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
拈花时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5)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6)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7)
·ZT-关于抗日战争和中共起家的真相
·文摘并评论:美国加州就早期排华政策作出道歉
·胡主席带领我们奔“钱方”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8)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9)
·现实中国
·ZT——让人沉重的数字中国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
·美国关于媒体诽谤的诉讼和判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1)
·共产党政府的首要职责是抢钱。文摘并评论:国富民穷 中国政府收入知多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2)
·执政党公信力还不如婊子-《求实》杂志的民意调查结果
·法院公然贿赂举告人,居然出了书面文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3)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4)
·祸在萧墙之内也,文摘并评论:中国官方媒体提出网络颠覆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5)
·选举法:美国的选举团制度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6)
·改良派与颠覆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7)
·金融创新与乱政创新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8)
·文摘并评论:政府支配川震捐款八成 公众质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9)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陆房市 揭秘最大的庄家和炒家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0)
·文摘并评论:上千村民冲击冶炼厂 血铅超标女孩自杀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1)
·新闻并评论:马英九首度前往小林村探视 鞠躬致歉长达15秒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2)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3)
·美国公司甘冒损失诬陷中国机构?抑或反腐败不过是政治斗争的手段?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4)
·温家宝的表现比马英九好?荒谬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5)
·楼市开发商自曝商业贿赂已成行业真规则
·关于五毛言论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6)
·中华新乱政-司法恐吓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7)
·中华新乱政2——选择性失忆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8)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zt-“毛主席用兵真如神”(九)
·中华新乱政3——只宣传成绩,不负责任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9)
·zt-那一天,妈妈被黑社会匪徒杀害了......(图)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0)
·“不折腾”与“和谐社会”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1)
·中华新乱政4-武装警察与黑社会的混合使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2)
·中华新乱政5-在国内抢钱,再到国外派钱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3)
·美国公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国有企业行贿细节,相关公司拒绝承认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4)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5)
·zt-新疆乌鲁木齐数万民众游行要求区委书记下台,发生冲突至数人死亡
·姬鹏飞自杀真相披露,姬胜德保外就医
·文摘并评论:重庆高官涉黑多人落马 薄熙来或有政治图谋?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6)
·一个极度滥权的国家的带血“华诞(蛋)”值得庆祝吗?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7)
·陈水扁是一座历史丰碑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38)
·你所不知的蒋介石(ZT)
·zt-李鵬家族新傳:父女信教,長子昇官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08年央企利润6961.8亿 上交石油暴利税1077亿
·《延安日记》
·风声鹤唳的六十华诞(华个蛋)
·感谢法轮功
·也谈小中共六十年功绩
·国庆阅兵式的另类解读
·关于国庆“阿里郎”式庆典的讨论
·万里高调亮相天津的玄机
·ZT-邪恶的毛泽东
·薄熙来的“真心话”?抑或政治喊话?
·国家犯罪、执政党犯罪与政府犯罪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一)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二)
·聋子的耳朵与婊子的贞节牌坊-纪委检举网站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三)
·文摘并评论:中国1/3开发商只倒卖土地 从不盖房
·为贪污受贿保驾护航-文摘并评论:最高法副院长建议调整贪污贿赂罪起刑点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四)
·文摘并评论:摧毁中国柏林墙的“开墙者”
·大江大海 一九四九(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中暑记
   
      韩哥满脸搭笑,颠颠地跑过去,把奶粉和饼干递出牢门。
   
     兰哥指着我们骂:“我上监控看着啊,谁给我找事我揳他丫的!”

   
     兰哥这么大的派头,怪不得黑社会老大哪!表面是骂我们,一点儿都不给韩哥面子。
   
     韩哥悻悻地溜达回茅台儿,说:“老美,因为你,我挨了一锤!”
   
     我马上说:“韩哥,咱出去处得还长着呢!”
   
     韩哥说:“嗨,你当我真在乎他?我也快走了,谁能把我怎么样啊?!咱乐和咱的。”
   
     小龙捅捅我,小声说:“管教来了,一会儿管儿可能提你。”
   
     “你咋知道?”
   
