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国控诉
·魏勤再次蒙难的启迪
·不管你官员走到世界哪一个角落,都会有我们访民抗议的影子!/控诉记(653)
·我的父亲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人民向往民主,统治者需要专制,不可调和的矛盾必然发展到你死我活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3)
· 毕福剑、白岩松不是第一批,更不是最后一批被下岗的主持人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4)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5)
·中国新闻主持人的潜规则就是:就是不能有自己的语言,思想、行为!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6)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 (一)
·声讨中共——七一缴文
·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7)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58)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59)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3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60)
·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
·替父发声 为父申冤(二)
·不能忘却的历史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4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1)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6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7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2)
·向共产党讨个说法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63)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8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10
·联合国控诉记实(664)
·人民有了选举权才是解决中国人权最根本问题!/控诉记(665
·中国政府:停止残酷迫害、剥削!释放维权人士、良心犯及正义律师/控诉记(6
·我们的经历让我们认清共产党的邪恶本性!/控诉记(667)
· 电脑出毛病,SKP没法用,现在补上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
·敬请联合国紧急关注中共大量抓捕维权律师的违法行为!?控诉记(668)
·股市崩盘可能成为压垮中共政权的最后一根稻12
·谁在整天提心吊胆地活受罪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669)
·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2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1
·媒体造谣、证监会辟谣,无耻的双簧
· 抓捕维权律师是对民主社会的最大挑战3
·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不会是中共独裁体制的受害者!/控诉记(670)
·维权的做法就是民主意识的觉醒/联合国控诉记(671)
·反腐不能救中国,人民有了权利自然会清算贪官/联合国控诉记(672)
·中共媒体、喉舌是谎言制造局1
· 团结起来,消灭残害人民的专制政权,人人有责!/联合国控诉记(673)
·中共媒体、喉舌是谎言制造局2
·天底下没有哪一个政党比共产党再邪恶!/街头控诉记(674)
·是上帝在保佑美国/街头控诉记(675)
·靠镇压是维持不住政权的!/控诉记(676)
·谎言掩盖不住真相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77)
·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了,你打不垮、更拖不垮!/控诉记(678)
·反共救国报(周刊)创刊词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79)
·当着中央常委的面抓捕省委书记周本顺意欲何为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80
·中共媒体、喉舌是谎言制造局2
·中国政府:停止残酷迫害、停止残酷剥削!/控诉记(681)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2)
·每一位冤民都有一本数不清的血泪史/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3)
·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84)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二期:全球追逃中共纳粹不以职位区分
·百姓的觉醒,意味着共产党独裁政权的灭亡尽在眼前/控诉记685
·中国最危险的职位是党官/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二期(副刊)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6(视频)
·刘仁旺酷刑案揭露中共罪恶有余!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87)
·中国政府释放律师,归还老百姓应有的权利!/控诉记(688)
·美中“人权对话”,中国政府:有什么脸谈“人权”!/控诉记(689)
·美中“人权对话”,中国政府:有什么脸谈“人权”!/控诉记(689)
·先判决后审理,这就是中国的法律!/街头控诉记(690)
·打老虎与打土豪的区别/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三期
·没有人权就是没有做人的尊严!/控诉记(691)
·习近平的反腐不揪出李鹏,说明他反的只是异己分子!/控诉记(692)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93(视频)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94(视频)
·打老虎与打土豪的区别/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三期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495(视频)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实696(视频)
·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697(视频)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97(视频)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699)
·跟共产党好的党派,我的一票绝不会投给他!/控诉记(700)
·9.3阅兵江贼民会不会出现在天安门城楼2/ 反共救国报周刊第四期副刊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1)
·从特赦对象看习近平政策的反动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
·联合国广场控诉记实702(视频)
·联合国广场就是我们的战场/控诉记703(视频)
·从特赦对象看习近平政策的反动性/反共救国报周刊第五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今天是1月22日星期四。这几天的阳光格外灿烂,气温也不是很低,今年纽约的天气和去年相比较,暖和了很多,最适合我们每天站在室外搞维权活动的人群了 。

   

    早晨我刚起床手机的铃声响起,我打开话筒:“喂,早晨好!”电话的那头一位很熟悉的女士声音跟我说:“张大姐:我是钟亚芳,好长时间没和你联系了。现在我们的政府对我迫害更严重了,我和女儿的生活已经被彻底的断绝。这个政府怎么会越来越恶毒?习近平反腐的越厉害,可地方政府迫害维权人士的手段就越恶毒,这到底是为什么?上面说一套,下面地方政府做的又是一套,他们和习近平完全是在唱反调,你们说习近平知道吗?”

