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曾节明文集
·中共国政治、经济、社会全面崩溃已成定局
·由满清和苏联的背影看中共国的命运
· 帝制专制与伪共和专制同样邪恶腐朽
·秋日的参悟
·希特勒在阿根廷是否迟悟?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现在又到了羊年的岁首,二十四年前的羊年,也在这个阴寒的月份,不到四十八岁的女作家三毛,在台北荣总医院病房的卫生间,用一条丝袜告别了这个世界。
     丝袜是女性美的深邃象征,三毛以丝袜了结今生,颇有些以身殉美的意味。
   


     三毛走的时候,笔者正值高中,不久前才从女同学的课桌上接触到《撒哈拉的故事》,稍微翻翻,便读得出了神,初闻噩讯时正在桂林中学做课间操的操场上,抬头望那铅沉沉的隆冬天空,有过一丝惊叹:她笔下的生命是多么美好啊,她自己为什么要走呢?
     直到多年后才发现,三毛这一走非同小可,恰如黄鹤展翅而去,留下了一片没有来者的美丽荒野,颇有“一灯常灭千年暗”之兆。在迄今为止的现代女性作家中,唯有三毛突破性别的局限性,如野鹤一般飞入了一个广阔的的浪漫世界中,三毛创造了浪漫美的深远意境,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华人女作家未达到的高度:丁玲半推半就地被极权政治奸污;张爱玲羁绊于自恋的世界。。。琼瑶则是与三毛相对的典型,毕生局限于“你侬我侬”的小女子境界,因此,以《在水一方》、《情深深雨蒙蒙》为代表的作品,引人却难动人,更无法隽永,而琼瑶迷们,永远是花季打工男女,和半老的徐娘。
   
     曾记当年暑假,在桂林七八月份的炎炎暑热中,在草席上读《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所感:那些个活泼、率真、清新的段落,恰如窗外烈日下那浓密细叶榕摇曳轻拂的凉枝一样,于火烧火燎的滚滚尘世间拂过一条条慈乐的绿意,而我的心,早已追随那漫漫的驼铃声,浸浴在那遥远荒漠的一泓甘泉中。
     而夜读三毛的作品,有如聆听叮咚的山泉,也像仲夏夜于桂林的花桥桥头纳凉时,飘转而来的一缕缕木吉他和弦,如八月的桂花那般的磬香。。。。。。
   
     三毛的文字是纯美的,但又不仅仅是美;三毛的意境是浪漫的,但又不仅仅是浪漫;因此理解她的人太多,而太多的人感动于她的巅峰歌词——《橄榄树》,其中有人们耳喻目详的: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
      为了那梦中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而三毛说:“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三毛的流浪是为了自由,她毕生都在流浪;她表面很西化,却不属于任何传统,她飘然如意识流,就象五月的风一样,带着蒲公英,带着花香与草香,四处游荡,从台湾到地中海,从西班牙到撒哈拉,从撒哈拉到南美的森林。。。到处流浪。
     所以,同样是精神流浪终身的王洛宾,晚年与三毛的亲密缘分,绝非偶然,他们的灵魂是相通的三毛走后,王洛宾为三毛写下了《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歌中绝唱到: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又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又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戏,
      且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等待等待。。。”
   
     自由是最美好的,但诚如老子所言:“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由于肉身的拖累,尘世中的自由总是局蹙的、不尽人意的,而若缺了善,最美好的自由,亦有可能成恶之花。
     通灵的三毛,似乎悟到了这一点,在生命最后的几年,她把稿费的六成,捐给了慈善机构。
     我始终不认为三毛死于自杀,因为彼时的她,已没有自杀的理由和冲动。医院的检查已经排除了癌症,她曾对母亲说,她出院后要做一名修女。三毛之死,应该是服安眠药后梦游状态的结果,她的死是一个意外。
   
     由此叹:为什么最动人的人,总是来去匆匆?莫扎特、普希金、徐志摩、陈懋平(三毛)。。。这大概是因为上帝怜爱他们,于是把他们领到更好的世界去了,以免在这个世界中太受累。
     据说,三毛在出意外的头一天晚上,曾向她打电话说:她看见病床前有一群带翅膀的小孩——此当是那冥冥中的主宰者派天使来接她了,要接她去另一个更好的世界。
   
