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小平头夜话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陈光诚自由后的视频讲话文字整理出来了
·丹麦民主中国阵线声明
·民运岁末盘点: 魏京生的“革命檄文”PK 花瓶民运的“引领变革”
·内幕惊人 中共国安特务海内外绝密行动大曝光
·谁是“独立评论”删帖、封名的内鬼?
·我的西域,你的
·吴弘达:王丹不知道的事,曹长青不愿说的事
·就曹长青《“五错俱全”的王丹》一文当面求证于张思之(图)
·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ZT: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秋火:建立于暴力的谎言与丑化都不能抹黑工人运动 (图)
·平头点评:盛记多伦多民阵之团伙(图)
·狗日的“领军人物”盛雪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
·为盛雪造势的三罪人:北明、胡平、陈奎德(二)
·刘淇昆“奉旨”力挺盛雪(图)
·真相的力量胜过组织空洞的声明
·杨宪宏再次释放假信息
万恶淫为首
·周晓燕:盛雪比汤灿坏百倍(图文完整版)
·盛雪的经典照—— 我在独评被封名逾期不解封的前因后果(有图有真相)
·一张合影照,引出盛雪6个情人的悬念 (图)
·盛雪“艳照门”——民运版的权力与性 (10图)
·且看盛雪婊子牌坊两不误地表演(图)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面首出马 乞求诺奖——盛雪与男宠合演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双簧闹
·面首兼打手的张晓刚轶事
·盛雪、张晓刚“双人转”——香港支联会澄清声明
·盛雪帮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庇”穿帮记(图)
·盛雪的铁杆面首阿海其人其事 (图)
·盛雪面首阿海被中共家法惩治绑架回国(多图)
·ZT:阿海写给盛雪的情书——我是你的马仔(多图)
·见证:董昕容忍盛雪与众多男人同床之秘因
·彭小明:盛雪母親的丑聞再分析(图)
· 朱学渊“冲冠一怒为红颜"(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从盛雪“干爹”朱学渊不服老说起(图)
·盛雪淫威下两个八旬老叟的迥异表现(图)
·朱学渊色迷心窍为盛雪站台背书(图)
·唐元雋:情人政治要不得
·一睹为快!揭露盛雪之《民运黑洞》电子书横空出世
·看图识人系列:盛雪团伙画传(一)
·盛张淫乱实证——张晓刚的加拿大狗血难民剧(多图)
盛张“淫照门”
·浅议盛雪、张小刚淫乱裸照之真假(多图)
·从盛雪、张小刚“淫照门”事件说开去(完整版)
·“做特殊工作的人,怎么能把生殖器暴露在外呢?”——回应张健的栽赃
·回应陆文禾有关反共立场的信(图)
·盛、张“淫照”乎“行为艺术照”乎?(多图)
·彭小明:盛雪的淫秽照片和主席头衔(多图)
·黑客攻击——盛雪团伙赵家背景穿帮记(图)
·ZT:白天没鸟事,晚上鸟没事------盛雪色骗江湖记
·陈卫珍:性贿赂是宪政民主的大敌
·陈卫珍:盛雪的滥情滥性对民主组织和事业的巨大破坏
·陈卫珍:向盛开的雪莲“致敬”——扒一扒盛雪女士到底是什么人
·识人走眼的郭国汀
·盛雪拿诺贝尔政客“淫照奖”众望所归(图)
·民运圈"黄艳"盛雪骚扰郭文贵受辱记(图)
·秦盛挟洋外交出击 遭立法院当头棒喝
·王龙蒙:揭穿巴黎骗子张健的欺骗史
·袁建斌: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盛雪篇(一)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唐柏桥篇(二)
·环绕郭身边的谍影 之辛灏年篇(三)
·纽约钓鱼大会的特线“三个代表”——“香港三陈”素描
·李伟东把六哥给卖了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上)
·陈老六与"妹子"盛雪那些"猫腻"(二)老六恐吓 平头变招
·(三)盛雪毒设相思局 伟哥中招人憔悴
·(四)盛潘肉搏狗血剧情 贺军吃醋借酒雄起
·(六)母猴猪友惹上"恐吓门" 牵出"黄雀"叛徒陈达
·(七)文贵昭明之"录音门" 秦晋盛雪香港猫腻
·喻智官:郭文贵捅了谁的“民运”马蜂窝?
·(八)草根动真格“扫荡”民运伪类
·(九)复辟民国民运伪类"装孙子"运动
·(五)盛雪澳洲率众丑“挺郭” 重演盛雪“牛郎门”丑闻
·(十)面首夫君亲迎盛雪姘头 王八董昕雄起拳打老翁(多图)
·(十一)赖建平加挺郭后援会 盛记多伦多团伙翻版
·徐水良:再谈盛雪问题
·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
·旧作新帖:曾大军、吕易、周育田搞垮社民党的“571”计划!
·旧作新帖:有一种共特惯伎,叫无耻造谣——曾大军欲盖弥彰,原形毕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文立: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平头按:文立先生终于忍无可忍,出来愤怒指控共特。想当年,柏林“5.19”特务门,平头公开指证、揭露“共特”李震,李的姘妇陈焰回到座位,故作姿态地高声对李说“我已报警”。意思让众人知道他们有理不怕。没料到李震信以为真。心中有鬼,真以为德国警察马上就到,慌忙将手中的尼康D100数码相机删除敏感照片,企图销毁罪证。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老民运的眼睛更加贼亮,说时迟,那时快,被坐在后面一直监视李震的民运人士S一把缴获李震的相机说,“你怎么能删除证据呢?等警察来了再说!”证据确凿、人赃俱获地抓现场逮个正着。
   


