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2015-01-25

   

   2014年12月6日,北京的《京华日报》登出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北京人终于喝上了长江水”。内容说的是南水北调这项始终存在着巨大争议的工程结束了。长期严重缺水的华北地区的人民,终于喝上了的不仅是长江水,还喝上了淮河水和黄河水。听上去,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但是心中的疑问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了:北京地区如此缺水,为什么六百年前的朱元璋非要把首都从南京迁到北京呢?

   如果说朱元璋做了错误的决定的话,那么,285年后的爱勋觉罗家族定都北京,难道也错了?看来只有268年后的中华民国政府是对的了!他们把首都定在了南京,而把北京称作北平。后来的共党篡政成功,不定都南京,而是定都北京,其中的缘由,只有毛泽东自己最清楚。

   虽然它“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但北京这块地方显然也从来没有渴着它。据说它只喝玉泉山的水,那是向爱勋觉罗家学来的,无非是耍耍帝王的特权而已。毛进北京的时候,北京不缺水。城西边的门头沟区,有一条叫做无定河的大河,曾经经常泛滥成灾。经过两个朝代的几位皇帝下旨疏导治理,终于这条滚滚的大河驯服了,于是被改名为永定河。

   这条河孕育着北京这块土地千万年了。1957年本人随着父亲工作调动来到了北京,也曾看到过北京旧城的城墙外的护城河。打渔船和运输船在河里匆匆忙忙地来来往往,颇有江南水乡的情趣。

   隋朝开辟的京杭大运河在北京的码头,就是在现在的积水潭医院。只要在那里上了船,一路南下,就直接到了杭州。北京的地下水资源丰富,虽然处在海拔47米的地理位置上,但在北京的任何地方,只要用铁锨挖下两锨的深度,用不了半个小时,坑里就积满了水。根据人类缘水而居的规律,北京可以作为首都六百年,当然是不缺水了。

   唯有共党这五、六十年,不仅把北京搞成个严重缺水的地区,更是把华北、西北、东北的十多个省变成了干旱、缺水的地区。固然说,气候的变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匪类政权的破坏能力也是不得不令人惊讶的。南方的水是调进了北方,但对于缓解北方缺水的现状,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则又是一个问题了。

   近十几年来,大家都知道长江的水流变小,而且时常断流,直接影响到鄱阳湖、太湖、洞庭湖的水位,当然也直接影响到这三个大湖湖区人民的衣食生计了。把已经不多了的长江水往北调,必然加深三个湖区的危机。

   至于淮河就更可怕了。二十几年的严重污染,淮河水已经不能再用做农业用水了。据说共党花了六百亿,几次去治理污染,但成效甚微。现在严重污染了的淮河水,也被调进了北京。据共党自己说,在南水北调的一路上,设立了四十多个清除污染的设施。但据学者们分析,清洁设施的作用不能说一点没有,但作用不大。关键问题是北调水的流经路途中,土壤和小溪、小河的水的污染,足以把四十多个清洁水的设施的作用完全抵消。

   至于对黄河水,则大可不必抱多大的希望。黄河时常断流的现象,早在十几年前就出现了。在山西、陕西和河南三个省交界处的风陵渡,人们再也看不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磅礴气势了。在世界的东方,由大河孕育出了三大文化。它们是恒河文化、尼罗河文化,和黄河文化。汹涌奔腾的黄河干枯了,是否象徵着中华文化也已经灭亡了?

   代之而起的则是极权主义的统治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马、列、毛主义,特色社会主义以及它的核心价值;GDP主义、贪腐和捲款外逃,贫富悬殊和假冒伪劣毒,沙尘暴和阴霾,银行倒闭和以土豆代粮。共党固然罪恶滔天,人民难道不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吗?中国毕竟是中国人的中国。共党毁灭国家,捞足了钱就跑。中国人的家园被毁,中国人的精神被涂毒,中国人的心灵被异化,中国人的人性和道德被泯灭,难道中国人不该团结起来做些什么吗?

