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吕千荣的博客
·分析:中南海激斗升级 习王或闪电反击 曾庆红不妙
·“红二代”倒江复仇记
·马千卒:八九学潮及民主运动期间的新闻界——六四记事之一
·中共党内老干部曾联名上书要求清算邓家腐败案(高新)
·戴相龙女婿车峰涉间谍行为被查 雇人攻击习近平王岐山
·接近习家消息人士:曾庆红胃口很大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昂山素季访华 中南海蛰伏战火(组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江系反扑 刘云山公然对王岐山叫嚣绝不许 图
·周永康认罪 习亲定“铁帽子王”打江曾
·周永康的罪行才这么点?侮辱老百姓智慧(图)
·《庆亲王 你懂的!》出版 分析:围剿曾庆红行动展开
·中国左派扬言:习近平将死无葬身之地
·中共内部正式通报周永康政变 文件下到县处级
·央视焦点访谈疑泄打下只大老虎信号
·评: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博讯ID:ylw1941 , 你敢和我一样在这里公开自己的真实身分吗?让世界做证看谁
·要打大老虎?中纪委: “哪怕是难办也要先办”
·习动真格 9大央企“家族式利益” 江进入射程(图)
·这些名人都被丑化了!这些内容将颠覆你的历史观(图)
·一个惊人科学实验 瞬间改变科学家的无神论思想
·曾庆红郭伯雄家族涉军产案 习近平怒查 (图)
·毕节四儿童服毒自杀新细节引爆的N个疑问
·何清涟:习曾斗:破除“王权虚置”模式的终极战
·新华日报:党无非是个社团组织 怎能代表国家?
·黃毓民發言稿:否決假政改,無慚尺布裹頭歸!
·周案秘审传因刘云山涉案 一份政变名单或获证实
·中共绝对不敢公布的大数据 简直惊呆了!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图)
·俄异议人士:民主世界应迅速应对共产党威胁
·习近平两释一个明确信号
·习近平认可“胡锦涛是庸人不是罪人”! 江泽民呢?(高新)
·罗瑞卿之女曝中共陈姓将领乱伦奸污侄女
·"江泽民美国嫖妓,妓女闯入陕西省委机关讨嫖债"两新闻揭露了中国烂透的根源
·吕千荣2015年6月19日受迫害的微博
·清洗国安部,习近平提前布局
·刘云山妻儿涉车峰案 父子两代卷入政变?
·103岁“开国少将”裴周玉去世 疑曾暗杀刘志丹, 曾拿过比女人还低的工作分数
·美人权团体敦促美国对中国人权问题施压
·频传江曾受掣肘 “终极老虎”呼之欲出?
·看看中国最穷困人口的生活,我不禁流泪
·外媒报道张德江张高丽两人腐败丑闻和与江泽民涉嫌"非组织活动"
·转载两文看习王反腐是民心所向: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反腐妥协? 习
·被托梦 重庆老农挖坑致富梦成真 凿出鱼泉年赚30万 图
·揭秘新中国到底被出卖了多少中国领土
·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三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
·传习近平将清洗中宣部 部长刘奇葆或换下
·温家宝做了一件震惊世界大事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图
·温家宝做了一件震惊世界大事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 图
·传江派在上海密谋开枪滋事要挟习近平
·庄丰:习出新规为王铺路 打虎直逼常委
·郭伯雄缺席〝七一〞 传涉〝十宗罪〞性质严重
·习王江曾中南海公开火拼 瓦解政变集团现蹊径
·新版宪法誓词中去〝党〞去〝特色〞是两大进步
·转载几文:看中共将何去何从
·姜维平: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北京3•19政变”完整版
·股市暴跌,不依法彻查逮逋江泽民,中国无法新生
·揭秘江泽民集团准备政变推翻习近平的阴谋
·史海:毛泽东延安欲封三宫六院 让丁玲开名单
·争鸣杂志:中共高层联署要求习近平做3届王岐山做2届 图
·转载两文,来看中国股市中国政治的博弈
·首曝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 20图慎入
·传令计划案将公布 习近平拿下〝庆亲王〞风向标或已现
·网传央视封杀的12张惊人照片
·苏联解密档案披露毛泽东与中共的惊人黑幕
·牛顿证明:宇宙是神创造 不是偶然现象
·蔡小心微博证实:股市暴跌幕后黑手是江泽民集团
·美议员:中国政府拘押的是中国最勇敢、优秀的人士
·王明揭露毛泽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王明揭露毛泽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综合外媒:江泽民曾庆红集团做空股市是为了在北戴河会议上逼宫习近平李克强
·到底是谁能控制我的谷歌+博客吕千荣的博客可以随意删除我的博文
·习出访 公安部连夜抓维权律师 称怕群体事件有112人名单 (图)
·习江激斗,江泽民或在习近平9月访美期间发动政变!
·官商同“裸”攫取财富 9成中共中央委员亲属移民海外 中国双重国籍者有800万
·中纪委打虎已剑指虎王江泽民和老老虎曾庆红
·政协委员吁火化〝毛贼〞 万里要求重评毛泽东
·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人数已达190(更新中)
·吕千荣的声明:对维权律师和访民的镇压迫害,就是对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的践踏
·谁是汉奸卖国贼?十多亿人都被蒙骗了!(图)
·解密时刻:陈光诚自述艰难逃出中国内幕
·江泽民在3.19政变后致电胡锦涛 胡愤怒不已
·网民驳斥:这才是共产党人的本色
·网民驳斥:这才是共产党人的本色
·港媒:李小琳拜佛 受戒法名“格丹央金措姆” 组图
·网曝今年北戴河会议江泽民准备用钢笔手枪暗杀习近平
·北戴河政变惊心三部曲 总书记人选出人意料
·辛子陵泄习拿下郭伯雄内幕 预测江泽民落马时间
·习近平胡锦涛与虎王江泽民的生死斗
·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四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
·致中共中央、全国同胞的第四封公开信:只有依法彻查逮捕江泽民,中国才能新
·江泽民曾庆红制造股灾,传曾庆红年内落马
·腐败军头带出“腐败之师”
·转:中共拜主子苏联的罪证 您从未看过的场面(组图)
·转:中共拜主子苏联的罪证 您从未看过的场面(组图)
·转:中共拜主子苏联的罪证 您从未看过的场面(组图)
·揭刘云山丑行遭关押 铁流曝被放内幕 习出手 组图
·让中国人民最恐惧的邪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阿波罗新闻网 2015-01-29 讯】作者:宋书元
   
