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 蝉,树叶,花开甲午]
井蛙文集
·水仙花
·思索伊斯?
· 天安门前放风筝的星期一
·诗与坦克
自喜蜗牛舍,兼容燕子巢
·云抱:唯独你这一枝最遥远
·《为公元2005年的圣诞而作》
·水中的回声
·《希望》
·《生命之泉》
·云抱:生如秋水之静美
·亲爱的井蛙祝福生日快乐
·井蛙,井蛙
上海老电影
·屠城
·教堂?
·仓桥客栈
·蓬船 鬼话
·免费旅馆
·生活
·十六铺
·黄色流血数字--致蒋谚永医生
·鬼岛
·向舒特拉的名单致敬
·我害怕第三只耳朵
·◎ 一意孤行
·◎ 屠城遗尸
·方浜中路一百号
·木村好夫的睡眠时间
·蝴蝶花与坦克城
·颛桥畅想曲
·一个下午的波希米亚出现在
·2004年我的一生
·借给我你的火机
·走开,别挡住我的阳光
·女儿经
继续叙述
·这被玻璃撞碎的六月有你的狂吠(小说)
·第三?晚上我?在想那??的??(小说)
·伸手可摘的不是你童年的?果(小说)
·一只萤火虫 (小说)
·◎ 四孔黑?扣(小说)
·棉花糖 (小说)
·越南?叔(小说)
·被缚的爱情受伤的树(小说)
·这几天在想北京郊外的篝火(小说)
·变形的月季 (小说)
·关于过年的共同记忆 (散文)
·上海澡堂
·郭小川的女性情结
·碗(小说)
·王丹印象记
·小说:积雪
·散文:郭小川的书房
·小说:我的奶妈福妹
·年少轻狂之一:嫁人
·年少轻狂之二:初恋
·年少轻狂之三:黑社会
·猫的午餐
·满人
·岛上的秋天
·罗沙
·五月花与感恩节
·我的童年玩伴
·陛下和仆人的早晨
·离岛往事
·无聊的死亡
·水流动的感觉
·疯子遇上疯子
·内疚
·隐藏的花裙
· 罂粟与蝴蝶
·荷兰的风车
·荷兰冷却的火焰
· 在塞纳河延伸的地方
·巴黎日记
·她们的儿子
·想念老太太
·姐妹
·尴尬
·夜半风吹
·书评:《追风筝的人》
·一套被极力推荐的童书
·井蛙云抱:诗人对话录
·生命的地图
·男人的内衣
·《芬芳之旅》的激情与绝望
·《人皮客栈》的色情与无聊
·《三月的企鹅》:冰川上的抒情
·另一种囚禁——《凡高之眼》艺术评论
·诗人的年龄
· 异端的命运
·蒙克夕阳下的精神地狱 艺术评论
·从凡尔赛到路维希安的道路
· 艺术与瑜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蝉,树叶,花开甲午

    蝉,树叶,花开甲午 井蛙
    ----给杜青
   1
   
   这人走起路来有点像另一个人


   半夜就听说有花朵迫不及待,开了,没人看得见的风景
   
   一只蝉爬上四片树叶
   在这里安居,恋爱,没人发现也有很多人正朝一个方向逃跑
   
   月色沙子一样
   本来是两个人一起走路,但最后是一个人身轻如燕
   
   很久没见,脸上的时间开始朝下
   
   2
   
   这么多花朵都朝下
   他走路没点声响,静悄悄的偷听者的耳朵坏了
   
   一只蝉紧跟着四片树叶上的另一只蝉
   终于看到一只长得像自己的昆虫
   
   这么熟悉的场景竟然没人发现
   这人一定来过但很快又走了
   
   不过,他来时她早已离开
   
   3
   
   一点嫩绿夹着一点鹅黄看起来还是一点嫩绿
   一棵树永远长着相同的颜色一定会让人怀疑
   
   这只悄悄伏在树叶上的蝉开始发现
   自己其实就是那个在梦里见过的人
   
   那个人一直在寻找她生活的场景
   一个长得不一样的自己和一大一小的眼睛
   
   变形的鼻子或者稀疏错落的眉毛
   
   4
   
   这一切会让一只蝉感觉时间变了
   冬天的树叶渐渐变成长形的女人的脸
   
   长条形的很多的花朵凑在一起
   很久没见,一棵树应该向着天空
   
   这个姿势会让一朵花感觉一个地方确实变了
   她不在这里时她一定也不在那里
   
   这个人始终身轻如燕
   
   5
   
   没有一个午夜是与午时紧密相关的
   它们在同一个刻点上匆忙行走
   
   它们永远不可能相遇
   它们也永远不可能分离
   
   午夜来时午时早已离开
   而一只跟随另一只悄悄伏在四片树叶上的蝉
   
   正在午时十二点熟睡如午夜风吹
   
   6
   
   它知道一朵花的梦想是靠近太阳
   这只蝉不会在午夜睡去,它也知道那只喜欢上四片树叶的另一只蝉
   
   长得很像自己
   那个在梦境中一直寻找自己的人终于出现
   
   恋爱的时间与花开的时间却正好相反
   就像女人的脸,一朵朝西的向日葵
   
   这个人不在这里时正好那个人也不在
   
   7
   
   昆虫的记忆一点鹅黄的嫩绿
   冬天的日记,重叠的,蝉与另一只蝉的身影
   
   这个人与这棵树却不在同一地点看到花开
   它们知道一朵花的末日是一棵树与一只昆虫的生死决别
   
   
   月色沙子一样
   午夜与午时相依为命却互不相识
   
   这个人不管走到哪里也走不到尽头
   
   2015年1月6日
   CHINA HILL
(2015/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