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姜维平文集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现在,人们普遍的共识是,习近平与以往的中共领导人不同,他抓廉政和打老虎的力度,深度,广度都是空前的,不仅中共历史上没有,而且世界政坛上也仅见,但对他的动机议论纷纷,很多人批评他是以反腐为借口排除异己,因为薄熙来,徐才厚和周永康都是江泽民阵营的大将,但自从令计划落马和陈世炬获提升,这种观点受挫,要我看,习近平的特点在于,他出于公心,不分你我,左右开弓,谁贪腐就抓谁,不讲山头和帮派,既无上限,也无下限,更无止境,为了维护中共的执政地位,顺应民意,他抓老虎勇往直前,打击面越来越大,因此,观众有了新的担忧:得罪人太多,中国会不会忽然发生政变和社会裂变,反腐是否会引发一场政治运动,山林太大,老虎太多,苍蝇群飞的中国会不会一夜遽变?


   
   实际上运动式的反腐早已开始,正在引向深入,从中央到地方,从京城到乡镇,习王式的所向披靡的反腐,排山倒海,真是“宁见阎王,不愿见老王”,这种史无前例的高压态势,改变了社会和官场风气,不仅贪官人人自危,抛屋藏钱,家属移民,而且,高档饭店等消费场所生意清淡,茅台酒,中华烟等落价,奢侈品遭冷遇,各种神秘会所都前所未有的消费力日减,对此,由社会贫富分化严重形成的群体,泾渭分明,已成两级,一些既得利益者如丧考妣,一些弱势群体拍手称快,毫无疑问地,在中华大地,刚刚解决温饱问题的是绝大多数,他们是赞成反腐打老虎和苍蝇的,而作为一个雄心勃勃的领导人,习近平自然要首先顺应民心,他深知,以往的贪腐欠账如不清算,就会在一瞬间亡党亡国,“王立军事件”之所以在历史的一个裂点上引爆,就是必然的结果。
   
   早在习近平上台之前,人们对他普遍的看法是有点“面”,他笑眯眯的,慈眉善目的,似乎是怕得罪人的老好人,在中共高层两派的激烈内斗中,取位于中,“黑马”出线,有点“渔翁得利”的味道,但如今回想,不是那么回事,正如众多海外评论员的“内斗论”取代“救国论”一样,从最初的对王歧山的打虎诚意怀疑到现在的阴谋说,都大跌眼镜,假如习王像胡锦涛那样对腐败官员无所作为,视而不见,人们会说,他在包庇大老虎,官员都是一伙的;假如猛力打虎和苍蝇,又说是“选择性”抓人,心术不正,总之,怎么都不对,依我观之,习近平和王歧山可能早年在延安土炕的被窝里就有过议论和共识,他们体会底层民众的感受,同情老百姓,对贪官污吏深恶痛绝,所以,一旦大权在手就无所顾忌,所向无敌。
   
   据统计,自从习接班以来,已有60多只省部级大老虎落马,这首先说明了中共制度性的腐败程度,相当严重,称其为断崖式的大面积的,多层次,全方位的腐败,的确一点也不夸张,周永康的抓捕显示公检法系统的贪腐,有的法院,看守所和监狱都成了生意场;徐才厚的落马显示军队的问题严重,买官卖官盛行;而令计划的被双规,则表示党务领域的沉沦,各种帮派和林立山头明争暗斗。由此想见,国家进入了一种危险的境地,如果不真的抓一批,杀一批,关一批,就失去民心而随时引发社会动荡,所以,习近平不得不痛下决心,猛力出手,搞廉政建设,而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实际上,他曾神隐多日,搬到西山指挥中心去居住,就表明了他的处境。
   
