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江中学子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张氏兄弟37
·张氏兄弟38
·张氏兄弟39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0(图)
·慎入!中共线人张氏兄弟41(图)
·慎入!雪天,线人张氏兄弟42(图)
监控车辆(“缺牙齿”(绰号)的监控工资600元/月)
·监控车1
·监控车2
·监控车3
·监控车4
·监控车5
·监控车6
·监控车7
·监控车8
·监控车9
·监控车10
·监控车11
·监控车12
·监控车13
·监控车14
·监控车15
·监控车16
·监控车17
·监控车18
·监控车19
·监控车20
·监控车21
·监控车22
·监控车23
·监控车24
·监控车25
·监控车26
·监控车27
·监控车28
·监控车29
·监控车30
·监控车31
·监控车32
·监控车33
·监控车34
·监控车35
·“缺牙齿”工资600元/月(36)(图)
·缺牙齿37
·缺牙齿38
·“缺牙齿”装鬼(39)
·缺牙齿40
·缺牙齿41
·缺牙齿42
10年3月-至今 租赁隔壁杂货店和二楼麻将馆的线人吴氏夫妇开赌场
·赌场
·中共线人吴氏夫妻开赌场1(图)
·赌场2
·赌场3
·赌场4
·赌场5
·赌场6
·赌场7
·赌场8
·赌场9
·赌场10
·赌场11
·赌场12
·赌场13
·赌场14
·赌场15
·赌场16
·赌场17
·赌场18
·赌场19
·赌场20
·赌场21
·赌场22
·赌场23
·赌场24
·赌场25
·赌场26
·赌场27
·赌场28
·赌场29
·赌场30
·赌场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2014年7月1日上午,县物资局黄局长、一男工作人员和居委会一女工作人员上门为我(邹引娇)传授“致富捷径”。黄局长切入正题游说我拆旧屋建新屋,这也正是县里安排黄局长此行真正目的。黄局长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你们姐弟之间沟通好,一起把旧房子拆了,盖一栋四、五层的新楼房。楼上几层住人,楼下一排店面,自己开店或出租,你家经济状况马上就会改变,日子好过得很……”叫我不要办土地证、房产证更正登记,自行把自己县城住房拆掉,唯一的目的就是骗我自行把县城住房拆掉,毁灭物证。这无疑是当局的“釜底抽薪”计。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父母县城凤冈镇小南关19号房产建于1981年,当时造价几千元。邹怀钢当时在县轻工综合厂当学徒,每月工资二十元左右,妻李金珠无业家庭妇女。邹怀钢每月工资仅够他夫妻俩自己糊口,根本拿不出钱来建房。父母去世后,邹怀钢为了独占父母县城房产,极力否认建房款系父母资助,谎称建房款是他自己之前做油漆和照相赚的。邹怀钢几次高考落榜后,跟我学做了一段时间油漆。邹怀钢一心只想走捷径赚轻快钱赚大钱,当学徒期间心不在焉怕脏怕累,没做多久油漆,自然也没赚到多少钱。不久,邹怀钢嫌做油漆又脏又累,向父母要钱花高价买了一台照相机,打算搞照相赚钱。邹怀钢趁赶集人多时,用没装胶卷的照相机游说人来照假像骗钱,不久就被人识破。邹怀钢不得不中止这骗人的把戏,连买照相机的钱也没赚到。可见,邹怀钢说建房款是他自己做油漆和照相赚的完全是无稽之谈。后来,邹怀钢通过小姨子李惠兰(现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穿针引线卖身投靠官府,干起了出卖工友、亲戚等的勾当。为犒赏邹怀钢,宜黄县委县政府先后给了邹怀钢十多万好处:

下图:李惠兰(江西宜黄县凤冈镇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政法书记,是监控我俩负责人之一 )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下图:李惠兰(权力掮客)几乎每天都要假装打电话从邹引娇房屋右侧的小巷里经过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下图: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双手撑腰者)和邹怀钢(江西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叛徒、内奸、工贼)从邹引娇房屋右侧的小巷里经过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一、宜黄县轻工综合厂(以下简称“轻工厂”)是独立自主、自负盈亏的集体企业,占地30余亩,房产3000多平方米。宜黄县委县政府知法犯法,公然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条例》,将轻工厂以国有企业方式改制并强拆,私自高价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仅拿出178万分给该厂工人,非法获利二千多万元。轻工厂工人知道内情后就开始上访,他们文化程度普遍都不高,没人会写申诉状。邹怀钢原来也是轻工厂工人,因为超生早就被迫签字离开了综合厂。见有利可图,邹怀钢积极联络轻工厂工人参与维权,主动包揽写申诉状的活。虽然邹怀钢高中毕业,但他多年流连牌桌,疏于写作,于是和李惠兰、邹怀光、李自彬(别名:邹自方,邹怀光长子)等人商量讨论后,由李自彬执笔写成第一份申诉状。邹怀钢、李自彬把申诉状仔细讲解给其他维权代表听,虽然这些维权代表听得不甚明白,但都觉得有了邹怀钢参与更增加维权力量,因此把邹怀钢也推选为轻工厂工人维权代表。后来轻工厂工人想通过司法途径维权又花钱聘请律师写了诉状,但宜黄县人民法院拒绝立案。对付集体上访,宜黄县官员惯用伎俩主要有:挑拨离间、软硬兼施、收买拉拢、分化瓦解和各个击破。为从内部瓦解轻工厂工人维权联盟,当局收买了几名维权代表,邹怀钢也是其中之一。邹怀钢应当局要求写了保证书,之后不但轻工厂工人上访维权他会被叫去公安局“谈话”,连我俩上访维权他都会被叫去公安局“谈话”。04年当局明知邹怀钢早已因超生被轻工厂开除,仍将邹怀钢算作轻工厂的工人分给他二万五千元,还为他办理了三人低保、《下岗证》等。不久,轻工厂工人得知邹怀钢向政府写了保证书,又得到了额外的好处都义愤填膺,有的工人骂邹怀钢是内奸、叛徒,自己得到了更多好处就向政府写保证书出卖其他工人利益,还说要打他,让他拿县里分的二万五千元去吃药住院。自从李惠兰、邹怀钢、李金珠、邹怀光、李黄金(邹怀光之妻)等人学会了用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翻墙软件浏览海外网站后,谈起国内外形势、上访维权等事情来更是头头是道、口若悬河,亲戚、熟人、邻居等都听入了迷听上了瘾,连轻工厂的某些工人也不计前嫌常常来听邹怀钢、邹怀光等人神侃。

宜黄县轻工综合厂的拆迁户称,政府并未与他们达成补偿协议,在住宿区张贴了一张强拆通知后,就开着铲车将住宿区夷为平地

下图:左为李爱阳,右为原厂会计黄春英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下图:邹怀钢(江西宜黄县轻工综合厂叛徒、内奸、工贼)站在邹引娇家门口监控邹引娇母子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下图:邹怀刚(失业,监控人员)坐在邹引娇家门口监控邹引娇母子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二、2004年邹怀钢三女儿邹卫芳进大学时,宜黄县委县政府找了几位老板搞了一个资助贫困生上大学活动。李惠兰得知后在县里四处活动,为邹怀钢三女儿邹卫芳弄到一个名额。县里安排一位姓乔的老板资助邹卫芳,乔老板总共资助邹卫芳28000元(7000元/年×4年)。这位乔老板双腿残疾,拄双柺才能行走。县里安排他资助邹怀钢后,乔老板本人及亲属多次到邹怀钢家拜访。乔老板知道邹怀钢在县城有二处房产,除一部分自己居住外其余全部出租赚钱,也亲眼看到邹怀钢住高楼大厦,家里彩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太阳能热水器、电脑等一应俱全。尽管乔老板知道邹怀钢是一名假贫困户,但县里执意要他资助邹怀钢,他也只能不得已而为之。李惠兰母亲宁××多次对人说:“惠兰办事能力强,要不是惠兰出面帮他(邹怀钢)弄,他根本拿不到这笔钱……”邹怀钢则四处吹嘘他本事大拿到了拄双柺乔老板的助学金。有一次,邹怀钢又眉飞色舞唾沫横飞说他拿到了拄双柺乔老板的助学金。一位熟人实在听不下去,当众斥责邹怀钢,说:“邹怀钢,你一个好手好脚的人拿一个残疾人的钱,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亏你还有意思在这里说……”邹怀钢无言以对。此外,县里还为邹怀钢办了三人低保。邹怀钢夫妻低保、房租、店租、养老金等固定收入每月有二千多元,按规定根本吃不到低保。宜黄县官员明知邹怀钢夫妻不符合吃低保条件,却从2004年起就给邹怀钢夫妻及女儿发低保金,截至目前为止,已给了邹怀钢几万元低保金。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曾说:“按规定,邹怀钢夫妻确实不符合吃低保条件,但领导(李惠兰等)说要给他办低保,我们也没办法,只能按领导说的去做……”;