   

    我:“钟亚芳呀,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你一个小老百姓在中共这个媒体全面封锁,只能靠翻墙来了解外面信息的情况下,都知道地方政府官员所做的一切违法侵犯人权的种种事例,习近平怎么不知道?你要多听听‘美国之音’和‘法广中文’网等一些专家的评说,就可以了解习近平的做法到底是为什么?老百姓的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又是为什么?其实,反贪官与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反贪官缴获这么多的钱,不但没有解决老百姓的任何问题,相反,民运、维权人士被迫害的比任何时候都多,连八十多岁的作家铁流老人都不让发表一句正义的声音,将其投进监狱你说习近平的反腐是为谁而反的?”

   

    钟亚芳:“张大姐呀,我都知道,可我不敢说呀!只能违心的说,上面不知道下面地方官员的胡作非为,因为你们在国外可以说真话,我们已经被迫害的走投无路了,哪敢说真话呀!”

   

    是呀,这让我想起我在上海的2008年8月28日和不到一星期的9月2日的一天,仅仅因我在博讯网上揭露上海市闸北区政府时任官员将我们家的土地一分钱不收,送给前国务院总理李鹏家族,被闸北区公安分局传唤,被带到公安分局关押、审讯……。

   

    2008年8月28日,中午12:30分左右,我所居住屋子的大门被敲咚咚咚地直响,丈夫(田宝成)急于忙着去开门,当打开房门一看,此时的四名警察已经闯入屋内,我还在房间里没有出来。这时只听到丈夫说:“没有手续她不会跟你们走的”。其中一个警察说:“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是执行公务”,我丈夫说:“既然是执行公务,那就应该按程序办事”,接着一个叫吴军的警察不得不打电话向上级请示,说:“没有手续张翠平不肯跟我们走”,请示完以后,吴军拿出一张传唤单叫我在上面签名,我要求他们也签,吴军满口答应:“我们会签的”。但在他签完字后,却把签名的那部分撕开自己收起来了,留给我的是一张没有签名的传唤证,此种情形下我坚决不跟他们走,吴军不得不再次打电话向上级请示,最后吴军说:“领导不同意我们签名,一定要叫你跟我们走”。 从这方面就可看出一个不小的笑话,警察办事既然是按程序办,为什么连一个简单的传唤证,也要一只只电话向上级请示呢?宝成他一向都是依法配合他们的工作,最后在其强势下我不得不跟他们走了。

    没有警察签名的传唤证

    大约至下午14:00左右,我被带到上海闸北公安分局的二楼特审间,一名年青的警察拉过一张审犯人用的凳子,这种凳子的前面有一根挡板横在前面,其中一头是可以活动的,固定的那头尖尖处装有一个一只手的手拷,我不理他们,坚决不坐,后来一名钱姓警察(警号:032247)说:“重新拿一个凳子给她坐”。

    我坐下后,才开始接受如下的询问:

    警察:张翠平,你知道吗?有人在博讯网上冒用你的名字,发布不实信息。

    我:保持沉默

    警察:有人在网上冒用你的名字发布不实信息,你有什么看法和想法,你跟我们谈谈。

   

    我:不知道!

    警察:你知道吗?你诽谤的人他们也是公民,你传布的不实信息,他们要告你,你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我;保持沉默

    警察:网上发布的不实信息是谁叫你写的?你把他说出来!

    我:保持沉默

    警察:博讯网上的那些不实信息是你写的吗?

