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孙丰文集
·毛泽东热是对江泽民的派对性发泄
9.意识形态与宣传
·“党管意识形态”霸道加扯蛋!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
·对刘云山“宣传工作要占领互联网阵地”的剖析(二)
·中宣部=谎言部,刘云山是谎言部部长
10.对“统战”的思辨
·统战,统战,因为相异才要求“统”!
·以“相异”为前件“统战”才能合法!
·社会存在是两个世界的进程
·国不是“根”,大美女你别瞎掰
11.蒋彦永事件
·致胡锦涛:敦促恢复蒋彦永自由书
·迫害蒋彦永者,自与全民族为敌!
·为胡温政体之立足踢开第一脚的就是蒋彦永!
·中共已处山穷水尽,朋友们须同心协力救义士
·是蒋彦永犯了党纪,还是党犯了人律?
·“蒋彦永是真正的共产党员”命题失当
·祝贺蒋彦永获释!
·中共嘲弄蒋彦永“政治天真”泄天机
12.“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邓小平对共产主义是恶狼自供!
·“23条”的要害是“一国一制”
·围魏救赵,审江救港!
·对“中央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香港好”的理性清理
·“一国两制”的违法性
·让“七一风瀑”来得更猛烈些吧——香港!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巴黎华人声援港人七一游行
·中共能活到07/08吗?——香港游行抗争的意义与前途
13.论“颠覆”
·怕颠复,你就别干!!
·“反颠复”就是做了亏心事,害怕鬼敲门!
·论“颠覆罪”
·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反“颠覆”,要求公理的支持
14.对胡锦涛那些“为什么”的作答
·胡锦涛那些“为什么”是向狗肉要膻味
·那用以治国的“法”合法吗?
·还不知是什么在腐败,焉能反了腐败?
·人民“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悬乎!
15.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1)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2)
·号召解放军将士起义书(3)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4)
·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之(5)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6)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7)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都厌恶社会主义

   习近平与敌对势力一样厌恶社会主义
   
   2006年习近平访美时曾向时任驻华大使雷德说:“他特别喜爱二战题材的好莱坞电影,并且希望好莱坞继续制作这类电影。好莱坞拍摄这类电影的水准很高,场面恢宏,感觉真实。习认为美国人有明确的价值观,而且善恶分明。
   
   习说,在美国电影中,通常是正义战胜邪恶。相较之下,由张艺谋执导、巩俐主演的《满城尽带黄金甲》让习感到混淆。他说,有些中国电影制作人疏忽了他们应该提倡的价值观。


   习指出,美国是一个文化强大的国家,因为美国人说他们应该说的。太多中国电影制作人迎合外国人的兴趣或偏见,有时很通俗。他指名道姓批评张艺谋以及功夫动作片。他说,和《无极》一样,尽谈论皇宫内不好的事情。他认为,这些电影大多数都没有被奥斯卡或其他奖项提名,所以就某种程度而言,这些电影没有什么价值。有什么价值。
   
   当时的习近平还只是渐江省委书记,没有要承担救党的心理预设,自然人格的流露就没设自觉防线。有一受了军事训练的人因某种原因不肯承认,一天他与人会晤后走出来,走着走着,突然听到一声标准的口令:“立定!”他来不及思想,便以标准军人动作“立定”了。身份就此被揭露,现代心理学的许多测试就基于弗洛伊德的这些原则。
   