    三、当局从2008年12月起花高价(600元/月)租下邹怀钢位于我家隔壁的杂货店非法严密监控我全家,时至今日,邹怀钢已获利43200元(600元/月×12月×6年)。我家周围原来有好几家杂货店,邹怀钢的杂货店被其它几家夹在中间,位置不算好,生意一般。后来,我家这一带陆续开了好几家大中型超市,我家周围这几家杂货店生意便一落千丈,有的已关门大吉或转做别行,剩下的也生意惨淡门可罗雀。如果县里不安排监控人员来租,邹怀钢的杂货店只能关门大吉或转做别行。县里不但安排监控人员租邹怀钢的杂货店,还安排政府工作人员、低保户、流氓地痞等参与监控,发监控工资让他们聚众赌博,弄得邹怀钢的杂货店赌徒云集人声鼎沸生意跑火。宜黄县几乎所有行业都有回扣吃,当局针对我全家的非法监控油水自然不会少,已成为某些官员一项名副其实的“维稳搞钱工程”。宜黄县官员对实事求是处理问题兴味索然,对以维稳名义实施的非法监控却乐此不疲,拿宜黄人民的血汗钱肆意挥霍,大捞不义之财中饱私囊。当局从2008年起派人严密监控我全家,迄今已七年,且目前仍在持续。政府部门维稳经费的使用完全是暗箱操作早已沦为腐败的重灾区,明明是当局通过监控迫害访民搞钱,宜黄县某些官员却倒打一耙说我母子俩“通过上访搞钱”。县信访局罗文利局长曾狡辩说县里已经“给”了我母子俩几十万。请宜黄县官员公布这几十万是怎么算出来的?最好写一份书面答复给我,我会一字不漏地在网上刊登出来。

小图: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下图:监控人员李金珠(家庭妇女,邹怀钢之妻,凤冈镇人民政府党委副书记兼任镇政法书记李惠兰大姐)双击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打开海外博讯网看到揭露他们恶行的文章找邹引娇吵架,承认“监控邹引娇全家”、“害死邹引娇娘”、“霸占三户亲戚(三姐邹引娇、侄子邹自新、表哥吴义顺之妻)房产”,催促邹引娇天天去告状……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96年邹引娇家马路旁厨房因扩建马路被拆除后,邹引娇花200元请县建筑公司张挥武察看现场,绘制施工图纸,在流水坑里打桩浇筑了三根钢筋混凝土支撑柱,拆了靠流水坑平房,跨流水坑扩建成一栋二层钢筋混凝土房屋(前屋)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母亲看清了邹怀刚夫妻的为人,为使侄子邹自新也叫邹牛仔日后有一安身之处,母亲生前决定将她谭坊老屋交由邹自新继承

   小图:江西官员传授访民“致富捷径”

2013年11月,邹怀钢通过李惠兰花钱买通官府,在山脚下地质灾害区明目张胆违规新建了一层钢筋混凝土店面(土地证户主为邹怀刚表哥吴义顺之妻),店面总面五十余平方米,中间用空心水泥砖隔开成两间

县里以山脚下房屋属“危房”为由,给出的拆迁补偿标准很低。住户因补偿太低不愿自行拆迁随时面临政府强拆,后来因发生强拆导致钟家3人自焚震惊海内外引起中央高层关注, 宜黄县强拆才暂缓。大弟邹怀光之前多次对我说:“山脚下的房屋县里都派人拍了照,多次派人上门叫我们自己拆,幸亏钟家3人自焚了,我和他(邹怀钢)山脚下的房屋才保住了……”2013年11月李惠兰、邹怀钢夫妻和大弟邹怀光(线人)的如意算盘是:千方百计把我弄到山脚下去住,将来山脚下房屋拆迁,李惠兰、邹怀钢兄弟又可以发动亲戚催促我去充当“维权先锋”,危难时他们躲在背后操控督访,让我上访冲锋陷阵打头阵,政府打击报复迫害我一家,好处则全被他们捞走;李惠兰虽没有房产在山脚下,拆迁时,凭借在政府和拆迁户之间“又做巫婆又做鬼,两头出面装好人”,既能捞到钱又能体现“办事能力强”,名利双收。为了以后不再上访,不被他们利用充当上访马前卒,邹怀钢的“违章建筑”即使再往上加盖几层我也不会和他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