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曾节明文集
·邓小平的罪恶比毛泽东有过之而无不及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乘火车实名制是胡锦涛极权倒退的新图谋
·“黄牛党”是专制垄断恶果的赘生物和替罪羊
·铁道部唱衰“实名制”透露出当局内部的重大分歧
·反政改势力势焰熏天,温家宝地位岌岌可危
·赠日本作家山田一郎先生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灭掉前朝的新王朝不一定比前朝进步
·不能把中国民主化寄望于经济危机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孙中山推翻满清之功不容否定
·薄熙来的真面目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德国二战惨败原因简析
·美国现行体制的弱点
·薄熙来的真面目
·曼谷的气候
·山海关
·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曾节明:死刑不可滥用,但决不能废除
·胡锦涛纵容毛左派的原因及前景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军队“清场”后,泰国总理的“眼睛”被人挖掉
·胡锦涛真是毛泽东主义者吗?
·胡锦涛为何推崇张居正?
·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和新思维
·中国“计生”政策的基础极端荒谬
·大幅倒退继续,中国社会悄然朝鲜化
·国内政治环境继续恶化:流亡工运、维权人士王嘉辉亲属遭国安骚扰
·中国足球队打不进世界杯的根本原因
·林大军评钟少武枪击案及巴黎治安问题
·德国队为什么能大胜阿根廷队?
·   英格兰队惨败分析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一)
·德国队半决赛失利分析
·迫害刘贤斌是对我们共同的威胁
·在泰异议人士发起“我是刘贤斌”接力抗议行动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二天纪实
·“我是刘贤斌”曼谷接力抗议行动第三天纪实
·为英格兰足球病人把脉(之二)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My confusion before the Lord God
·Off the shore
·惜叹胡锦涛在陈玉莲案上的不作为
·奥巴马的教改方案落入中国式误区
·强烈谴责中共顽固当权派挺朝反美的危险举措
·就728大爆炸惨案告中共官员及全国人民书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要求武警部队保持中立的声明
·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八一声明:号召“解放军”争取国家化
·当省政法委高官成为受害者的时候
·坚决支持广东人保卫粤语的自由文化运动
·杀童事件凝聚着中国社会整体崩溃的血腥味
·论满清入关战争的性质
·反对在美国组建伊斯兰学院
·中国强制“戒网”产业的兴旺反映出什么?
·最新政局观察
·肯定温总理,简驳“胡温演双簧”说
·温家宝数年来的开明言论决非作秀可以解释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胡锦涛不是压制温家宝的顽固分子,谁是?
·中国民运的捷径是朝野互动
·非暴力主张不等于改良主张:答徐水良先生、三妹女士
·独咒温家宝的奇特现象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羊年忆三毛,又由此想到柴玲和江青
   
     现在又到了羊年的岁首,二十四年前的羊年,也在这个阴寒的月份,不到四十八岁的女作家三毛,在台北荣总医院病房的卫生间,用一条丝袜告别了这个世界。
     丝袜是女性美的深邃象征,三毛以丝袜了结今生,颇有些以身殉美的意味。
   


     三毛走的时候,笔者正值高中,不久前才从女同学的课桌上接触到《撒哈拉的故事》,稍微翻翻,便读得出了神,初闻噩讯时正在桂林中学做课间操的操场上,抬头望那铅沉沉的隆冬天空,有过一丝惊叹:她笔下的生命是多么美好啊,她自己为什么要走呢?
     直到多年后才发现,三毛这一走非同小可,恰如黄鹤展翅而去,留下了一片没有来者的美丽荒野,颇有“一灯常灭千年暗”之兆。在迄今为止的现代女性作家中,唯有三毛突破性别的局限性,如野鹤一般飞入了一个广阔的的浪漫世界中,三毛创造了浪漫美的深远意境,这是迄今为止所有华人女作家未达到的高度:丁玲半推半就地被极权政治奸污;张爱玲羁绊于自恋的世界。。。琼瑶则是与三毛相对的典型,毕生局限于“你侬我侬”的小女子境界,因此,以《在水一方》、《情深深雨蒙蒙》为代表的作品,引人却难动人,更无法隽永,而琼瑶迷们,永远是花季打工男女,和半老的徐娘。
   
