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孙丰文集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8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9
***以下是备份恢复目录,请选择缺失部分补充的以上
作者简介
·孙维邦小档案
·孙丰简介
·鲁汉简介
第一部分 批判系列
1.“合法性”批判
·引文
·什么是“合法性”?
·“合法性”在哪里?
·人的客观性与人的能动性
·一般意义的“政党”的合法性
·从以上批判里得出的几个重要结论
·“共产党”批判”(一)
·“共产党”批判(二)
·“共产党”批判(三)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党补充合法性?(一)
·“三个代表”想从哪里为共产党补充合法性?(二)
·人类正义
·共产党是一功利主义的集团
·鸟瞰“十六大”
·“十六大”专侃
·打倒江泽民,重振中华
2.共产党“合法性”批判
·
·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
·人是从哪里得到“法”的?
·“宪政”批判
·共产党“合法性”批判(4)
3.“三个代表”批判
·引文:批判,必须是对被批对象的还原
·仅在代表者与被代表者之间建立不起“代表”关系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蒋、习不可比。国共可作经验的对比。三民与共产是先经验的差别
   
   “蒋介石对蒋经国的培养和倚重是公开的,说蒋经国是太子,虽然刻薄,但并无不当。而蒋经国更是不怕充当太子,敢做敢为,摆出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而中共的任何一个继承人,包括习近平,在当上最高领导人之前,不仅不敢摆太子的谱,反而要实实在在的充一阵孙子。由此决定他们的权力基础显然是天地之别。蒋经国到台湾前后,早就拥有了自己坚实的班底,而中共在邓小平之后的几个接班人,不要说在正式掌权之前,就是在掌权之后,几乎都不能组成自己的班底,甚至到任期结束还在为巩固权力而争斗。尽管有人说习近平是毛邓之后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但是,中共最高权力转移体制固有的弊端,对他不可能没有牵制和伤害。至少在中共19大召开之前,他还得好好忙活一阵;而19大以后,恐怕就该盘算如何平安下车了。同样这些问题,对于蒋经国先生而言,几乎是不存在的,他有时间、有胆量、有能力去开创历史的新篇章。
   
   以上对蒋与习的比较都是基于既已的,是站在今天对已往事实的比较。这种比较是就事实展开的,虽然涉及的事实可能成脉络成体系,但对过往事实的比较总跳不出个别性的恨制。并不能有效回答社会为什么陷于的困局。


   
   下面是胡平的话:
   
   “近来,人们常常谈起「台湾经验].经济发展了,中产阶级起来了,政治民主就实现了。这种论调,正好是犯了「把肚子吃饱的感觉完全归功于第三个馒头]的错误。如果没有胡适等一大批自由派知识分子几十年不断地传播民主理念和宏扬容忍精神,如果没有许多老资格的党外人士的前仆后继,台湾今日之民主岂会一下子从天而降?民主的大树不是一天长成的,可是,如果我们听任中共当局一次又一次地铲除民主的树苗,那么即使到了一百年以后,中国大陆也只会仍然是一片专制的荒漠”。
   
   胡的叙述其实也是过往经验,但他所列举的这些经验所要支持的“台湾的民主发展,我们也不可不注意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在意识形态上一个大不相同的特点”却是一个先验验的断定。也就是说“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这两个制度是在纯知识的限度里的根本性不同,而非在实践知识的经验限度内的经验上的不同。
   
   胡文的“前者从一开始就接受了宪政民主的概念,而后者至今仍在全盘否认它”这个“一开始”就是先于经验。他说的孙中山的「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论,尽管也有许多毛病”,是因时因势或许也因领袖的个人缺点,所造成的只是经验上的限制,这些错误都是后天的,因而也可以在后天里获得纠正。胡平接下来又说“它至少是肯定了宪政的目标,从理论上肯定了分权制衡、肯定了反对党、肯定了舆论独立和自由竞选等一系列基本原则”这里胡平把这些肯定只解释为孙中山的个人意志,没更去关注“三民主义”作为纯知识的完全开放性,“民”是一个不受任何限制的完全敞开性的客观概念,孙中山之能从理论上作出这些肯定,是基于他对人的存在方式是个体独立的领悟与认同,只有民主才能容纳宪政。“国民”能先经验的容纳人性独立性,这一点是领袖所以选择的根据。因而“国民”在纯知识上先经验的容纳人性独立性比领袖意志更为根本,更为有效。
   
   胡平说的“大陆的领导人,包括被称为改革派的那些领导人,有谁能从理论上肯定了这些原则呢?没有,一个也没有”。此断似乎不确,这里不是“有谁能从理论上肯定”,而是在以“共产主义”为最高责任,即被“共同意志”的铁笼子所罩住的任何人又怎么可能从理论上作出孙中山那样的肯定呢?胡平的论究仍出自经验的角度,但它支持的却是普遍有效的先验性断案。这一支持亦很有力。
   
   国民党与共产党都是单记概念,从纯粹概念的许可度上看:国是国家,民是人民,无论怎么去分析,最始与最终涵义是完全重合的,是全等关系。进入实践后,其运转链条有可能受到许多时势条件的干扰或限制,在干扰或限制之下,难以“还政于民”也是能说通的,事实也正如胡平说的那样。但是作为纯粹知识的“国民党”它至多能经验上拒绝民主,却并不必然地、先验地排斥民主,因为“国与民”都是实际客体,在纯知识上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在实践中,有可能因领袖的个性或时势的外在条件不能实现民主,但并不是“国民”这个知识不容纳民主,“国民”作为纯知识所提出的只是“我要做一个什么境界的人”----即国民党是个内求“止于至善”结盟,国民党是为求善而存在的,在先天上是个内圣要求。
   
   而“共产党”在纯知识上就是对外力的依靠,是为求功的。“共产主义”是先经验地以取消独性为条件,是先经验地排斥民主。因实践上的民主就是存在世界所讲的事物存在上的独立性,共产主义不是在经验上反民主,而是先经验地反民主。除非如戈尔巴乔夫在个人境界上上升到就是要搞垮它的水平。只要还想以它为责任,共产主义就是奴隶制度。共产主义就是奴隶制度是个纯分析断案,并不须借助归纳。胡平这段举证虽是从径验上确立的,但实际上有效地支持了共产主义先天地排斥事物的独立性,和国民党是先验地容纳独立性。
   
   共产作为伦理根据,先天地拒绝民主。国民作为伦理根据,先天地须得到民主的支持!
   
   只有先天的,才是必然的。共产是先天的侵略主义。只应消灭,不能补救。不存在什么和解,也不存在什么顶层设计。冯胜平说的那一套,纯是小孩子过家家。社会是形成,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从顶层重新设计!’
(2015/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