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姜维平文集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李克强在辽宁
·局长流眼泪,真的没出息
·起诉公安局,李俊开什么玩笑
·平反冤案 重庆庸官踢皮球
·罗淙透露重庆监狱黑幕
·城管掐女商贩 给胡春华丢脸
·黄奇帆含沙射影为薄熙来叫屈
·李克强口若悬河,反腐有多少“干货”?
·薄熙来与“跳楼哥”
·“两会”前后重庆众官相
·软禁中的薄熙来
·监狱里有多少窦娥冤?
·聂树斌案难在何处?
·辽大校友任北大校长,我进一言
·应当立即拘捕聂海芬
·薄谷蹦得太欢,自己跳进锅里
·黄奇帆挂羊头卖狗肉
·欺人太甚的永州蛇
·谎言与偏见
·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
·李剑铭暗斗民企,李俊背水一战
·女神探谎言的破灭
·习近平坐出租,重庆却抓司机
·雅安地震,王东明面临严峻考验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李克强去雅安,谁说废墟下已无人?
·黄奇帆最后的疯狂
·浙江高院何以闪烁其辞?
·彭佩瑶说,她的眼泪哭干了
·孙政才关照,李俊企业起死回生
·实名举报吴文康,薄熙来吓傻了
·姜维平声明:安玛张冠李戴
·《重庆日报》为李俊恢复名誉
·李俊企业遭围攻,黄奇帆偷着乐
·致昝爱宗和李主任的信
·刘志军哭了,薄熙来能笑吗?
·我与王志馨老师
·薄谷才是大汉奸
·周永康下苏州,强颜欢笑心里愁
·只有胡耀邦才能救中国
·赵副局长飙了,薄熙来下毒?
·唐慧案二审胜诉意义重大
·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目击记
·瓜农的脑袋不如瓜
·陆昊调动引发的回忆与思索
·薄熙来受审时会系领带吗?
·李俊算总账,薄熙来死罪
·杀掉薄熙来是上策
·薄熙来将为“翻供”付出代价
·李望知有脸吹捧薄熙来?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一』
·25年前,就有人预言薄熙来垮台
·从庭审看薄熙来的谎言 『二』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薄熙来案彰显习近平依法治国理念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被调离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姜维平
   原香港《亚洲周刊》驻中国特派员,著名记者王建民的案件,目前大体轮廓已经明晰,他是被广东省的贪官污吏与北京高层的某些大人物互相勾结,虚构故事而关进看守所的,现在,案情进一步升级,不仅延期到明年初审理,并且可能还将面临重判,整体观察不容乐观,本人密切关注和跟踪报道此案,并心情沉重地思考媒体人士入狱对中国政治前景的影响,以及对麻烦缠身的香港局势的负面效应,有消息人士称,依据官方指控的罪名和证词,王建民可能要判五年至十年之间,也可能十年以上,假如真的如此,对习李政改抱有些许希望的知识分子阵营将损兵折将,这不利于党内改革派,温和派与持改良观点的文人进行互动,进一步给中国未来局势演变厚涂悲观主义色彩。
   
   王建民是美国公民吗?

   
   在海外媒体人士的印象里,王建民是香港居民,也是美籍华人,我不太了解这方面的情况,根据以前与其交往得知,他早年从福建省前往美国留学,毕业后自雇做过文化及广告生意,但自感并不理想,后加盟香港《亚洲周刊》,做过较长时间的派驻中国内地的特派员,走南闯北,交际广泛,写了许多有影响力的文章,既结识一些官员,富商,文人,也得罪一些人,与同是特派员的其他人比较,他不太重虚名,没有出版过自己的专著,倒是对经商更感兴趣,故曾与他人合办过海外中文网站,后因故与创办人分手,建民仿照“张晓卿模式”,从《亚洲周刊》辞职后,自立门户,创办了《新维月刊》和《脸谱》,他做为老板,居住在深圳以及内地,而刊物落户香港,这有点像文化商人张晓卿,也是最佳模式,因为内地人对公开而全面的信息求之若渴,港人又有言论和出版自由的空间,故一度建民如鱼得水,收入甚丰,但是,这种身入虎穴谈“虎”令中共色变的文化致富途径非常危险,我想,可能是建民过度解读了张晓卿的成功模式,而忽略了自身的弱点和不足而遭殃的,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认为自己是美国籍的资深媒体人士,老共不敢对他下手。
   
