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鸹噪的日子]
非智专栏
·说说妻子
·再论汉字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鸹噪的日子

   
   
   非智
   
    天蒙蒙亮,窗外传来了远在一百多米远的小公园里的乌鸦的“哇、哇”叫声,这是他最讨厌的声音,但由于公园就在附近,所以几乎每天都能听到这讨厌的声音。之所以讨厌乌鸦的声音,是因为在闽南时,他的祖母告诉他,“燕子鸣喜来,乌鸦叫凶到”,听这话时,他还小,大约是小学二年级吧,但却把这话深记心里。在他的老家,很少能听到燕子啼鸣,或乌鸦叫,不料到澳洲后,这乌鸦之声常在早晨将他搅得心烦。刚开始,他觉得有可能什么不吉利的事降临,所以,一天郁郁不乐,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事发生,慢慢,他也就释然,不太在意这讨厌的声音,不过,他还是极为忌讳听到乌鸦的声音。可是,在自由的国度里,乌鸦是可以自由的哇哇叫,没有人有权利去封住它们的嘴,法律上更是禁止对它们的猎杀。


   
    窗外透进来的那一缕曙光,像一把闪着寒光的刀把暗黑的房屋劈开,令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他拉起被子,把头捂住,也省得听那乌鸦恼人的叫声。结婚十年,他同老婆分床已有八年了,那是从小孩满岁后,老婆提出来的。那时的老婆正处于产后或可以说育婴期的烦躁和抑郁状态中,动她不得,更不用说亲近。于是,他也同意分床。不料这一分,要想再合,就不容易了。
   
    这是个自由的国度,他想,真的,每个人都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做事,但前提是不影响他人,不触犯法律。乌鸦叫,是它的自由,老婆不愿意同床,是她的自由。对于乌鸦,他想赶走,乌鸦却懒着不走;对于老婆,他想同床共寝,可是老婆却不愿意,他们的意愿和行为都是自由的,尽管让他生活变得不舒服。可是,这里的法规非常明确,不允许他人有伤害和影响你的行为,但并不能要求他人必须给你舒服,除非你为了这种舒服付了报酬。
   
    亮光渐渐扩大,那把闪亮的刀已变成倾泻的光团,把小屋的一角照亮了。他伸手抓过床头桌上的苹果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不到五点。还早,他想,正常起床是六点半,现在还有一个多小时时间,他已没有睡意,掀开被子,干脆坐起来,像平常一样祷告,他的祷告词从来是想什么说什么,唯一相同就是“奉耶稣基督的名,阿门!”,其余就是根据具体需要而祷告。对了,还有他希望乌鸦不要在早晨打搅他,也是他每天必祷告的内容。
   
    祷告后,他悄悄地走到老婆的房间,看她睡得香甜,轻轻地亲了她一下,看了看睡在一旁的儿子,就退出去。惯常,每天早上起来,他都会到妻子房间悄悄亲她一下,然后再去洗澡。每天早上洗澡,是他到澳洲后养成的习惯,这一习惯,一眨眼,竟已有二十多年了。今天起的早了些,他又回到他的房间,斜躺在床上,查看手机信息。
   
    手机上有六个未读微信,他顺着看,到了第四个,那是柳禹存传来的,告知他已从矿上下来,说想同他见个面,那是昨晚发的微信,他没有去看。是啊,柳禹存到矿上一个月了?是很久没见面了,他也希望见见柳禹存好聊一聊。在微信圈里,常见柳禹存发布不少信息,包括告知大家他在矿上遇到百年一遇的大风暴,现在看来,是安然逃生回佩斯了。“安然着落了,祝贺!久没见了,下午五点半在乔治大街Dome见。”他给柳禹存写了微信发过去,然后又继续看后面的二个微信,他想这一大早的,柳禹存一定还在梦乡里。不料,手机上跳出信息说,你有一个微信。他忙打开那个刚传来的微信,竟然是柳禹存的,写到“你是睡醒了还是还没睡?我是一夜未眠,愁啊。”“怎了?发生什么事了,让你熬夜?”“老婆要分居了。已闹了二天,你说我怎办?”“你不是一直想着分居吗?怎么老婆提出来了,你就不干了,还是男人吗?”他想到尼玛的,我不是实际上已分居了将近十年了吗,哪又怎么样,不就是晚上睡觉没女人搂罢了。
   
