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苏明张健评论
·为什么自由对人是那么的重要
·中国人不认可伟光正,世界更是指责它
·国际社会不反华,只反共党
·军人们终于觉醒了
·六四不能忘
·置人于死地的共产主义和万分之三的自主科技产值
·共党必须认罪
·国穷、民穷,富了的是共党们
·习近平家族的财产究竟有多少
·缅甸的僧侣都起来抗争了,中国人怎么办
·真实的经济状况
·痞子起家的共党搞的就是流氓政治
·回归十年,香港成了讨饭的乞儿
·中国人已经不爱国了
·共党富,人民穷,黑社会兴旺发达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即使刽子手放下屠刀,共党也不会爱人民
·和平、理性走不通,那就以暴易暴
·共党妄图让人民忘掉它的罪行
·共党的股市只为了圈老百姓的钱
·抵制奥运
·即使你不反共,你也必须远离共党
·中国不会出现叶利钦这样的改革派
·中国其实就是一个大监狱
·人民组织军队是个好主意
·在加拿大国会召开的中国人权听证会
·人民凭什么要供养一支屠杀人民的军队
·中国民间的资产实在所剩无几了
·中国经济现状的十大问题
·六四,二十六周年祭
·共党否认六四大屠杀,我们怎么办
·习近平注定是末代皇帝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加速了金融经济社会的大崩溃
·共党的反贪局,就是个贪污机构
·冥顽不灵的习近平黔驴技穷
·消灭贫穷,首先就要消灭共党
·七。一评共党
·现时的共党政权是死前的最后疯狂
·共党的罪恶,就是人民推翻共党的思想动力
·救亡图存是当务之急
·中国大陆制造业的七个寒流
·新国安法是习近平镇压人民的工具
·习近平越走离改革越远
·共党治下国无泰,民无安
·西藏问题的实质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反右五十周年祭
·兵威,拍桌子,究竟谁震慑谁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习近平必须对大爆炸负全责
·习近平的权力欲究竟有多大
·有道义良知的中国人真该认真地反思了
·习近平无思想,人民就要多思想
·中国大陆能否对世界产生正面的影响
·愁眉苦脸的习近平
·习政权无力解决冤民和维权民众的问题
·习近平还能走多远
·习搞个人独裁,却向美国送大礼
·习近平访美耗财没买来脸
·国殇日习近平为什么不说话了
·习近平该为自己准备退路了
·习近平代表共党认祖宗
·习近平的路已经走绝了
·把习近平赶去跳广场舞
·无视现实的独裁者
·科学分大小吗?社会发展有规律吗?
·共党的酷刑制度等同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
·共党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团伙
·习近平有什么资格给胡耀邦做冥诞
·习近平解决不了共党制造的贫穷问题
·习近平终将一事无成
·从重排《白毛女》所想到的
·习近平不能自圆其说
·特色社会主义挽救不了已崩溃了的中国经济
·2016,中国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现在的中国是真的一穷二白了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只见送礼不见收益的“一带一路”
·说几句“妄议”习近平的话
·习近平利用春晚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罪恶累累的共党居然要人民永远跟党走
·习近平的狂妄必然导致灭亡
·习近平姓党
·政府要民选,独裁走不远
·绷着脸的习近平究竟还想要什么
·和尚决心去圆习的中国梦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中国人的尊严都上哪儿去了
·“归去来兮”,习近平。“田园将芜”。
·巴拿马文件应该促成全民大起义
·巴拿马文件敲响了共党的丧钟
·政权的腐败必须由国民惩处
·对巴拿马文件最恐惧的是习近平
·共党发财,百姓还债
·共党的特色就是卖国和贪腐
·共党的官员非常粗鲁
·反人文主义的马主义和特色
·第二十七年六.四祭
·习的僵化和无知实在令人惊讶
·中国被国际社会孤立,习近平更孤立
·习近平无法与达赖喇嘛相比,更无法仿效普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2008-11-18

