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去美元化”双刃剑将杀谁?(下)]
巩胜利文集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美元化”双刃剑将杀谁?(下)


   

——基于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囿美元引爆后而诱发的另一场大势所趋


   ■ 巩胜利 (独立经济学家)
   

   【关键词】:去美元 黄金 全球化 金融海啸 QE系列
   【核心提示】:自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以来,美国实施超级(比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特急时期还要多)宽松货币国略,不但进一步加剧全球资本流动风险和本币汇率的波动性,也使各国在“美元陷阱”越陷越深恶性循环中。俄罗斯率先在其贸易中开始寻找“去美元化”之路,这即是一种全球性新尝试,更是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后开始发酵的举世无奈。中国在与伊朗石油贸易中打破强制使用美元的惯例,首先受益的是中国与伊朗以的石油贸易合作。金砖国家“去美元化”的行动表现更为抢眼,双边贸易中使用双边国家的货币交易;成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但此储备货币依然是美元)安排,未来贷款及应急救助将减少使用美元。2008年9月15日的全球金融海啸后,“去美元化”浪潮在全球愈演愈烈。最近,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公开场合表示,俄罗斯应致力于在全球范围以卢布出售自己的石油和天然气(但俄罗斯此举是一种无奈之举,囿欧美制裁俄罗斯)。普京认为,使用美元作为能源贸易中单一的定价货币正伤害着俄罗斯的经济,俄罗斯石油经济2014上半年锐减超过1/4。普京的倡议得到了包括中国、巴西、印度和南非在内多个贸易伙伴的响应。从全球新局势来看,新兴国家体及金砖各国普遍希望摆脱美元一家独大的限制,希望国际货币尽快实现多元化。俄罗斯的做法表明全球贸易(特别是新兴国家)“去美元化”开始加速,但这种加速俄罗斯及新兴经济体能够承受到怎样,还无法看到未来的结果。
   “去美元化”,中国与俄罗斯及其诸国家采取了不同的国策方向和实施举措:
   (A)、俄罗斯,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俄罗斯将其外汇储备4700亿美元换成其它诸国货币,如俄罗斯大型移动运营商Megaphone宣布把以美元和欧元手头持有资金的40%兑换成了港币;因乌克兰危机,俄罗斯外汇储备一度降至4230亿美元,这是2010年春天以来的最低值;俄罗斯是全球第一大能源出口国,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两国能源贸易正在着手实施由美元结算变成人民币结算;据IMF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底,俄罗斯总共持有黄金1105吨,俄罗斯央行自2014年年初到7月以来,总增购了70吨黄金。俄罗斯是全球第5大黄金持有国之一,排在美国、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之后。
   (B)、中国着手实施将大量外汇美元储备换成黄金,仅2013年中国就用美元换取了1189.8吨黄金进账;中国还正加紧实施已经与20多个国家本币互换;构建全球洲际、中国以外国家的贸易人民币清算中心;还在推进人民币与各国货币直接交易及跨境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
   (C)、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及《福塔莱萨宣言》、新《清迈协议》、亚洲基础建设开发银行等等的新建立和实施,都加速了全球“去美元化”以往没有过的各种力量和加速进程。目前,中国有超过4万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外汇储备国,若是连续数年中国采取美元换黄金的策略连续实施,那么6年之后、到2020年中国就将成为全球第一黄金储备大国,且比美国当前黄金储备8000吨还要高出近一半,进而中国达到超过12000吨的黄金储备(中国自己生产+进口),届时中国黄金储备将占全球黄金储备总量的近1/3。
   2014年5月,普京访华与习近平提出“中俄用本币结算协议”——双方已展开两国央行、财政部协议文本起草与谈判,将就两国间贸易往来:中国购买俄罗斯的商品用卢布结算,俄罗斯购买中国商品用人民币结算。这个协议有望今年底、或来年初出台。
   “去美元化”,让未来中国以储备黄金崛起独领风骚。俄罗斯将比中国“去美元化”更加积极、坚实的推进,那么人民币成俄罗斯储备外币最好的选择。中国外汇储备已经超越4万亿美元,中国“去美元化”与俄罗斯实施国策不同,将令中国外汇储备“去美元化”变成最大黄金储备国。“去美元化”可能给全球金融市场的结果是:美元波动将更大、美元利差加大幅度、美元与其它一揽子国际货币兑换将更加波澜起伏,难以琢磨、控制……但这可能是未来10年、30年全球性的一次空前“大革命”。但人民币必须完成两个历史使命:即人民币自由兑换其它国际货币;自由浮动人民币与其它国际货币的汇率。到2014年,是全球所有国际货币都能做到的事,而唯独人民币无法完成这两个程序。
     

(7)、“去美元化”中国领衔全球之变?

