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曾节明文集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改良派的失策是戊戌变法失败的主要原因
·大地震惊现中共高层的两条路线
·大地震震散了中共的如意算盘
·曾节明:八九民运是中国迄今唯一一次大规模的民主运动
·评胡锦涛慰问四川拒下火车事件
·为什么东欧抓住了一九八九,中国却不能?
·自取灭亡的辱官愚民秀
·“愤青”的概念及愤青问题的严重性
·当代愤青与中国以往仇外民族主义群体的区别
·保钓”运动是不同于愤青运动的爱国运动
·中国大乱仇杀的先兆——简评瓮安事件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我对自由文化运动奖项获奖人选的推荐及点评
·转移术:把中国社会推向“全民经济人”的另一极端
·后毛时代中共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三)
·GDP愚民洗脑术
·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营造虚幻的“自由社会”
·中共“计生”政策对年轻一代的另类摧残
·奥运安保暴露中共军管保权的图谋
·为什么专制政权注定祸国殃民?
·没有政治自由作保障的社会自由朝不保夕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海外政协会议的实质暨新形势下中国民运的对策
   
     只要不是政治瞎子,都可以看出:现在正在进行的“中国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曼谷会议,是由中共当局主办的会议;谁出钱做东,谁就是会议的主办者,这是常识。
   
     这个会议与其前台召集人、前民主墙骨干、老牌议人士王希哲主持的“中国政治协商网”一样的性质,本来应该称之为“中国海外政协会议”,没有用这个名字,据说是为了避国内中国政协名称的讳。


     曼谷会议,就搭建起来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的性质,与国内政协组织的性质有相通之处,即都是由帮助中国共产党的人组成:海外政协成员立志于帮助中共改善其领导——其最前卫的莫过于杨建利博士,要推动中共搞政治体制改革;国内政协则有拥护中共领导的前提要求;总之,这两个政协都是帮助共产党的性质,现在已经很明显,要推翻共产党的人、甚至反共言论比较激烈的人,全部被海外政协拒之于门外。
   
     但就功能方面,海外政协与国内政协有着很大的不同:
     对中共来说,国内政协的主要功能,是花瓶的功能。就是让它按需作秀,秀足中共“发扬民主”——治理国家充分听取党外各阶层意见的气象,营造中共专制者“与士大夫治天下”的假象;
     对中共来说,海外政协的主要功能,是分化瓦解海外反对派的功能。就是通过“统战”——利诱拉拢反对派阵营中的亲共派、“温和派”(不谋求结束共产党统治的人)和“招安派”(为了个人利益可以随时改变立场、转换门庭的人),以最大限度地孤立坚定的反对派-——即坚定反对共产党专制派和革命派,以达到扼制和消灭未来中国变天的海外政治能量策源地目的。
     分化瓦解海外反对派的战略,中共早在江泽民时期就开始实施:江时期,他们通过特线渗入“中国之春”和“民联”,孤立和搞垮了以孙中山为偶象、对他们威胁最大的革命派王炳章;后又通过潜伏在正义党内的共特,将其越境绑架回国,给海外革命派以沉重的打击。。。胡锦涛时期,中共成功地统战了某信仰团体,将其改造为对付民运和党内派系势力的维稳工具,胡锦涛、令计划一伙大力渗透和统战海外中文传媒,包括BBC、美国之音、自由亚洲、德国之声等媒体纷纷变调、“变味”、对中南海颇有威胁的电邮文摘政治杂志《大参考》莫名其妙地突然停刊。。。习近平上台后,除继续笼络利用某信仰团体外,大大强化了对海外反对派的分化瓦解,现在多维已与国内官媒无大差别,海外反对力度较大的明镜和博讯隔三差五地被黑,而挺习、挺胡、护中央、反茉莉花、反占中。。。的某团体媒体近年来一直安然无恙。  
   
     海外政协,就在习近平加强分化瓦解海外反对派的此种大背景下出台了,意味很明显:外围战已经收获得差不多了,现在可以直捣营垒——直接挖反对阵营的人,打造花瓶民运统一战线,象满清那样实现“以汉治汉”的目的,毕竟,通过杨建利来影响反对派,效果肯定要大大好过通过冯胜平来影响反对派。
     杨建利先生对此不以为然,他认为:海外政协是开创朝野良性互动的新事物,必大有利于中国民主化进程。
   
     问题是,时下的中共当局全无朝野互动的意愿,以下蛛丝马迹请杨建利兄参考: 
     如果中南海真有互动的诚意,就会扩大国内政协的功能,并且邀请部分海外反对派回国参加政协;至少,也会在国内召开“各方意见人士国是座谈会”,容许国内新闻媒体采访和报道,而不会去丝毫影响不到国内的曼谷召开此种会议;
   