   正当李震那厮“一颗红心,两种准备”——当然是准备束手就擒之时,但见会场闪过一道红光,盛雪一身着一袭鲜艳的红装从会场外飞骑救驾,上演了一出“同舟共济”的好戏。以"民运人士不能代替警察执法"为由,当场将缴获的相机从民运人士的手中还给李震,扮演了"救火员"的角色。
   
   这个S就是徐文立手下在德国的民主党普通党员。而徐文立当时就在现场,对盛雪关键时刻飞骑救驾“共特”李震也是一清二楚,可徐却爱惜羽毛,按下激动的S说了些“客随主便”之类的客套话……
   
   令人欣慰之余,不免想到,只要稍微留意,共特们並𣎴难识别,他们都会有一些共同特征:A:能够自由回国且非但不受迫害还礼遇有加。B: 能在控制严厉的国内媒体与海外亲共媒体上发表文章与言论。C: 与中共驻外机构人员有明或者暗的来往。D: 中共的外访官员或者红人会毫无顾忌地与其来往。E: 在关键事物上会用各种方式与说法为共党说话缓綊,减轻杀伤力。
   
   有此以上特征者,尽管他们在中领館前大呼反共口号,在媒体,网络上大发反共文章,人们切不要信以为真。那只不过是他们在组织的许可之下,骗取信任的苦肉计表演罢了。
   
   如果你不认真识别,甚至于掉以轻心。那么你就会如曾经这般的王炳章,张林,彭明等人,身陷囹圄。或者象曾经如此的中功张宏堡,XX功李大勇等人,被近身的共特制造车祸,下毒致病而亡。这可不是危言耸听的故事而是发生在眼前的活生生的事实。
   
   共党特务的阴险,狡诈与凶残从它与国民党的几十年争斗中及对中国人民的统治中,许多人都是能看清楚的。倒是民运中人有人认识不清或者装作糊涂。前者多为轻敌或弱智,后者则多为私利别有所图。不过无论何者,如果不识别共特,不揭露共特,不清除共特,不远离共特,不消灭共特,那么轻者,你虽然生活在自由世界,实际上你的一举一动却始终处在匪共的监控之下。重者就是难免上述或者下文中等人的牢狱之灾和死亡之祸。在一个可以持枪的反共自由世界,反共的民运志士如果落到如此可悲境地,与其谴责匪共的凶恶,不如自省自己的轻敌与无能。所以,向公众揭露共特,向有关机构举报共特既是保护自己,也是提醒与挽救不知情者的必要之举。
   
   
   冯胜平先生:你,是谁?!
   
