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反人权的习近平却妄图政治正确
·习近平的不作为,加速了共党的倒台
·不学无术的习近平正在玩火
·习近平立国教要做马主义教主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的胜诉说明了什么
·输了官司还喊打的习近平还能干啥
·失去道德人格的中华民族还不该警醒吗
·变本加厉祸害百姓的共党
·试图救党保政权的习必留千古骂名
·假冒伪劣的经济博士习近平
·习的党仍在鱼肉百姓和国家
·习当政的合法性已丧失殆尽
·习的高压暴政必将引起革命
·不懂装懂的习近平又在峰会出丑
·满脸浮肿的习近平日子不好过
·习近平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想落空了
·习近平造成的祸害不在毛泽东之下
·共党政权的崩溃已成定局
·革命已经发生,我们该做些什么
·习近平在步满清灭亡的后尘
·习核心的民心尽失
·当上了核心的习近平再次把中国社会拉向大倒退
·习近平就是个搞个人独裁的野心家
·习近平是个连最起码的常识都没有的人
·不知习近平还想怎样包装自己
·习近平也想得诺贝尔和平奖
·川普就是不给共党一点面子
·共党的路已经走绝了
·习近平的退路在哪里
·美国造形势,中国出英雄
·共党过不去2017年
·习近平正在做末日的准备
·习近平的梦想都落空了
·邪恶的共党无法应对世界新形势
·不给共党转移注意力的机会
·共党诡辩的宣传来自马主义
·文化大漠的现代中国大陆
·共党垮在旦夕的2017
·习近平能对川普谈什么
·恐怖主义和共党暴政同属于一个意识形态
·论鬼
·比较川普的两个多月,习近平的四年什么也没干
·川习见面,习近平一败涂地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被人看不起
·郭文贵的揭底让共党们胆战心惊
·贼喊捉贼的习近平最腐败
·共党自身的包袱必将压垮习政权
·“一带一路”是卖国,是浪子败家
·该是中国人做抉择的时候了
·六四屠杀二十八年周年祭
·习近平当政,中国更穷,人民更苦
·共党死不认罪,全靠国民去铲除它
·陷入内外绝境的习李政权
·多思多想,提高智力,不做盲从
·共党加紧毁灭又一代青年人的精神、灵魂和人格
·在国内外一片谴责声中的习政权
·独裁者惧怕普通民众
·中国人急需文艺复兴
·习近平凭什么当世界领袖?
·习主义仍将是共产的异端邪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2015-01-25

   

   2014年12月6日,北京的《京华日报》登出了一篇文章,题目是“北京人终于喝上了长江水”。内容说的是南水北调这项始终存在着巨大争议的工程结束了。长期严重缺水的华北地区的人民,终于喝上了的不仅是长江水,还喝上了淮河水和黄河水。听上去,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但是心中的疑问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了:北京地区如此缺水,为什么六百年前的朱元璋非要把首都从南京迁到北京呢?

   如果说朱元璋做了错误的决定的话,那么,285年后的爱勋觉罗家族定都北京,难道也错了?看来只有268年后的中华民国政府是对的了!他们把首都定在了南京,而把北京称作北平。后来的共党篡政成功,不定都南京,而是定都北京,其中的缘由,只有毛泽东自己最清楚。

   虽然它“才饮长江水,又食武昌鱼”,但北京这块地方显然也从来没有渴着它。据说它只喝玉泉山的水,那是向爱勋觉罗家学来的,无非是耍耍帝王的特权而已。毛进北京的时候,北京不缺水。城西边的门头沟区,有一条叫做无定河的大河,曾经经常泛滥成灾。经过两个朝代的几位皇帝下旨疏导治理,终于这条滚滚的大河驯服了,于是被改名为永定河。

   这条河孕育着北京这块土地千万年了。1957年本人随着父亲工作调动来到了北京,也曾看到过北京旧城的城墙外的护城河。打渔船和运输船在河里匆匆忙忙地来来往往,颇有江南水乡的情趣。

