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雷声
·互联网封锁是如何升级的?
·怠工潮像山火一样在国企和地方政府中蔓延
·斯诺登终于把自己弄成了国际大笑话
·赴日考察报告和博导中国农村报告
·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建议中央撤销习近平总书记的职务
·国军抗战对二战战局的贡献
·87岁田华复出,家中四人患癌,中国环境怎么了?
·许小年:中国经济萧条至少5年 最坏时刻还没到
·八年抗战八路才打死851日军?
·习近平6大错误,建议撤职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中国第一村“南街村”神话破灭
·罗援的感概与齐奥塞斯库的下场
·张宏杰: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梦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赵旭:一个地主家庭的悲惨人生
·越南入TPP,将大力政改
·为牺牲在共军枪口下的国军抗战英烈立传 时不我待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中国人为啥欢呼TPP?
·江任总书记前,夫人抱头痛哭
·义勇军全部是被共产党消灭的历史事实
·抗战中流砥柱,看击毙日军数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二类汉奸中国共产党
·TPP价值贸易与徘徊的中国/杨鹏
·周恩来特型演员常铠霖强奸被判刑
·稳增长为旧经济找出路阻碍改革浪费资源
·中国开始第四轮财富大洗劫!/土憋神教
·中国花费30年,越南10年就够了?
·美国防部:24小时内派军舰驶入南海岛礁
·印尼总统:支持美军舰即刻进入南海行动
·朱可夫赞蒋中正识大体了不起
·留守大陆学人的结局
·习近平向五中全会汇报工作
·一浙江老板对比中美制造成本
·谁是汉奸卖国贼?13亿人被骗了!
·蒋最大误判:未在重庆干掉毛
·“1964年苏联同意归还两万平方公里领土,结果?
·祸国殃民毛贼东
·习马会获江胡首肯 曾在五中通报数百人
·去美国化 中国处处都和美国对着干
·巴黎恐袭事件将引爆第五波民主浪潮/手气
·新“筹安会”羞羞答答登台
·潘晴:南海局势升温 环球网:大国权力转移在即 中国要准备战争
·周带鱼花司马式五毛杨三材被打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军改,中央全会授权了吗?
·高瑜一夜被折磨成了“二永康”
·中华民国总统将巡视南沙太平岛
·荣毅仁入党,习仲勋是介绍人
·中美制造业的真实成本
·民国的国会议员如何监督政府?
·乌克兰取缔共产党
·翦伯赞死亡真相:落井下石
·张玉凤孟锦云评毛贼:怪兽
·周恩来,李福景,李金藻
·被中共绑架的李波卖什么书?
·反美却奔美?“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八宝山:领导用日本炉
·苏共:中共可运走斯大林遗体
·毛贼东:与日军共谋的男人
·蒋公曾孙蒋万安当选立委
·"林彪周恩来反党集团"的由来
·中共与日军共谋对抗国军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民主指数:中国被评为独裁政体
·陈独秀:苏俄是法西斯制国家
·毛贼东的汉奸卖国语录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阿尔巴尼亚8千刀甩卖中援飞机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湖南新型寡妇村:男人因癌死

来源:央广网
   
   
   湖南新型寡妇村 家里男人都因癌症而死
   

     湖南株洲青霞社区桎木组是中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工业区,其中分布着冶炼厂、化工厂、洗煤厂和电厂等数十个重污染型企业,桎木组是个寡妇村,男人都得癌症死了,至于为何癌症高发,包括社区领导在内的当地居民普遍认为,环境污染是罪魁祸首。 村民冯文在厨房里准备午饭,冯文,50岁,株洲市石峰区桎木组村民。丈夫易家军2012年因肝癌去世,时年52岁。
   
    2014年7月,和村里的很多妇女一样,钟广凤成了一名寡妇。
   
    她的丈夫刘光述,死的时候刚满55岁,就像他沉默的性格一样,“突然跌倒在院子里,两腿一蹬就死了。”尽管家人拼命地往医院送,但他还是在路上断了气。病情则是和村里很多早亡的男人一样——癌症。
   
    连做人口统计的村民组长刘春林,都搞不清钟广凤是村里第多少个寡妇了。“反正外面的人都知道,桎木组是个寡妇村,男人都得癌症死了。”至于为何癌症高发,包括社区领导在内的当地居民普遍认为,环境污染是罪魁祸首。
   