   

   共党这个政权在中国大陆究竟还能够维持多久?改朝换代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不妨去问一问现年一百多岁的人,他们是经历了三个时代,又见证两次改朝换代的目击者。现年六十多岁的人也都经历了两个时代,见证过一次改朝换代。改朝换代未必是好事,但是也未必是坏事,关键在于国民大众的选择和决定上。

   

   清兵入关以后,中原人民喊了二百六十八年的“反清复明”,终于清王朝的爱新觉罗政权垮台了。但是迎来的却不是明王朝的朱氏政权,而是亚洲第一个民主政体的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在大陆三十八年。翻看一下这三十八年的历史,中华民国在大陆经历了整整三十八年的内忧外患,刀兵四起,似乎从来没有停止过。

   

   先是清王朝一老一少的复辟活动,接下来是各地军阀势力割据形势,我之所以始终不认为共党是个革命党的原因就在这里。共党是产生在军阀混战,哄抢地盘,占地为王的混乱局势之下。自组武装在深山僻壤,抢占地盘,形成割据的小军阀势力。所谓的两次的国共合作,共党学习的榜样正是倒戈将军冯玉祥。当形势有利于他的时候,便自立于西北王的旗号;形势不利的时候,便马上通电全国承认中华民国政府。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拥有自己的武装和地盘,与国民政府讨价还价。

   

   所不同的是,在抗战爆发以后,所有归化了中华民国的军阀们,基于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全力投入了对日的战争。冯玉祥将军固守西北地区。八年中,日军始终不能跨过黄河,侵入陕甘宁地区。当国民政府基本上消灭了军阀,统一了全国,又立即面对日军的入侵,全力投入到了十四年的抗战中去。

   

   而此时的共党余孽们又不识时务地自立国号,分裂国家。被打散以后,又逃到陕北扩充武装,在日本人占领区去开辟地盘,以便日后颠覆政府。在全国人民的支持下,国民政府取得了抗战最后的胜利,共党便迫不及待的在苏共支持下,立即发动了分裂国家的内战,造成了海峡两岸一边一国的现状。

   

   五十九年来,两岸人民都同样地经历了艰难和困苦。但是,中华民国终于从训政走向了宪政,走向了和平、繁荣和富强。而在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却是党祸不止、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在台湾,无论是国民党或者是民进党,听到的总是民众们的批评声,指责声。而在大陆的共党听到的则是国民们的打倒声,消灭声,滚出中国去,滚回西伯利亚去的声音。

   

   事实就证明了,九十七年前的改朝换代符合了民意和民情;而五十九年前的改朝换代,却使中国大陆地区的人民深深地陷入了黑暗和灾难之中。好的东西要保留,宪政、民主和自由、人权的价值,当人民还没有发现更好的政治制度之前,是会一直保留下去的。

   

   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在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时候,世界上只有十几个民主国家,中国就是其中的一个。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民主国家就发展到了五十八个;而到了今天,全球就有民主国家一百二十二个。胡锦涛也指使御用文人写了一篇《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可见,在做出了比较之后,谁也否认不了,好的就是好。

   

   把好说成坏,把黑说成白,那是要遭骂的。坏的东西就是不得人心的东西。例如个人独裁,一党集权,贪污腐败,假、冒、伪、劣、毒等等,人民不但不喜欢,而且是痛恨的东西。那就一定要改,不改人民不答应。人民要改,谁又能挡得住呢?历史上多少次的改朝换代,还不都是人民促成的?可改朝换代以后,谁又能说汉朝的刘家政权就像太阳一样;唐朝的李家政权就像爹娘;宋朝的赵家政权就像舵手;或者是明朝的永乐大典就是红宝书。

   

   每一个朝代都把望着自己有个铁打的江山万年长。可是历朝历代都灭亡在人民手里,这就是历史的经验。有人说,中国的文化中没有民主的内涵,我就不同意。《西游记》是名著。孙悟空说,“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正是反应了在四、五百年前,中国已经产生了民主思潮的萌芽。

