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小平头夜话
·八,采访廖伟然:抗旨造反的悲剧英雄
·九、柳铁狂飙异端思潮 肖普云檄文横空出世
·十、钱文俊铁肩担道义 引领广西异端思潮——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0)
·十一,破解《七.三布告》背后的隐秘棋局 军头设局柳州惊天劫军列抢枪大案
·十二,军方连环计是“融安、里高”事件翻版;毛、林、周三方博弈“援越物资
·十三,病夫治国 毛乱打眼花缭乱的文革“谜宗拳”;高层过招 《七.三布告》是
·十四、苏联插足 一九六八中越交恶援越计划一度停摆;
·大军躲过韦国清“回马枪”一劫;周恩来执刀充当朝廷大祭司
·十六,韦国清种下“大跃进”广西饿殍百万之因 收获京西宾馆被造反派痛殴之
·十七,韦纯束主导广西“处遗”与拨乱反正 毛泽东打压“白区党”的“十六
·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
·十九,南宁屠城之《广西文革大事年表》及吕梁遭整肃事件——广西文革机密大
·二十,文革秘档大面积外泄 “4.22”惨遭洪水灭顶之灾
·二十一,“三种人”韩杼滨审判贪官成克杰 “出身论”与“血统论”斗争的继
散文
·霜雪稚梅——追思母亲萧稚梅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上)(题图)
·巴黎公社社员墙前的反思 —— 与欧洲历史名人的生死对话(下)(题图)
·耻辱柱——一个丹麦艺术家的人权理念
·走出非洲以后--丹麦女作家卡恩·布利克森传奇的一生
·柳州官场现形记、、、、、、、、、、(丹麦)陈默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各位理监事会同仁:
   
   我一向不主张将民阵和论坛内部的问题写在电邮上或放在网上。但由于盛雪一度时期以 来已经在网上散发了许多不实消息,并鉴于这封电邮的势态,我再不答复,会引起更多混乱,故不得不在此澄清一些事实。

   
   各位知道,由于盛雪同多伦多周围一些人士的关系出现了重大问题,民阵和论坛都受到 很大影响。2012年论坛召开布达佩斯会议后,原本打算2013年不再开会,只是整理出版光碟和论文集,2014年再召开一次全球大会。因为没有经费,出文集和光碟的事情已经一拖再拖。在2012年布达佩斯会议上,我对此事专门做过说明。所以,2013年初论坛就递交了出文集和光碟的经费申请报告并获得批准。后来盛雪提出2013年要在多伦多开会。但每个组织一年只能申请一次经费。以民阵主席盛雪牵头提交的经 费申请被拒绝后,为了支持盛雪的工作,论坛放弃了原来已经审批下来的申请,将两案并作一案重新申请。盛雪却一再说“台湾民主基金会的经费被老费偷偷事先申请走了”,这话真是可笑。什么叫偷偷的?申请经费的过 程都是明文来往,有案可稽的事。什么叫事先?我递交申请报告的时候,作为论坛理事长,我根本不知道盛雪要在多伦多开会。
   
   由于盛雪的问题对民阵和论坛都产生了负面影响,论坛原来打算今年不再开会了。可 是,香港局势发生变化,国内的人权状况也日渐恶劣,很多朋友建议,在当前局势下,召开一次论坛会议还是很有意义的。论坛在德国和日本的成员分别把这些建议转达给论坛主席和副主席,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都支持开会。我和论坛秘书长潘永忠随即又与有关方面进行了沟通,也获得支 持。这个消息潘永忠首先打电话告诉了盛雪,接着由我和潘永忠打电话告诉了论坛其他中国成员、民阵副主席和监事会主席。随后,潘永忠发出论 坛网络会议通知,请论坛各位中国人士、民阵主要负责人(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和监事会主席)开会。潘永忠还专门打了电话给盛雪。但是,盛 雪拒绝参加论坛网络会议。除了盛雪以外,其他各位人士都到会了(彭小明因电脑设备不全,没有上来,但是事后马上被告知会议情况)。大家一致赞同召开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于是,再次向论坛主席和副主席作了 汇报后,我们正式向基金会提出了经费申请报告。后来,论坛又召开了一次网络会议讨论慕尼黑会议筹备事宜,盛雪仍然拒绝出席会议。但其他人士全部到会(彭小明也未能开会,但会前就表示支持开慕尼黑会议并提出了建议,事后也马上被告知会议情 况)。
   