   

   而我,恰是那晚在西单现场无数的北京市民中的亲历者、目击者之一,我怀着一颗无比沉重的心情,告诉世人,在六四之夜,这里确实发生过铁与血的搏杀。这段回忆,尽管于我而言是痛苦和不堪回首的,但为了补遗历史,警示世人,我还是要坚强的揭示这血迹未干的疤痕,还原现场。我从6月2日凌晨说起。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1989年6月3日,集结在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的坦克与士兵
   
   
   1 6月2日凌晨,大兵进城
   
   我在的摩托兵团日夜兼程,使我体力不支脱队。回家躺在沙发上便呼呼入睡。“大兵进城了!鬼子进城了!”的呼叫声和铁器敲击声划破夜空,也惊醒了我。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犹如发生了强烈的地震,人们不顾衣着,从楼上、楼下,从胡同、街口涌出。
   
   我急忙从阳台望去,正北,东风电机厂方向,黑压压的部队,正以急行军小跑的速度向南急进。紧追着部队的是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手无寸铁的市民们,部队行至美术馆附近的沙滩路段,再往南跑到了东安门北街我们路段时,激愤地迎候他们的邻里与随之而来的市民,向这支清一色上穿白衬衫,下穿蓝裤胶鞋的便衣部队展开围堵。人们手拉手正面拦截,人挤人侧面冲撞。“一、二、三”的加油声,汗臭味,骂声,投掷的废品,混成一团。
   
   一名白天在我们隔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持枪站岗的武警,此刻却换成和眼前部队一样的便衣的士兵冲着部队大喊道:“畜牲!你们是人民子弟兵吗?……”市民们铸成的一道道人墙,一波波冲击,使得士兵们与其说是在前进,不如说是被震惊得无所适从,一个个像惊弓之鸟。一两千人的队伍的紧紧地挤在一起,像个大的铁板长形阵,排山蹈海般向百姓们冲闯。凭着他们这股疯狂的邪劲冲垮了市民的阻截。但很快,随之而来的是海水涨潮般的民众,用自己身体铸成的更加厚实的人墙,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在百姓们“打倒专制和腐败!……”的口号和各色各样的叫骂声、手挽手的冲撞、拦截中,这些疯狂的士兵最终瘫坐在欧美同学会门前的路段上。他们都是一群不到20岁的孩子兵,此时此刻,我真想知道,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在想些什么。大批的市民,向可怜的“孩子们”兵们展开了动情的政治攻势:“你们大多数是农村兵,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在农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而政府官员们过的又是什么样的生活?学生和我们走上街头就是为了反腐败,使国更富、民更强。我们本是同根、同源,……你们怎么能把枪口对准养育你们的百姓呢?……
   