   习说美国影片“感觉真实”。并从中推出“美国人有明确的价值观,且善恶分明。”他的这一感觉与我们常人的一致。
   
   七十年代末,中国开始出版世界名著,每有新书,书店总是排成长队。进口香港影片《三笑》、《巴土奇遇》等。琼谣的作品,邓丽君的歌也都进入中国。至少有四、五年的时间官方与民间在这些问题上处于尖锐冲突,邓丽君的歌被官方定为靡靡之音,汉奸卖国,琼谣作品成了快歺面包。牛仔裤是戏皮士的末落文化。李先念甚至在八九年处理赵紫阳时还指控鲍彤“那么大年纪了还穿牛仔裤”。当年人的感观与习近平“美国影片真实,善恶分明”是同一心情,但都只是直接经验,并没从经验里推出断案。在伤痕文学时期山东作家邓友梅承继了老舍京味创作,写出《寻访画儿韩》。后伤痕文学不继,一大批有成绩的书面语汇的青年作家竟都转入了京味创作。此时有一人要我帮他写毕业文章,我就帮他写了为什么文学创作出现京味回潮,为什么清代戏能独占屏幕。后来我创《海浪花》初时来了两位长者,一位就是批阅此作文的人。我当时已意识到,清末民间风俗画作品所以强劲,就因为可以避开官方意识形态的束缚,作者可以恣意自由行笔。
   
   习近平说的“真实”,其所说应为:美、英、法等国影片没被特殊于自然人性的意识形态、价值观所侵蚀汅染。这些国家的官方没有意识形态,这里的政党也没有特别于常人的党性。人就是人,不因成了某党的党员而丧失了原有的纯粹人性。陈冲说,美国作品不讲“主义”,作品里没有什么“原则”等词汇。美国作品里的人物既不是为革命,也不是为党,更不是为什么崇高的主义、信念而活动。无论行为多么高尚,也只是发乎人的七情与六欲。
   
   习近平说中国作品不真实,可他却爱看《三国演演》,那我们就来品一品,中国的古典名著《水浒》、《西厢》、《红楼梦》、《牡丹亭》、“三言两拍”,《东周列国志》……等不真实吗?不栩栩如生吗?有不愿意看的人吗?习爱看美国片并不在于美国,而在于中国作品没办法不突出他老习所要掌控的意识形态。今天他还嫌他用不真实来评价的中国作品的意识形态味太不够!为什么?因现在这个习近平,承担了救党的责任而不再会说人话,只能说党的八股腔。
   
   六四屠城后《新白娘子传竒》与《宰相刘罗锅》为什么造成那么大的轰动?就因这类作品可以避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导演可以随自己的自然人性来执导,演员可以率性发挥。台词与行为都无禁区,用不着主旋律。张国立的康剧,纪剧,《五月槐花香》、《宋莲生坐堂》……等都极受欢迎。就因这些作品可以避开官方规定的意识形态,可以恣意由缰。他后来转入到现实的风俗画作品,他自称专演小人物,其实亦是避开官方意识,只表现人的七情与六欲。他塑造的“烤鸭师”《养父》,大哥《亲兄热弟》,《继父》,宫喜《老公的春天》……都一句党话也不说,这些人物的饱满与可亲不是因他们受了党的教育,热爱社会主义,围绕主旋律,而只是因他们只有正宗的人气与人味。
   
   中国出了上千的警匪片,几乎没有可看的,为什么?那上面千篇一律的党八股,什么市委×书记对此案十分关心,立下了军令状,我以党性担保……一点生气都无,是人谁愿看?
   
   两会王歧山对冯小刚、陈道明、张国立等说他爱看韩剧。张国立说出了“若我们照韩剧那样拍摄,审察能通过吗”?彭丽暖访韩时说习近平像韩剧里的都教授。吴邦国合家看《大长妗》……他们都已不自觉地自暴:他们也是人,与我们一样只有人的喜怒哀乐,他们的自然人格也与我们一样发出了对社会主义的厌恶与拒绝。从王震、姚依林、薄一波等人的话可以清楚地看出:他们爱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他们所打下的这个江山。是爱利益。
   
   可以断言:除部分小五毛,共党高层就没有一个人真爱社会主义,习近平是成了储君后才开始担当救社会主义的责任,才把掌控社会主义价值当成头等大事!
   
   老孙要说的是:人与自己是个“是”的关系,任何事物之“是什么”,是无法丧失的!
   而共产党党员与社会主义对于人只是个承担关系,不是人本身内的,是可分离关系。因而习近平这几年讲的那些话,他自己也知道全是屁话,是出于承担,不是发乎本己。
   何苦呢?你老习也是个自然人,何苦为一种虚无的名份让人民受苦遭罪!这习近平真是一今不可救药的土包子。
   

此文于2015年01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