   慕尼黑会议公告本应在8月下旬就发出,但考虑到盛雪对会议的态度,并考虑到盛雪要为其母亲举办追悼会,而 且希望能够多些时间同盛雪沟通,所以会议公告推迟到9月22日才发出。期间,几位民阵负责人都试图和盛雪沟通,但盛雪执意不听。在发出公告 前,潘永忠再次和盛雪沟通,但盛雪警告说,“如果你们胆敢发出会议公告,我明天就宣布辞职。”我认为这是盛雪拿辞职做威胁。论坛不能因为 盛雪一个人反对,就搁置开会。论坛发出慕尼黑会议公告后,盛雪并没有提出辞职,但开始对我个人和慕尼黑会议进行发难。她在微信上频频发出 攻击我个人和慕尼黑会议的信息,甚至说“慕尼黑会议是黑会,是中共的人大会议,是中共出钱开的会,是帮助中共维稳的会议。谁参加慕尼黑会 议,谁就是在帮助中共维稳。”盛雪还到处打电话,试图阻止一些人士参加慕尼黑会议。张健在微信上直言不讳地批评了盛雪。其他许多收到盛雪 微信的人士也很反感盛雪的做法。当然,盛雪的微信也暂时迷惑了一些人士。中共千方百计想破坏论坛的会议,破坏不了。但盛雪发挥了实实在在 的破坏作用。虽然我认识盛雪多年,但她的做法还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意料。我认为她的做法远远超出了作为民阵主席的道德底线,不应该是一个民 运人士的所作所为。更何况,微信的服务器在中国。在微信上发布民运文章和公告,进行一般联络等当然是可以的,但把民运内部情况在微信上乱 发,事实上就是向中共泄露情况,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组织内部有意见分歧是很正常的,但有不同意见就认为是反对,有反对意见就认为是立场有问题, 甚至认为是特务,是帮共产党干事,这就极不正常了。
   
   2014年7月26日,在民阵总部理监事扩大会议上,盛雪提议会议于2015年3-4月间在台湾开会。我在发言中提出,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去台湾开会的时机可能不太恰当。我们可 以同有关方面先商谈一下再说。会后,潘永忠随即向有关方面进行了咨询,并将详细的咨询情况告诉了盛雪,后来在论坛网络会议上也做了说明。 实际上论坛成立的宗旨重点就是在国际范围内形成民主运动声势,而不希望局限在港台华人地区。盛雪却一再反复宣称费良勇反对去台湾开会。盛雪又说:“考虑到费良勇对于在台湾举办会议的强烈反对态度,因此我做了让步。”。这些说法完全没有尊重 事实。
   
   这里,我必须指出一点,盛雪在民阵总部理监事扩大会议上,让一些刚刚加入民阵加拿大分部,正 在办理难民居留身份的人士参加,这是极不正常的情况。民阵以前也开过总部理监事扩大会议,但只是扩大到功能委员会主任和分部主席。盛雪对 此从来没有做过解释。秘书长发出的通知是总部理监事会议,被扩大召开都是盛雪会前临时通知大家的。
   
   另外,按照民阵章程,民阵总部换届改选大会可以提前或延期半年。但之所以需要提前或延期,出 于政治原因,而不能是私人原因。盛雪以前强调她母亲生病,后来又说她母亲去世,所以需要推迟民阵的会议。出于宽容和理解,对于延期开会, 我和其他理监事都没有表示异议。但公开以私人家庭原因推迟民阵这样的政治组织的换届会议,原则上是不恰当的。
   
   盛雪借用民运网络发布了大量她母亲生病的消息和图片,大大超过了任何一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 人”去世前所发布的生病消息,任何一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家人”去世前所发布的生病消息,更是远远不能相比。在民运界既史无前例,可 能也没有后例。难怪人们普遍认为,这是公器私用。古人说,父母在,不远游。由于现代交通、通讯和医疗技术的发达,这句话早就过时了。但 是,父母病危期间不远游,还是应为人之常情吧。盛雪发布了大量她与其他人士看望照顾她母亲的消息,似乎显示出她是“绝代孝女”。她却在发出医生说她母亲可能随时离世的消息后,至少两次远游,去香港和台湾的远游超过两周。这是真正孝女的应尽之道吗?这两次远游并没有什么特别 重大的事情。其重要性肯定不会超过民阵和论坛的会议。民阵和论坛的会议一般只开两三天,加上路途时间也就四五天。不能说参加其它活动有时间,参加民阵和论坛的会议就没有时间吧。论坛上次的会议是2012年10月召开的,若无特殊情况,应该在今年10月左右召开换届大会。盛雪的母亲是8月16日去世的,慕尼黑会议是11月1日至3日才召开的。时间差长达两个半月。本来民阵 的会议在慕尼黑论坛会议期间召开是很恰当的。盛雪借故她母亲去世没有心情召开民阵会议,并极力反对和干扰论坛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 讨会,却于10月30日 就到达欧洲,11月4日 至6日参加欧洲记忆与良知平台的会议。由此看来,盛雪推迟召开民阵的会议是毫 无道理的。
   
