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家庭教会
·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感谢老民运杨靖徐文立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叶国强叶国柱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北大人胡石根李海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老民运何德普刘京生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维权人王玲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主人高洪明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感谢民运维权人王国齐弟兄对我科研申诉的支持
***
·维权人叶氏兄弟受洗归入耶稣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圣职按立
·徐永海长老主持圣餐礼拜
·徐永海主持圣餐,左胡石根,右徐永海(图)
***
·就徐水良“正教与邪教”一文而向此兄传福音
·8月17日北京一家庭教会受到警察的干扰
·聚会中的姊妹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学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在聚会时分享圣经
·基督徒王玲在聚会时学圣经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
·维权人马景雪在听基督徒讲圣经
·基督徒叶国强、王玲学圣经
·基督徒胡石根在聚会时学圣经
·北京一教会长老请求为人口70亿祈祷
·严正学徐永海王学勤等学圣经
·北京一因十八大而被软禁者致信十八大
祷告·中国2012年
·圣爱团契11月23日的聚会
·圣爱团契2012-11-30日聚会
·圣爱团契2012-12-7日聚会(图)
·圣经中关于爱自然的话语
·圣爱团契2012-12-14聚会
·徐永海长老谈世界末日
·圣爱团契2012-12-21聚会(图)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致信欧美日各国政府
祷告·中国2013年
·圣爱团契2013年头两月聚会(照片)
·二零一三开局,警察伤害牧师
·圣爱团契2013-2-22聚会(照片)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未来的终极奥秘之前言
·前言2
·为即将出狱的维权人董继勤弟兄祈祷
·圣爱团契2013-4-5聚会(照片)
·请为这些良心犯祈祷(照片)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美国总统及驻华大使
·民间人士严正学、胡石根、朱春柳(照片)
·圣爱团契2013-4-26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3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0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5-17聚会(照片)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圣爱团契2013-5-24聚会(照片)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北京良心犯基督徒在六四前的聚会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
·圣爱团契2013-6-7聚会(照片
·圣爱团契2013-6-14聚会(照片)
为中国的书店能卖圣经而祈祷
·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葛培理及其东门机构
·关于中国书店不能公开销售《圣经》一事
·为在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
·就宗教自由致信庄园会晤的中美领导人
·北京国保警察干扰北京一家庭教会
·沈中厚受洗
·为刚出狱的访民于艳华姊妹祈祷
·已有1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大陆国民党(民革)
·为照片上的这三位正在坐牢的君子祈祷
·众肢体看望在雨中坚守的外交部外人权义工
·已有21人联名公开致信美驻华大使
·为在狱中的倪玉兰姊妹祈祷
·2013年7月圣爱团契受洗圣礼
·为圣经能在中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鞠鸿怡姊妹7月13日受洗
·为圣经在中国能公开出版出售而祈祷
·2013-7-26圣爱团契聚会
·为圣经公开出版出售祈祷
·圣爱团契本周聚会变更通知
·2013-8-2圣爱团契聚会
·就我遭受逼迫与用文字传福音之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为中国的访民祈祷
·为被精神病的于艳华、李金平祈祷
·2013-8-2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为了信仰我们寄出了致美国大使的信
·2013-8-3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我们基督徒第三次到美国大使馆前祈祷
·2013-9-6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13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9-20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基督教之《圣经》“乃天下之大经也”
·我们为什么非要推动圣经的公开出版
·2013-9-2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2013-10-4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我们教会圣爱团契25周年7——王丹与基督精神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2月
   
   (现将25年来,我们教会曾经历过的一些见证,曾写过的一些文章,来与大家一起分享。)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7年12月5日
   
   1994年11月28日上午,我接到一个电话,“我叫王丹,我想请你到我家来,见见面,谈一谈。”我的朋友中没有叫王丹的,莫非是“六四”的王丹, “我到你那里不方便,后面总有人跟着我,只好请你到我家来。”肯定是“六四”的王丹,我很激动,以前很想见他,只是没有机会。按照在电话里王丹给我留下的地址和约好的时间,当日下午我到了王丹家。在他家里,王丹对我说,他很想了解基督教,很想认识一些基督教的朋友。前一段时间,他曾经将这个想法向一些朋友谈过,在他的朋友中,正好有一位是我的朋友,在这位朋友的介绍下,王丹他知道了我。借着这位我们共同的朋友,借着这一天,我和王丹有了较多的接触与交往,并且我的一些主内弟兄姊妹也和王丹有了相应的接触与交往,大家成了朋友。
   