     当权者主动实施无朝野互动,是一种开明的举措;习近平真的在走向开明吗?非也,恰恰相反,他在走向变本加厉的专制。最能够说明这个趋向的,是习近平对新闻出版自由的态度:习近平上台以来,对传媒互联网的专制管控、对言论的打压,居然比“胡紧套”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虽然胡锦涛对言论的钳制,已经比江泽民时期成十倍地强化了。
     习近平上台以来,由于封网大幅升级,“自由门”等翻墙软件已经很慢,现在习近平还进一步封锁VPN,中国网民的翻墙行动,整体有受阻的危险。
     由于新闻出版自由是开明者战胜顽固守旧势力所必需,任何真开明统治者,必然支持新闻出版自由,赵紫阳、胡耀邦、蒋经国、戈尔巴乔夫都是真开明者,他们都大力推进新闻出版自由;习近平一个如此敌视言论自由的人,怎么可能是真开明者呢?又怎么可能真地实施朝野互动呢?
     习近平是“里铁硬”的专制者另有一个蛛丝马迹,那就是他对“819”事件的态度:“胡汉文帝”仇视戈尔巴乔夫众所周知(多次咒骂戈氏是“叛徒”),习近平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公开斥责“819”事件中不愿向民众开枪的苏联红军官兵“竟无一人是男儿”,这清晰地反映出:习近平是支持“六四”屠杀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与反对派良性互动呢?又怎么可能平反“六四”、推动政改呢?
   
     由此可断:习近平一伙举办海外政协,绝对不是要“良性互动”,而是要对付海外反对派。杨建利先生要警醒!
   
     目前,习近平一方面铁腕反腐,以铲除政敌、增进专制效率,并借以笼络人心;另一方面强化对异议反对力量的镇压和分化瓦解,措施强硬而毒辣,“软的更软,硬的更硬”比胡锦涛走得更远。
   
     反对派怎么办?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中南海动员一切力量对付海外反对派,反对派也可以利用一切力量对付中南海。你不是要维稳吗?我偏要给你添乱。乱起来就好,乱起来才有民运胜利的机会,在当前当权派踌躇满志无比颟顸的情况下,只有大乱才会换得中国宪政民主的新天。现在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等身陷囹圄的前寡头,在自己被专了政痛苦中,未必没有后悔,未必不后悔自己为何没有勾结民运“敌对势力”搞垮中共——尤其象周永康平民出身、对老革命并无感情的人,其后悔可能尤为强烈。这些人暨他们的继承者,都是民运应该统战和团结的对象。
     表面上看,民运一穷二白,没有经费,但民运有潜在的巨大财源,这个财源就是周永康们转移到海外的资产;如果运作得当,终有一天会成为民运的经费。
     中共内部有火并激烈的派系,而这些派系斗争,有利于“超限战”,完全有可能“勾结”民运力量,因此,利用中共的钱,反对中共专制,就是民运的一种高境界。在这方面胡安宁迈出了先行的一步,胡安宁的“借力打力”尝试虽然功亏一篑,但据有珍贵的借鉴意义、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胡安宁的道路值得继续尝试。
     徐水良把一切与体制内有联系的人打成国安共特,批倒批臭全盘否定,而他自己却没有本事成任何事,这客观上是帮中南海舆论维稳。须知,与体制内有联系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帮中共维稳的间谍,这类人的特征是闪烁其词没有明确的反专制立场,另一种人是要里应外合推进和平演变类,这类人是大忠若奸的实干者。胡安宁一贯支持新闻自由和宪政民主的立场表明:他是后一类人。而徐水良一贯以来跟着某团体护中央、讨伐有威胁的民运异议人士,其客观作用与中共维稳派别无二致。
     今天的民运,亟需要胡安宁等大忠若奸类发挥里应外合的作用,而宜警惕徐水良等大奸若忠类以极端面目出现的扫荡破坏行为。
   
     在国内方面,由于习近平的高压政策。国内知名的民运人士根本无法活动,组织和运作只能转入地下,以保存实力、等待时机。在这种形势下,必须采取这样的策略:知名的不活动,活动的不知名。让不知名和没有案底的人进行民运活动,采取不公开结社组党,不设花名册,不宣传不做秀、多交友、多串联的方式,这样才能有效地化解中共当局的监控。
   
   曾节明 写于2015年元月二十五日下午  
     
(2015/0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