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吕千荣的博客
[主页]->[百家争鸣]->[吕千荣的博客]->[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吕千荣的博客
·北京中南海门前喊冤重庆13人遭拘留
·徐水良配合中共想用钓鱼栽赃陷害方法诱捕我 我将会用大量证据揭露
·呼吁关注新疆老访民宁惠荣被哈密公安软禁在医院已4个多月 可能想把他"被病
·呼吁紧急关注访民郭洪伟狱中遭殴打官媒再游街示众 他可能会被维稳迫害死
·西安地方政府维稳竟活摘访民曹秀琴女儿李学会的器官 曹秀琴半年来多次上访
·紧急关注:河南伊川两名女访民被警方打死后焚尸 其家属被控制
·网曝河南伊川两名女访民被警方打死后焚尸其家属被控制确有其事 伊川宣传部
·民族良心“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 曾批中共针针见血
·河南伊川两名女访民在派出所内被"烧死"官方通报涉嫌造假 知情人告诉外媒是
·吕千荣:谁才是中国人民的敌对势力?
·天津警方,你们有什麽权利又一次次非法软禁天津维权访民许乃来和他九岁女儿
·公民议报:公布联署声援著名诗人王臧全家被逼迁最新签名名单
·转文解读政法系腐败黑幕:帅哥美女在丽江都被毁容,警方不作为! 江泽民周
·转文解读政法系腐败黑幕:帅哥美女在丽江都被毁容,警方不作为! 江泽民周
·新疆71岁老访民宁惠荣被公安关黑监狱五个月 生命安全堪忧
·新疆71岁老访民宁惠荣因被公安关黑监狱五个月在网上求助 被公安收走手机并
·黑龙江访民李乃秋住院保胎仍遭监视手机号被销 上海人权捍卫者上街拉横幅“
·中共2017年网情工作重点:抹黑孙中山 因为重建中华民国是中共最恐惧的软肋
·上海访民上街声援丁德元被"精神病" 中国新年刚过两访民在中南海服毒自杀
·吕千荣2017年2月15日受迫害的日记------中共江泽民集团又准备暗杀我儿子
·指证中共活摘的访民邓光英被关精神病院 揭露中共江泽民集团活摘良心犯器官
·警借访民罗织江天勇罪名 中国人民要法治不要匪治
·程晓容:共产主义远比纳粹邪恶
·掸封尘:您知道中共党徽藏着什么秘密吗
·俄解密了毛和斯密签的中共卖国杀人档案《中华人民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
·内部人士揭央视军事报道四大荡妇 女主播自曝央视成性奴集中营
·央视〝内奸名册〞惊见习近平 两会再现〝政治大案?
·郝忠良:给《白毛女》伴奏一辈子才知受骗
·从苏联人民抛弃苏共,到今天俄罗斯人民的幸福生活,揭露了共产主义的邪恶
·呼吁紧急关注天津上访冤民徐乃来又被天津警方软禁在医院马上快被迫害死了
·揭露徐水良被我揭露后疯了后的丑态百出
·徐水良对我的诬蔑诽谤栽赃陷害又穿帮了
·羅宇:與習近平老弟商榷(十七)
·网曝事实证据揭费良勇有中共特务嫌疑,希望费良勇先生能够公开澄清!呼吁海
·
·被逃避的国际机密:中国癌症将现井喷 多图
·【关注】为母惨死喊冤八年 李宁今天为何在山东龙口上访再次被打
·丽江被打毁容女孩 136天后公开近照和遗书
·红领巾又夺人命!江苏13岁男孩离奇身亡
·吕千荣紧急呼救:中共江泽民集团又用机动车谋杀我等手段要迫害死我
·上海政论作家任迺俊被构陷“寻衅滋事罪”遭刑拘已32天(图)
·抓捕江泽民板上定钉 党媒连罪状都公布了 ——党媒道破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四川泸州中学生被害激发万民抗暴 知情者曝内幕
·到底是谁下令以习近平的名义安排地方作陷害我的假材料准备把我逮起来谋杀害
·传中共高层近九成随时出逃 王岐山严审新人 惊呼全线崩溃(图)
·北大副校长:不想女儿被诱奸就别在国内读博(图)
·香港亲共议员组团井冈山拜毛 木桥断裂20人坠河
·毛泽东卖国秘闻 为投靠苏联曾想定都哈尔滨
·被解读自愿遣返 张向忠对台北很失望
·用事实证据揭露费良勇、陈毅然、朱瑞、刘晓东、徐水良、小平头、刘绍夫等人