   士兵们的头开始低垂。
   
   此时,一个自称是政法大学的男学生,带头唱起“便衣警察之歌”,随之歌声四起。低沉悲切的歌声,感染现场。市民,士兵都动情地落泪,百姓和士兵的敌对情绪一下子化为了深深的鱼水情,场面至今难忘。市民们为赢得了胜利而喜悦,士兵们为理解了市民而宽慰,在人群的欢呼声和掌声中,官兵们态度平和、组织有序地退去了。
   
   随后,人们纷纷绕过横停在路口带斗的大卡车,又涌向北京饭店斜对面的东单体育场售票处便道路段。这是一些被大批人群堵住的另一支由东向西驰骋的大兵。他们着装与刚才那支部队相同,不同的是这些大兵持有一口浓浓的新疆普通话口音。有人问一个兵:“你们是从新疆来的?”他没有回应,但他疑惑地问:“这都是北京人?”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我被挤压在一米多高的铁护栏处。随着压力的加大,我屏住呼吸,手死命地撑着铁栏,保护胸口,但无济于事。胸口最终贴在铁栏上,眼前开始冒金星。平时所讲的弥留之际的情景在我身上反复出现几次,我确实以为自己被人群挤压的正走向死亡。
   
   一阵强烈的骚动后,压力突然减弱,部队退去,我全然不知,只见无数人头在晃动,令当时的我有种畏惧和绝路逢生之感。听人们在议论着往来的各种信息,如:西边有乘车士兵化装记者撞死市民,前门地铁冒出大批士兵,今晚要注意空降部队……。躁动不安使全城的市民、学生处于焦虑亢奋之中。这时天已大亮,早过了上班时间,但人们经过一夜的疲劳,加上不安的情绪,真正上班的是少数。可以说,6月3日这天北京处于“罢工”状态。人们有“大事发生”的不安预感,承重心理、愤怒情绪随之提升。
   
   6月3日:不同寻常的招牌“暂停营业”
   
   6月3日,接近傍晚,我到达六部口附近的首都电影院门口,这里聚集了上千民众。戒严部队下午投掷的瓦斯弹味儿依然没有散去,经历瓦斯战的市民有声有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被炸的已送往医院。此时对面的电报大楼西侧门外突然放置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这从未有过的“停业”现象,引起了我的警觉。电报大楼从打地基到建成,都是在我眼皮底下的事,但在我的记忆中,坐落在长安街紧邻中南海的电报大楼从未停止过业务,即使在唐山大地震时。其业务运行范围涵盖全国乃至世界。如此重要部门挂牌停业,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信号。
   
   天色渐渐暗淡,市民们在不同的街道路口忙碌着,设置路障,议论着,猜测着今晚将发生什么,以什么方式发生,发展……。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礼士路告急。
   
   当天正是我父亲的生日,我很匆忙地为父亲祝寿后,将写好的家庭地址,电话,姓名放在西服兜里,以备不测。像有如此心理准备的人绝非我一个,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凡是有血性的人,这种举措并不奇怪。
   
   我去了天安门广场,参加严家其先生主持的“民主大学”。在广场西北角巧遇欧美同学会的朋友牛先生,话题是政局及事态,重点关切点是今晚是否会开枪杀人。我坚定地判断,想用大棒刺刀近距离搏杀,突破数百万市民筑成的道道防线,这占领广场的20几万大兵,绝非是被激怒的,红了眼的市民学生的对手。况且,部队是军命难违,内心并非铁板一块,要杀出血路扫荡广场,只有真枪真炮。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
   
   晚11点左右,广场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集中木棍,柳条帽,……,礼士路告急,……请求市民支持……”就在这时刻,天安门西北角出现急促骑车而过的市民:“开枪杀人了!不是橡皮子弹!”并指着身上的血迹。顿时人们热血沸腾,大有献身时刻到来的气氛。群情激奋的市民形成人流,顺西长安街方向奔去。
   
   西单——血腥之夜
   
   当我们这一群人接近西单路口时,前面密密麻麻的市民挡住了我们前行的脚步。密集的枪声越来越近。人们四散,撬便道的方形地砖,拆铸铁的花园栏杆,找附近的木棍,这些都成了近战的武器。十字路口南北方向停放着用作路障的加长无轨车,相互连接,长度几乎横跨南北便道。枪声已连成一片,犹如传统过年燃放的炮竹。从枪声判断,部队已冲过民族宫。
   
