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三次坐牢让我恨透了大红龙 更让我看到全能神已完全得胜]
刘佳音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次坐牢让我恨透了大红龙 更让我看到全能神已完全得胜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安徽省芜湖市 小凡

   第一次坐牢让我对大红龙痛恨不止

   2000年我丈夫出事故身亡,可恶的公公与婆家哥嫂常欺负我,因在家实在呆不下去,2001年我带着年仅8岁的儿子在外打工度日。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神的爱临到了我,同年下半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我的心情激动万分、高兴无比,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和曙光,从此我不再痛苦忧伤,而是活在了神话的滋养与圣灵作工的快慰中,整天欢喜快乐。

   为了还报神爱,让更多的人得到全能神的救恩,我开始传福音,随即大红龙的逼迫也就此临到。2003年我在传福音时被宗教人举报,派出所要抓我,为了安全起见,带领安排我到外地传福音。同年腊月的一天晚上,我和一个小姊妹在接待家庭吃过晚饭,正准备出去浇灌新人,突然从门外进来一个陌生男人,他把手搭在我的肩上,问我到哪里去?没等我反应过来,又进来几个人,冲着我问:你是哪里人?干什么的?这时我才知道它们是大红龙的爪牙(穿的便衣)。随后它们不容分说,将我与小姊妹塞上车带到派出所,之后分开审讯。几个警察软硬兼施,轮流审讯我:“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怎么信的,是谁传的,你又传了哪些人,跟哪些人有联系,上级是谁?……”见我始终不招,它们又用软招哄我:“还有几天就过年了,人家妈妈都给孩子买新衣服、新鞋子、买好吃的,你不在家,你的孩子多可怜……。”大红龙这一招确实狠毒,我被它们说的心里一酸,差点掉下眼泪。就在我软弱的时候,神开启我:这是撒但的诡计。对!我不能上它的当,儿子不也在神手中吗?我在家又能怎么样呢?识破了大红龙的诡计,我又有信心为神站住见证了,我一言不发,在心里一直默默呼求神,求神保守我不当犹大,不出卖神家利益,不出卖弟兄姊妹,宁死不屈服于撒但。下半夜,一个大红龙爪牙假惺惺地问我:“你冷吗,想喝水吗?”顺便倒了一杯开水给我喝,用软招来哄我,折腾一夜没让我合眼。

   第二天早上,它们强行给我拍照、按手印、验血型,还拔了我几根头发,最后把我送到看守所。看守所的人得知我是信全能神的,一个约50岁的男警察就凶狠地骂我,命令我靠墙站好,两手放直,我低着头坐在地上不动,几个大红龙爪牙便如恶狼一样强拉我站好,并让我把头抬起来。我不从,骂我的那个恶魔扑上来揪住我的头发使劲往墙上猛撞(撞4、5下),我当时就被撞昏了,它边撞还边骂脏话,一个派出所警察见我被撞的快不行了,就说不能再撞了,会出人命的,它才把我放下。过了一会儿,一个女警搜我的身,连内裤也脱了查看,边搜边亵渎神、骂脏话,还狠狠地扇了我几个耳光,我的脸被打得火辣辣的痛,它又狠狠地踢了我几脚,边踢边骂:“叫你不说……。”之后女魔鬼强迫我睡在看守所大厅的地板砖上(只穿着内衣),地板砖冰冷刺骨,大概睡了20分钟才把我送进号房,虽然大红龙如此残害我,但神在暗中看顾保守我没有感冒。