     
   未来全球“去美元化”浪潮仍会加剧。“任何一个货币都不可能保持垄断地位,美元地位相对会下降,而其他货币地位将增强。”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预计,未来将形成以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为主导,其他货币为补充的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
   不过,专家指出,美元在全球贸易和金融领域的中心地位不是那么容易被撼动的。宗良认为,一方面,企业和个人使用美元已经有了一种惯性,而且转换会带来成本。另一方面,美元清算系统非常健全,金融市场体系完善,这是其他货币所不能比的。
   人民币如何在“去美元化”中抓住契机推进国际化进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张茉楠认为,要按照“结算货币—投资货币—储备货币”的取向,先逐步增加人民币在全球国际贸易结算中的份额;再使人民币逐步成为主要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主要投资币种,最后逐步成为储备货币。
   法国央行行长 Christian Noyer日前对美元提出了直接警告:美国利用自己的规则限制法巴在全球范围内的美元交易,这将鼓励(银行)去美元化。欧洲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并不一定需要使用美元,也可能使用欧元或者人民币。此外,一些人士呼吁在欧盟层面寻找办法,试图降低在国际贸易与投资中对美元的依赖。
   与此同时,中国人民币的加速崛起尤其是近一年来欧洲市场的频繁“出镜”,被视为真正进入国际市场并被最大的国际贸易区接受的开始,全球“去美元化”的进程同样也在加速。
   尽管如此,美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地位短期内或很难被撼动。“各方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改革呼声很高,但仍未达成一揽子整体改革框架路线图,局部的一些象征性改革进展也十分有限。”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近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的加速国际化或会对美元的国际货币核心地位构成一定威胁。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中国政府在国际金融领域一度全面出击。在全球层面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曾呼吁要通过创建超主权储备货币来逐步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
   随着货币互换、清算行的全球布局,人民币国际化路线图日渐清晰,离岸中心全球开花、人民币全球支付地位不断晋级等一系列成绩都成为市场对人民币“另眼相看”的重要理由。与此同时,欧洲与中国政府有关货币业务的合作关系日益密切,特别是今年以来的双方“互动”频频。目前欧洲已经有四个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分别是法兰克福、伦敦、卢森堡和巴黎。
   “目前在国际贸易中人民币的使用相对于中国的经济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但长远来看,更多的交易将采用人民币。举例而言,大宗商品一般是使用美元进行交易,但大型的买家和卖家都是中国人。现在伦敦已经开始通过引入人民币计价的合约来进行这种交易,而我们将看到这种交易更多地发生。”伦敦金融城政府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包墨凯近日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目前人民币的使用主要还是集中在英国和中国企业的交易中,而在英国和美国的企业的交易中使用人民币短期内还不会发生。
   中国“去美元化”是全球最大的一把世纪悬剑:(1)中国外汇储备美元超4万亿美元之巨,是全球第一大美元储备国,中国要去美元化怎样去?(2)现在就发起“去美元化”的世界大战,显然不是中国的现实,抛售中国手中4万亿美元储备则致中国血本无归,但今后6-8年时间内,中国将从储备美元转向储备黄金能成器吗?(3)中国“去美元化”也在实质性加紧实施,2013年中国黄金进口加上自己生产,每一年储备黄金就超过1500吨,按此推算,中国到2020年黄金占领将达到15000吨,一举超过美国一半以上、占2014年全球黄金储备总量的1/3。2008年以来,作为美国“后花园”的拉美国家最早在贸易和融资等领域出现了明显的“去美元化”倾向,减少美元在贸易以及在各国资金存贷和市场融资中的比例。近两年,新兴经济体之间日益频繁地展开深入的货币互换,中国最为活跃。与此同时,金融危机也导致全球市场寻找替代美元的新货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把特别提款权规模增长了近十倍;中国、俄罗斯等5大发展中国家牵头成立的金砖国家银行直接对抗美元霸权。凡此种种,都显示出“去美元化”进程,无论是在深度还是广度都在加速展开。
   中国正逐渐清除全球贸易中遭遇的障碍,人民币的国际化正披荆斩棘、势不可挡的继续前行。
   中国通过在亚洲以外地区建立人民币中心,中国将能扫除各种贸易阻碍:中国在欧洲腹地的法兰克福通过中国银行以人民币进行交易,在黑森州的金融中心启动所谓的人民币清算银行;此外,中方还与德意志银行协议展开合作,使法兰克福成为人民币的主要交易分中心。
   最根源的是:人民币迄今无法在全球自由兑换、自由流通,但在全球各地的清算中心完善后——以欧洲中心法兰克福、伦敦和卢森堡为枢纽的新清算银行开启后,中国人民币将逐渐接近其目标,奠定人民币成为美元和欧元以外重要货币的地位。美元、欧元、人民币“三元鼎立”已现雏形,人民币的国际化势不可挡,如今只是仅存时间上来到问题——怎样来完善人民币自由兑换、自由流通、自由汇率。
   

(0)没有尾声:

   
   美元,象全球各个国家的货币一样是好美元,但做为全球的最大、最多的一种国际货币,美元却不是世界各国公平、公正使用的国际货币——世界币;美元,就是美国利益霸权的一切!
    “去美元化”,才刚刚发韧在全球长出,这就为欧元、人民币与美元平衡占全球更大份额、与美元展开竞争创造了无限“天机”。欧洲是全球近300年的超级财富经济体。但人民币才刚刚国际之上路,可能还要走20年、50年才能是三分天下有其一。2013年,中国GDP占世界总量达到12.4%,对外贸易占世界贸易额的11.4%,其中货币进口中人民币结算比例达17.5%,人民币也已成为全球第七大支付货币和全球第九大交易货币,占全球支付货币市场的2%。但“去美元化”能否在全球形成大势所趋还未可预料,去美元霸权依然是任重而道远。人民币国际化要真正引领中国由贸易大国、金融小国走向贸易强国和金融强国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但人民币与所有国际货币的兑换自由化、汇率市场化还有90%以上的路要走,才能与全球经济接轨,才能与所有国际货币融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