   突然,咚咚的撞击声使得路障——无轨车前后晃动,车顶上的人群纷纷摔落。是中抢,还是因车不稳而跳下?不得而知。很快消息传来,撞击车体的是装甲车,意图是撞开连接的无轨车路障,为紧跟其后的大兵开路。但数次撞击没能得手,便转向宣武门方向驶去。另一辆向北边西单商场方向驶去。此后有人证实,广场出现的装甲车,就是由西单驶过去的。
   
   震耳欲聋的枪声,已逼近西单路口,只见几辆长长的无轨车被激怒的市民点燃,一道长几十米,高十几米的火墙,顿时由地而起。南北火墙的缺口处,冲过大批带着钢盔的士兵。砖头瓦块不堪一击,市民带着仅剩的武器——骂声四处逃散。
   
   我们一群人冒着由西单方向射来的密集子弹的疯狂扫射,快速穿越西单商场的横马路进入了皮裤胡同,其中一位不相识者,被子弹击中倒下;随后看见进进出出的车上躺着死伤者,有一位胸口中弹的伤者,鲜血湿透了上衣。又见一辆130型卡车,从我们眼前驶过,汽车上有几位血淋淋的伤者。此后源源不断地轻重伤者被市民从枪弹横飞的险地抢救出来。人们用工地的手推车(很小的三角形斗车),自行车,背着的,抬着的,总之用一切可以用的东西,方式,将受伤者送往附近的医院,距西单十字路口北侧方向最近的邮电医院,二龙路医院,而相距不足百米之内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部和北京市西城分局。高教部是一个管理,培养中国人才的部门。另一个是保障公民安全的公安局。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大批被抢救的伤者从这两个部门的门前抬过,不足百米处却有多名血淋淋的市民,学生的尸体就停放在隔壁医院。
   
   人们依然在无奈的最脏的骂声中忙乱着,用最能泄愤的语言充斥着当时的血腥愤怒的气氛。眼泪哭干了,嗓子喊哑了。我敢说,如果身边有炸药包,英雄式的人物一定层出不穷。当时就有人传说:一位年轻的司机独自驾驶着公交车,直奔天安门方向。
   
   天色依然漆黑,大约是4日凌晨四点左右,天安门方向传来此起彼伏“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我的心里发紧:广场——完了。
   
   电视机上闪现一行草字
   
   我们踏着地上的血迹,走到大木仓与新皮库胡同夹角处,猛然听到邻里的叫声:截住他!截住他!一位敦实,前额系着白布带的学生已跑到我的眼前。我不知道哪来的邪劲,一把抓住他,顺势将他死死地顶在墙角边,他拼命地想要从我手中摆脱,并大喊,放开我,我要报仇,我的同学被他们打死了。我怎么可以袖手。街口外的零星枪声不断,报仇无疑送死。一番折腾,总算是按住了他,在场的邻居送来了糖水,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20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这位有情有义的白面书生。
   
   天色大亮,我回到父母家里,院子里静得出奇。我看到父母在哭,妹妹在哭,妹妹身边几岁的孩子也用手在抹泪,见我进来,嘟囔着说,二舅,解放军杀人了,很多人!
   
   大约上午9点左右吧,我打开电视机,电视没有节目,屏幕上一片灰白。就在此刻,屏幕突然闪见一行手写的草字:“一个政权行将灭亡的时候,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几秒后消失,屏幕恢复一片灰白,虽然没有图像,却听到声音极低的京剧小常宝清唱,是《仇恨入心要发芽》唱段。电视台如此大胆的壮举,建国以来实属首见。遗憾的是,这位制作壮举的勇士何许人也,下场如何,至今仍是悬念。
   
   为了缓和屋里的悲愤气氛,我播通了附近邮电医院的电话,询问死伤人数,值班人员告知死亡67人,因该院人员不足,药品紧张,血源用尽,人满为患,不得已将后来的急救伤者推向其他医院。
   
   下午,我同妻子回自己家去,途经西四北大医院,见到医院门口处贴出几名党员退党声明,再往东,北京图书馆,中南海北门,长长高高的大红围墙上写着醒目的标语:“油炸邓小平!打倒李鹏!血债要用血来还!……北海前门路边上有辆被烧焦的中型面包车,骑车者中不时有面对中南海发出骂声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