   盛雪说,11月28日的会议上,她重申了明年3月底在澳洲举办会议的建议。与会者还没有来得及就会议的具体安排进行讨论,费良勇又突然表示反对,说要在2015年4月或5月在欧洲举办会议。
   
   事实上,并不是我突然表示反对。是会议主持人梁友灿要我发言,我就把慕尼黑会议期间论坛负责 人开会的情况向大家做了介绍。慕尼黑会议期间,论坛主席克劳斯·罗泽先生、副主席牧野圣修先生、理事长费良勇、秘书长潘永忠、理事彭小明 等在11月2日晚上开了论坛负责人会议。论坛前期的工作得 到主席和副主席的肯定。对于下次会议的时间地点等大家进行了分析,最后一致认为,目前的局势下,还是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开会效果更好一 些,影响更大一些。欧盟有27个成员国,欧洲委员会更有47个成员国。论坛理所当然要把工作重点放在欧洲。
   
   论坛同民阵的关系密不可分。我们可以把论坛看成是民阵的外围组织。但论坛毕竟是法律上独立注册的组织。论坛注册章程上明确规定,论坛不依附于任何政府、政党或宗教团体。自从论坛成立后,论坛的一切活动都是由论坛决定的。论坛希望同民阵以及其他民运团体和人士密切合作,更好地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德国的 基督徒成立了“基督教民主联盟”,但基督教民主联盟是独立决策的,并不受基督教会的控制。无容置疑,基督教民主联盟会尊重基督教的教义并 尽力发扬光大基督教。民阵成员当然还可以组建其他团体,但这些团体的活动不需要民阵审批。共产党组建了众多的外围组织,它要求这些组织维 护共产专制。共产党对这些外围组织的人选与活动都是严格控制的。因为共产党是超过任何邪教团体的组织严密的专制政党。民主与专制是有根本 区别的。
   
   由于论坛同民阵的特殊关系,历次论坛开会,都会首先听取民阵主要负责人的意见,在 论坛做出决议后,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民阵总部理监事和其他重要人士。但是这绝不等于论坛事务由民阵决策。向谁征求意见,谁就是决策者,有 这种逻辑吗?其实,论坛也常常听取其他民运组织和人士的意见,难道就意味着这些组织和人士也是论坛的决策者吗?如果我们向论坛的主席、副 主席以及赞助者说,论坛不是独立组织,而是从属于民阵的组织,论坛不能独立决策,论坛的事务必须由民阵决定,这是不是很荒唐呢?
   
   论坛的会议由论坛决定。除盛雪以外,论坛其他主要人士都赞同下次会议在布鲁塞尔 开。
   
   民阵的会议在何时何地开,当然由民阵理监事会议决定。作为民阵总部理事,我个人的 意见是,希望民阵的会议同论坛的会议一起在布鲁塞尔开。
   
   盛雪说:“我是论坛决策和监察委员会委员”,这是不确切的。论坛只有委员会和理事会,从来没 有监察委员会或决策委员会一说。论坛虽然有委员会,确实有决策功能,但不叫决策委员会。这如同中共中央政治局,当然是决策机构,但从来不 叫中共中央决策政治局。各个公司的董事会都有决策功能,但都不叫决策董事会。组织机构的名称是不能随意乱叫的。
   
   盛雪提出:“前提是,费良勇和潘永忠要承诺,如果决定在澳洲举办会议,要保证为会议筹得不少 于八千元的经费。”这种说话方式未免太过霸道,而且不符合常识。费良勇和潘永忠只是经费的 申请者,并非审批者。我和潘永忠都会尽力而为,但绝不可能要求赞助方一定要资助不能少于八千元的金额,且必须给予批准等。赞助金额的多少 有很多评估因素,但绝不是由申请人自行决定的,也不是申请人递交了报告就一定会批准。论坛之所以能够长期以来得到支持,是因为论坛的骨干 兢兢业业,不图私利,得到赞助方的信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