     “兰哥给管教孝敬早点去了。”
   
     我真意外,这管教还吃犯人的东西?!
   
     突然,坐三排的一个犯人干哕了一下,马上摇晃着趴到隔台儿上,对着便池就吐,一股酸臭洋溢开来。马上有一个犯人过去收拾茅台。
   
     韩哥问:“‘候鸟儿’,咋啦?”
   
     小龙跨过隔台儿,去给那病犯捶背,“昨儿他就不舒服,估计中暑了。”
   
     我顾不了自己低烧了,请示了韩哥,过去给“候鸟”看病。
   
     “候鸟”面色苍白,浑身冒汗、心率很快,我摸了摸他的脑门儿,说:“韩哥,这是轻度中暑,得看医生了。”
   
     韩哥一咧嘴:“咱这儿人还算少的,这么热的天,这么挤,哪个号没有中暑的?都去医务室,还不挤暴了?这地儿,不发高烧都扛着。重了再说吧。”
   
     “那……”我说,“给他喝点儿盐水吧,让他平躺在地上,用凉水擦擦身上降降温。”
   
     “哪儿有盐哪?”韩哥抱怨着,小龙开始用湿毛巾给“候鸟”降温。
   
     “方明,出来!”兰哥在门外叫。
   
     小龙捅了我一下,我才喊出一声:“到!”趿拉上一双布鞋,出了门。
   
     兰哥押着我往外走,一个个牢头在各号儿里点头哈腰地接受兰哥“检阅”。
   
     “兰哥,我们这个中暑的……”一个老大向兰哥请示。
   
     “死得了吗?!”
   
     兰哥这话吓我一跳,回头一瞧,兰哥正翻他那三角眼呢。
   
     “啊……还……还死不了。”
   
     “歇×!大夫来再说!”
   
     进了中央通道,我们汇入了一股人流,流进了后边的一个大屋子。里边蹲了很多犯人,等着照相。兰哥押着我去加塞儿。我学着前边的犯人,找出写着自己名字的大白纸卡在胸前的扣子中间,背对标尺,照了一张标准的“罪犯照”。然后加塞到另一队按手印儿,这里叫“滚大板”。
   
     “啪!”“便衣”甩手抽了前边的犯人一记耳光,骂道:“你丫成心是不是!告诉你手不使劲儿,不会呀!把手擦喽!”
   
     犯人看着沾满黑油墨的双手,怯生生地问:“大哥,往哪儿擦呀?”
   
     “衣服上擦!”便衣恶狠狠地抻出一张新表。
   
     犯人迟疑了一下,黑黑的双手在裤子上抹了半天,“便衣”重新给他按完了手印儿,骂道:“滚!”
   
     太可怜了!明明有废纸,就是不让使。轮到我了,我吸取了教训,象布偶一样,任他摆布。按了十个指纹,两个掌纹,一次成功。
   
     兰哥押我到一个小号儿洗了手,就进了管教室。
   
     一个中年警察坐在破旧的办公桌后边,寸头,方脸儿,笑眯眯眼儿,叼着个烟卷儿。桌儿上一个台扇对着他,边吹边摇头,好像在说:这人不怎么样。
   
     “这是丁管儿。”兰哥说着自己点上了烟。
   
     “您好,丁管教。”
   
     “坐,抽烟吗?”管教说着弹出一支烟。
   
     我连忙推谢,坐到他对面腰鼓形的木墩子上。按规定管教要找每个犯人谈话、做笔录,可是这丁管儿架子大,他让号儿里替他做笔录,他就不用见犯人了,就是他提见的犯人也是蹲着给他回话,给我如此礼遇,我真有点受宠若惊了。
   
     “听说你是美国人?”
   
     “啊。”
   
     管教简单问了问情况,说:“踏实呆着。看守所就是看包袱的,不管你的案子,只要包袱不出事儿就行。我看你呆不长,有啥想不开的找老大,再不成就找我。”
   
     “我想见美国大使。”
   
     “这……我得跟所长请示去。你请律师了吗?”
   