   

   而其中大闹天宫的章节被许多的剧种、电影和动画片所改编,其目的绝对不是用孙悟空把天宫里到处打了个稀巴烂,去满足义和团拳匪式、或者是红卫兵暴徒式的阴暗、自卑的破坏心理,而是要告诉人民,无论是皇权还是党权,凡是独裁、极权、专制的制度,都可以被人民打个稀巴烂。

   

   前者,确实是满足了农村小知识分子毛泽东的心理;而后者,则变成了他绝对要防止的警告。前清的时候,男人留辫子,毛泽东也留。民国后男人剪了辫子,毛泽东也剪了。国民政府提倡人们言论、思想、结社、集会自由,毛泽东就大谈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和联合国的人权宪章。但干的却是搜罗暴民,大搞痞子运动,自立武装,占山为王的勾当。

   

   毛泽东当政以后,就显出了一副比皇帝还要霸道残忍的嘴脸。制造各种名堂的所谓政治运动,把全国人民玩弄于掌骨之中。二十七年间,上亿人口惨死在毛皇帝的治下。而邓小平掌权以后,不但不批毛,不实行依法治国,反而挺毛,把毛以所谓的理论制国的荒谬做法写入宪法,成为了四个坚持。以腐朽僵化的极权体制,妄图去改革经济,求取共党苟延的合法性。

   

   但是89年的六四大屠杀,彻底的暴露了共党狰狞的面目,也彻底地输光了继续当政和存在的任何合法性。不学无术的江泽民,既不敢批毛,也不敢批邓,仅仅就是遵循着共党族制的家法不敢变。但是贪污腐败如洪水猛兽,吞噬了全国的财富,而且公开四处树敌。

   

   到了隔代指定的胡锦涛上台后,除去不痛不痒地说了些什么“保鲜”、“八耻八荣”、“科学发展观”之类的话以外就毫无建树。依然仅尊族制,依然自以为共党“伟光正”。如果说毛泽东是以共产理论的造反有理来非法治国的话,那么邓、江、胡们就是无理非法治国,以金钱和利益收买帮凶和爪牙来之国。

   

   近三十年,中国经济在表面上有了一定的进展,但是距离成绩和成就还差得太远。这个进展绝对不是在共党的改革开放政策下,或者是在共党领导下的进展,而是黔驴技穷的共党为了自救自保,不得不放松一点点对国民的控制和束缚,是国民们得到了那么一点点可怜的自由,于是全体国民们释放出了被压抑了很久的想吃饱饭,想过好日子的本能的积极性,而创造出来的。

   

   由于共党制下的中国大陆不是个法治地区,所以国民们辛辛苦苦创造出的不多的一点点财富,几乎全被大大小小的共党脏官抢劫、侵吞、贪污一空。民众们手头的钱比三十多年前多,但现实物价却比三十年前平均上涨了二十倍不止。扣除了物价上涨的指数以后,民众手里的钱并不比三十年前多多少。

   

   这就是我为什么从不为迅猛发展、腾飞之类的宣传去吹喇叭、抬轿子、唱赞歌的原因。三十年时间,造就了一大批共党狗官们、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而付出惨重代价的是全国百姓。被扒房、圈地,被股市圈钱,失业、无业,被迫提前退休,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没有任何的福利和保险,被迫缴纳各种苛捐杂税和各种巧立名目的罚款,更加上不断高涨的物价。

   

   至今我明白了,原来马列毛全部的主义和思想,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让土匪、流氓、痞子们公开抢劫全国的百姓,最终成为大富翁,而全国百姓成为无产者和奴隶。中国的百姓们知理,守规矩。但那也是要在正大光明之下。当礼崩乐坏,规矩全无的时候,中国的百姓们就会让本朝本代成为历史,改朝换代就成为了唯一的办法。

   