   污浊的水流进了北京,但解决不了华北的严重干旱问题。北京的严重缺水问题,是否能得到缓解,其实也是个未知数。两千多万人口指望着调来的水生活,这就如同16亿人口中的40%是要指望着向国际上买粮吃。说实话,这种日子过得实在是提心吊胆。水是来了,可北京市的居民们开始骂大街了。

   2012年北京的自来水的价格是3.9元一吨,到了2014年就上涨到5块钱一吨。今年1月份,有消息透露,因为南水北调工程耗资巨大,所以今年的水费将再涨1块钱,变成6块钱一吨。居民骂大街,本人既理解又支持。原本一个水资源丰富的北京地区,是共党们把水搞没了,但却没有一个人负责。水价上涨,据共党说是与国际接轨。可加拿大每吨水的价格仅是3分钱,而且每立方厘米的水中,细菌仅有102个。水管中流出来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共党把水搞没了,当然就有责任再把水弄出来。水是弄出来了,可共党又要涨价,而且涨价的幅度是20%。这又比共党报出的物价上涨的指数是2%高出了十倍。人们听着谎话,却要花出十倍的钱去买生活用水。那么共党挨骂就更是理所当然的了。

   可怜的中国人,不享受任何作为中国人的国家福利。阴霾,中国人忍了;沙尘暴,中国人忍了;全面的污染,中国人忍了;严重缺水,提高水价,中国人也忍了;调来了水,再次提高水价,中国人又忍了。共党的伟光正,和习近平的英明,都是在中国人的忍受中而得到的光环。

   但忍受着过日子,是有个限度的。至少人们要知道,这种忍受什么时候是个头。政府犯罪,人们要忍。政府好不容易干了一点它该干的事,就马上向人民收钱。如果是这样的话,人民又凭什么向政府交税呢?人民交了十万亿的税,难道这十万亿都被共党们贪污了和吃喝嫖赌抽了吗?

   在国际社会,通常纳税人的税款中的50%到70%,是政府用来为国民谋福利的。中国人的福利又在哪里?中国人总有忍无可忍的一天,那么共党和习近平就立时变成了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了。在本人以前的评论中,曾多次提到,人之所以被称为万物之灵,就是因为人类具有思想和情感。人与动物的分别正是由此而来的。

   情多想少,智力便低;情少想多,智力就高。思想得越多越丰富,智力就可以升华,于是就可以为人类做贡献。反过来,情欲浓重者,他的智力就会减退。最终堕落到动物的行为中去。共党从来都要去管人民的思想,要人民去想党之所想。可实际上共党也知道,统一人民的思想,是它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那么就去骗。每次行骗总有上当的人。

   毛泽东把它的《愚公移山》作为全体公民每日必读必学的老三篇之一,去愚化人民。凡是能够多思多想,或具备独立思考的人,便大不以为然了。在王屋、太行两座大山的背后盖房,这本身就是思维不周而造成的选址错误。继而又愚蠢地企图挖掉两座大山。这位愚公先生不是愚得可爱,而是愚得令人看不起,甚至可憎恶了。而奇怪的是,愚公先生的子子孙孙竟然坚定地执行这个愚蠢的挖山政策,世世代代地挖山不止。其中并没有出现过一个有思想能力的子孙去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带领全家离开这两座大山,选择合适的地点,重新盖房生活。而这却被共党宣扬为是一种精神。

   然而这种不是精神的精神,确实愚化了部分国民,也给部分国民洗了脑。于是共党祸国殃民了六十多年,总有部分国民唱赞歌,抬轿子。倒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身处乱世、末世,却有太平盛世的喜洋洋的情感。但是,作为一台戏,生、旦、净、末、丑是缺一不可的,也就只好如此了。

   习近平最近有说出了要抓紧刀把子的话。一年前他说过亮剑、断腕的话,于是各阶层人士们立时就感到了人权状况恶化,言论自由被钳制。看来习近平并不满足。现在又抓紧了刀把子,大有要砍杀一批人的意思。那么这新的一批党的牺牲者们,又将是些什么人呢?

   在当今的国家社会中,除去邪恶政权,从来没有过一位新上台的总统、总理整天杀气腾腾地舞刀弄剑,而不问国计民生的。想必这是共党的传统。从共党最初的三人团之一的周恩来,到张国焘,以及后来的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们,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

   习近平以前有没有血债,我们并不知道。但如果他不背上累累血债的话,他又如何能坐稳这头把交椅呢?胡锦涛喊叫五千年文化,习近平喊叫民族复兴。但他们都在涂毒民族文化,而不知中华文化是什么。

   早在周文王写出《周易》之前,就已经有了《易经》这部书,据说是伏羲氏写的。《易经》中提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喜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建议大家读一读《文昌帝君阴騭文》和《太上感应篇》这两本道家的书,便明白福善祸淫的因果循环的道理了。同时也对共党必将灭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了。

   中国的一句古话说得好,“有生有灭。不灭不生,不生不灭。”意思是新生出来的东西,就有灭亡的一天。它不灭掉,更新的东西就不会发生。除非是尚未出现的东西,就不存在灭亡的关系了。何况匪类们结伙已经九十多年,难道它的灭亡还会使人吃惊吗?

(2015/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