正这个笑面虎不下台,天理难容!街头控诉410
·贾灵敏女士无罪!
·英雄高智晟!
·英雄高智晟!
·台湾孩子都知道——联合国控诉(411)
·英雄高智晟.!
·高智晟点了江泽民的死穴!所以被迫害坐牢!
·高智晟点中江泽民的死穴!
·权势、财富过眼烟云,周永康下场警示世人
·【转重磅消息】习近平启动对江泽民的调查
·揭秘海外中国贪官二奶村——洛杉矶罗兰岗
·戏说 中国贪官二奶排行榜
·轉發:美國懸賞捉拿千名中國貪官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三)——第五次偷拆
·刹车人民抗共取胜!
·习近平已经到了褒贬的十字路口
·清算江贼民,是解体共产党统治的第一步
·还民主斗士高智晟人权自由
·逆历史潮流而退的政权必将灭亡!——联合国控诉(412)
·关注高智晟!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刘家财英雄无罪!
·高智晟被软禁!未获自由!
·关注高智晟的身体、牙齿健康!
·关注张小玉!关注焦作!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四)—— 公安人員電話裏的推诿忽悠術
·联合国:你的邻居在敲门!——联合国控诉(413)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支援焦作的朋友!声援张小玉夫妇!
·中国政府还残疾人孙举昌人权!1
·挺直腰板讨回财产!——联合国控诉记(414)
·李鹏:还我财产,还我家园!——联合国控诉记(415)
·全国老百姓向武汉的老维权者闫森学习!去焦作围观!
·到焦作去救命!关注张小玉案件!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五)--- 石沈大海的特快專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16)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支持福州众冤民的正义之举!
·关注楊崇勇士安危!
·贪官退赃款,支持云南灾区——法拉盛街头控诉(417)
·“贪官,退赃”!——联合国控诉记(417)
·中纪委:“中国控诉”是最好的举报信!——控诉记(418)
·称霸承诺是不想、不能、还是不敢
·稳定压倒一切极其邪恶、反动!
·中纪委:秦宝琪的死,便宜了谁?联合国控诉(419)
·国际社会要营救高智晟!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联合国控诉记(420)
·谁能让陈丽雅站出来?
·常伯阳无罪!常伯阳英雄!
·联合国控诉记(421)
·我们的宅基地被谁送给了谁?——控诉记(422)
·关注南通张l丽艳!
·关注南通张l丽艳!
·《遠方的家》系列報道(十七)——房屋是被人為毀壞還是被自然毀壞?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3)
·关注围观梁颂基!
·同流者,必合污!——法拉盛街头控诉记(424)
·联合国控诉记(425)
·立即释放浦志强是全中国公民的心声!
·关注宁波!全国支持宁波!
·各族人民都是独裁政权的受害者——联合国控诉记(426)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两位总级别政治家!
·秦永敏和胡佳一老一少是中国总统级别的政冶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今天我们在联合国广场上的控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在与我们控诉的话题都离不开上海外滩的踩踏事件。
   
    上海踩踏事件,有很多人质问:警力为什么这么少?这个问题由上海的上访者来告诉最合适不过了,作为一名上海上访多年未果的老上访者,根据我多年经验得出的结论,我可以告诉全世界:每逢节假日或开重大会议期间,很多警察都会被派去搞“维稳”。为避免访民进京上访,在节假日或开重大会议期间,政府总派出很多警察提前将访民们24小时看管起来,踩踏事件正是元旦节假日,一个访民可动用几个警察,上海访民的数量是可想而知的,那么,动用警察的数量更是显而易见。
   
    每年的三月、十月以及节假日,都是维稳的敏感时期,也就是在全国各地不少上访者都将这时间段“赴京城,告御状”,期盼这个敏感时期有青天大老爷出来倾听民意,想叫共产党把抢去的财产归还给老百姓。


    2003年的10月初,因北京召开重大会议,我们夫妇被十几个警察及社保押往上海市横沙岛的一个度假村关押。10日早晨,我们夫妻俩又被十几名警察带离横沙岛,到吴淞码头站时,码头站站满了黑压压的一片警察及几部警车迎接我们夫妇的到来,我点了一下,有19名警察和3名社保,再加上押解我们的十几名警察与社保,足足有三十多个。我们夫妇被押上警车带到闸北公安分局时,分局的大门口又是很多警察在等待押我们的警车,这样的大动干戈就是为不让我们夫妇到北京去告状而将我投进监狱,在上海市每个区都是这样将维稳列为警察工作的重中之重的“第一线”,上海市县级和乡级行政区,共有16个,那么,被用到维稳一线的警力有多大也就不言而喻了。
   
    那些当权者,他们工作的重心不是放在如何发展上海,如何应对和解决即将可能发生的各种问题,而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放在打压上访者,如何最大程度的压制各种真实的声音,对于“在外滩发生踩踏惨案为什么仅有如此少的警力执勤”?以我们夫妇的亲身经历告诉全世界:“警察已投入到维稳的‘第一线’去了,‘维稳’才是重中之重!”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上海踩踏惨案警力为什么这么少?‘维稳’才是重中之重!——控诉记(

    2015/1/3
   
    控诉人:
   
    张翠平347-925-4778
   
    江 琴630-306-9496
   
    杜阳明(上海)
   
    毛海秀(上海)
   
    裘美莉(上海)
   
    徐义宽(上海)
   
    朱黎斌(上海)
   
    刘啟孚(日本)
   
    王国兴(荷兰)
   
    林东漪(荷兰)
   
    陈和平(西班牙)
   
    汤志敏(比利时)
   
    潘 晴(澳洲)
   
    孙宝强(澳洲)
   
    兰 炜(丹麦)
   
    王新军(丹麦)
   
    王明珠(芝加哥)
   
    周 重(北京)
   
    孟建伟(山西)
   
    张文和(北京)
   
    徐崇阳(北京)
   
    梁丽婉(浙江)
   
    徐桂珠(浙江)
   
    朱彩花(浙江)
   
    安志新(纽约)
   
    王丽莉(纽约)
   
    黄洁玲(纽约)
   
    王中天(纽约)
   
    陈春野(纽约)
   
    陈寒涛(纽约)
   
    侯志银(纽约)
   
    冯仲林(旧金山)
   
    彦 鹏(纽约)
   
    曹 晗(纽约)
   
    梅 松(台湾)
   
    陈忠和(荷兰)
   
    森英•斯顿(纽约)
   
    中国控诉,控诉中共!
   
    同胞们,抛弃幻想,珍惜生命,战胜恐惧,和我们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诉全世界!
   
   
   
    我们中国控诉组织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欢迎访问和留言,您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写成文章传给我们。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此文于2015年01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