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匣子说话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GT:毛泽东又奚啻“一根卵毛”之类的玩意儿呢?
·给美国众议院议长的公开信 /杨建利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必须颠覆
·斥无赖子习近平(一)
·斥无赖子习近平(二)
·斥无赖子习近平(三)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续)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1)
·GT:辛子陵——当今人类最凶恶的敌人(2)
·GT:瞧!——何等黑暗恐怖的活地狱
·GT: 瞧!——好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到底有几个中国?老外永远搞不清
·GT:奥巴马当选连任——不祥之兆
·GT:“中国”——名存而实亡
·GT:是“天灭中共”还是“天灭毛共”?
· GT:孙中山——中国的华盛顿
·GT:鲍彤——很可悲!也很可恶!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
·GT:瞧!——这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黑匣子主义认为,此乃毛五世习近平发出的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预示未来走向的传达讲话内容披露

   

   
   姜野飞

   中央严令:今后不许反党反毛言论公然在媒体出现
   从内部得到消息,国家将出钱支持左翼网站,宣传毛泽东思想!
   内部人士披露正在传达的中央宣传工作讲话:
   2015年1月12日.
   今后不许反党反毛言论公然在媒体出现
     最近,各个省市区中共党的宣传部长都在传达中央宣传工作会议精神,据参加某省传达会议的人士披露,今后中央宣传基调已经明朗。
     一、必须坚持媒体的“喉舌论”,即在中国的媒体,不管是传统纸媒还是新媒体,都应当是党的喉舌,人民的喉舌,这是我们的政治制度所决定了的,有些人在这方面有糊涂观念或错误立场,今后不允许党管的媒体发出与党和人民利益相违背的声音,现在一些媒体改制,由社会力量筹办,也必须遵守这一原则,否则就收回或者不要办了(据了解,有的省区已开始收回一些社会办刊)。
     二、必须坚持党和国家的指导思想是马列毛与特色理论,对此要有理论自信,在这方面思想比较混乱,一些人一直在宣扬马列毛过时论,散布错误观点,今后不能允许反马列毛言论公开地堂而皇之地在媒体上出现。马列毛作为指导思想是我们的政治制度规定了的,是党和人民长期实践选择检验了的,而且现在仍是我们事业的基础,并不是一些人随随便便就能否定得了的。
    三、必须注意“新三反人员”占据媒体与舆论阵地的问题。所谓“新三反人员”就是坚持反党、反国家、反民族立场的人员,这些人本来是党培养的,被党安排在舆论阵地,却不为党的事业说话,总是唱反调;有的还拿着国家津贴,提起我们的国家却是一无是处;明明你是中华民族的子孙,却总在贬损这个民族,这些人不能继续呆在媒体,不能从事舆论宣传工作,应该“不换立场就换人”。
     四、对媒体要加强管理与引导,媒体人要有鲜明的政治立场,要有清醒的政治头脑,要坚持客观真正性原则,要辨证地看待事物之间的联系,要对社会负责,比如,媒体成天全版面报道负面东西,对正面的却视而不见,你这是客观真实吗?许多人都在夸美国的言论自由,最近美国教育部把毛泽东语录上到网上,结果引起全国反弹,我们这里把林肯语录到处宣扬,大家却平静接受,这不值得我们反思吗?
    五、加强党对媒体舆论的领导,要从培养新闻人才抓起,各高校凡有新闻类专业的,一定要把培养学生正确的思想意识,正确的政治立场放在首位,凡有“新三反”倾向的,凡是思想糊涂立场混乱的人,不能在高校从事新闻人才的培养。今后将派出党政干部到各高校新闻专业去与各高校新闻教师到媒体与党政机关来换岗。
   (注:此为根据回忆整理,有的不一定为原话。)
   
   

   
    禁止媒体反党反毛,党中央释放重大利好消息

   
    据中华主流文化网报道,在最近召开的中央宣传工作会议上,“今后不能允许反马列毛言论公开地堂而皇之地在媒体上出现”、宣传战线将清理反党、反国家、反民族立场的“新三反人员”,成了本次会议的重要精神。
    对党和国家、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利好消息,它表明新一届党中央真正认识到了放任反毛反党舆论的巨大危险性,真正在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真正开始重视意识形态领域的工作。
    宪法和党章对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和共产党的领导作用有明确的阐述和规定,因此,维护毛泽东思想的指导地位,维护党的形象,是依宪法执政按党章办事的前提,同时也符合绝大多数爱国家爱民族的人民的心愿。
    党报反党,放任各种媒体污蔑自己的开国领袖,这种怪现状恐怕只有在解体前的苏联才出现过,可这种现象在我们中国已经存在了30多年。80年代中期,由于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党中央作出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决策,可随即就因为“不管姓资姓社”理论的出现而导致四项基本原则成为一纸空文。多年来,反毛反党言论甚嚣尘上,许多媒体甚至围剿封杀歌颂毛泽东思想歌颂社会主义价值观的言论,党在人民中的威信降至了最低点,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受到了严峻的挑战,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也已经岌岌可危。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是伟大的人民领袖,他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为人民求生存谋幸福。这正是毛泽东去世30多年后,绝大多数中国人仍然深深怀念他敬仰他的根本原因。离开了毛泽东思想就不是中国共产党,这样的党就不会受党人民的拥戴。因此,全体共产党人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反毛就是反党,反党必定反毛;反毛就是反人民,反人民也必定反毛。
    新一届党中央禁止媒体反党反毛是真正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的,是大快人心的。但是光禁止反毛反党言论还不够,还应该大张旗鼓地宣传毛泽东思想的伟大作用,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功绩,宣传符合人民利益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激浊扬清,扶正祛邪,打造健康的舆论环境,营造积极向上的舆论氛围,强化意识形态的功能。只有这样,党才会重新获得人民的信任,涣散的民心才能再一次凝聚起来,中国共产党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实现伟大复兴的梦想!(转)
   

