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曾节明文集
· 风雪夜归家的感与思——在美东北过年
·森林边的白衣少年
·王立军事件观察:薄熙来断尾,王立军死定,胡锦涛难堪
·薄熙来的高潮还在后头
·在美国出庭的经历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逝者如金)
·胡锦涛袒护薄熙来、制衡习近平计谋露端倪
·天国究竟在哪里?
·由历史和毛泽东的谶言看中国的前途
·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罢免薄熙来引发顽固派阵营内讧
·时局观察:薄王事件引发中南海全面内讧
·辨析温家宝
·时局观察:温家宝借力打力,胡锦涛“维稳”以逞
·非常时期,政治理念之争就是既得利益之争
·纽约州的清明节
·时局观察:温家宝发力,胡锦涛失控,变天机会即将来临
·客观评价方励之
·从“薄王”事件的民间反应,看中国民主化的艰难
·时局观察:模仿华国锋,胡锦涛欺世盗名谋夺太上皇位
·时政观察:警惕胡锦涛“维稳”派挑起局部战争的图谋
·薄王事件照出了伪民主人士的面目
·当今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维稳”当权派
·温家宝夺取军权的时机已成熟
·金复新的思想和中国人的通病(二)
·由金复新诗参悟“六四”
·朱由检、蒋介石、薄熙来失败的真正原因
·陈光诚的出逃反映出温家宝的虚伪
·中共国在民族问题为什么花钱不讨好?
·灵异往事
·灵异往事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过分刺激物欲的商业化——当代世界的另类危机
·崩溃的巨轮隆隆轧向中国
·中西方之间的最重大区别
·中国和平演变的最后一线希望已丧失
·德式社民主义是中国各阶层的共同出路
·全民公决并非天然合理
·“维稳”以逞的中共现政权不可能长久
·中国避免崩溃的唯一解救之道
·“法拉利车震门”的冲击波超过薄王事件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李旺阳事件的本质及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由俄罗斯出局悟中国民主化命运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一:俄罗斯足球崛起打破传统格局
·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快评之二:德国队更趋成熟
·又到看球的季节
· 六阴拳评传
·德国淘汰丹麦——以理性制服天敌
·德国淘汰希腊——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意志和战术的双重胜利
·法国队再次散漫出局
· “薄王事件”昭示中共政权自救的最后失败
·勒夫没有抓住意大利队的弱点
·从教练面相看本届欧洲杯归宿
·中山沙溪暴乱的反思——广东为什么暴乱频发?
·2012年欧洲杯快评之十二:西班牙的辉煌胜利得自教练应变能力
·盘点2012年欧洲足球锦标赛(之一):西班牙凭什么三届称霸?
·2012年欧洲杯列强球星、新人盘点:“巴神”只能爆发;厄切尔不如齐达内
·对吴法天事件的简析和担忧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
·中国知识分子整体性推动奴役、捍卫奴役的真正原因
·红色中国只会变黑,不会变绿(马阴九合理想象版)
·法国大革命周年日揭穿张国堂
·专制亡于残暴吗?兼论专制的真正死穴
·驳“是否支持法轮功,是鉴别真伪民运的唯一标准”
· 就法轮功问题致郭国汀律师的公开信
· 一个基督徒的光辉——感受彭基磐先生
·由叙利亚问题看安南的愚蠢和联合国的危机
·当今中国,反共是反专制的最低要求
·居美遇抢记
·时局观察:“十八大”后将形成双太上对峙乱局,政改无可能
· 中共曾经反儒和今天尊儒的真正原因
·华人社会低人权现象的另类思考
·再论中共高层的派系划分
·水性的红朝即将覆灭
·质问博讯螺杆,解读轮运罗干
·中共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法术暨反对派的应对之策
·“击毙周克华”之我见
·上帝存在的简明道理
· 时政观察:下一步是大变乱或死亡黑洞
· 王立军是张学良式的草包小人
·习近平须严防下一步暗杀和局部战争
· 小评各国汽车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 时局观察:习“背伤”不简单, 中日恐将再战
·时局观察:周、薄顺风放火,胡锦涛反日失控
·评郭庆海遭法轮功分子恶告威胁事件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曙光隐现:姑娘的心愿遮没了塔山的“英雄”
" /
   2014年六月,姚贝娜作客“黄焖世界杯”台秀照
   


