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雷声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习近平派中纪委进驻人大与袁世凯包围国会有得一拼
·未普:2014,习近平走在极权路上/张伟国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沙果平:炮制低俗“神曲”,掀起新造神运动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谢盛友:东德共产党带来的新思考
·凯珞:香港从不缺机会,只是机会从不属于我们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中国清廉排名下降意味着什么?
·张鹤慈:有关失独,计生,独生子女政策的讨论
·毛贼诞121周年:最大的国贼!
·学习犹太人,追杀文革刽子手
·蒋公并没喊毛贼万岁
·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飘扬双橡园
·从东北衰落看京津冀一体化/童大焕
·江青两小时法庭陈词曝光
·我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 大陆人从小生活在谎言欺骗之中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政治局要杀江青,陈云坚决反对有何内幕?
·叶匡政:大陆何时能了解一个真实的蒋介石
·陈永苗:80后90后是民国当归的主力军
·郑义:希拉里如何“惹火了所有中国人”
·列宁一战当德奸,已编入教材
·特供奶牛竟然吃进口美国草?
·何清涟:北京为解决财政危机找到方案
·6岁哥哥新年许愿:希望回到没有妹妹的时候
·蒋中正:一个真正的民族英雄
·王维洛:刘铁男和西藏水电大开发
·5事表明 普京帮奥巴马对中国下狠手
·史无前例的大汉奸毛泽东/高鹏飞
·邓小平对江泽民的秘密交待
·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天灵盖上一枪,村村见血土改
·雷锋骗子现原形
·重提阶级斗争有违法治/徐友渔
·鲜为人知,周恩来在“一打三反”中的凶狠手段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为地主正名/应克复
·从普世文明看一党专政的反文明行径/向宪诤
·中共打赢内战之真相解密
·何清涟:反节育派逗你玩:低生育率造成中国劳动力危机
·从来佞幸覆乾坤(下)——拥毛派所思所为/茆家升
·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胡星斗
·日本小姐性病,怪罪中国游客
·五十年代政治运动揭示残忍史实
·北京人均水资源不足能构成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依据吗?
·惊天变局:中国衰落,世界繁荣
·袁贵仁接旨,赐歪脖子大树一棵
·民主政治:民国国会非橡皮图章
·饿死4千万,大跃进毛版中国梦
·前苏联援华专家组负责人谈高岗事件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中缅泰老边境的六万国军后代及现状
   
   金三角紧靠缅甸、泰国、老挝的边境。具体指的是缅东北的大其力、万宏、果敢、兴城、景栋、佤邦;泰北的清莱、清迈、清盛、米湄;老挝西北的会晒、孟赛、丰沙里、南塔,总面积五十万平方公里。过去金三角的鸦片非法生产占世界总量的百分之六十九。金三角成为焦点,不仅是由于毒品、武装贩毒以及由此引发的血雨腥风,更重要的是由于一支从大陆撤出的国军存在。如今58年过去了,国军在金三角留下有6万人的后代。
   
     杀出一条血路

     1950年2月20日云南沦陷。在这一天,国军第8军237师709团少将团长李国辉,率1000多名国军从我云南西盟佤山进入缅甸,随行的还有第8军军长李弥的贴身副官邓克保。在这之前的几天,第8军军长李弥带着几个随从已经撤退到缅甸。李弥军长从曼谷飞往台湾,被蒋公招去商谈组织“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大计。李国辉,河南人,1910年生,行伍出身,中等个头;邓克保,南京人,大学毕业,生于1924年,李弥军长的贴身副官。李弥要邓克保随李国辉撤退,是想让他掌握这支部队,在金三角建立基地。
   
     部队在原始森林里穿行了两天,没有遇上老百姓,也没有遇到缅甸政府军。
     第三天,部队前进到一个平坝,地图上叫小孟棒的地方。这时侦察连长吴成功向团长李国辉报告,前面寨子发现有数量不详的武装。李国辉命令吴成功抓2个俘虏,弄清情况后再决定去向。半个小时后,吴成功抓来2个俘虏。俘虏交待,他们是国民党第26军93师278团的逃缅国军,共有600多人,由副团长谭忠指挥。李国辉立即由2个兵带路去见谭忠。
   
     李国辉决定将两支部队组成一个正规团,就地侍命休整,待与台湾取得联系后,再决定去向。谭忠、邓克保均表示同意。
   进入缅甸后,电台坏了,一直没有同台湾联系上,李国辉命令赶快修复,他一直守在电台旁。三天后电台修好了,呼叫后台湾有了信号,经报告后台湾国防部终于回电。电文如下:李国辉,你部自谋出路。看过电报,李国辉仿佛从头到脚被泼了盆冷水,心凉了。他只将电报给邓克保、谭忠看了,  三人商量决定马上组织“中华民国反共复兴部队”,李国辉任总指挥兼709团团长,谭忠任副总指挥兼278团团长,邓克保任副总指挥。总部就设在小孟棒。孟果镇、孟研各驻守一个团。
   