   人民要活、要吃饭,这就是一切王朝和政府的大政。历朝历代的皇帝们,总共下过七十九次罪己诏。百姓受苦、受灾、受难,罪在皇上。皇上下罪己诏,承担一切的罪责,并且表示要积德修善,拯救天下的黎民。由此可见,皇帝不仅是家国的领导人,更是负责人。而共党们各个都是党国的领导人,却没有一个是负责人。在这一点上,皇帝们比共党们好了不知多少倍。

   

   另外,皇帝们懂得让利于民,不与民争利。共党不同。共党是与民争利,不惜杀人抢利。自从胡锦涛承继了共党大统至今,看来已经走到了绝路上。这要怪胡锦涛和温家宝自己,当初他们俩上台,民间对他们抱有期望,并且还有胡温新政的说法。但是很快人们就失望了。这两只新鞋非要走老路,按照他们的祖制走既定的主义和思想,千方百计地要维持这个政权。有一条不成文的统治术,说是批判前任的统治者的错误和罪行,那就是继任统治者的政治资本。

   

   前苏共的赫鲁晓夫,就是在继任了苏共总书记后不久,就开始批判前任的斯大林的一系列罪行,而取得人民的谅解,直到苏共垮台。人民仅仅是抛弃了共党,但没有去清算共党的罪恶,没有造成流血。赫鲁晓夫是聪明的,他决不去背苏共历史上罪恶的这个大包袱,更不会去背着列宁、斯大林的包袱。列宁的罪恶归列宁,斯大林的罪恶归斯大林。

   

   责任要分清,赫鲁晓夫要轻松的上台,一心一意要推行他的修正主义路线,让冤魂们、冤死者的家属们去恨列宁或者是斯大林吧。谁让他们两个人生前只当领导人不做负责人?那么死后就必须对所有的冤魂作负责人,也让所有的极权专制者们学会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领导人必须同时是负责人,领导就要负责,光领导不负责,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

   

   没有道理的事情,到了共党这里就变成了有道理。毛泽东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邓小平一声不吭,任劳任怨地替毛泽东背上了罪恶的包袱。非但如此,邓小平还要背着自己犯下大屠杀罪恶的包袱。有了邓小平作榜样,江泽民也义不容辞地背上了毛邓两个的罪恶包袱。胡锦涛上台也毫不犹豫地肩扛头顶着毛邓江三个罪恶包袱。

   

   为了给下一届接班人压担子,胡锦涛又把十九年前屠杀藏人的罪恶再做一次,犯下了两次大屠杀的罪恶。今后无论是谁接胡锦涛的班,我都要劝他三思再三思。如果没有为了共产主义事业勇于接受人民清算,勇于牺牲自己性命的精神,这个班不能接。共党的历史罪孽深重,人们清算它的一天迟早要来到,谁做党老板,谁就是该做负责人,谁就要去代表党去接受清算。

   

   据说胡锦涛是学水利的人。大禹治水的成功,使用的办法是导。大禹父亲鲧,治水失败,用的办法是淹,就是堵的意思。民心民意,或者说是民怨民愤,如同滔天洪水,只能因势利导,堵是堵不住的。不理不睬假装没看见,更是说不过去。共党再不改,人民就要改朝换代了,可共党怎么改,从哪儿改?89民运期间,知识界就明确地提出了进行政治体制的改革,被邓小平祭起了四个坚持,血腥地镇压了。

   

   共党的致命之处就在于共党自认为了代表了真理,代表了道义,于是才自称是伟光正。当人们认清了共党除了只代表他们自己以外,什么也不代表时,就是现时胡锦涛头疼的时候了。胡锦涛不得不打出了所谓的新三民主义,又指使人写了“民主是个好东西”的文章,自己又高喊加强党内民主。可它本人就不是党内民主选上去的,而且党内也从来就没有民主过。如果胡锦涛现在就采用全党直选书记的话,它一定会被选下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