·怎麽美国的You Tube视频网站中共也能控制住,让我拍摄的迫害我的视频不能公
· 董广平面临重判 恳请各界人士关注
·袁立为弱者发声何遭牢狱威胁,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著名网友“秀才江湖”因网上言论被深圳国保带走
·罗宇谈郭文贵爆料:习近平、王岐山也贪腐,不贪,在六四后的中共里待不住
·凝聚共识,呼吁支持郭文贵先生的反腐曝料
·吕千荣2017年4月29日的控诉:中共国安国保又安排人用机动车对我谋杀了
·云南党校教师子肃因公开推举胡德平任总书记 再遭拘捕
·看图说话:揭秘盗国贼们为什麽爱赵国邪恶体制
·糜崇标难耐5年软禁 护妻心切斩伤国保
·国保 "护送"陈建刚返京 联合国表关注
·程晓容:千万港元“维稳费”与民脂民膏
·传江泽民病逝上海华山医院
·传江泽民病逝上海华山医院
·支持郭文贵的反腐曝料,防范郭文贵为中共渗透中国民运
·709大抓捕:李和平律师获释 在押期间遭强迫服药
·陈桂秋:强烈怀疑谢阳被下药
·郭文贵为何不敢回应《《间谍郭文贵宣誓为中共立功录音曝光》》视频?
·揭露中共一直在不断销毁历史罪证档案
·有人失联有人被刑拘,“一带一路”体现出对外如火对内如荼
·中国律师促调查709案人员被强迫服药指称
·抗日英雄被中共活体解剖 千刀百剪一声未吭
·维权人士发起为“赤壁五君子”之一的袁兵募捐
·中国首次向邻国提出领土要求 再揭新中国到底被出卖了多少中国领土
·伍永元微博实名举报: 厦门174军医院活摘器官 1.5万人转发 医院沉默
·胡锦涛书面提议党章删除〝三个代表〞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普京爆
·胡启立交8万言意见书 吁改名毛纪念堂重评六四
·胡启立交8万言意见书 吁改名毛纪念堂重评六四
·紧急关注!南京史庭福因6月4日上午孤身在南屠前悼念六四被南京公安刑拘
·视频:中国全国脑控武器受害者代表73人集体北京上访报案 公安部不受理,揭露
·鲁扬:被电击的乳房
·清华大学教授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
·苏联解密档案:中共内战用的真实装备
·中共江泽民集团最近既在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我进行公开迫害、谋杀,
·吕千荣2017年6月11日报警视频---揭露中共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
·吕千荣2017年6月11日报警视频---揭露中共长期脑控迫害我,并每天脑控群众对
·毛泽东若活在当下 将是“反华势力”首领
·北大教授毕业演讲遭速删 圈子内〝连提都不敢提〞(附演讲全文)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吕千荣声明:强烈谴责中共把刘晓波迫害监禁致死 对刘晓波先生的离世深表哀悼
·中共文革在广西:国家机器带头人吃人
·紧急呼救:中共安全机关又控制了我家网络,警察群众都说习近平已经批示要把这
·军旅作家刘家驹绝笔控诉中共篡改党史军史
·吕千荣2017年8月4日受迫害的日记-----中共又安排、脑控群众监控迫害我,让群
·吕千荣评辛灏年:給不給唐柏橋革命
·吕千荣声明:如果中共拿言论罪治我,我愿意为国家、民族、同胞而死
·吕千荣声明:如果中共拿言论罪治我,我愿意为国家、民族、同胞而死
·快讯:美加驻古巴外交官被脑控武器攻击 美至少16人遭神祕聲波攻擊 疑有第三
·中华民国光复大陆,不是辛灏年的创造,而是中国人民的选择!
·美加驻古巴外交官被脑控武器攻击:美加驻古巴外交官均遭声波武器暗算 三国联
·中共网络维稳指南曝光!看中共特务、特线、五毛们现在网络维稳的手段方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阿波罗新闻网 2015-01-29 讯】作者:宋书元
   