   在看守所期间,大红龙提审我两次,我什么都没说,想到经历诗歌中唱到: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我心里一直呼求神保守我,誓死不当犹大,就是被大红龙残害死,也不能连累神家,连累弟兄姊妹。在看守所里我看到大红龙惨无人道,连畜生都不如,这些魔鬼一天都不让我休息,天天逼我干活,吃的是黄菜边子,没有一点油,睡的床铺挨着便池,臭气熏人,便池没有一点遮拦,女犯人上厕所,上面的男警察看得一清二楚。在看守所熬了二十几天后,大红龙又把我送到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更难熬,魔鬼天天折磨人,干活、吃饭、穿衣、睡觉、洗漱、说话、走路、就连上厕所都受限制,慢一点都不行,走路都要跑,好节省时间多为它卖力挣钱。这些魔鬼把犯人当牛马、当奴隶、当挣钱的机器,它们为了多挣钱给犯人下达许多任务,每天都要加班到夜里12点以后(若白天没完成任务,下班后还要带到宿舍继续加班完成。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有时甚至只能睡2、3个小时),半夜下班回宿舍除了洗漱,还要评分、背教规、写三书(认罪书、悔过书、接批书),把人整得精疲力竭,在里面干活、吃饭、走路、说话、上厕所都能睡着,但一看见干部瞌睡就跑了,因为这些魔鬼要整你,说你消极怠工,魔鬼太惨无人道,真是吃人不吐骨头。不仅如此,它们还动不动就让我们开会(4个大队共150人),开会内容主要是亵渎神,还时常考试让人亵渎神,姊妹们不写,魔鬼就骂人,还说什么:把你们这些人抓进来,让你们在里面学一技之长,为社会作贡献,别再信神,那是迷信,让你们好好改造走正路等等。大红龙真是可耻!受造之物敬拜神是天经地义的,神让我们追求真理活出正常人性,做一个真正的人,而大红龙硬毁谤我们是“信邪教、反对国家政府”,大红龙实在是不可理喻,可恨、可咒、可诅!神道成肉身来在地上拯救他所造的人类,这本是天大的喜事,大红龙却百般阻挠不许神来人间拯救人,不许人信神、敬拜神,走人生正道,千方百计追捕基督,残酷迫害神的选民,极力搅扰拆毁神的工作,企图将神赶出地界,将神的选民斩尽杀绝,将神的工作摧毁,把中国变成无神区,它永远掌控人类,真是反动透顶,天理难容,该死该灭!

   2004年腊月,我劳教期满释放,到家一看儿子辍学了,家也变样了,由原来的三间房子变成了两间,一间房子被村里修马路强拆了,拆房子的补偿款没给我儿子,全被我丈夫的哥嫂占去了,我儿子一个人在家经常忍饥挨饿。得知这些,我到村里找书记,它不但不给解决,还亵渎神并骂我:“谁叫你信全能神的?你还有脸到村里吵,这两年你到哪去了?”我说:“坐牢去了。”它说:“你信神坐牢还有脸说?”我信神是最正义的事,却遭来狗书记的讥笑、辱骂,让我看到大红龙国家的官员从上到下都是抵挡神的恶魔,一提到神与跟随神的人都恨得咬牙切齿。2005年正月开学,我带着辍学的儿子(十二岁)到学校报名,找4年级老师不收推到5年级,找5年级老师不收推到4年级,它们像踢皮球一样将我们母子踢来踢去,最后踢到校长那里,校长冷酷的说:“我校没有这名学生。”拒绝接收我儿子入学。后来孩子的姑夫找校长多次,校长才勉强答应接收,当孩子的姑夫问能不能给孩子解决一些学费时?校长说:“不行,我校没有这个规矩!”大红龙的政策说要救济困难户,免除困难家庭学生的学杂费,事实却恰恰相反,那些上班拿工资的政府给救济,我是全镇最困难的家庭,就因信全能神,政府不救济还处处歧视、欺压,最终我儿子一分不少地交了学费才让读书。至此我才明白,什么减免困难学生学杂费?什么困难户补贴?什么情系民众、关爱百姓,全是骗人的鬼话,都是魔鬼欺世盗名的花招!

