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雷声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11段线变9段,夜莺岛被出卖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国共内战 共党究竟推翻了什么?
·朱元璋活活烫死朱棣生母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他将中国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送给日本
·这个原本富裕的地区并入大国后穷到后悔
·毛贼东“雷语”大集结
·中国赶超美国究竟要多少年?
·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
·挑起卢沟桥事变引日军进内地的人
·谁打开了"红八月"的恐怖魔盒?
·栗战书赞老领导曾庆红工作细致入微
·克林顿心目中的江泽民:风靡美国
·piachan和周小平谈奥运
·川东地区的土改调查/谭松演讲
·蔡英文要归还大陆百万两黄金吗?
·毛贼死前嘱情妇:速离京嫁人
·凤姐谈甘肃一家六口自杀
·蔡英文家族地产也是国民党产
·为毛贼东普写颂歌的人的下场
·江主席老家发起抗议:"绞死金三胖"
·中共“王二小故事"涉嫌造假
·抗日铁汉汤恩伯当年无钱治病
·那些年我們一起過的國慶日
·蒋公诞辰日,向伟人深深致敬!
·上万志愿者美墨边境开始筑墙
·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
·江泽民挑明留任真相 压阵军委助力胡锦涛
·卡斯特罗和毛贼东的狗咬狗斗争
·卡斯特罗如何让华人社区消亡殆尽
·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西安事变几位干将变身汉奸记
·彭明父母:伟大的儿子,奋斗的一生
·江泽民八个字高度赞扬李瑞环
·西安事变中蒋公三封遗书
·南京大屠杀凶手师团被澳全歼
·国民党呼吁政府立即解散党产会
·北洋军阀爱国爱民
·只需再外逃1万亿美元 就能击溃中共
·清水君:民族罪魁张学良
·可怕!“斩尽杀绝黑五类,永保江山万代红”
·馬英九胜诉,段宜康判賠道歉
·蒋中正比美英法苏打得好!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毛贼东唯一正确的一件事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
·灭绝性大事件被深藏 毛贼东歼灭红20军
·胡耀邦自述胡邓分歧和下台原因
·想不到,钓鱼岛是这老贼出卖给日本的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危机——​硅谷华人高管遭印度帮“血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来源:央广网
   
   
   湖南新型寡妇村 家里男人都因癌症而死
   

     湖南株洲青霞社区桎木组是中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工业区,其中分布着冶炼厂、化工厂、洗煤厂和电厂等数十个重污染型企业,桎木组是个寡妇村,男人都得癌症死了,至于为何癌症高发,包括社区领导在内的当地居民普遍认为,环境污染是罪魁祸首。 村民冯文在厨房里准备午饭,冯文,50岁,株洲市石峰区桎木组村民。丈夫易家军2012年因肝癌去世,时年52岁。
   
    2014年7月,和村里的很多妇女一样,钟广凤成了一名寡妇。
   
    她的丈夫刘光述,死的时候刚满55岁,就像他沉默的性格一样,“突然跌倒在院子里,两腿一蹬就死了。”尽管家人拼命地往医院送,但他还是在路上断了气。病情则是和村里很多早亡的男人一样——癌症。
   
    连做人口统计的村民组长刘春林,都搞不清钟广凤是村里第多少个寡妇了。“反正外面的人都知道,桎木组是个寡妇村,男人都得癌症死了。”至于为何癌症高发,包括社区领导在内的当地居民普遍认为,环境污染是罪魁祸首。
   
    钟广凤所居住的地区,是中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工业区,其中分布着冶炼厂、化工厂、洗煤厂和电厂等数十个重污染型企业,而数千名和钟广凤一样的青霞社区桎木组村民,则处在这些企业的包围当中。
   
    青霞社区工作人员在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社区目前共有居民1580人,患癌比例超过10%,远远高于全国肿瘤发病率最高1%的水平。全国肿瘤登记中心2013年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中显示,恶性肿瘤发病率全国35岁至39岁年龄段为87.07/10万,40岁至44岁年龄段几乎翻番,达到154.53/10万;50岁以上人群发病占全部发病的80%以上,60岁以上癌症发病率超过1%。
   