     于此可见:活着不一定美好,而逝者亦未必可悲。君不见王洛宾歌声中永远的萨耶卓玛,在1954年逝去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由此避开了“人民江山”的人间地狱,而她可怜的养父同曲,则在她身后惨遭开水烫头皮的“改造”。
     活着不一定美好,但是人应该活着,为的是向那冥冥中造就自己的力量,有一个交待,也就是说人不应该逃避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依照佛教的说法,理由是:“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三毛一生远离“政治”,但在告别红尘的不久前——1990年四月,却独为柴玲写下了《给柴玲的一封信,漂泊的路怎么走?》,表达了对柴玲和她曾经所从事的事业的同情和关注,不知彼时正在全力打拼“美国梦”的柴玲有否读、有否思呢?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女人都皈依了基督教,而且柴玲在皈依基督教后,原本如斗士般坚硬搏动的心,似乎变得柔软了起来;竟柔软得要原谅邓小平和李鹏了。。。结果受到反对派广泛的批评,此种“原谅”,实际上标志着她从政治反对领域的淡出,而转向依托于良知的心灵自由。
     随着宗教信仰的深入,她变得坦率了起来,敢于直面过去难以启齿的事情,甚至把她二十多年前被某知名人物强奸的事情公之于众,向这个如今在教会中已颇有权势的牧师讨要说法,而这种事情对于华人女人来说,是万万见不得人的“丑事”。。。。。。如今的柴玲,风姿早已消褪,老态毕显,但是脸上的线条却变得圆润了起来,也慈祥了许多,早不再有当年广场上的江姐——林昭之气。
     但过去的许多东西仍在她身上保留着,她容不得损害其“正面形象”的真实报导,对记者兴起报复性诉讼;她迄今不敢直面过去说过的错话、做过的错事。这很正常,因为柴玲从来就不是当年天安门广场上那尊高举火炬、双目直逼毛泽东像的民主女神,即使在她风姿最卓越的时候,也不象一尊女神。
     已然淡出反对政治的柴玲,并没有“闷声发财”,她迄今致力于中国妇女、儿童保护事业,且是迄今中国最为阴毒、最具破坏性、损害最广泛、且反对派最少关注的一项大暴政——“计划生育”政策的强力反对者,而是否尊重关乎人本身生产的生育权,恰是检验真伪宪政民主派的试金石之一。此即是她不菲的价值和强大的善根所在;这就是她的进步——柴玲已经突破了权力争夺的民运境界,而真的进入了“普世价值”的领域。
     柴玲正在走向博爱,这就是曾经把颓废和放浪当作浪漫的她,和三毛唯一的交集之处——都追寻自由、都变得博爱。因此,许多人骂柴玲,我却看好柴玲。
     
     回首三毛的人生终点站,很容易想起江青来。柴玲和三毛还有一道交集之处,江青这个与三毛完全分属两个世界的人,居然有着三毛惊人相似的结局,这实在是历史诡吊和戏虐的地方:
     二十四年前的羊年,在三毛走了四个多月后,五月十七日晚,被“保外就医”搬到秦城监狱“战犯洗衣房不久的江青,照常上床睡觉,这一睡却再也没有醒来——据说是吞服了平时攒下的安眠药自杀身亡;也有说是用攒下的手帕结成索上吊而亡;亦有说系被邓小平密令处死。。。和三毛之死一样,江青之死也成了谜团。
   
     虽然结局相似,江青却与三毛有着太多的迥然不同,两人恍若来自不同的星球:江青天性叛逆,读小学就因与老师冲突被开除,她天生一个“造反派”,是共产党实践斗争哲学的好材料;三毛看似叛逆,实际上却柔合,她不需要任何叛逆,她只是不属于任何传统,她与斗争哲学格格不入;“蓝萍”时期的地下党员江青,看似浪漫,实际上是放荡,与男人同居,就象喝水一样稀松平常;三毛的浪漫却不是放荡,而是追寻自由的精神流浪。
     同样是艺术追求者,两人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江青始终追逐的,是权势,艺术靠后;而三毛始终追求的,是真善美。。。而这些与政治有着太多的格格不入。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
     所以江青连丁玲的半推半就都没有,她的爱,“赤裸裸”,她兴致勃勃千里迢迢地跑到延安,如饥渴似渴地扑进了极权权势的裆里。
     据说,诀别这个世界之前,江青又看见“主席”了,她留下的绝命书说:“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士来看你了!”就象当年她去延安如饥渴似渴地扑向毛泽东一样,她兴冲冲地跨进了地狱之门。
   
      江青的彻底毁灭,是一种恶之花的境界。她的可怜在于,早早地把灵魂抵押给了充满魅力的魔鬼,她没有半点机会。
   
   曾节明 成稿于2015年元月十六日凌晨于冰寒纽约州
(2015/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