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变势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社会结构变迁——各利益阶层对社会变革的态度
·牟传珩:中国左派新动向及其世界性渊源
·牟传珩:中共宣传部门的另一种角色——直接参与迫害异见人士
·牟传珩:阿扁“终统”将军中共——大陆对台举措两难
·牟传珩:在风浪中逆水行舟——难狱回忆录
·牟传珩:对中国“人大”制度的诘难─山东有线电视《新闻点评》观感
·牟传珩:高智晟注定要走上“政治异议”的道路
·牟传珩:我捍卫人的本性——回忆山东省高级法院提审
·牟传珩: 迟到的终审判决——“奋笔依然守良知”
·牟传珩:我在夜里读着自然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牟传珩:我为什么主张放弃社会主义—— 一个21世纪中国“思想犯”写给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申诉书
·牟传珩:初识检察官——难狱回忆片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喉舌岁末牟传珩:向“微博”亮剑——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

   
   习近平掌权以来,以改革为名,通过党国的高度集权建制,将党、政、军、法、经济、甚至财经等各种权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里,特别是垄断“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一把手工程”,导致习近平时代网络封锁史上最严恶果。
   《红旗》岁末歇斯底里
   2014年11月14日,《辽宁日报》4版整版刊发的一封政治背景诡秘的公开信《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该文迅即被官方宣传机构推荐,包括人民网在内的中国官方媒体网站大量转载,标志着“新舆论斗争”狼烟蔓延到教育领域。此事件一石激起千层浪,遭到网上舆论万炮齐轰,导致中共喉舌《红旗》杂志,岁末特别刊发《微博大V炮轰辽宁日报:借此诋毁党的领导》文章。
   该文称:辽宁日报《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一文,列举了高校教师中存在的抹黑中国、丑化党史的现象,引爆了社会舆论热潮,截至2014年11月22日,微博上的相关评论达到15万余条。一些自诩为公共知识分子的微博大V对此文断章取义,以“言论自由”为托辞,炮轰《辽宁日报》,试图把高校讲台变成无需监督的“自由高地”。文章写到:“近年来,开放式的微博舆论场上,各种意识形态观点竞相博弈,一些抹黑中国、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观点在微博平台上扩张传播,不仅制造了各种话语暴力和谣言,而且对社会主义主流意识形态形成严重冲击。”该文歇斯底里地叫喊:“一些微博大V挟洋自重、盲目附和,在其微博中公开污辱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频频设置挑衅性议题向政府发难,挑动社会对立情绪。”