     曾记当年暑假,在桂林七八月份的炎炎暑热中,在草席上读《撒哈拉的故事》、《雨季不再来》所感:那些个活泼、率真、清新的段落,恰如窗外烈日下那浓密细叶榕摇曳轻拂的凉枝一样,于火烧火燎的滚滚尘世间拂过一条条慈乐的绿意,而我的心,早已追随那漫漫的驼铃声,浸浴在那遥远荒漠的一泓甘泉中。
     而夜读三毛的作品,有如聆听叮咚的山泉,也像仲夏夜于桂林的花桥桥头纳凉时,飘转而来的一缕缕木吉他和弦,如八月的桂花那般的磬香。。。。。。
   
     三毛的文字是纯美的,但又不仅仅是美;三毛的意境是浪漫的,但又不仅仅是浪漫;因此理解她的人太多,而太多的人感动于她的巅峰歌词——《橄榄树》,其中有人们耳喻目详的:
   
     “为了天空飞翔的小鸟,
      为了山间清流的小溪,
      为了那梦中的草原,
      流浪远方。。。流浪。。。”
   
     而三毛说:“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三毛的流浪是为了自由,她毕生都在流浪;她表面很西化,却不属于任何传统,她飘然如意识流,就象五月的风一样,带着蒲公英,带着花香与草香,四处游荡,从台湾到地中海,从西班牙到撒哈拉,从撒哈拉到南美的森林。。。到处流浪。
     所以,同样是精神流浪终身的王洛宾,晚年与三毛的亲密缘分,绝非偶然,他们的灵魂是相通的三毛走后,王洛宾为三毛写下了《等待----寄给死者的恋歌》,歌中绝唱到:
   
     “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又等待,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又徘徊,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戏,
      且莫对我责怪,
      为把遗憾赎回来,
      我也去等待等待等待。。。”
   
     自由是最美好的,但诚如老子所言:“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由于肉身的拖累,尘世中的自由总是局蹙的、不尽人意的,而若缺了善,最美好的自由,亦有可能成恶之花。
     通灵的三毛,似乎悟到了这一点,在生命最后的几年,她把稿费的六成,捐给了慈善机构。
     我始终不认为三毛死于自杀,因为彼时的她,已没有自杀的理由和冲动。医院的检查已经排除了癌症,她曾对母亲说,她出院后要做一名修女。三毛之死,应该是服安眠药后梦游状态的结果,她的死是一个意外。
   
     由此叹:为什么最动人的人,总是来去匆匆?莫扎特、普希金、徐志摩、陈懋平(三毛)。。。这大概是因为上帝怜爱他们,于是把他们领到更好的世界去了,以免在这个世界中太受累。
     据说,三毛在出意外的头一天晚上,曾向她打电话说:她看见病床前有一群带翅膀的小孩——此当是那冥冥中的主宰者派天使来接她了,要接她去另一个更好的世界。
   