    钟广凤所居住的地区,是中国著名的老工业基地——湖南省株洲市清水塘工业区,其中分布着冶炼厂、化工厂、洗煤厂和电厂等数十个重污染型企业,而数千名和钟广凤一样的青霞社区桎木组村民,则处在这些企业的包围当中。
   
    青霞社区工作人员在澎湃新闻采访时介绍,社区目前共有居民1580人,患癌比例超过10%,远远高于全国肿瘤发病率最高1%的水平。全国肿瘤登记中心2013年发布的《2012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中显示,恶性肿瘤发病率全国35岁至39岁年龄段为87.07/10万,40岁至44岁年龄段几乎翻番,达到154.53/10万;50岁以上人群发病占全部发病的80%以上,60岁以上癌症发病率超过1%。
   
    不仅如此,桎木组近年来患癌人员呈现年轻化趋势,有记录的最年轻癌症患者仅32岁。株洲市肿瘤医院医生李杰(化名)告诉澎湃新闻,清水塘工业区因为汇集大量化工企业,空气中重金属粉尘、烟尘含量偏高,是引发肺癌的重要诱因,“空气污染引发癌症,这个在国际医学上也早已经证明。”李杰介绍,近些年,株洲市肿瘤医院收治的癌症病人中,清水塘地区的比例明显高于其他地区,“而且来的人也呈现年轻化趋势,这和环境污染有很大的关系。”
   
    不过李杰也表示,受制于客观原因,本地肿瘤医院一直没有就清水塘地区的癌症高发做过系统性研究,因此很多也只是经验内的猜测,很难用证据来证明。
   
    然而,世界卫生组织(WHO)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 ,在2013年已将大气污染物质的致癌风险评估为5个阶段中危险程度最高的水平。“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大气污染会引发肺癌。”
   
    癌症的恐惧,让当地村民从10多年前开始上访,要求搬迁。但由于资金问题,搬迁工程始终未能顺利推进,致使部分村民至今仍通过堵路等极端手段表达诉求。
   
    一方面是财政缺口,一方面是癌症高发,让这个被称为“寡妇村”的村民愈发焦虑。“是不是要等村里的男人都死了,上面才会重视呢?”一位村民叹息说。
   
    好消息是,搬迁改造已提上议事日程。2014年3月31日,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做好城区老工业区搬迁改造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确定清水塘老工业区等全国21个城区试点区。另据红网2015年1月16日消息,湖南省发改委将主抓清水塘老工业区整体搬迁改造工作。一是开展了一系列整体搬迁改造的前期工作;二是启动了部分搬迁改造工作;三是启动了老工业区搬迁居民征地拆迁工作。
   
   
   萧索的“寡妇村”
   
    2014年12月1日,株洲市石峰区清水塘工业区周边的4个村民小组,开始了他们一年中的第6次堵路。
   
    这一次,他们将株洲冶炼集团门前的铜霞路堵得严严实实,来往的货运车排起了长龙。同10多年来不断维权的诉求一样,村民要求政府或将他们搬迁,或将工厂搬迁。
   
    不过,这一天青霞社区桎木组村民、维权“积极分子”钟广凤没有来。村民后来得知,钟广凤和他死去的丈夫一样,也被查出了癌症,最近刚做完手术,割掉了一个肾,回常德娘家养病去了。
   
    寡妇村,源于2004年湖南本地媒体《潇湘晨报》对此地的报道。当年的报道援引村民的口吻称,青霞社区桎木组3年中,有近20名男姓村民死于癌症,因此被外界称为“寡妇村”。
   
    1月11日起,澎湃新闻记者连续多日在桎木组走访,目前仍能联系到,且不完全登记在案的有18户寡妇家庭,占整个桎木组200户人口的9%。据桎木组组长刘春林介绍,全组拥有癌症病人的户口比例,则至少在60%以上。
   
    桎木组距离株洲市区直线距离不超过10公里,但与以市政建设闻名湖南省的株洲市区相比,村内垃圾遍地,池塘发臭,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煤味道。
   
    在株洲环保局的官方微博上,有数十条关于清水塘空气质量的市民投诉,反映空气太“臭”,而环保局则在回复中将之归因为“历史欠账多而重、、、、、、一步(整治)到位不现实。”
   
   
   环伺的工厂
   
    远眺整个清水塘工业区,散落着数十个烟囱,每当夜幕降临,一片雾遮雾罩。
   
    据湖南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朱云研究显示,新中国成立不久,株洲市被列为全国八大工业重点建设城市之一。但是由于重点项目在初期操之过急,边建设边规划,所以缺乏一定的预见性。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口的增加,原先规划在城市边缘的企业最终被包围在城市中,导致城市内部的污染日益严重,环境质量不断下降。
   