    不仅如此,桎木组近年来患癌人员呈现年轻化趋势,有记录的最年轻癌症患者仅32岁。株洲市肿瘤医院医生李杰(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清水塘工业区因为汇集大量化工企业,空气中重金属粉尘、烟尘含量偏高,是引发肺癌的重要诱因,“空气污染引发癌症,这个在国际医学上也早已经证明。”李杰介绍,近些年,株洲市肿瘤医院收治的癌症病人中,清水塘地区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而且来的人也呈现年轻化趋势,这和环境污染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李杰也表示,受制于客观原因,本地肿瘤医院一直没有就清水塘地区的癌症高发做过系统性研究,因此很多也只是经验内的猜测,很难用证据来证明。
   
    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 ,在2013年已将大气污染物质的致癌风险评估为5个阶段中危险程度最高的水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大气污染会引发肺癌。”
   
    癌症的恐惧,让当地村民从10多年前开始上访,要求搬迁。但由于资金问题,搬迁工程始终未能顺利推进,致使部分村民至今仍通过堵路等极端手段表达诉求。
   
    一方面是财政缺口,一方面是癌症高发,让这个被称为“寡妇村”的村民愈发焦虑。“是不是要等村里的男人都死了,上面才会重视呢?”一位村民叹息说。
   
    好消息是,搬迁改造已提上议事日程。2014年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做好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确定清水塘老工业区等全国21个城区试点区。另据红网2015年1月16日消息,湖南省发改委将主抓清水塘老工业区整体搬迁改造工作。一是开展了一系列整体搬迁改造的前期工作;二是启动了部分搬迁改造工作;三是启动了老工业区搬迁居民征地拆迁工作。
   
   
   萧索的“寡妇村”
   
    2014年12月1日,株洲市石峰区清水塘工业区周边的4个村民小组,开始了他们一年中的第6次堵路。
   
    这一次,他们将株洲冶炼集团门前的铜霞路堵得严严实实,来往的货运车排起了长龙。同10多年来不断维权的诉求一样,村民要求政府或将他们搬迁,或将工厂搬迁。
   
    不过,这一天青霞社区桎木组村民、维权“积极分子”钟广凤没有来。村民后来得知,钟广凤和他死去的丈夫一样,也被查出了癌症,最近刚做完手术,割掉了一个肾,回常德娘家养病去了。
   
    寡妇村,源于2004年湖南本地媒体《潇湘晨报》对此地的报道。当年的报道援引村民的口吻称,青霞社区桎木组3年中,有近20名男姓村民死于癌症,因此被外界称为“寡妇村”。
   
    1月11日起,澎湃新闻记者连续多日在桎木组走访,目前仍能联系到,且不完全登记在案的有18户寡妇家庭,占整个桎木组200户人口的9%。据桎木组组长刘春林介绍,全组拥有癌症病人的户口比例,则至少在60%以上。
   
    桎木组距离株洲市区直线距离不超过10公里,但与以市政建设闻名湖南省的株洲市区相比,村内垃圾遍地,池塘发臭,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煤味道。
   
    在株洲环保局的官方微博上,有数十条关于清水塘空气质量的市民投诉,反映空气太“臭”,而环保局则在回复中将之归因为“历史欠账多而重、、、、、、一步(整治)到位不现实。”
   
   
   环伺的工厂
   
    远眺整个清水塘工业区,散落着数十个烟囱,每当夜幕降临,一片雾遮雾罩。
   
    据湖南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朱云研究显示,新中国成立不久,株洲市被列为全国八大工业重点建设城市之一。但是由于重点项目在初期操之过急,边建设边规划,所以缺乏一定的预见性。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原先规划在城市边缘的企业最终被包围在城市中,导致城市内部的污染日益严重,环境质量不断下降。
   
    青霞社区建设村村民康敏的家与化工厂一墙之隔,厂区的烟囱距他们家的直线距离不到100米,康敏称,他们家平时都是窗户紧闭,夏天也是如此,因为空气太刺鼻,让人无法呼吸,“尤其到晚上的时候,更加难闻。”
   