   所以,抓他的官员首先击中了他的软肋:他是持“回乡证”到深圳的,香港身份证和回乡证的号码赫然印在一份将要起诉他的法律文书上,并称他持有“美国绿卡”,而不是护照,这等于否决了他的美籍,这类似于2014年初广东惠州被判刑的胡伟星,此文书强调:王是2014年5月29日使用回乡证从香港入境的,这等于宣布当地公安抓他把柄的依据,他是地道的“中国动物园”的弱者,指控他按照“丛林法则”办案,想整他易如反掌,这和美国没有一点关系,老美不能干涉中国内政,想怎么判就怎么判,对深圳官员来说,像耍猴一样。王建民已是被虎豹叼在嘴里的小羊羔,别看它叫得欢,一点也没用,泱泱大国“动物园”的法则是“弱肉强食”。
   
   被指控为犯罪团伙首犯
   
   为了把王建民判得重一些,叫他十年内成为喊不出声的“哑巴”,深圳的贪官污吏,绞尽脑汁,煞废苦心,编造了一个“非法经营”的犯罪团伙,主犯是王建民,成员多达5个,二告是莴中校,三告是刘海涛,四告是许中云,即,建民的太太,五告是许国才,即,建民的岳父,因为实在找不到更多的犯罪集团人员,就拿他家人凑数,整出一个经营非法出版物的“犯罪集团”,没把他三个孩子算在里面,可能是年龄太小吧。我认为,这是比薄周时代要恶劣百倍的一起株连九族的冤案,不仅是典型的“文字狱”,而且牵扯和累及多名直系亲属,拼凑和包装得非常拙劣而卑鄙,王建民的老婆,岳父至今还“取保后审”呢,而官方正在宣称周永康的年代已结束,现在却要开始“依法治国”,而仔细看一看《宪法》和《香港基本法》,都大相径庭,因为《宪法》有“言论自由”的条款,《基本法》则强调“一国两制”。
   
   众所周知,港媒对王建民比较了解,而对莴中校和刘海涛所知甚少,据知情人士透露,莴中校1975年2月22日出生,也是港人,大学文化程度,持回乡证长期住在深圳,与建民曾为同事,后应聘为事物杂志公司的董事,而《新维月刊》和《脸谱》都是在港注册的这家公司出版的,他和建民一样,都是2014年5月30日被深圳公安局拘捕的,同年7月4日被深圳市检察院批准逮捕,而之所以在6月1日前抓他们,是因为他们的孩子都很小,都疼爱小孩,可以当夜以亲情为利器逼他们就范,比如说,你没事啊,只要承认了就可以回去过节,孩子们在家泪汪汪地等你呢,但一旦签了字,警察立即翻脸不认人,所以,这是一切精心策划的反人类的践踏公民人权的典型案件,他是统治中国十年的周永康余党最后疯狂的司法表演,再现了这个年代最黑暗,最无耻,最卑鄙的一角。
   
   另一成员叫刘海涛,是1982年9月6日出生的一个河南人,我猜测他可能是建民从作者队伍里选得“特约编辑”,他持有中专文凭,据称曾是一位中学老师,现居住在南阳市少拜寺乡董港村,官方指控他是事物杂志的编辑,于6月17日被抓,同样7月4日批捕,显然,这是深圳公安在发布有关王建民,莴中校被捕的微博消息之后,自感证据不够,底气不足,而故意寻找的另一个所谓“证人”,而建民太太和岳父被“取保侯审”,则是找一个巧妙的借口,用一把刀子挂在他们头上,晃荡着,逼他们闭嘴,实际上,谁都知道,在海外,一般注册私人公司,都是以家庭成员名义进行的,而家属未必介入业务,像建民太太这样的空姐美女,是不了解文化出版业务的,他的岳父更是如此,相信建民也绝对不会把公司的事告诉他们,我与建民很知心,他是“大男子”主义者,他的家人与此案无关,抓捕他的家人是枉法的,是文革遗风的卷土重来,是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政变集团”的一次猖狂反扑。
   
   我是犯罪团伙的“二告”
   
   如果说王建民等媒体人士出版发行杂志是犯罪的话,我自认是“第二被告”,因为,第一,我写的《薄熙来传》(未完,因发现抄袭者太多而中止撰写)第一部分,大约七万字,是首发在《新维月刊》的前身《多维月刊》杂志上的,是在薄熙来疯狂表演的年代公开发表的第一篇批评他的文章,也就是说,他是建民花钱买下的稿件,版权是属于他的,除了《前哨》经我同意出版了单行本之外,凡是抄袭和变相抄袭的文人,都是不劳而获,但建民不计较这些,他认为此文推动了中国进步,我们都是“有功之臣”,别的不在意。这说明建民是心胸宽阔之人。我现在也不求功名,只求中南海高层能放建民一码。
   