     于此可见:活着不一定美好,而逝者亦未必可悲。君不见王洛宾歌声中永远的萨耶卓玛,在1954年逝去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由此避开了“人民江山”的人间地狱,而她可怜的养父同曲,则在她身后惨遭开水烫头皮的“改造”。
     活着不一定美好,但是人应该活着,为的是向那冥冥中造就自己的力量,有一个交待,也就是说人不应该逃避自己的命运;为什么?依照佛教的说法,理由是:“若问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三毛一生远离“政治”,但在告别红尘的不久前——1990年四月,却独为柴玲写下了《给柴玲的一封信,漂泊的路怎么走?》,表达了对柴玲和她曾经所从事的事业的同情和关注,不知彼时正在全力打拼“美国梦”的柴玲有否读、有否思呢?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女人都皈依了基督教,而且柴玲在皈依基督教后,原本如斗士般坚硬搏动的心,似乎变得柔软了起来;竟柔软得要原谅邓小平和李鹏了。。。结果受到反对派广泛的批评,此种“原谅”,实际上标志着她从政治反对领域的淡出,而转向依托于良知的心灵自由。
     随着宗教信仰的深入,她变得坦率了起来,敢于直面过去难以启齿的事情,甚至把她二十多年前被某知名人物强奸的事情公之于众,向这个如今在教会中已颇有权势的牧师讨要说法,而这种事情对于华人女人来说,是万万见不得人的“丑事”。。。。。。如今的柴玲,风姿早已消褪,老态毕显,但是脸上的线条却变得圆润了起来,也慈祥了许多,早不再有当年广场上的江姐——林昭之气。
     但过去的许多东西仍在她身上保留着,她容不得损害其“正面形象”的真实报导,对记者兴起报复性诉讼;她迄今不敢直面过去说过的错话、做过的错事。这很正常,因为柴玲从来就不是当年天安门广场上那尊高举火炬、双目直逼毛泽东像的民主女神,即使在她风姿最卓越的时候,也不象一尊女神。
     已然淡出反对政治的柴玲,并没有“闷声发财”,她迄今致力于中国妇女、儿童保护事业,且是迄今中国最为阴毒、最具破坏性、损害最广泛、且反对派最少关注的一项大暴政——“计划生育”政策的强力反对者,而是否尊重关乎人本身生产的生育权,恰是检验真伪宪政民主派的试金石之一。此即是她不菲的价值和强大的善根所在;这就是她的进步——柴玲已经突破了权力争夺的民运境界,而真的进入了“普世价值”的领域。
     柴玲正在走向博爱,这就是曾经把颓废和放浪当作浪漫的她,和三毛唯一的交集之处——都追寻自由、都变得博爱。因此,许多人骂柴玲,我却看好柴玲。
     
     回首三毛的人生终点站,很容易想起江青来。柴玲和三毛还有一道交集之处,江青这个与三毛完全分属两个世界的人,居然有着三毛惊人相似的结局,这实在是历史诡吊和戏虐的地方:
     二十四年前的羊年,在三毛走了四个多月后,五月十七日晚,被“保外就医”搬到秦城监狱“战犯洗衣房不久的江青,照常上床睡觉,这一睡却再也没有醒来——据说是吞服了平时攒下的安眠药自杀身亡;也有说是用攒下的手帕结成索上吊而亡;亦有说系被邓小平密令处死。。。和三毛之死一样,江青之死也成了谜团。
   
     虽然结局相似,江青却与三毛有着太多的迥然不同,两人恍若来自不同的星球:江青天性叛逆,读小学就因与老师冲突被开除,她天生一个“造反派”,是共产党实践斗争哲学的好材料;三毛看似叛逆,实际上却柔合,她不需要任何叛逆,她只是不属于任何传统,她与斗争哲学格格不入;“蓝萍”时期的地下党员江青,看似浪漫,实际上是放荡,与男人同居,就象喝水一样稀松平常;三毛的浪漫却不是放荡,而是追寻自由的精神流浪。
     同样是艺术追求者,两人最根本的区别在于:江青始终追逐的,是权势,艺术靠后;而三毛始终追求的,是真善美。。。而这些与政治有着太多的格格不入。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境界。
     所以江青连丁玲的半推半就都没有,她的爱,“赤裸裸”,她兴致勃勃千里迢迢地跑到延安,如饥渴似渴地扑进了极权权势的裆里。
     据说,诀别这个世界之前,江青又看见“主席”了,她留下的绝命书说:“主席,你的学生和战士来看你了!”就象当年她去延安如饥渴似渴地扑向毛泽东一样,她兴冲冲地跨进了地狱之门。
   
      江青的彻底毁灭,是一种恶之花的境界。她的可怜在于,早早地把灵魂抵押给了充满魅力的魔鬼,她没有半点机会。
   
   曾节明 成稿于2015年元月十六日凌晨于冰寒纽约州
(2015/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