     “我刚写明信片,让我家人请。”
   
     “拿来我瞧瞧。”
   
     兰哥竞走一样快步出屋,没两分钟,门袅袅而开,推门的轻劲儿,跟女人似——竟然是兰哥,这看守所真能“改造人”!这黑社会的老大在管教面前都变成了淑女!
   
     管教接过明信片一看,笑了,按说是看到上面的“油水”了,“行,今儿我就给你发喽。”
   
     “谢谢管教。”
   
     管教问兰哥:“他睡几板啊?”
   
     兰哥讨好地说:“您看呢?不行睡我那儿吧。”
   
     “嗯……你们二板叫什么来着?”
   
     “韩军儿,杨所儿[1]的‘托儿’[2]。”
   
     “哦,对,那……让他睡三板儿吧。”
   
     “谢谢管教。”
   
     管教和蔼地问:“还有什么事儿吗?”
   
     “我有点儿发烧,能看看医生吗?”
   
     “一会儿等大夫吧——不!老兰,直接送医务室!”
   
     兰哥请示:“那几个号儿中暑的是不是也抬去?”
   
     管教一皱眉:“死得了吗?”
   
     “死……死不了。”
   
     “等着,大夫来再说!” 管教没好气地说:
   
     感情兰哥对牢头那套都是跟管教学的!这管教也太“酷”了:对老外倍加呵护,对老内原形毕露,跟共产党咋这象啊!
   
     兰哥押着我顺着中央筒道往外走,拐进了医务室。
   
     地上男左女右坐着几个病犯,边上有犯人陪护着,看病的犯人坐凳子上,两个女狱医带答不理地接诊,好像一肚子怨气——看守所里,她们这儿油水是最少的。
   
     一个女狱医对女犯说:“中暑啦!别让她坐板了,躺地上,喝盐水,吃人丹。用凉水擦。”
   
     “哎呀姐呀,一直擦着呢,还这么烧。”一个陪护的女犯诚恳地说。
   
     “躺风圈儿[3]去,头垫高,昏过去立刻报告!”
   
     “姐呀,这风圈齁热的……”
   
     “不会泼(水)呀!把风圈墙都泼喽!让她躺阴凉。人可不能泼啊!中暑了只能擦,记住没?”大夫扔过一盒药,把女犯打发走了,这儿治疗的招儿竟是让女犯当“泼”妇。
   
     “王大夫,他发烧了。”兰哥把我拽到了加塞儿塞到了前边儿。
   
     “中暑了吧?”大夫问。
   
     我怎么说?大夏天给冻着了?闹肚子预审让拉裤子——穿水裤子吹空调?这发病原因是隐私啊!我随口说:“水土不服。”
   
     “你口音不北京的吗?”
   
     “他美国人,”兰哥说。
   
     “哟?怎么美国人也抓这儿来了?”王大夫惊讶得变了个人,马上变和蔼了。
   
     我量体温的功夫,王大夫又打发了一个中暑的。
   
     “37度5,不烧啊。”她边甩表边说,“还是给你打一针吧,美国人娇气,换他们都得扛着!”
   
     “谢谢!您这儿比外边强,还给打针,外边净给输液了。”
   
     王大夫说:“输液多贵,这儿可是输不起。”
   
     “现在大城市医院,很少打针了,动不动就输液,把身体都输坏了。”我一边挨针一边跟她闲扯,希望她手法慢点,哪成想她几乎是把药滋出去的,兽医的手艺!
   
     “中国现在都这样,怎么挣钱怎么来,身体输坏了再给医院交钱呗。”
   
     “您这话真经典!”兰哥不失时机地给王大夫拍马屁。
   
     “在美国不这样吧?”王大夫说着拔出了针头。
   
     我说:“美国是尽量不输液,尽量不打针,一般都吃药。”
   
     “我也给你开点药吧,照顾外宾了。”
   
     看来我这美国身份成了护身符了,人人另眼看待。
   
     看病回来,见“候鸟儿”还在水池边躺着。一摸“候鸟儿”,高烧了,再碰碰,昏迷了——糟糕!重度中暑!弄不好,要死人的!
   