   此后,我应建民之约又写了《王立军的自白》,《乌小青之死》,《薄熙来检举揭发大老虎》等大量文章,全部首发在建民的两本杂志上,念及旧情,我知道建民不易,创业之初急需款项,他又好面子,故一直拖到他被捕前的10月,才与他结清稿费,还是他主动提议的,总之,我与建民的友情不是金钱能衡量的,与其治罪建民,不如通过加拿大警方追逃,把我抓回去,我起得作用比莴中校和刘海涛要大得多,仅仅因为引渡难绕过我而指控他人,是不公平的,不公正的,是无赖的行径。他们不应当代我受过。
   
   早在两本杂志创办之初,建民就多次约我去香港协助他,当然我非常愿意,但我因为,第一,2009年初定居多伦多时未申办难民,永久居留的身份一直悬着,直言吧,我也是“中国动物园”的一“猴”,去港不安全,我无法带着一种恐惧心理去办一本杂志;第二,我不是英雄,我不想再坐牢,那种度秒如年的囚徒生活,我宁可死也不想再体验,而香港离内地太近,建民曾建议我每隔几个月持加国“绿卡”去澳门签证,但我了解澳门,那是珠海的延伸,它比珠海还“朱”,真的太可怕,因为我的软弱和自私,使我免除了灾难,但我在建民被捕前一周,没有严厉地奉劝他从内地回港,至今深感内疚,我真的是不够兄弟,我仅仅是提醒了他几句,未能在生死关头,站在他的一边救他,是我一生中无法原谅自己的过错,每当我想到2001年初,四处奔波的太太去香港求见建民,他的重义气,讲感情,他的无私帮助,以及以后长达多年的为我冤狱的呼吁,都令我及家人刻骨铭心,我无法想象,建民能在“动物园”里,做为一个文弱“羊羔”,如何忍受虎豹“土狼”对它的凌辱,所以,一旦建民重判入狱,我将有所行动,要让深圳的贪官污吏付出代价。
   
   是的,我有足够的证据自证我是“二告”,就《王立军的自白》来说,流传甚广,影响较大,读者花费半个小时就读完了,但除了建民,无人知道我付出的劳动,有何等艰难,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建民向我约稿,讲了有关王立军案的主题构思,他说,你了解薄王,会写评论,又写过文学作品,写一个带有文学色彩的故事最好,这话像电光石火一样,点燃了我的激情,我问何时交稿,他说,明天早上,我立即着手,太太去上班,我坐下来写,等写完了,正在修改,突然太太回来了,我吓了一跳,很是惊讶,问,你遗忘了什么,刚出门就回来了,她笑了,说,我已下班了,现在,是晚上六点,原来,我一下子写了九千字,早午都忘了吃饭,我高血压的病情就是这一天加重的,那时,我和建民从未谈及稿费标准,我真的需要稿费,但我更想让薄王倒台,我真的无法认同建民是罪犯,也真的认为我自己是同案。因此,把建民关进监狱的人,也把我的精神和思念关进了大牢。
   
   精心编造的“文字狱”
   
   深圳警方在一份法律文书里,自称是在5月28日在侦查工作中发现王的“非法经营”行为,并煞有介事地说是“根据群众举报”,29日抓了王和莴,是在深圳,6月17日派人到河南抓了刘,这有点像当年的胡风案,只不过变了一个借口,过去叫“反革命”,现在叫“非法经营”,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地,竟兴师动众地去河南省去抓一个教师,真的荒唐透顶,我在深圳呆了许多年,知道那里贪官横行,假货泛滥,经济秩序混乱,坑蒙拐骗,故事遍地,如果追究“非法经营”活动,根本轮不上建民,为什么公安不管不查呢,却放下“西瓜”,去找一个“芝麻”,而且这个“芝麻”还是香港的,原来,《新维月刊》和《脸谱》杂志,揭露了广东省贪官污吏的丑闻,使他们担心自己在廉政风暴中落马,故先下手为强,编造了“非法经营”的王建民案。
   
   那么,警方是如何指控他的呢?所谓的“起诉建议书”是这样写的:2013年7月18日和2014年3月13日,王建民分别注资成立事物杂志公司的子公司脸谱出版有限公司,2010年10月开始以事物杂志公司,脸谱出版有限公司等公司名义,在香港先后发行《新维月刊》和《脸谱》等出版物。我想,这可能是警方笔误,把2014年写成2010年,可见对一个人的判刑指控多么草率,连日期都搞错了,这些先不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