   
" />
   姚贝娜在浙江卫视做节目照
   
   
     最近愕然获悉,三十三岁的大陆女歌手姚贝娜已经走了,去年十二月,她因为乳腺癌复发住院,2015年1月16日下午16时55分,她在北京大学的“深圳医院”,告别了这个世界。
     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半年多前,姚贝娜还青春洋溢地在新浪“黄焖世界杯”节目中,与黄健翔同台合作,多么鲜活的青春生命力,怎么会这么快就剥落了呢?
     2014年六月,在巴西世界杯的热浪和骤雨中,一个女球迷嘉宾被黄健翔请到了“黄焖世界杯”直播室,她皮肤白皙细润、双腿修长迷人、身材高挑若北方人,但又有江南人的大眼睛、玲珑的身段和内蕴的秀气;她身着肩臂两肋缀有黑条的德国队白衫,洋溢着充满动感的秀美——和我一样,她是“德迷”。。。她就是武汉人姚贝娜。
     她的台秀很有平衡感:情真而能够自持,活泼而不轻挑,奔放却不大咧。初见即有不俗之感。
   
     我喜欢湖北,因为那是屈原的故乡,也是辛亥革命的圣地;但是鄂方的口音却缺乏美感,黄健翔当时抓住这一点恶搞,偏让她用武汉话朗读当晚希腊队的出场名单——各球队中最拗口的一份名单,结果那鄂方言粗重的鼻音和喉音,与她曼妙的容貌,形成了滑稽的对比,令人实在忍俊不禁。
     然后依约论到南京人黄健翔用南京话朗读那份名单了,黄健翔却玩起了列宁式的策略——冠冕堂皇地不认账了。。。对于这般“耍赖”,换了别的女人,至少会打情骂俏式地娇嗔几句。但姚贝娜却始终欢笑着。这是她令人难忘的地方之一。
     记得那天,姚贝娜对黄健翔说:她晚上一个人看球,她喜欢赏心悦目而又理性的球队,从2006年起,她就是德国队和勒夫的拥趸。。。她内省的喜好,与我相同。
     因此,我对她一见难忘;尽管我不喜欢现代流行乐,没有听过她一首歌。
   
     台秀的最后,姚贝娜就着2010年南非世界杯的主题曲《飘扬的旗帜》(《Wavin'Flag》),即兴跳了一段肚皮舞,说实话,她很有舞蹈天份,的节奏感很好,动作柔美如波,我当时惊奇:女人的身体居然可以这样柔韧?柔若无骨,就象橡皮泥一样。
     这样的人,哪一点像是曾经患癌,且癌症行将复发之人啊?
   
     但这样的人就是走了。走之前,姚贝娜签下了协议,捐献了她的一双视网膜。本来她的明眸就很秀美,据医生说:她的视网膜很优质、很透明。
     姚贝娜步入冥冥黑暗之际,却要把光明赠予素不相识的人。这就是真爱,真爱是给予,是实实在在的给予,而不是“爱人民”、“爱祖国”、“热爱全人类”之类的口号。
   
     姚贝娜的甜美的背影后面,像是拉开了的回放银幕,不由得想起了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的一部电影来,影片《一个姑娘的心愿》中那位肝癌晚期捐献视网膜的魏芝华,莫不是姚贝娜的预言吗?
   
     在此心地预祝姚贝娜走好:天国中没有乳腺癌,在那里她可以放声歌唱。我衷心地祝愿贝娜转世到一个好人家,下辈子再成歌星,得享长寿。
   
   
     姚贝娜只是芸芸青年流行歌星中的一分子,她的早逝,却不经意地引发了数以万计的民间悼念活动,网络上追思纪念她的声音更如大洋潮涌,而比姚贝娜早四天去世的张万年民间却无人问津;
     尽管张万年上将逝世的消息,几大官媒都放在头版头条;尽管张万年上将在“解放战争”中,曾经是辽沈战役“塔山狙击战”的英雄——即,张将军是打败国民党的“英雄”;
     尽管张万年上将曾经贵为军委副主席,位高权重;
     尽管张万年上将享寿八十七岁,子孙满堂。。。。。。
   
     此种尴尬不已的对比,终于使得某个系统恼羞成怒,它的嫡系媒体近日扯着破锣嗓子,以过来人似曾相识、恍若隔世的风格,炮轰对姚贝娜、张将军厚此薄彼的“社会歪风”。
     此种滑稽的对比,经典地反映出时下中国民间对那个集团的态度:今天太多的人,已经不屑于搭理它——已经不把它当一回事了。而1989年的时候,人们还在铺天盖地地批评它、要求它。。。彼时人们虽然怨它恨它,还真把它当一回事,对它抱有殷切的希望。
   
     比起反对,漠视包含着更大的蔑视;因此,张老将军的无人问津,是一种彻底灭亡的征兆;这种情势恰如1911前后,北平爱新觉罗家族的三令五申,越来越无人理睬一样。
     而现在那个思梦人怎么删帖和洗脑,也改变不了这种滑稽的局面,因为他们首先无法改变自己那个集团的“挂羊头卖狗肉”、说一套做一套。 
   
     这么多国人关注姚贝娜,而漠视那个道貌岸然的“真理中心”,这是自由的萌动——自由的曙光,在中国已经隐现。
   
   曾节明 成稿于2015年元月二十三日凌晨于冰寒纽约州
   
     
(2015/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