   ——请看25年前美国报刊上的《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及《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
   
   徐文立
   
   2015年1月12日
   
    
   
   海外特务的故事,讲的不是普通人,而是为几斗米折腰,利用美國自由环境極盡造谣、挑拨离间、诋毁他人、破壞民運的人。
   
   现在公布25年前美国作者约瑟夫·布鲁达《谁在保护北京的间谍》(刊登于《高级情治概览》(EIR)1990年5月18日,第73页“国内栏目”)的报道及1990年《全美学自联关于中共特务渗入民运组织进行破坏活动的调查报告》,不是想故意地揭露某一个可能的“特务”,而是为了让人们了解一下发生在『1989六四』期间的幕后故事,又鉴于 “信口雌黄党”一直破坏民运至今,现已渐入“狂境”,所以,我們不得不拿出一个能夠說明此類問題的实质性文件!
   
   现在发表的这二篇报道告诉人们,冯胜平就是“最可能的特务”!真假請读者自断。他扯胡平先生等人,那是冯胜平先生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而为,为了“洗白”自己,為了华丽转身成为“学者”、“专家”,乃至“国师”吧?
   
   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把民运人士概括为四类”,有什么资格借“扣帽子”的打手方式去攻击、揶揄民运和中国人?而且,冯胜平先生所谓的“三民论”、“四类论”反反复复地说,越说越得意,越说越癫狂,自以为无人痛斥,犹如“定论”了!和我有过真正接触和共事的人都知道,我不但坦言、还多次发文,表示不主张在民运内部抓特务,因为:(1)民主是个开放的体系,公开而透明,任何人都有权参与;(2)民运没有财力和人力去做抓特务这件事;(3)民运没有处置和惩罚特务的权力;(4)在内部抓特务的结果,只会乱了自己,得意了对手。当然,民运内部高度警惕可能的特务是必要和必须的。至于特务有没有那么多,我不敢确切地论断。如果连中国各地各界各乡(甚至包括监狱、港澳台及海外)的各级“情报员、报告员(他们是拿报酬的,不是自干五)”都算“特务”,那么,有几千万,我也会相信。
   
   冯胜平先生以“旅美学者”的身份给习近平“皇帝”写的公开信我读过。
   
   不巧他遇到了钟国平!真是“既生瑜何生亮”?! 让人们看清了冯胜平没有任何学术和政治的诚信,只是夸夸其谈,吊书袋而已,让许多好心人猛醒,让他从可能的“国师”的宝座上跌落了下来!
   
   正如春秋冬月2所说:“钟国平——他以锋利的刀笔剥下了冯胜平先生的画皮”。“我将另开一主贴将他的观点全盘照登出来,希望看到冯胜平先生的自我辩护,不过我估计冯胜平先生的辩论会是非常苍白的。”
   
   至今,人们没有看到冯胜平先生为此的辩白。
   
   让人颇为感触的是,一副“悲天悯人、通情达理、纯如学子”样子的冯“学者”居然会造谣言、编故事,居然会弄错各个历史人物写的文章和著述。现在冯先生再以他人名义为自己的观点辩护,人们已经无法相信了。共党的核心是一群流氓骗子,这话一点也没错。
   
   冯先生的“三万进言书”,唯一值得“肯定”的是他“忠党爱国”的拳拳之心和盼铁成钢的热情。可惜这个“共产党、中共国”,已经行将就木,只有他这类人不这样看,还自以为中共“风景这边独好”呢!还自认为唯有中共才能救中国,习近平独裁好得很呢!还自认为中国没有了中共必乱、必垮呢!还自认为中国断然民主不得呢!还放肆地认为中国人除了“顺民、刁民”,就是“暴民”呢!大陆共产党都不敢明说的话,冯先生在海外替他们说!那么,他是什么货色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只问一句:把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治理成食品有毒、饮用水有毒、连空气都有毒,它能不行将就木吗?你胜平,不甘小平、近平,一旦他们明白你是用捏造的美国、英国历史,在“忽悠”他们,你的“忠党爱国”就可能一钱不值、甚至大祸临头了!
   
