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习近平或许不知道他已民心尽失了
·讨习的局势已然形成了
·浑然不觉大限已到的习近平
·最后挣扎中的习近平
·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时刻到了
·习近平竟然不懂独夫即是民贼
·习近平输得惨
·跌到谷底的习近平反弹不起来了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2008-10-27

   

   农民出生的毛泽东,不知为什么最恨的是农民,整得最狠的也是农民。在毛的书里有一句话:“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不知道中国的农民怎么得罪他了,为什么非要共党来教育?如果是实际意义上的教育倒也是件好事。例如提高农民的文化程度和文化修养,接受新生事物和新的思潮,从而提高生产力,创造更多的财富。

   

   中国至今仍然是一个农业国,农业人口仍然占到全国人口的70%以上。这个超过10亿人口的庞大群体,永远是历朝历代任何政府关心、关注的优惠政策的对象。农民的心情舒畅了,才能够促成农业的发达和现代化,于是才有工业的现代化和科学的现代化。经过了五十九年共党对农民的教育,显然谈不上成绩,或者是成就。因为,至今仍然有1亿2千万农民是文盲,再加上半文盲的总人口是3亿,甚至还要多。

   

   回忆一下,自共党之始直到今天,共党对待农民的种种做法和手段,我们应该明白了:毛泽东所说的严重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教育农民,而是像对待奴隶一样的教训农民、愚化农民、欺骗农民,画地为牢地限制农民。而最终的目的就是压榨和抢劫农民,以中饱共党团伙的私囊。翻开共党的所谓党史就不难发现,共党起家靠的是农民。拉杆子、结队伍、占山为王,靠着农民给他们当喽罗兵,替他卖命。打出的口号却是“耕者有其田”, 欺骗了多少农民?

   

   二十八年的夺权复辟战争,几千万农民献出了生命。可是一场土改运动,看上去是满足了农民“耕者有其田”的要求。但仅仅三、四年,刚到手的土地又被共党合作化、公社化给化走了。从来都是有产者的中国农民,不但一下子变成了赤贫的无产者,而且种田的人连一顿饱饭也吃不上了。1959年到1961年,农民被活活饿死四千万到六千万人之多。榨取农民的财富去搞工业,听上去多少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道理。但是,饿死农民为的是搞原子弹,那就不但是毫无道理,而且是无人性。

   

   1979年,小岗村的十八户农民冒着杀头坐牢的风险,私下里包产到户。三年后的1982年,共党才不得不承认这种农民自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确实比人民公社制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起码农民可以吃上饱饭了。从那以后,人民公社就取消了。这究竟是共党教育了农民,还是农民教训了共党?农民不仅教训了共党,连共党祖师爷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们一块儿全教训了。

   

   传统上,中国人世世代代所从事的就是士、农、工、商,四大行业。除去专职读书、参加科举考试的士人之外,农民的社会地位是最高,也是最自由的。既可以走晋升于世代阶层的路,又可以去学工,或者是经商。然后把平时积攒的钱,在家乡买几亩田地,作为告老还乡以后颐养天年的生活依靠。对于农民来说,必须拥有自己私人的土地,古今中外历来如此,除去共党政权。孟子就说,衣食足则知荣辱。这句话似浅而深。

   

   翻开中国的历史上,诸多的明君贤臣,圣贤先哲,工业家,大商户,军队的将士,有几个不是出生于农民人家的?绝大多数的共党头领们也都是出身于农家的,或者本人原来就是农民。可为什么世界上只有共党政权永远是虐待农民的呢?理由很简单,共党从不代表任何人,只代表共党这个团伙自己的利益。正是因为共党的本质使然,所以,就必须施行极权专制的统治。也就是说,共党不仅仅是虐待农民,同时也虐待所有阶层的所有人。比较起来,农民受到的虐待更残酷、更狠毒,时间也最长。

   

   早在1933年,民国政府就已经制定了《物权法》,确保私人财产是神圣不可侵犯。可是到了1949年,共党在大陆废除了这个《物权法》。连人权都不承认的共党,当然不承认私有财产了。所以,在五十年代,农民的土地和全国的工商业全被共党强行收回国有,其实就是变成了党产。所谓改革的三十年,其实就是共党团伙在瓜分这笔党产。共党的大小头领都变成了百万、千万、亿万富翁了,这个时候共党才意识到了,不管自己的财产是抢来的,还是贪污来的,还是骗来的、偷来的,他们也需要一个保护自己脏钱的法律。 于是就在无法无天了半个多世纪以后,从新又制定了《物权法》。不仅赃钱受到了法律保护,连他们利用改制,把国营、集体的企业变成了他们的私营企业,都利用了这个《物权法》给保护起来了。

   

   《物权法》中提到,资产者的资产,工人的劳动力和技术,知识人士的知识,在中国都可以私有,但是唯独农民不许有私有土地。共党有杀人害命、抢劫财产的权利,可农民却连拥有一块耕地的权利都没有。而共党的解释是:土地是属于国家所有,可是国家所有的企事业都可以被共党瓜分为自己私人的财产。农民是地地道道的国家主人,国家的公民为什么就不可以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呢?

