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姜维平文集
·胡锦涛的微博能起什么作用?
·温家宝,请转告你的妈妈
·重新解读薄熙来的“十大新语”
·从廖亦武出境受阻谈起
·薄熙来有女家不安
·薄熙来夫人急流勇退了吗?
·中纪委忽然抄了重庆的老巢?
·重庆发生天灾,薄熙来在做什麽?
·中国作家对薄熙来应当保持警惕
·矿难不断的中国,滑向何处?
·薄家父子骗钱追记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的孩子?
·杨佳,胡佳,哪个人佳?
·但愿高智晟很快将获准离境
·作协与记者,谁应当道歉?
·文强判死求生的路径在哪?
·亦谈薄熙来的“五子登科”
·面对孩子的遭遇,我们夜里怎能安眠?
·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戳穿薄熙来“为穷人造房”的骗局
·薄熙来传
·《薄熙来传》之二
·姜维平自传《欲加之罪》即将出版/诗泰丽
·薄熙来其人(二)
·薄熙来其人(三)
·薄熙来其人(四)
·薄熙来其人(五)
·薄熙来其人(六)
·薄熙来其人(七)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一、二
·《文汇报》记者与中共高官——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三
·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四:哭天抹泪,真是省委书记二奶?
·《文汇报》内幕之五:张浚生与四家左报
·薄熙来大搞形象工程广受指责
·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姜维平:但愿王志有点记性
·六四,必须要打开的中国“死结”
·怀念一个死去的人:宋美香
·深圳卫视事件的思考与分析
·塔上的“和谐社会”还能支撑多久?
·薄熙来公开对抗李克强
·胡锦涛向加拿大应当学习什么?
·胡锦涛到访,加拿大发生了地震
·胡锦涛,请你建立反腐海外调查中心
·骗了我父亲,别想再骗我们
·多伦多骚乱使胡锦涛沾沾自喜吗?
·重庆女骑警,薄熙来的秘密武器?
·邓朴方下重庆,薄熙来与其冰释前嫌?
·文强的今天是薄熙来的明天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一篇报道
·黄奇帆揭了共产党的老底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
·中国走错了方向
·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从济州岛购房热看中国高官被抢
·江泽民薄熙来敲诈勒索追记
·薄熙来国防动员用意何在?
·胡锦涛为何匆忙授军衔?
·余杰是温家宝最好的朋友
·中国的变局已不可避免
·“土地换户口”是重庆农民的陷阱
·“大骗子”养的“小骗子”
·从美国人脱裤子看中共官员审报财产
·梁洁华痛斥薄熙来
·李长春下重庆,薄熙来攻关大决战
·学习蒋经国,中国才有出路
·由深圳庆典红包想到的
·从胡锦涛庆典讲话看中共的困局
·自杀,下跪与站起
·王珉看透了薄熙来的底牌?
·我为刘晓波获奖鼓与呼
·保卫黄河,还是保卫薄熙来?
·薄熙来上到天津,到底要取什么“经”?
·中国矿工死于傲慢与冷漠
·习近平晋升有利于中国平稳改革?
·温家宝为什么不给刘杰作主?
·警察堕落成了地方武装?
·女市长的选票和刘局长的屁股
·堵住家门的中国没有前途
·李刚的爸爸是制度
·薄熙来策划了对我的四次暗杀?
·胡锦涛阻碍政改,温家宝奋力突破
·薄熙来渲染物价,煽动社会动乱?
·《重庆晚报》挑战王立军“双起”说
·邢老太断指,政府扯碎了民众的梦
·《薄熙来传》后记
·官商勾结,薄熙来旧瓶装新酒
·被宠坏了的媒体老总们 ----《文汇报》内幕之六
·无产无畏者将改变中国
·薄熙来与“奥迪哥”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姜维平
   以往出现一些恶性事故,一般情况下,被问责的都是主管行政事务的市长或副市长,但这次的上海跨年夜踩踏事故,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影响极坏,而且正赶在高压反腐的关键点上,它的突发有一些偶然性,但更多的是必然性,60多只省部级大老虎被抓,许多地方官员有问题而惶恐,有野心反抗又因爱财如命而怕死,故最好的办法就是消极怠工看热闹,江泽民的老巢上海官场尤甚。我认为,2014年12月31日,上海外滩踩踏事故,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发生的,它使36条鲜活的生命死去,使49人受伤,震惊了整个世界,与此同时,有黄埔区部分官员在附近的豪华餐厅“空蝉”吃饭,次日的当地媒体却在竭力掩饰事实真相,这足以说明,新年的钟声响过,韩正等地方官的末日终于到了。
   