    青霞社区建设村村民康敏的家与化工厂一墙之隔,厂区的烟囱距他们家的直线距离不到100米,康敏称,他们家平时都是窗户紧闭,夏天也是如此,因为空气太刺鼻,让人无法呼吸,“尤其到晚上的时候,更加难闻。”
   
    桎木组处在化工厂、冶炼厂等多个企业的包围当中。组长刘春林说,桎木组地势低洼,遇到阴天,空气流动性差,家里根本无法开门窗,“我们这里是整个清水塘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株洲市政府网站一篇题为《株洲环保产业将助清水塘“脱胎换骨”》的文章中披露,清水塘工业区仅火力发电、有色冶炼、化工3个行业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就占了株洲全市工业的89.5%。火力发电、化工行业的烟气排放量占全市工业的77.9%,水泥行业粉尘排放量占全市工业的87%,化工行业的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别占全市工业的69.4%。株洲市还于2004年、2005年被原国家环保总局评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十大城市之一。
   
    不只是空气污染,2014年6月5日,株洲网友发微博称清水塘霞湾港水质出现强酸强碱,随后株洲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去往现场调查处理,发现中盐湖南株洲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株洲冶炼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家公司超标排放废水。6月15日,环保局在媒体通报称,他们分别给予了两家公司241万和120万元罚款。
   
    朱云的研究显示,清水塘地区约10平方公里的农用地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所生产的农作物有7项重金属含量普遍超标,以砷、汞、铅危害为烈,其中稻田中的镉超标率高达100%。“我们这里种出来的菜,(株洲)市区的人根本不会买,因为都知道有毒。”桎木组村民张和平说。
   
    全方位的污染开始影响到当地居民,儿童血铅超标也成为日益严重的问题。
   
   
   血铅儿童
   
    青霞社区上级政府、石峰区政府工作人员李霞(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她的家在清水塘附近,自己的孩子刚生下来就超标130%,虽然后来长期服用排铅药物,但也只下降了十几个百分点。
   
    与李霞孩子有相同遭遇的儿童,在清水塘地区还有很多,以青霞社区为例,该社区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共有300名左右未成年儿童,虽然政府没有统一组织过血铅检测,但从他们家访了解来看,儿童血铅超标现象普遍存在。“政府是不会统一做检测的,否则就相当于承认是污染造成的了,那样子政府压力会很大。”一名不愿具名的石峰区政府工作人员说。
   
    1月11日、12日,澎湃新闻记者走访了清水塘工业区10个保留有血铅化验单的家庭,结果均为血铅超标,其中铅含量最高的310ug/L,低的则有121.3 ug/L(正常含铅值应低于100 ug/L)。这些儿童目前正在自行服用排铅药物,但效果并不明显,很多人持续数月排铅铅值未能明显降低。
   
    “每个月吃药喝牛奶要好几百,对我们这种普通家庭压力很大。”一名家长表示。
   
    新霞社区的康石逸今年3岁半,血铅值为310,属严重超标。他的父亲康敏称,孩子已经表现出脾气暴躁、多动症、注意力难以集中等症状, “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学着别人给小孩吃排铅药。”
   
   
   “拮据”的财政
   
    2014年,部分清水塘居民区与政府谈妥赔偿款,迫不及待搬迁离开,但大多数村民仍困在原地。
   
    以污染最严重、癌症病人最多的青霞社区桎木组为例,组长刘春林说,他们早在四五年前就开始同政府谈判搬迁工作,但始终进展不大。“政府给的价位太低,每户才给二十多万,那样我们出去连个房子都买不起,更别提生活了。”刘春林说,因为无法接受过低的拆迁补偿,几年中,桎木组只有十多户搬走。
   
    青霞社区主任仇剑英表示,整个社区全部搬迁的话,需要10亿左右,“政府也为难,毕竟涉及的人太多,财政确实紧张。”仇剑英说。
   
    “政府也想解决这个问题,村民整天上访他们也不想看到,但关键是没钱。”石峰区一名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
   
    因为时间久远,且没有官方统计,桎木组乃至整个清水塘区域的患癌人数没有准确数字。然而,2014年青霞社区又新确诊了18名癌症病人,其中以男性居多,最年轻的只有34岁。
   
    有癌症病人的家庭多数贫困,为此,青霞社区从2014年开始给予每个癌症病人2000元的生活补助,“帮不了大忙,但多少是点心意吧。”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