   2008年大红龙又要抓捕我,我再次被调出去尽本分。在外不到三年,我回家时看到家里又变样了,两间房子并了一间(被丈夫二哥家霸占了一间),而且全村已集体拆迁,却不分给我们母子房子,我娘家哥哥为此找村书记讲理,跑了七八趟,2010年村书记才勉强答应给我房子。2011年5月已分房,我家的房子到现在仍杳无音讯。我从2010年回家,和儿子一直寄住在我父母(双亡)的两间小屋里,一下雨到处漏水,房间漏、床上漏、门头漏、灶台上也漏雨……我之所以落得如此凄惨境地,全是大红龙这个恶魔害的,是大红龙将我剥夺得一无所有,连个安身之处都没有。想到上面交通说:“大红龙到底是什么?……在灵界来说,撒但就是邪灵,在人类当中来说,它附到一伙恶魔的身上,那它就是大红龙,大红龙就是撒但的化身,一点也不差。……撒但是各种邪灵的首领,所有跟随撒但的邪灵就组成了撒但的体系。在这个邪恶的体系里,大红龙就是撒但的头,远远超过一切的邪灵,它是万恶之首、罪恶之源。……大红龙就是败坏人类的罪魁祸首,是一切邪恶势力的总根源,这从以下几个方面我们就能看得很清楚。一、大红龙从来就不敬拜上天,反而倒行逆施,逆天而行,让人类敬拜它,把它当神敬拜;大红龙一贯打击正义、扶持邪恶,是当今世界上最邪恶的反动势力,大红龙企图摆脱神的主宰安排,创立它的所谓共产主义乐园来迷惑人类,让人类跟随它,把它当作神来敬拜。二、大红龙竭力否认神,鼓吹无神论、唯物论,编造各种谎言迷惑人类,企图破坏神的经营,与神唱对台戏,与神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三、大红龙残酷迫害神的选民,追捕神以及事奉神的人,企图控制神的选民,建立无神区来取缔神的末世作工。四、大红龙为了称霸世界政坛,还编造了各种邪恶、荒唐透顶的反动理论来欺骗世界、迷惑人类,企图领导整个世界潮流,充当霸主地位。五、大红龙是靠谎言与暴力夺取了政权,同样还是靠谎言来迷惑人类,再加上暴力屠杀来维护其政权,以达到它永久统治人类的目的。”如此邪恶的大红龙还想永久统治人类,休想!它的诡计必遭失败,它的谎言必被神话真理揭穿,让所有的人都看透、弃绝,神必能将预定拣选的人从大红龙权下拯救出来。因神的智慧是建立在撒但的诡计之上,神的全能是任何势力无法抗衡的,正如神说:“……那些阻挠神作工、抵挡神说话、搅扰破坏神计划的终会得到神的惩罚。”

   第二次坐牢让我更深一层地恨恶大红龙

   2012年10月3日中午12点左右,我正在带新人吃喝神话,突然闯进来4个警察(是新人丈夫报的警),凶巴巴地问:“你在干什么?”随后就把我与新人手中的《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夺走,把我连同我的包、自行车、雨衣一起带上警车。临走时,警察对新人说:“我们把她先送到派出所,回来再找你算账!”到派出所后,它们从我的包里搜出一台MP5机子,一张16G的卡,24元钱,一把电筒,两份传福音资料,新人名单与电话号码。接着它们开始审问我:“这些东西从哪里来的,谁让你到她家去的,你和哪些人接触来往,带领是谁,你认识哪些人?”问一会我不吱声,它们就出去了,留下一个爪牙看守我,这个爪牙见我不说话,就骂我:“你信什么不好,非信这个,你脑子里是不是装屎了?”我不理它,心中暗自呼求神保守我在大红龙面前能站住见证,决不做犹大。过了一会儿,来两个人审问我,它们见我不说话,就亵渎毁谤:“信什么东方闪电,这是违法的,反对国家,反对共产党。”一会儿,又进来3、4个警察,其中一人看我不吱声,就气急败坏地揪住我的头发,让我把头抬起来,我不理它。旁边一个恶魔问:“你是不是××地方人,你叫什么名字?我刚从那边调过来,我们是老乡,说了就把你放回家。”因神保守,我对它的诡计看得很清楚,它用“老乡”为诱饵,让我出卖神家,我才不上这些魔鬼的当,我只依靠神,求神保守我守口如瓶。魔鬼又用软招哄我:“你没杀人、放火,也没做坏事,不就信神吗?你讲没事,我们是老乡,我才帮你忙,你不说话,我怎么帮你呢?”见我还是一言不发,另一个魔鬼终于忍不住暴露出恶魔的嘴脸,恐吓说:“像你们这些人我们见得多了,你不讲,有办法对付你,把你关起来。”神加给我力量,我心想:关起来我也不怕,我的命在神手中,你们做不了主。它们从中午一直审问到晚上,见问不出什么,就强行给我拍照、按指纹、取血样,最后押往拘留所拘留15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