   他们在两个月内将部队扩充到3500人。李国辉让部队执行三大任务,一是开荒种地解决部队吃饭问题,二是为毒犯子当保镖,向老挝泰国边境运送鸦片,收取巨额保护费,解决军费来源,三是招新兵搞训练,扩军备战。
     一天,华侨蒙振生向李国辉报告:缅甸国防军驻景栋的军团,共15000人,在飞机大炮的助威下已经向国军包围过来。其中缅甸一个团的兵力已经开进大其力,切断了国军退往泰国的退路。李国辉大惊失色,刚刚建立起来的部队难道就毁在自己手里吗?不,必须留下来!思忖片刻,李国辉给缅甸驻大其力的缅军司令坎丹信写了封信,内容是:“反共复兴部队”与缅甸是朋友,决不会交战,复兴部队在缅甸是借道,不久就会反攻回云南,诚望能在缅甸多呆一些日子。李国辉派出邓克保为代表随华侨蒙振生前往大其力与缅甸国防军谈判。
   
     岂料,当邓克保、蒙振生走进坎丹信司令员办公室时,蒙振生当场被扣押,坎丹信接过邓克保递给的谈判信,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撕得粉碎,丢在了废纸篓里。坎丹信放邓克保回去,要他转告李国辉:限复兴部队十天之内全部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否则只有被歼灭。
   
     战争迫在眉睫!无奈只有迎战。李国辉当即作出部署:用一个营的兵力在小孟棒设伏,放缅军进来,然后将他们全歼。缅军打仗怕死,只要全歼他们一个营,也许就有了谈判的筹码。其他部队作好退入原始森林里打游击的准备。
     6月16日清早,缅军6架轰炸机轰隆隆飞越在小孟棒上空,紧接着是轮番俯冲投弹。随着震耳欲聋的炸弹声响起,顿时火光冲天。缅军飞机整整轰炸了四个小时,地面部队还未进攻,国军设伏的一个营就被炸死165人。驻守孟果的278团,遭到了缅军8门八一重炮和十挺机枪的疯狂炮击和扫射,而这些重武器,恰恰也是国军所没有的,278团死伤50多人,各团纷纷向李国辉告急,这是李国辉所没有料到的。他当即调整作战部署,所有的部队立即放弃阵地,退往小孟棒、孟果原始森林。
   
     可是,已经晚了。缅甸国防军已派出10000人的搜山部队把守各路口搜山,防止国军退入原始森林。李国辉所部边打边退,到了下午黄昏还是没能进入原始森林,因为小孟棒是李国辉的大本营,缅军封锁严,部署的兵力多,谭忠所部到了下午已经安全退入原始森林。
   
    天黑下来后,李国辉命令全团官兵上剌刀,手持大刀杀开一条血路,退入原始森林。缅军尽管把守很严,可一到天黑就一个个蹲在地上休息,只要国军一开枪,他们就以火力还击。李国辉手持大刀冲了上去砍了一个缅军。总指挥一带头,国军一个个冲在前,挥舞大刀,一路冲杀,在消灭了缅军一个连100多人后,杀开了一条血路,深夜12时,国军全部进入原始森林。
   
     三国控诉,台湾撤回部分部队
     国军退至森林里后,缅甸国防军迅速占领了小孟棒、孟果、孟研,同时紧追不放,仍然派出10000多兵力搜山,同时另外派10000多兵力把守森林里的出口,企图将复兴部队赶出森林里全部消灭。李国辉知道,国军缺少重武器,激战一天后,所剩的子弹也不多了,不能正面与缅军硬打,必须偷袭。李国辉命令,每天在原始森林里与缅军周旋,待拖累他们后,再实施反击。
   
     国军在森林里与缅军周旋了12天后,缅军10000多人的搜山部队被拖得疲惫不堪,脚步明显放慢。李国辉及时调整布置,跳出包围圈,6月28日,决定向缅军发起反攻。其反攻兵力是:由709团副团长张复生任前敌总指挥,278团沈鸣铸的一个营担任防卫,709团董享恒营长和陈良营长率领2个营,担任攻击孟果的任务,因为缅军东线的团司令部就设在孟果。孟果虽小,但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如果夺取孟果,就能随时撤回泰国,使缅甸10000多人的搜山部队失去作用。李国辉紧紧握住营长董享恒的手说:“这一仗关系到复兴部队的生死存亡,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接着李国辉同全营400多个弟兄一一握手,把他们送到树林边。
   