   上海是全世界最热闹和奢华的国际性大都市,我想象的它的所谓“父母官”,不仅应当具有全球的战略眼光和远见,而且应有爱民如子,体贴入微的情怀,关心自己领导下的老百姓,应当像父母优待孩子一样,但实际上远不是如此,韩正之流的把“为人民服务”无时无刻不挂在嘴上的官僚,置民众的生死于不顾,只忙于官场的平衡和协调,只追求物质的享乐和排场,只应合上级的会议和公文,而对民众的疾苦,隐忧,丝毫不放在心上,假如他们有一点点的责任心,踏踏实实地做一点细致的安排,类似外滩踩踏这样的恶性事故,就完全可以避免。该避免的没避免就是渎职犯罪。


   
   笔者2007年曾在上海的太平桥附近住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几乎走遍了大上海,去外滩散步是每晚必做的乐事,我最大的体会是“什么都好,就是人多”,环水的细长的外滩人流如织,摩肩接踵,尤其是乘地铁出行,在车厢里,不论你愿意与否,都要与素不相识的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有时难免于异性,那种尴尬,恐惧和窘困之感,真的难于言表。像这样一个人口爆炸的城市,要举办辞旧迎新的跨年夜活动,作为地方官,如果有一根脑弦,首先就应当想到一个问题:看热闹的人实在太多,会不会因为拥堵而有弱者倒地,进而发生恶性事件,而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一旦死伤了人,如何向民众交代?
   
   接下来,就应当商讨预案:假如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防止和应对以及抢救,由于韩正等官员手里有权,应找来公安,消防等相关部门的领导人,多开几次会,多研究一些办法,多落实到人,至少要画一张大图,预算一下外滩能容纳多少人,邻街有多少人云集,有几条疏散的通道,进不了场的人怎么办,需要多少警力维持秩序,怎样管理群众玩好,还要安全,一旦有老弱病残的人跌倒怎么救助,等等,外滩是众人向往的地方,何况又正值辞旧迎新的时间点,谁不想倒数时光,放眼未来,图个吉利啊,因此,可以想见人群将使外滩严重超载,假如有不法之徒故意搞事,像高楼撒钱的那些恶人一般,极容易出现踩踏事故,这一预想和担忧,连傻子都应当具备,但堂堂的直辖市的大领导却一无所知,任其踩踏发生,只做事后诸葛,难道不应当严肃追究责任吗?
   
   我仔细阅读了连篇累牍的有关新闻,深感痛心,扼腕叹息,一些被踩踏倒地的人,呼唤着救命,但救援的人根本一时无法进入包围圈,连后来赶到的警察也无高效,结果造成人们脚底的死人,伤者成堆,不踏别人的游者就可能成为“足下鬼”,新年刚迎到,有人却进了阴间,只把无尽的撕心裂肺的痛苦留给了亲人,他们因何而来,又因何而去,要我看,都是因官僚主义而来,因官员的自私,冷漠,不负责任而去,数一数脚下践踏的民众,为什么没有韩正,杨雄之家人?他们此时都在哪里,是否事先知道了危机?管他别人死不死,活不活的,我自己吃喝玩乐官照当,难道不是这种心态吗?以往这种视民众,视他人生命于草芥的冷血心态,存在了多久?他们无视多少上访者的困苦,无视多少老百姓的饥寒交迫,无视多少人的冤假错案?翻翻报章,点点网站,听听广播,耳闻目睹,从郑恩宠到冯正虎,从黄埔江两岸到联合国门前,喊冤声不绝于耳,真的难以一一列举。
   