   

   而我,恰是那晚在西单现场无数的北京市民中的亲历者、目击者之一,我怀着一颗无比沉重的心情,告诉世人,在六四之夜,这里确实发生过铁与血的搏杀。这段回忆,尽管于我而言是痛苦和不堪回首的,但为了补遗历史,警示世人,我还是要坚强的揭示这血迹未干的疤痕,还原现场。我从6月2日凌晨说起。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1989年6月3日,集结在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的坦克与士兵
   
   
   1 6月2日凌晨,大兵进城
   
   我在的摩托兵团日夜兼程,使我体力不支脱队。回家躺在沙发上便呼呼入睡。“大兵进城了!鬼子进城了!”的呼叫声和铁器敲击声划破夜空,也惊醒了我。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犹如发生了强烈的地震,人们不顾衣着,从楼上、楼下,从胡同、街口涌出。
   
   我急忙从阳台望去,正北,东风电机厂方向,黑压压的部队,正以急行军小跑的速度向南急进。紧追着部队的是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手无寸铁的市民们,部队行至美术馆附近的沙滩路段,再往南跑到了东安门北街我们路段时,激愤地迎候他们的邻里与随之而来的市民,向这支清一色上穿白衬衫,下穿蓝裤胶鞋的便衣部队展开围堵。人们手拉手正面拦截,人挤人侧面冲撞。“一、二、三”的加油声,汗臭味,骂声,投掷的废品,混成一团。
   
   一名白天在我们隔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持枪站岗的武警,此刻却换成和眼前部队一样的便衣的士兵冲着部队大喊道:“畜牲!你们是人民子弟兵吗?……”市民们铸成的一道道人墙,一波波冲击,使得士兵们与其说是在前进,不如说是被震惊得无所适从,一个个像惊弓之鸟。一两千人的队伍的紧紧地挤在一起,像个大的铁板长形阵,排山蹈海般向百姓们冲闯。凭着他们这股疯狂的邪劲冲垮了市民的阻截。但很快,随之而来的是海水涨潮般的民众,用自己身体铸成的更加厚实的人墙,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在百姓们“打倒专制和腐败!……”的口号和各色各样的叫骂声、手挽手的冲撞、拦截中,这些疯狂的士兵最终瘫坐在欧美同学会门前的路段上。他们都是一群不到20岁的孩子兵,此时此刻,我真想知道,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在想些什么。大批的市民,向可怜的“孩子们”兵们展开了动情的政治攻势:“你们大多数是农村兵,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在农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而政府官员们过的又是什么样的生活?学生和我们走上街头就是为了反腐败,使国更富、民更强。我们本是同根、同源,……你们怎么能把枪口对准养育你们的百姓呢?……
   
   士兵们的头开始低垂。
   
   此时,一个自称是政法大学的男学生,带头唱起“便衣警察之歌”,随之歌声四起。低沉悲切的歌声,感染现场。市民,士兵都动情地落泪,百姓和士兵的敌对情绪一下子化为了深深的鱼水情,场面至今难忘。市民们为赢得了胜利而喜悦,士兵们为理解了市民而宽慰,在人群的欢呼声和掌声中,官兵们态度平和、组织有序地退去了。
   