     董享恒营长率领全营400多弟兄经过一夜奔袭140里,拂晓前悄悄潜伏在孟果镇口的小树林里,四个国军摸上去,干掉2个哨兵。国军如饿虎下山,冲进了镇里。一番激战,打死缅军32人,夺回了孟果。天亮,缅军2个团3000余人围了过来,将孟果团团围住。缅军先是用炮轰,接着冲锋,结果缅军的大炮十分厉害使国军伤亡惨重,副营长王忠明身中两枪身亡,一连杨促堂连长、七连连长、九连连长相继战死。张复生副团长意识到国军所以惨败是因为没有重武器。他立即组织50人的敢死队,决心消灭缅军炮兵。
   
     深夜,营长董享恒带领敢死队悄悄撤出阵地,向后山进发。午夜,突然下起大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天助国军。敢死队摸入了缅军炮兵阵地,首先用剌刀杀死十多个缅军,然后俘虏205人,缴获十尊大炮,大获全胜。天亮,十尊八一重炮一齐向缅军开炮,缅军做梦也没想到国军还有火炮,顿时被打得溃不成军,纷纷败退。国军又重新夺回了小孟棒。有了大炮开路,国军为了报一箭之仇,李国辉重新组织力量,下令进攻大其力,经过一天的激战,国军攻入了这座当时就有30000余人的重要城市。
   
     这场历时40天的战争,缅军牺牲1500人,受伤3000余人,被俘302人。国军被打死408人,伤602人,国军大获全胜。
   7月28日,缅甸国防军派来一个少将揣着照会来到李国辉的指挥部谈判。照会的内容是:体谅国军的困境,为维护缅甸主权,只要国军释放俘虏,离开大其力和公路沿线,将允许国军居住。先前,缅甸军已经释放了被扣押的国军谈判代表蒙振生。国军有了立足之地,当即按照会上所说,李国辉释放了全部俘虏,撤回新占领的城市,回到小孟棒、孟撤、孟果一带重新安营扎寨坚守了下来。
   
     国军大败缅军的消息,不胫而走,震动了缅甸、泰国、老挝。各国记者纷纷前往泰国的夜柿,要求进入大其力采访国军,有的干脆扮演成边民乔装打扮后找到国军了解战事,有的以华侨寻找中国亲人的身份挖空心思打听消息。在《曼谷日报》《新加坡早报》等各大媒体都有消息刊登出来。
     当蒋公看到《曼谷日报》报道国军大败缅甸国防军的消息后,当即命令李弥返回金三角,组建“云南救国军”,任命李弥为总指挥,恢复对金三角国军供给。
   
     很快,李弥返回了金三角。随即台湾与美国取得联系,美国派出军事顾问到金三角对国军进行训练,并每月给20万美元支持。不久,蒋公又派出他的侍卫总长柳元麟中将赴金三角,领导国军,扩大队伍。到了1953年,李弥组织的“云南反共救国军游击总部”成立,下辖3个军区、3个军、20个纵队,总兵力达35000人,还在缅甸孟撤修建了军用飞机场。
   
     从1953年至1962年,老挝联合缅甸、泰国政府不断向联合国提出抗议,要求台湾当局撤回国军。蒋公迫于联合国的压力,联合国每作出一次要求台湾当局撤回国军的决议,蒋公就撤走几千人,至1962年6月,国军共撤走20000余人回台湾。  
   
     1960年国军的“云南反共救国军”改称“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李弥撤回台湾,柳元麟任总指挥。1961年3月6日,已任“反共志愿军”副总指挥兼第5军军长的段希文,接到命令要他率领部队到孟撤机场,准备撤回台湾。结果,当他带领士兵在机场等待时,又接到蒋公的急电:留下来坚守,准备反攻大陆。这样,他和他的第5军又留了下来。实际上他的第5军只有3000多人。
   段希文,云南宣良县大渡口村人,1949年任国民党205师少将师长兼武汉卫戍区司令。他与总指挥柳元麟矛盾较深,柳元麟向蒋公状告段希文不听指挥,反攻大陆不力,拉山头,特别是收买云南籍国军。因此,在段希文被留下来后,台湾中断段希文所部的军饷。段希文知道留下来后,再也不听台湾和柳元麟的指挥,他要自谋生存之路。在一个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段希文避开大其力,绕开夜柿,在树林里穿行四天到达了泰国清莱省的美斯乐。
   
     美斯乐距泰老边境线不远,偏僻闭塞,更重要的是地形险要,易守难攻,这里是泰国的傈僳族居住区,寨民居住在山腰。段希文命令,与傈僳族打成一片,为他们做好事随乡入俗,将营房盖在陡峭的山坡上,建在遮天蔽日的树林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