    桎木组处在化工厂、冶炼厂等多个企业的包围当中。组长刘春林说,桎木组地势低洼,遇到阴天,空气流动性差,家里根本无法开门窗,“我们这里是整个清水塘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株洲市政府网站一篇题为《株洲环保产业将助清水塘“脱胎换骨”》的文章中披露,清水塘工业区仅火力发电、有色冶炼、化工3个行业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就占了株洲全市工业的89.5%。火力发电、化工行业的烟气排放量占全市工业的77.9%,水泥行业粉尘排放量占全市工业的87%,化工行业的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别占全市工业的69.4%。株洲市还于2004年、2005年被原国家环保总局评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之一。
   
    不只是空气污染,2014年6月5日,株洲网友发微博称清水塘霞湾港水质出现强酸强碱,随后株洲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去往现场调查处理,发现中盐湖南株洲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公司超标排放废水。6月15日,环保局在媒体通报称,他们分别给予了两家公司241万和120万元罚款。
   
    朱云的研究显示,清水塘地区约10平方公里的农用地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所生产的农作物有7项重金属含量普遍超标,以砷、汞、铅危害为烈,其中稻田中的镉超标率高达100%。“我们这里种出来的菜,(株洲)市区的人根本不会买,因为都知道有毒。”桎木组村民张和平说。
   
    全方位的污染开始影响到当地居民,儿童血铅超标也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
   
   
   血铅儿童
   
    青霞社区上级政府、石峰区政府工作人员李霞(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她的家在清水塘附近,自己的孩子刚生下来就超标130%,虽然后来长期服用排铅药物,但也只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
   
    与李霞孩子有相同遭遇的儿童,在清水塘地区还有很多,以青霞社区为例,该社区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共有300名左右未成年儿童,虽然政府没有统一组织过血铅检测,但从他们家访了解来看,儿童血铅超标现象普遍存在。“政府是不会统一做检测的,否则就相当于承认是污染造成的了,那样子政府压力会很大。”一名不愿具名的石峰区政府工作人员说。
   
    1月11日、12日,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清水塘工业区10个保留有血铅化验单的家庭,结果均为血铅超标,其中铅含量最高的310ug/L,低的则有121.3 ug/L(正常含铅值应低于100 ug/L)。这些儿童目前正在自行服用排铅药物,但效果并不明显,很多人持续数月排铅铅值未能明显降低。
   
    “每个月吃药喝牛奶要好几百,对我们这种普通家庭压力很大。”一名家长表示。
   
    新霞社区的康石逸今年3岁半,血铅值为310,属严重超标。他的父亲康敏称,孩子已经表现出脾气暴躁、多动症、注意力难以集中等症状, “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学着别人给小孩吃排铅药。”
   
   
   “拮据”的财政
   
    2014年,部分清水塘居民区与政府谈妥赔偿款,迫不及待搬迁离开,但大多数村民仍困在原地。
   
    以污染最严重、癌症病人最多的青霞社区桎木组为例,组长刘春林说,他们早在四五年前就开始同政府谈判搬迁工作,但始终进展不大。“政府给的价位太低,每户才给二十多万,那样我们出去连个房子都买不起,更别提生活了。”刘春林说,因为无法接受过低的拆迁补偿,几年中,桎木组只有十多户搬走。
   
    青霞社区主任仇剑英表示,整个社区全部搬迁的话,需要10亿左右,“政府也为难,毕竟涉及的人太多,财政确实紧张。”仇剑英说。
   
    “政府也想解决这个问题,村民整天上访他们也不想看到,但关键是没钱。”石峰区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
   
    因为时间久远,且没有官方统计,桎木组乃至整个清水塘区域的患癌人数没有准确数字。然而,2014年青霞社区又新确诊了18名癌症病人,其中以男性居多,最年轻的只有34岁。
   
    有癌症病人的家庭多数贫困,为此,青霞社区从2014年开始给予每个癌症病人2000元的生活补助,“帮不了大忙,但多少是点心意吧。”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