    在中国,一些人因为政治原因被抓了起来,他们的生活是比较困难的,他们需要一些帮助。为了帮助他们,王丹利用自己的影响,在1995年组织了一个互助捐款。在中国,一些普通老百姓,他们的生活也是比较困难的,他们也需要一些帮助,王丹也很愿意去帮助他们。例如,王丹曾委托我去看望过一些生活困难的残疾人。王丹也很想利用互助捐款利用自己的影响去帮助他们,只是在1995年5月以后王丹他就被抓起来了。
   
    在我和王丹的第一次交谈时,王丹就对我说,他做事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合法。在以后我与他的接触中,我深深的感受到这一点。王丹是温和的,他希望以温和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来为老百姓做事。在中国,住房问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社会不公表现在这里,对社会具有同样贡献的人,一些人具有很多住房,一些人不具有住房;腐败表现在这里,一些腐败分子利用职权多占住房;经济问题表现在这里,住房体制没有改革,工资中没有住房这部分金额,老百姓买不起住房,压制需求,压制经济发展。为了住房问题,我结合我自己的情况,写了一篇广告式的短文《一个愿意陪伴老人的医生,并且不要报酬,只希望能提供一个看书、睡觉的地方》。王丹为此写了一段话,王丹表示这种温和的方式适合于我们。没想到在写完这句话的一个小时之后,王丹他就被抓起来了,几天之后,我也被抓起来了。
   
   在我被抓的这两年里,警察曾对我说,王丹,我们让他出国,他不出国,这回他想出国也出不去了。监狱里的生活是很不好过的,没有在里面生活过的人是很难理解体会的。在经过几年监狱生活被释放之后,王丹可以出国,可是王丹没有出国,王丹知道监狱的苦难,可是王丹不怕再进监狱,我想王丹一定具有这种精神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是个基督徒,我知道我主耶稣基督,为救世人他被钉死在十架上,他爱人,他爱每一个人,他用这种最温和的方式,来拯救我们每一个人,为了拯救我们每一个人,他甘愿背负我们所有的罪,他甘愿远离父神。主耶稣基督具有的这种精神可以称为基督精神,王丹他愿意了解基督教,愿意了解上帝,是因为王丹他具有这种精神。我们每一个基督徒,应该关心王丹,帮助王丹,应该为王丹祷告。
   
                        徐永海
   
                  1997年12月25日 圣诞节
   
   
   
   
   
   
   
   
   
   
   
   2015年1月注:
   
   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海内外民运维权朋友
   ——希望在脑科学研究上得到您们的支持帮助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5年1月30日
   
   
   1、多年来我一直带领一家庭教会,教会肢体多为良心犯、民主人士、维权人士
   
   在78、79西单墙民主运动时期,我热心民运,曾帮助过“四五论坛”台湾籍成员郑钦华。在八十年代中期,郑钦华(科力思)出任海外中国民联副主席(主席王炳章,也为我们的北医校友)。为此,北京警察曾安排人(我的同事)引诱我“组党”。(多亏我没有能力。后来我的这同事因帮助警察引诱了我,被调到中日医院并安排出国)。那段期间,北京警察审问了我6次,我险些成为“新青年会杨子立等被判重刑”的前传,而逃过一劫。
   
   1989年2月我走进教堂,接受了主耶稣,成为了基督徒。1989年“六四”期间,作为基督徒,我与缸瓦市教堂的秦红红、刘焕文、高约翰、唐立华等肢体举着横幅、十字架等多次到天安门声援学生。“六四”后,我深深地感到,由于我们中国没有信仰,没有基督信仰,没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而自然会出现六四这样的悲剧。“六四”后,我为主传福音,希望中国人都来具有大爱的心,为此曾几次坐牢。
   
   25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面向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传福音,就让我们这些人先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吧,先来具有连仇敌都爱的心吧。因为坐牢、受苦等经历,我们这些人的心中自然应当具有着比常人更多的“恨”;但是在耶稣进入到我们的心中后,我们心中的“恨”是越来越少,“爱”是越来越多。25年来,很多良心犯及家人、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在我们这里接受了主耶稣,成了基督徒。
   