   隋朝开辟的京杭大运河在北京的码头,就是在现在的积水潭医院。只要在那里上了船,一路南下,就直接到了杭州。北京的地下水资源丰富,虽然处在海拔47米的地理位置上,但在北京的任何地方,只要用铁锨挖下两锨的深度,用不了半个小时,坑里就积满了水。根据人类缘水而居的规律,北京可以作为首都六百年,当然是不缺水了。

   唯有共党这五、六十年,不仅把北京搞成个严重缺水的地区,更是把华北、西北、东北的十多个省变成了干旱、缺水的地区。固然说,气候的变迁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匪类政权的破坏能力也是不得不令人惊讶的。南方的水是调进了北方,但对于缓解北方缺水的现状,究竟能起多大的作用?则又是一个问题了。

   近十几年来,大家都知道长江的水流变小,而且时常断流,直接影响到鄱阳湖、太湖、洞庭湖的水位,当然也直接影响到这三个大湖湖区人民的衣食生计了。把已经不多了的长江水往北调,必然加深三个湖区的危机。

   至于淮河就更可怕了。二十几年的严重污染,淮河水已经不能再用做农业用水了。据说共党花了六百亿,几次去治理污染,但成效甚微。现在严重污染了的淮河水,也被调进了北京。据共党自己说,在南水北调的一路上,设立了四十多个清除污染的设施。但据学者们分析,清洁设施的作用不能说一点没有,但作用不大。关键问题是北调水的流经路途中,土壤和小溪、小河的水的污染,足以把四十多个清洁水的设施的作用完全抵消。

   至于对黄河水,则大可不必抱多大的希望。黄河时常断流的现象,早在十几年前就出现了。在山西、陕西和河南三个省交界处的风陵渡,人们再也看不到“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磅礴气势了。在世界的东方,由大河孕育出了三大文化。它们是恒河文化、尼罗河文化,和黄河文化。汹涌奔腾的黄河干枯了,是否象徵着中华文化也已经灭亡了?

   代之而起的则是极权主义的统治文化,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马、列、毛主义,特色社会主义以及它的核心价值;GDP主义、贪腐和捲款外逃,贫富悬殊和假冒伪劣毒,沙尘暴和阴霾,银行倒闭和以土豆代粮。共党固然罪恶滔天,人民难道不应当承担一定的责任吗?中国毕竟是中国人的中国。共党毁灭国家,捞足了钱就跑。中国人的家园被毁,中国人的精神被涂毒,中国人的心灵被异化,中国人的人性和道德被泯灭,难道中国人不该团结起来做些什么吗?

   污浊的水流进了北京,但解决不了华北的严重干旱问题。北京的严重缺水问题,是否能得到缓解,其实也是个未知数。两千多万人口指望着调来的水生活,这就如同16亿人口中的40%是要指望着向国际上买粮吃。说实话,这种日子过得实在是提心吊胆。水是来了,可北京市的居民们开始骂大街了。

   2012年北京的自来水的价格是3.9元一吨,到了2014年就上涨到5块钱一吨。今年1月份,有消息透露,因为南水北调工程耗资巨大,所以今年的水费将再涨1块钱,变成6块钱一吨。居民骂大街,本人既理解又支持。原本一个水资源丰富的北京地区,是共党们把水搞没了,但却没有一个人负责。水价上涨,据共党说是与国际接轨。可加拿大每吨水的价格仅是3分钱,而且每立方厘米的水中,细菌仅有102个。水管中流出来的水是可以直接喝的。

   共党把水搞没了,当然就有责任再把水弄出来。水是弄出来了,可共党又要涨价,而且涨价的幅度是20%。这又比共党报出的物价上涨的指数是2%高出了十倍。人们听着谎话,却要花出十倍的钱去买生活用水。那么共党挨骂就更是理所当然的了。

   可怜的中国人,不享受任何作为中国人的国家福利。阴霾,中国人忍了;沙尘暴,中国人忍了;全面的污染,中国人忍了;严重缺水,提高水价,中国人也忍了;调来了水,再次提高水价,中国人又忍了。共党的伟光正,和习近平的英明,都是在中国人的忍受中而得到的光环。

   但忍受着过日子,是有个限度的。至少人们要知道,这种忍受什么时候是个头。政府犯罪,人们要忍。政府好不容易干了一点它该干的事,就马上向人民收钱。如果是这样的话,人民又凭什么向政府交税呢?人民交了十万亿的税,难道这十万亿都被共党们贪污了和吃喝嫖赌抽了吗?