   随后,人们纷纷绕过横停在路口带斗的大卡车,又涌向北京饭店斜对面的东单体育场售票处便道路段。这是一些被大批人群堵住的另一支由东向西驰骋的大兵。他们着装与刚才那支部队相同,不同的是这些大兵持有一口浓浓的新疆普通话口音。有人问一个兵:“你们是从新疆来的?”他没有回应,但他疑惑地问:“这都是北京人?”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我被挤压在一米多高的铁护栏处。随着压力的加大,我屏住呼吸,手死命地撑着铁栏,保护胸口,但无济于事。胸口最终贴在铁栏上,眼前开始冒金星。平时所讲的弥留之际的情景在我身上反复出现几次,我确实以为自己被人群挤压的正走向死亡。
   
   一阵强烈的骚动后,压力突然减弱,部队退去,我全然不知,只见无数人头在晃动,令当时的我有种畏惧和绝路逢生之感。听人们在议论着往来的各种信息,如:西边有乘车士兵化装记者撞死市民,前门地铁冒出大批士兵,今晚要注意空降部队……。躁动不安使全城的市民、学生处于焦虑亢奋之中。这时天已大亮,早过了上班时间,但人们经过一夜的疲劳,加上不安的情绪,真正上班的是少数。可以说,6月3日这天北京处于“罢工”状态。人们有“大事发生”的不安预感,承重心理、愤怒情绪随之提升。
   
   6月3日:不同寻常的招牌“暂停营业”
   
   6月3日,接近傍晚,我到达六部口附近的首都电影院门口,这里聚集了上千民众。戒严部队下午投掷的瓦斯弹味儿依然没有散去,经历瓦斯战的市民有声有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被炸的已送往医院。此时对面的电报大楼西侧门外突然放置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这从未有过的“停业”现象,引起了我的警觉。电报大楼从打地基到建成,都是在我眼皮底下的事,但在我的记忆中,坐落在长安街紧邻中南海的电报大楼从未停止过业务,即使在唐山大地震时。其业务运行范围涵盖全国乃至世界。如此重要部门挂牌停业,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信号。
   
   天色渐渐暗淡,市民们在不同的街道路口忙碌着,设置路障,议论着,猜测着今晚将发生什么,以什么方式发生,发展……。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礼士路告急。
   
   当天正是我父亲的生日,我很匆忙地为父亲祝寿后,将写好的家庭地址,电话,姓名放在西服兜里,以备不测。像有如此心理准备的人绝非我一个,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凡是有血性的人,这种举措并不奇怪。
   
   我去了天安门广场,参加严家其先生主持的“民主大学”。在广场西北角巧遇欧美同学会的朋友牛先生,话题是政局及事态,重点关切点是今晚是否会开枪杀人。我坚定地判断,想用大棒刺刀近距离搏杀,突破数百万市民筑成的道道防线,这占领广场的20几万大兵,绝非是被激怒的,红了眼的市民学生的对手。况且,部队是军命难违,内心并非铁板一块,要杀出血路扫荡广场,只有真枪真炮。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
   
   晚11点左右,广场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集中木棍,柳条帽,……,礼士路告急,……请求市民支持……”就在这时刻,天安门西北角出现急促骑车而过的市民:“开枪杀人了!不是橡皮子弹!”并指着身上的血迹。顿时人们热血沸腾,大有献身时刻到来的气氛。群情激奋的市民形成人流,顺西长安街方向奔去。
   
   西单——血腥之夜
   
   当我们这一群人接近西单路口时,前面密密麻麻的市民挡住了我们前行的脚步。密集的枪声越来越近。人们四散,撬便道的方形地砖,拆铸铁的花园栏杆,找附近的木棍,这些都成了近战的武器。十字路口南北方向停放着用作路障的加长无轨车,相互连接,长度几乎横跨南北便道。枪声已连成一片,犹如传统过年燃放的炮竹。从枪声判断,部队已冲过民族宫。
   
   突然,咚咚的撞击声使得路障——无轨车前后晃动,车顶上的人群纷纷摔落。是中抢,还是因车不稳而跳下?不得而知。很快消息传来,撞击车体的是装甲车,意图是撞开连接的无轨车路障,为紧跟其后的大兵开路。但数次撞击没能得手,便转向宣武门方向驶去。另一辆向北边西单商场方向驶去。此后有人证实,广场出现的装甲车,就是由西单驶过去的。
   