   我一直以来,不告诉公众我为什么认为“他最可能是特务”。可是,冯胜平先生2014年12月29日发表的《致徐文立先生的一封公开信——兼答民运中热衷抓特务的人》,真是非逼我走这一步,公布这二份资料!
   
   至于其他人是否是特务,只要资料充足,各人都会有自己的判断,需得着冯先生这种人像中共那样居高临下地教导我们如何从“政治立场的表象背后”去判断他人真实身份吗?你有资格分类吗?你有资格教我们吗?你没有资格,你只有任务,这不是我猜测的,而是根据这二篇报道判断的。你若认为这些报道不充分,那么你自己找点什么其他的借口,不要拉其他人来垫背。
   
   如果说你是在25年前被揭露了这可能的身份,这不表明你今天就没有这个身份了。特务是终生的工作和“荣誉”,特工不是临时工。
   
   至于这个大千世界,他人怎么活着原本不关你的事,尤其在自由的世界。然而你怎么活着却有人关心,不是我,是你的卓越的身份引起媒体的兴趣。然而,你去嘲弄普通的民运人士怎么活着,只能说明你眼小、人小!任何人不读书、不经商、不打工而能活着的就一定是民运吗?你有人类具有的逻辑思维能力吗?再者说,民运人士怎么活着需要你去婆妈地指指点点吗?他人做什么需要你过问吗?我不说婆妈是小人,但你一个六十一岁的男人用婆妈的手法对民运人士和中国人指指点点,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
   
   冯先生的哲理“写拿破仑就必须要有拿破仑的胸怀”实在高,是否可以同样地说“写民运人士必须要有民运人士的气概?”是否可以照样地说“写中共可以接受的公开信必须要有中共的背景”呢?我应当恭喜你,你献给习近平的三封“万言书”,能够自由地发表在国内网站而不被删除;你向习“皇帝”进言的“实施1982宪法即是宪政”的思想看起来和习近平提的“依法治国”有着高度的“共识”;如果你不想当“国师”,我不敢相信中国还有谁,如你这般以“前(“中共定的反革命组织”)中国民联的核心成员”“海外学者”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谏”“苦劝”习近平,还踏上了几十年未敢涉足的台湾去推销你的“党主立宪”!
   
   你说民运是中共党史的最后一章?告诉你不要只懂中共党史不懂中国民主史,民运起源于共产党还没出生的年代,包括在海外,而且只要中国不民主,它还会不断持续下去,它的起源和中共没有一毛钱关系,它的结束同样不由中共来定性、预测,这是人民对自由权利的要求决定的。反抗文明的人只会恐吓和说谎,但这一套,请不要拿到人们面前来炫耀。中共这个历史败类,若说与民运有什么联系的话,那就是以民运为名窃国并自立“正统”,然后打击追求权利与自由的民运人士及民运事业。你对民主制度的攻击让我理解了你的立场:中共当政成为“正统”,所以民运不能再搞了,必须跪在皇帝前“进谏”,如同各朝各代那样。——这就是你的论断“中共的运动史结束于民运”的真实写照。
   
   中共专制不终,民主运动不竭!
   
   至于冯先生写的致我和我的朋友们的公开信的内容,对不起,你自己去欣赏吧。特务最敏感于他人谈论特务,而且只有他们会“对号入座”。但这些不重要,胡平先生的“几条烟”和“见好就收”在这里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
(2015/0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