   但是,面对中国的现状,他别无选择,从媒体披露的一些新闻看,令人震惊:年幼的杨六斤一贫如洗,而秦皇岛市的科级贪官,家藏亿元现金;贵州毕节市的5个孩子无家可归,不得不在垃圾箱里过夜而死,而薄瓜瓜抢购奢侈品却不误学业,生活是如此地不公平,已使新的中南海领导人习近平有了危机感:也许人民只能再给他们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在今后的几年里,有效地扼制腐败的蔓延,那么,借助于某一社会突发事件,群众揭竿而起,中共一党专制的领导就会烟消云散,所以,我承认,习王式的反腐目的是为了中共的统治,但他左右开弓的力度值得赞扬,毫无疑问,党内的派别是显而易见的,所谓“共青团派”是平民派,是巴结官员爬上去的,所谓“太子党派”是正黄旗派,是继承老子的地位攀上去的,他们都不是民选的,但这一格局又是一时不能马上改变的现实,管他什么派别的,都一视同仁,有的人贪,有的人廉,习王敢下手,就是因为自身廉洁,而抓不抓他人,就看贪腐没贪腐,不论江派,胡派,只要有经济问题,证据确凿,就是要抓。习近平正在两派的攀比声中,左一巴掌,右一耳光,打得老虎嗷嗷叫,把众人都看傻了。实际上,抓周永康和徐才厚,就打了老江的脑门;而抓捕令计划,就煽了胡锦涛的嘴巴,近期又撤职了江绵恒,是不是要围捕江泽民,亦未可知,因为谁都清楚,“六四”以来越演越烈的腐败根子就在老江。
   
   也许,习最初也不想动令计划,但山西帮太腐败,太猖狂,胡令对立派的反弹相当大:你为什么只抓江的人马,而包容胡的部下,既然他们也贪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应当叫他接受调查,于是,为了端平一碗水,平息众怒和党内纷争,习不得不“挥泪斩马谡”。同样的,过去碍于面子,不想动老江,但他海南“东山再起”太嚣张,查案也牵扯到他,群众攀比声太大,也可能对其本人动手,或至少对其儿子或近臣再抓捕,总之,从目前的反腐态势看,制度性的官场腐败,使许多人不安全,抓谁都不奇怪,抓的级别越高,官职越大,轰动性越强,老百姓越高兴,经济上的回账越多,社会就越安定,中共的统治就越长久。试想,抓一个谷俊山,能回收上百亿,抓周和徐,能挽回的经济账也不会少于此数,依次类推,抓贪官相当于“生产力”了,真的一举双得,既赚钱又收拢民心,何乐而不为?
   
   但是,由于地位的局限性,习近平是为了救党救国而打老虎,并未改革干部选拔和考核体制,所以,就落入新的矛盾之中,一方面抓虎捕蝇四处忙,一方面还要利用各级官员做事,总体上,林子不动,官员更替,养虎为患的隐忧还在,新上任的人,如果自身严于律己就清廉,如果反之,就难免穿上新鞋走老路,使一茬茬的官员走马灯一样,聊无新意,这正是外界所多有期待的,但我认为,习近平不是不知道问题的实质,而是至少在近期他只能尽其所能,之所以会见美国总统奥巴马要选在瀛台,就是要唤起历史的回忆:我老习曾引用蒋经国的名言,也想青史留名,进行政改,但从国家现状计,不可太急,否则不但要失败,而且可能成为被囚禁的光绪帝啊。
   
   不过,在笔者看来,尽管全国各级官员因运动式的反腐而忐忑不安,大都消极怠工,上海的跨年夜踩踏事故就是一例,但他们联合起来,政变的可能性等于零,首先,民意已被习王反腐收入囊中,普通老百姓大都对其燃起新的期待;其次,中国目前的军心也被习独掌,因为徐才厚在军中经营多年,卖官鬻爵,各级官兵已冤声载道,习抓捕他正中下怀,何况习的心腹早在军中密布;而抓捕周永康,又使以前云集的冤假错案,有了平反的希望,内蒙古呼格吉勒冤案真相大白,又迎来迟到的正义,中国的百姓都是善良而容易满足的,他们在习的领导下至少还要8年,而现在两年多就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谁能准确断言明天的事呢,概之,明天肯定要比今天好一些,中国是不会崩溃的,只能顺应历史潮流往前走。
   
   2015年1月7日于美国洛杉矶。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1月13日首发。
   更多文章: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5/01/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