   

   共党就是全国的总地主,土地就是共党中饱私囊的资本。他们可以任意的以极低的价格从农民手中圈走土地,再以几十倍甚至几百倍高的价格转卖,从中获得巨额利润。共党口口声声说,大陆现在是市场经济。可既然是市场经济,那土地的市场又在哪里呢?土地为什么不可以进行公平的交易呢?共党利用股市、房市圈走了人民的钱;另一方面,利用农村去圈农民的土地,再由户口制度把失去土地的农民死死地限制祖居地在。农民怎么活?今后干什么,吃什么,共党不闻不问。

   

   据说,共党在改革开三十多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连世界都震惊了。震惊的就是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间,共党里面出现了几十万甚至几百万个世界级的大富翁,那是牺牲了全国96%以上的绝大多数的人民的利益。也就是说,共党抢劫了全国人民的全部财产,创造了共党内部的这几十万、几百万个富翁。这只能说明,大陆中国就是个盗匪世界、强樑世界。共党的狗官、盗匪们是抢劫致富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人民却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民贫国穷,中国怎么可能强大呢?

   

   今年的9月30号,胡锦涛跑到了小岗村,做了一番所谓的视察,又发表了一篇所谓的重要讲话。其中提到了允许农民以多种形式转让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适度规模的经济等等。仍然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老一套。农民没有土地的所有权,所以共党的各级狗官们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的圈地。土地被圈走了,又如何去发展什么适度规模的经营呢?失地农民无事可做,又如何让农民的收入能够提高一倍呢?就是这种不痛不痒的骗人的鬼话,竟然还有人认为是胡锦涛在为三中全会定调子,期盼着土地私有制的即将到来。可四天的党会转瞬即逝,什么也没发生。土地照圈,农民照旧没有土地的所有权,上访告状。

   

   十多年前,三农问题已经浮到水面,那就是“农民真穷、农村真苦、农业真危险。”十多年后的今天,农民更穷了,农村更苦了,农业已经破产了。中华民国政府再不好,在他们撤离大陆的时候还给大陆留下了人均四亩耕地面积的农业环境,留下了一个被森林覆盖的22%的国土面积的生态环境。可是到了今天,共党统治了五十九年,人均耕地面积仅有零点八亩,而森林覆盖面积减少到了不足6%。四十九年前,共党制造了大饥荒,活活饿死了四千万到六千万的国民。而四十九年以后,中国却要每年花费大量的外汇向世界购买五千万到六千万吨的粮食,用以养活中国四分之一的人口。

   

   什么是国本,人民就国本。民以食为天,人民的饭食却要依靠每年向世界购买粮食。在去年,世界性的粮荒已经发生了,中国怎么办?买不到足够的粮食,又有多少中国人会被活活地饿死?人民在挨饿,那就是国本动摇,那就将是国将不国了。其实中国已经是国将不国了。共党精通的就是阴谋、暴力的权术,整天高喊着政治,其实根本就不懂得政治为何物。又是阶级,又是专政,又是主义,又是路线,自以为是的云山雾罩。可是早在100多年前,孙中山先生就明确地说出了:政治就是管理众人之事。

   

   俗话说,寻常的百姓人家,开门七件事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说到众人之事,那也不过就是衣食住行,这就是政府职责的所在。至于上学、医疗、养老、保险等等,是国家的福利,又是国人民众应当享受的国民待遇。在这一点上,对于外国人来讲,是衡量一个国家现代文明的标准。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讲,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

   

   早在三千年前的周朝,中国就已经实行了“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养,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国民福利的待遇。这些管理众人之事的政治,被共党神秘化、恐怖化、血腥化,更成为了共党的专利。似乎只有共党才有政治上的发言权,才能指手画脚地玩弄政治。其实,各家各户天天都在打理着各自的家政,家政就是国政的基础。先有家,后才有的国,没有人喜欢政府。但国家出现后,人民就需要一个政府,需要并不等于喜欢,更不是信任。由于人民需要政府,同时又不信任政府,所以才要三权分立,或者是五权分立的去制衡政府的权利,并且去监督政府。

   

   杨佳先生说出了一句智理明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这里的“你”字,我认为指的就是政府。你们政府暴力执法,打伤了人,还不给个说法,那么被打伤含冤的人,就会给你们政府一个说法。10月13号上午,杨佳案二审在上海开庭。上海的市民、外地的访民、记者等一千多人聚集在上海市高等法院门前声援杨佳先生。由于警察又是当众殴打了声援的民众,引起了民众高呼“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的阵阵口号。

   

   五十九年前,“打倒国民党,打倒法西斯”的口号是共党挑动民众们喊出来的。可是到了今天,“打倒共产党”的口号是中国民众发自内心喊出来的。杨佳先生杀警察成为了标志性的事件,它就标志着中国民众对共党的怨恨程度,已经积攒到了随时可以爆发的程度上。面对着暴政,任何一个人的个体冤屈,都将点燃民间寻求道义,讨回公道的群体抗争的烈火。

   

   在共党自身腐败和整个体制腐败的情形下,共党政权和共党政权下的政府完全不具备任何维护正义和道义的意愿和能力。那么正义与道义就只能由中国的民众来掌握、来承担,并且去实施了。就像安徽小岗村的十八户农民一样,为了吃饭,为了不挨饿,那就宁可冒着坐牢、杀头的巨大风险,也要实行分田到户的单干。用既成的事实去教训共党。合作化、公社化使得农民吃不饱饭,共党又不给个说法,那么这十八户农民就反其道而行之,分田、单干,给共党一个说法。他们给共党的说法迫使共党解散了人民公社,给全中国的农民带来了几年吃饱饭、手里有几个钱的小日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