【附件二】

   

美专家:中共已步入迟暮之年


   
   
    华盛顿—习近平被许多人视作中共多年来最强势的领导人,他在大力反腐的同时还施展铁腕,压制言论自由。这一切给人一种表象:他领导的中共政权牢牢控制着中国。但是在华盛顿外交圈内,有资深专家指出,中共已步入迟暮之年。一些分析人士告诫西方领导人,应该适时改变对华政策,走出“四环路”,接触草根,尽其道义上的责任。
    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一个私人晚餐聚会上,一位美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说出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我无法给你它(中共)垮台的确切时间,但是中国共产党已经踏入迟暮之年。”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 (Michael Auslin)当时也坐在晚餐桌上。他近日为华尔街日报撰文,披露了餐桌上的美国外交官们对当前中共政权的看法。
   基于明显的原因,奥斯林隐去了这些学者的身份。不过他说,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有着数十年的中国经验,与中国官员有着广泛的联系。奥斯林说,令他有些吃惊的是,那位专家作出上述预言后,其他人并未反驳,反而表示基本赞同。
   奥斯林博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谈及那位专家何以作出以上预言时说:
   “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对言论自由的控制比以往更严格。很多高层官员成为反腐运动的对象,同时也曝露出党内的问题。给人的感觉是,一个自信、健康的政府、政党和社会不会这样做。”
   那位专家指出,中共希望朝着积极的方向前进,但却在一个令其自身都感到尴尬的轨道上运行,路越走越窄。他说,这样的政党已经无法应对经济、政治和社会挑战,也无法善用革新,无法在真正意义上融入世界。
   奥斯林说:“我认为,他的观点是,这个政党未来面对的将是更多的危机和问题。最终将会将其拖跨。”
   习近平在某种意义上被视为自毛泽东以来权力最大的中共领导人。他在过去大约两年时间揽权速度之快,范围之广令人吃惊。
   而另一方面,他治下的中国在言论方面的控制更趋收紧,对异见的打压手段堪比其在政治上的整肃。而当前党媒、党刊针对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攻击,以及在高校掀起的抵制西方价值观的运动,令不少人惧怕上个世纪的那场噩梦般的浩劫会重现。
   奥斯林说的那次晚餐席间,有另一位学者说道:“我从没有看到过中国人如此惧怕,至少在天安门(屠杀)之后。”
   不过,外交关系理事会亚洲研究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Economy)并不担心文革会在中国重演。她说:“我们当然希望不会看到中国重现文革时期的暴力。我不认为那种文革期间在某种程度上被容忍的与世隔绝的特质会在当今时代再现。”
   易明说,这一系列动作可以被理解为习近平希望竭力挽救中共的策略,但这种策略也表现出绝望。
   “但是,我同意,那是一种绝望的策略,因为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结社自由对于大多数人具有吸引力,因而会尽力以这样的价值观取代那种限制个人与他人自由交流能力的一套价值。我认为,当前很难再向中国人民兜售那一套东西了。”
   步入迟暮并非指中共政权必然在短期内崩塌。奥斯林说,那位预言者本人也指出,这或许发生在数年后,或许要等数十年。但是,共识是,当前的路行不通。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这位亚洲问题学者在其文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对于中共终将丧失政权的判断是准确的,那么“西方应该如何做?”
   “走出‘四环路’”-- 这是那位预言者的建议。所谓“四环”指的是北京四环线,其内是中国权力中心的象征,包括外部世界一直以来给予过多关注的政治和商业精英聚集的北京、上海和广州等东南沿海地区。
   而呼吁“走出‘四环路’”,意为西方的外交官、学者和非政府组织等,应当改变过往对普通中国民众的忽视。
   奥斯林说,西方必须改变其对华政策:双方在经济和安全方面的分歧表明,西方抱有的建立起成熟合作关系的希望已经落空。
   “我们如何施展我们在道德上的权威和力量?我想,我们需要将力量用在那些呼唤自由的声音。这并不是说要与北京切断关系,不与他们合作。但是,应该做长远考虑:如果中国社会这样发展下去,将会有更多人抱玩世不恭的态度,对社会更加不信任、不满,应该将政策重点放置在何处?应该放在公民社会、自由和责任,最终是某种形式的民主力量。”
    奥斯林说,中国的残局或许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显现,但是西方应该站在历史的正义一方,不论结局如何混乱,那样才是明智之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