    我:保持沉默

    警察:是你丈夫,你就说是你丈夫,是谁,你就说是谁,跟你就没有关系了。

    我:保持沉默

    做笔记的张姓警察(警号为033751)突然发起火来,用上海话对着我叫起来:“问你什么你都说不知道、沉默,那你劳教过你知道吗?……”。

    我愤怒地看着他们。

    警察:你最近和什么人在一起?和什么人经常联系?……

    我问他们:你们是什么警察?你们应该是保护人民的,你们明知道我没罪还一次次的迫害我,你们还有良知吗?……。

    在反复被询问了几个小时无果后,他们才把我送回了住处,到住处后已是晚上的十九点了。

    那时,正是即将召开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届四中全会的前夕,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的重要时刻。十一国庆即将到来,首都北京正在进行紧张的庆典前的准备工作,为防止维权民众依法上访汇聚在北京,早已先后不断有访民被政府抓起来,有的甚至已被处以刑拘、劳教、逮捕等……

    中共一再宣传境内外有敌对势力和恐怖分子,而中共自己其实就是国内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他们自己就是最大的恐怖分子,无论是开大小会议,都会掀起一轮轮不同程度的,对访民们和异议人士的打压,他们从来不惜投入大量的金钱与人力,目的就是为阻止访民不得进京上访,却不舍得把这些钱投入用与解决老百姓民生类的问题上,特别是“严重侵害群众切身利益”的事件得不到应有的重视。

    他们在国内的媒体总是无休无止地给自己脸上贴金,为自己歌功颂德,而中国老实巴交的百姓们天真的信以为真,而只是为了自身维权的访民们过的是怎样的生活?每当有“敏感”时段,访民会被政府想到以各种方式,不仅会安排“旅游”,或专人监控,也不得不生活在诱惑与恐怖之中,因为访民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说不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忽而被莫须有罪名,被借口、被冤枉、被传唤、被软禁、被打死、被拘留或被抄家、被判刑、……!

    2003年10月10日,我被以“集会示威”罪刑拘,后被劳教一年,丈夫被劳教一年零三个月。2007年6月2日,即将在上海召开的“六国蜂会”期间,我又被劳教一年半,丈夫被判刑二年半!不仅我夫妇俩整天生活在这种无形的恐怖之中,包括我们的家人也整日生活的惶恐不安,唯恐每次有警察来找我们时,他们比我们还害怕!

   我们夫妇俩在国内经历一切,也是现在国内所有异议人士以及所有访民所要面临的一切!

   

    基本人权是保护人免受恐惧的权利!本应信赖保护人民的“人民政府”,却成了人民心目中实实在在的恐怖分子!!!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中共就是最大的恐怖事件制造者!—— 控诉记(553)

    2015/1/23

   控诉人:

    张翠平347-925-4778

    江 琴630-306-9496

    杜阳明(上海)

    毛海秀(上海)

    裘美莉(上海)

    徐义宽(上海)

    朱黎斌(上海)

    刘啟孚(日本)

    王国兴(荷兰)

    林东漪(荷兰)

    陈和平(西班牙)

    汤志敏(比利时)

    潘 晴(澳洲)

    孙宝强(澳洲)

    兰 炜(丹麦)

    王新军(丹麦)

    王明珠(芝加哥)

    周 重(北京)

    孟建伟(山西)

    张文和(北京)

    徐崇阳(北京)

    梁丽婉(浙江)

    徐桂珠(浙江)

    朱彩花(浙江)

    安志新(纽约)

    王丽莉(纽约)

    黄洁玲(纽约)

    王中天(纽约)

    陈春野(纽约)

    陈寒涛(纽约)

    侯志银(纽约)

    冯仲林(旧金山)

    彦 鹏(纽约)

    曹 晗(纽约)

    梅 松(台湾)

    陈忠和(荷兰)

    森英•斯顿(纽约)

    中国控诉,控诉中共!

    同胞们,抛弃幻想,珍惜生命,战胜恐惧,和我们一道把自己的冤辱告诉全世界!

   

    我们中国控诉组织的官方博客是http://www.zhongguokongsu.blogspot.com欢迎访问和留言,您可以随时和我们联系,我们的电子邮件是[email protected] 把你的冤辱写成文章传给我们。

    (中國控訴編輯記者:李朝陽、安志新、王莉麗、王中天)

(2015/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