     韩哥急了:“一会儿大夫巡查来了,你说重点儿!不然大夫不管!”
   
     我猛力掐他人中,还不错,掐醒了。
   
     一个年轻的男大夫出现在门口儿,韩哥赶忙上去汇报。
   
     大夫说:“掐人中,能醒吗?”
   
     “掐半天了,一直昏迷!”
   
     大夫也急了,“赶紧抬医务室!”韩哥马上拍板儿[4],号儿里忙着给“候鸟儿”穿衣服,大家趁机起来——利用一切机会活动屁股,缓解坐板的压力。老六背着“候鸟儿”,由韩哥押着出了牢门儿。
   
     半天功夫,韩哥和老六才回来,说“候鸟”砸上脚镣去温泉医院了。
   
     “候鸟儿”去年春天就进海淀了,拘役半年才出去,今年春天又回来了——秋去春回,故名“候鸟儿”。这回不知道啥时候再飞回来。
   
     [1] 所儿:所长。
   
     [2] 托儿:被托的人,私下疏通案子,或者照顾生活。
   
     [3] 风圈儿:看守所监号儿的后院,供犯人定时放风的地方;风,放风;圈儿:牲口围栏。
   
     [4] 拍板儿:按监室门口的对讲器的电钮叫值班的警察。
   
   
   
   
   看守所,有三宝
   
      刚才韩哥口传的“真经”我并不太认可,我天真地以为冤案离我很遥远。但是韩哥的见识可是很难得。打了一针轻松多了,坐板靠着被垛,主动跟韩哥聊上了。
   
     “老美,看守所有三大宝,你能猜出来吗?”韩哥溜达着说。
   
     “我试试吧。”
   
     “你们都不许告诉他啊!从现在猜到晚上吃饭前,老美,保证你猜不出来!”
   
     “那我要猜出来呢?”我知道我这点阅历肯定猜不出,故意跟韩哥套近乎。
   
     “你要猜出两条来,就算你赢!我输你一包榨菜!”
   
     韩哥那神态让我感到:榨菜在这里就是“山珍海味”!我大方地跟进:“我要猜错了,我来钱了,你们头板儿随便使!”
   
     韩哥一听就乐了,“一言为定!”
   
     惨了!我一句巴结的客套话,他还拍板钉钉了。我赌注1000块呀!他就一包榨菜!
   
     “打水”,筒道口一声吆喝,给号儿里送开水了。号儿里接了一大盆,拿刷牙杯分给大家喝。打水每天两次,其它时间就喝自来水。
   
     不一会儿,筒道里又传来隆隆的车轱辘声。
   
     “饭车来了,下板儿!”韩哥一声令下,大家呼啦一下子,乱了营一样,乱得我发蒙。我跟在后边去洗手,连用肥皂也限制。
   
     通道里的车轱辘声走走停停,各号可怜兮兮地哀告:“阿姨,多给点儿吧,我们号儿人多……阿姨……”此起彼伏的“阿姨”声,汇成了凄凉的乐章。
   
     “小四川”把塑料盆从前边铁门下边的长方口伸出去,饭车还没来,他就说唱起来:“阿姨阿姨好阿姨,我们号儿人多……”
   
     推拉饭车的妇女看来不是犯人,应该是临时工。前边的“阿姨”问:“多少人?”
   
     “26个!”
   
     那个女人往盆里扔完了馒头,小四川又哀告:“阿姨多给点儿吧,吃不饱……”
   
     吃饭是要分地位的:床板上十来个人分两组,前边一组以韩哥为首,后边一组自围一圈;其他光脚站地上的应该是穷人。我自觉地赤足站到了最末一位——已经蹲到了茅台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