   尤其可恨和荒唐的是,这起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惨案发生后,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人韩正和杨雄,不是深感痛心而积极整改,而是赌气式地一笔勾销了所有的大型集体活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极端,先是放任自流,后是无所作为。据报道,原定于2015年1月1日举行的上海中心亮灯秀取消。上海市政府还在元旦取消新年的所有其它的跨年活动。连一年一度的古猗园元宵灯会也由园方取消,同时,2015年方塔园和豫园的元宵灯会亦撤消。这就像一个人被“水”呛了一大口,不是找原因,而是从此绝食,对“水”表示抗议,宁可饿死。这一系列的做法表明,在这些官员的灵魂深处,没有一点人味,没有一点责任心,也没有一点进取心,更无一点悔改的愿望,只想推卸责任,保住官职。
   
   毫无疑问,上海发生的跨年夜踩踏事故,原因不在于人多看热闹,不在于节目云集,不在于地方狭窄,不在于民众无序,而在于官员不作为,在于城市管理缺失,在于自私自利的官僚主义,享乐主义风气盛行,韩正等人,既使是在恶果产生,聚焦全世界目光的情况下,依然没有找到自己错在哪里,罪在何处,只是恼羞成怒地撂挑子,把上海直辖市的“大筐”往地上一甩,骂一声娘:老子不干了,这种消极怠工,一推了事的做法,何等猖狂而谬误:他们什么也不干了,什么责任也不想承担,那么,上海人民要韩正和杨雄干嘛?要他们坐在官场上吃白饭吗?那怕他们中有一个人能跪在外滩向无辜的死者磕一个头,流一滴鳄鱼的眼泪,都会感动上苍啊。可怜的上海人,在他们这些冷血的贪官,庸官统治下,日复一日地度日,像黄埔江水一样不息,今天死了别人,也许明天就轮到自己。
   
   不过,今天的中国与江胡时代比较,毕竟大为不同,习近平于上台之初,就强力大举反腐,在“八项规定”中明确申明,厉行勤俭节约,严格遵守廉洁从政有关规定,严禁公款吃喝,而根据陆媒披露的细节,12月31日,“领导吃豪华餐”的地点恰好就在黄浦区附近,而且该餐厅仅有四个包间,就餐标准只有三档,每人1,888元、2,888元、3,888元,不点菜。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名为“空蝉”的奢华餐厅的主要控制人却是黄浦区国资委,餐厅允许领导签单,或许就跟某些单位食堂、农家乐一样,属于公款吃请的灰色场所。这就是说,韩正领导下的这些人撞到了王歧山的枪口上。
   
   在我看来,中国每一次重大突发事件都偶然之中藏必然,像王立军叛逃美领馆,令计划儿子车祸身亡等一样,当江泽民的大本营贪腐严重,岌岌可危之时,发生了人群踩踏,它像一声闪电伴随的惊雷,照亮了中国最黑暗的地带:一餐就张开血盆大口,一人吃掉数千元,等于山村孩子几年的学费啊,多么触目惊心,令人发指!尽管餐厅与事件突发地近在咫尺,但却远似天涯,如此脑满肠肥的贪官,哪有闲心关注被踩踏的百姓?酒喝得鬼迷三道的庸官,如何能听到哭喊的求救声?
   
   无疑地,薄熙来贪,徐才厚贪,周永康贪,千贪万贪,根子就在大上海,江泽民荫蔽下的贪官污吏们,背靠大树好乘凉,多年来专注于吃喝玩乐,专注于升官发财,专注于山头内斗,而对民众的生死,疾苦不屑于一顾,恰恰暴露了上海官场的实质:他们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币奋斗”,这种颠倒错位的官德,必然滋生突发事件,倒霉的总是蝼蚁般的老百姓,相信这一次,习近平不会对他们客气,不论韩正还是杨雄都应当问责,法办。抓得越多越好,判得越重越好,这样才能告慰官员脚底踩死的那些草民。
   
   2015年1月6日于美国旧金山。
   自由亚洲电台1月14日首发。
   更多文章: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