   文章尤为露骨地攻击一批网络名人说:某拥有逾200万“粉丝”的知名经济学者,不仅十分艳羡西方的“自由主义”,甚至在微博上公开宣称共产主义“此路不通”;另一拥有260多万“粉丝”的某著名演员,在微博上质疑“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基本共识,公开声称“没谁都有中国”;一位拥有2000多万“粉丝”的知名地产商人发布微博,直接抨击马克思“洗脑”大众;一个微博名为“红玫瑰lawyu”的匿名用户,公然以“社会民主主义”为口号,诋毁马克思恩、格斯为“反人类分子”,预言“只要有共产主义这个制度前提,就别想有‘自由人的广泛联合’”等等。《红旗》岁末这篇《微博大V炮轰辽宁日报:借此诋毁党的领导》文章,在国内被官方媒体广泛转载,频频对“微博”亮剑,向网络舆论大肆泄愤。
   《求是》恶指互联网“扳倒中国”
   一年前,网络上就热传一份 "习近平8.19讲话"内部版文稿。习近平在此份讲话稿中发出强硬言论,指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主战场,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变量,他呼吁全党"敢于亮剑,抢夺阵地"。接着,中南海喉舌《求是》杂志官方网站,发表署名为“石平”(“时评”谐音)的文章称,“我们不会坐视敌对势力利用互联网‘扳倒中国’”。 因此要“治理网络乱象、抑制网络负能量”。
   为防止互联网“扳倒中国”,2014年5月18日,《人民日报》刊发《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文章,全国各大媒体纷纷转载。文章称: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规格之高是前所未有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副主任王秀军称,“政治安全是根本”。他说,现在境外敌对势力将互联网作为对我渗透破坏的主渠道,以“网络自由”为名,不断对我攻击污蔑、造谣生事,试图破坏我国社会稳定和国家安全。他为此特别强调,在互联网上,能否赢得意识形态领域渗透和反渗透斗争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我们党和国家的未来。王秀军更进一步泄露了国家网络安全,是由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亲自抓的“一把手工程”。
   习近平发出“网络主权” 宣言
   去年7月16日,习近平在巴西国会发表讲话,提出创立一个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以保障各国的“网络主权”。他称,“在信息领域没有双重标准,各国都有权维护自己的信息安全,不能一个国家安全而其他国家不安全,一部分国家安全而另一部分国家不安全,更不能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这是中共当局因恐惧互联网“扳倒中国”而发表的反普世价值宣言。
   两年来,习近平当局为了“网络主权与安全”,不断加紧雇佣网络评员在网上论坛、贴吧和聊天室散发为新主歌功颂德,“反共就是反华”等言论。不少 “五毛”现已转正为“网络舆情分析师”。据称,目前对“网络舆情分析师”的需求缺口高达150万~200万人,有8个类似的培训机构进行该项开班培训。《新京报》早前报导,“网络舆情分析师”的工作就是收集网民观点和态度,整理成报告,递交给决策者。他们主要分布在宣传部门、门户网站、商业公司等机构以及微信平台,其总人数惊人。
   互联网整治“血流成河”
   中国官方媒体去年11月6报道,包括腾讯、新浪和搜狐在内的29家中国互联网站,在中国国家网络信息办公室组织召开的一次会议上,签署了一项《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签署这项文件的互联网站承诺不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 等十八类的信息。
   从去年11月6号到年底,官方又在全国开展清理整治网络视频有害信息专项行动,清理和整治的重点,围绕在线存储服务类网盘、APP下载服务、微信互动分享视频链接等五大领域。由此一来,互联网各网站人人自危,删贴封号频频发生,微博大V们“被消失”和“被噤声”。 很多中国IT界、新闻界人士和网友对如此“一把手工程”表示震惊。他们用“血流成河、哀嚎遍野”、“横尸一片、欲哭无泪”等惨不忍睹的词来形容难过的心情。
   “一把手工程”千夫所指
   去年10月25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属下的“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方微博“@思想火炬”披露:“习近平(近期)对意识形态工作再发重要指示:绝不允许与党中央唱反调,绝不允许吃共产党的饭、砸共产党的锅。”不久,浙江党报评论员王垚烽,因在网上发表己见,被称散布反共言论,是“砸共产党锅者”,遭到报社解聘,引起社会极大关注。岁末,上海迎新年“踩踏事件”,造成数十人死亡,引发批评和问责声浪,而官方命令不准采访任何死伤者家属并被要求删除批评性报导。此据《中国数字时代》网报导,上海市委宣传部发出《关于上海外滩踩踏事件的紧急通知》,被称史上最强舆论管制。上海警方为遏制公众的不满情绪,甚至传讯了许多在网络上留言批评当局的市民。
   
   去年3月12日,新闻自由组织“无国界记者”,发表《互联网公敌2014》报告,指出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网民监狱”,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内的至少七十名网上活跃人士目前仍被囚禁。而官方对信息的封锁,在2014年达到史上最严:全球排名前1000的网站,有169个被封锁。2014岁末,甚至连“谷歌信箱”都被彻底关闭,已经损害到普通民众的个人生活;2015年一开局,国内互联网翻墙软件均被攻击,海外舆论认为,此次攻击诡异,力度空前,疑有军方介入。由此导致了今年伊始,网民即对如此“一把手工程”千夫所指。
(2015/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