   在国际社会,通常纳税人的税款中的50%到70%,是政府用来为国民谋福利的。中国人的福利又在哪里?中国人总有忍无可忍的一天,那么共党和习近平就立时变成了不耻于人类的狗屎堆了。在本人以前的评论中,曾多次提到,人之所以被称为万物之灵,就是因为人类具有思想和情感。人与动物的分别正是由此而来的。

   情多想少,智力便低;情少想多,智力就高。思想得越多越丰富,智力就可以升华,于是就可以为人类做贡献。反过来,情欲浓重者,他的智力就会减退。最终堕落到动物的行为中去。共党从来都要去管人民的思想,要人民去想党之所想。可实际上共党也知道,统一人民的思想,是它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那么就去骗。每次行骗总有上当的人。

   毛泽东把它的《愚公移山》作为全体公民每日必读必学的老三篇之一,去愚化人民。凡是能够多思多想,或具备独立思考的人,便大不以为然了。在王屋、太行两座大山的背后盖房,这本身就是思维不周而造成的选址错误。继而又愚蠢地企图挖掉两座大山。这位愚公先生不是愚得可爱,而是愚得令人看不起,甚至可憎恶了。而奇怪的是,愚公先生的子子孙孙竟然坚定地执行这个愚蠢的挖山政策,世世代代地挖山不止。其中并没有出现过一个有思想能力的子孙去停止这种愚蠢的行为,带领全家离开这两座大山,选择合适的地点,重新盖房生活。而这却被共党宣扬为是一种精神。

   然而这种不是精神的精神,确实愚化了部分国民,也给部分国民洗了脑。于是共党祸国殃民了六十多年,总有部分国民唱赞歌,抬轿子。倒也不得不佩服这些人,身处乱世、末世,却有太平盛世的喜洋洋的情感。但是,作为一台戏,生、旦、净、末、丑是缺一不可的,也就只好如此了。

   习近平最近有说出了要抓紧刀把子的话。一年前他说过亮剑、断腕的话,于是各阶层人士们立时就感到了人权状况恶化,言论自由被钳制。看来习近平并不满足。现在又抓紧了刀把子,大有要砍杀一批人的意思。那么这新的一批党的牺牲者们,又将是些什么人呢?

   在当今的国家社会中,除去邪恶政权,从来没有过一位新上台的总统、总理整天杀气腾腾地舞刀弄剑,而不问国计民生的。想必这是共党的传统。从共党最初的三人团之一的周恩来,到张国焘,以及后来的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们,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

   习近平以前有没有血债,我们并不知道。但如果他不背上累累血债的话,他又如何能坐稳这头把交椅呢?胡锦涛喊叫五千年文化,习近平喊叫民族复兴。但他们都在涂毒民族文化,而不知中华文化是什么。

   早在周文王写出《周易》之前,就已经有了《易经》这部书,据说是伏羲氏写的。《易经》中提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喜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建议大家读一读《文昌帝君阴騭文》和《太上感应篇》这两本道家的书,便明白福善祸淫的因果循环的道理了。同时也对共党必将灭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了。

   中国的一句古话说得好,“有生有灭。不灭不生,不生不灭。”意思是新生出来的东西,就有灭亡的一天。它不灭掉,更新的东西就不会发生。除非是尚未出现的东西,就不存在灭亡的关系了。何况匪类们结伙已经九十多年,难道它的灭亡还会使人吃惊吗?

(2015/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