   震耳欲聋的枪声,已逼近西单路口,只见几辆长长的无轨车被激怒的市民点燃,一道长几十米,高十几米的火墙,顿时由地而起。南北火墙的缺口处,冲过大批带着钢盔的士兵。砖头瓦块不堪一击,市民带着仅剩的武器——骂声四处逃散。
   
   我们一群人冒着由西单方向射来的密集子弹的疯狂扫射,快速穿越西单商场的横马路进入了皮裤胡同,其中一位不相识者,被子弹击中倒下;随后看见进进出出的车上躺着死伤者,有一位胸口中弹的伤者,鲜血湿透了上衣。又见一辆130型卡车,从我们眼前驶过,汽车上有几位血淋淋的伤者。此后源源不断地轻重伤者被市民从枪弹横飞的险地抢救出来。人们用工地的手推车(很小的三角形斗车),自行车,背着的,抬着的,总之用一切可以用的东西,方式,将受伤者送往附近的医院,距西单十字路口北侧方向最近的邮电医院,二龙路医院,而相距不足百米之内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部和北京市西城分局。高教部是一个管理,培养中国人才的部门。另一个是保障公民安全的公安局。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大批被抢救的伤者从这两个部门的门前抬过,不足百米处却有多名血淋淋的市民,学生的尸体就停放在隔壁医院。
   
   人们依然在无奈的最脏的骂声中忙乱着,用最能泄愤的语言充斥着当时的血腥愤怒的气氛。眼泪哭干了,嗓子喊哑了。我敢说,如果身边有炸药包,英雄式的人物一定层出不穷。当时就有人传说:一位年轻的司机独自驾驶着公交车,直奔天安门方向。
   
   天色依然漆黑,大约是4日凌晨四点左右,天安门方向传来此起彼伏“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我的心里发紧:广场——完了。
   
   电视机上闪现一行草字
   
   我们踏着地上的血迹,走到大木仓与新皮库胡同夹角处,猛然听到邻里的叫声:截住他!截住他!一位敦实,前额系着白布带的学生已跑到我的眼前。我不知道哪来的邪劲,一把抓住他,顺势将他死死地顶在墙角边,他拼命地想要从我手中摆脱,并大喊,放开我,我要报仇,我的同学被他们打死了。我怎么可以袖手。街口外的零星枪声不断,报仇无疑送死。一番折腾,总算是按住了他,在场的邻居送来了糖水,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20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这位有情有义的白面书生。
   
   天色大亮,我回到父母家里,院子里静得出奇。我看到父母在哭,妹妹在哭,妹妹身边几岁的孩子也用手在抹泪,见我进来,嘟囔着说,二舅,解放军杀人了,很多人!
   
   大约上午9点左右吧,我打开电视机,电视没有节目,屏幕上一片灰白。就在此刻,屏幕突然闪见一行手写的草字:“一个政权行将灭亡的时候,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几秒后消失,屏幕恢复一片灰白,虽然没有图像,却听到声音极低的京剧小常宝清唱,是《仇恨入心要发芽》唱段。电视台如此大胆的壮举,建国以来实属首见。遗憾的是,这位制作壮举的勇士何许人也,下场如何,至今仍是悬念。
   
   为了缓和屋里的悲愤气氛,我播通了附近邮电医院的电话,询问死伤人数,值班人员告知死亡67人,因该院人员不足,药品紧张,血源用尽,人满为患,不得已将后来的急救伤者推向其他医院。
   
   下午,我同妻子回自己家去,途经西四北大医院,见到医院门口处贴出几名党员退党声明,再往东,北京图书馆,中南海北门,长长高高的大红围墙上写着醒目的标语:“油炸邓小平!打倒李鹏!血债要用血来还!……北海前门路边上有辆被烧焦的中型面包车,骑车者中不时有面对中南海发出骂声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