   
   2、由于我们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没有联系,更没有得到过资助
   
   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多年来一直以良心犯为主,不少肢体因民运、维权、信仰坐过牢,甚至多次坐牢。这些主内肢体出狱后多失去原有的工作,没有了收入,不少肢体连低保、医保都没有,生活十分困难。因此,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不要弟兄姊妹的奉献(经济上的奉献),这些弟兄姊妹在其他方面已经为主奉献的很多,在民运、维权、信仰方面已经做出了很多牺牲。
   
   由于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们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的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人家怕与我们接触带来麻烦。好在我们也没有支出,只是在聚会结束后,我(这些年来聚会一直多在我家)请大家吃一顿面条,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来聚会的肢体中不少是外地在京访民(也是良心犯),平时生活很是艰难,有时弟兄姊妹也会带点菜来,让这些肢体吃顿好的。
   
   由于我是良心犯,由于多年来在我家聚会的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一直是以良心犯为主,因此我(本人)也与其他教会(包括海外教会、机构、团队)没有什么联系,更没有得到过什么资助。自2006年,我出狱后失去了原来的医生工作,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生活十分困难。但是我没有因此就放弃信仰,而是信仰更加坚定,坚持为主传福音,坚持带领家庭教会。
   
   
   3、请求海内外朋友对我的关于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
   
   科学说:“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通过科学研究,我发现:“在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到了青春期后,我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我们崇拜效法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我们崇拜效法耶稣,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心——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只恨撒旦),当人人都具有这大爱的心时,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将会帮助人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为此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一直进行着这方面的科学研究。当今世界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为此在这里我请求朋友们对我的科学研究给予支持、帮助,(附上我的科学研究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12万多字,见后)。
   
   当然,作为教会带领人,我也希望您能对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给予支持、帮助。如,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中,不少主内肢体生活十分艰难,一些还患有较重的疾病,但是他们依旧坚持民运、维权、信仰,经历一次一次的被抓、被关、坐牢等等,他们确实需要帮助。当然,由于我们教会多为良心犯,您不能来直接支持帮助我们教会,我们能理解。但是,支持帮助我的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应当可以理直气壮的。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宇宙与精神的终极》
   
   
           前言一: 关于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的说明
            ——监牢中我禁食祷告23天上帝给我的启示
     
     
   1、科学将帮助我们人类知道:“真的存在上帝”
     
     中国科学院郭汉英研究员说过:“物理学并不是一个已完成的逻辑体系。相反,它每时每刻都存在着一些观念上的巨大混乱。科学发展的历史正预示着,一场新的变革正在酝酿,并且迟早会到来,物理学正面临新的挑战、酝酿新的突破”。同时,当今世界主要国家都在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如上个世纪美国“脑的十年”、欧盟“EC脑十年计划”、日本“脑科学时代”。再如2013年美国拿出1亿美元、欧盟拿出7200万美元来支持对脑科学的研究。我们中国是个大国,是人口上的第一超级大国,我们中国理应在科学上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不论是政府、还是民间都应对这些科学研究给予应有的支持、帮助。
     
     1979年我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大学毕业后,我先从事内科医生工作,后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近10年成了良心(释放)犯。作为精神科医生,对脑科学(精神医学、心理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医生,对生理学(生命医学、生物学等)的研究是我的本职工作;作为科学工作者,对物理学(以及化学等)的研究,也可以说是份内之事。经过30来年的科学研究,我对一些物理学、生理学、脑科学有了一些新的理解。现随着我的科学研究告一段落,我也完成了我的“科学研究成果报告”——《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其中我提出了一些新的科学观点:
     
     例如,宇宙大爆炸理论(空间膨胀理论)说,整个宇宙是从一个“点”中诞生的;并且目前已经确切地知道,宇宙时间(年龄、历史)是137.5亿年。谁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在2011年9月2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发现了超光速的中微子”,借此人们终于可以公开讨论“超光速”的现象了。如果我们的速度很快,是100亿光年/秒,是无限大;根据相对论,我们所看到的宇宙就会越来越小,最后小到零点。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就应当是虚空的、零点的,是个“点”;即整个宇宙都应当是在这个“点”内展现出来的。谁能在一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宏大的宇宙,只能是上帝。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