    他可以听到隔壁房间那女人传出来的微微打鼾声音,心里不免有些恼怒,这些女人真是不可思议,急着找你结婚,却不乐意同你上床,还闹什么分居?“问题是我刚刚才开始有了对她爱的感觉,也告诉她了,她却提出分居。以前是我想分居,不想,这次她竟贴了心了。”柳禹存又写过来,他看不懂什么叫“她竟贴了心了”,刚要问,对方又写道,“错了,她竟铁了心了。”“明天再谈,你还是睡一觉要紧,不要命啊?”他回给柳禹存后,把手机屏幕关了,闭上眼睛,才发觉,那乌鸦的叫声就没有中断过,只是,当他不去注意时,那乌鸦的叫声似乎不存在,真的怪了,他想起了笛卡尔的那句“我思便我在”。不一会儿,他又打起瞌睡,迷迷糊糊地发出鼾声。
   
    “你不用去上班?要迟到了。”他在睡梦中被摇醒,睁开眼睛,见妻子站在床边,困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还没见你睡过头呢。”他匆忙跳起来,搂着妻子亲了一下,就冲澡去了。
   
    那天下午,下班后,他同柳禹存在乔治大街的Dome咖啡店见面,柳禹存看来一脸疲惫,这跟昨晚没好好睡觉有关,除了疲惫外,可感觉他内心的焦虑。 柳禹存正在休假,穿着一件浅蓝色外套,白格子衬衫,蓝色牛仔,外表柳禹存看起来潇洒随意,但从他拉椅子坐下,可看出他的不安。
   
    给妻子萧雯发去的《想你》诗歌,没有盼回来温馨的笑容及感激,而是收到冷冰冰的四个字:“吃错药了?”收到短信,正充满期望的柳禹存差点精神崩溃。那一夜熬过了风暴,第二天面对矿区被风暴横扫的狼藉,加上内心因萧雯的冷酷的回话,他感到精疲力尽。柳禹存没等到一个月看矿期满,要求先下来,并在二天后飞回佩斯。似乎是妻子尝到独居的好处,对回来后的柳禹存甚为冷淡,其实,原本双方都冷淡,都想着分居,虽然萧雯心里还说着爱,但那一点微弱的爱,经不起离别独居后身心自由的痛快,以及姐妹们耳边闺密话的感染,那颗渐渐冷淡的心,对柳禹存就更加冷淡了,收到那首《想你》的那个晚上,萧雯正在朋友家吃火锅,看了诗歌一遍后,还有点感动,想给柳禹存写点什么,可是,将诗歌再看后,感到诗里要她承诺什么,就觉得不爽。她固然没有想到柳禹存那风暴之夜对她爱的重新燃起 ,也没有想到柳禹存怎样经受风暴之夜的洗礼,她只看到眼前朋友的热情,火锅的喷香,还有那双透过薄薄的烟雾,紧盯着她的渴望的眼睛。萧雯虽对这双眼睛的主人没有感觉,但却也经不住那灼热的眼光。
   
    这一些都是柳禹存在咖啡馆坐下来后,急急忙忙地告诉他的。
   
    萧雯坚称没有第三者,坚称想同柳禹存分居也是顺了他的意,因为是柳禹存最早有这样的提法。“不能你愿意怎样就怎样,噢,你现在不愿意了,我就得顺着你?你乐着去吧。”说完后,门一甩,走了,没几分钟,门又打开,她探进半个身子说:“过二天我搬到小瑜家暂住。”门又关上,只听到车发动的声音,接着开出车库,走了。也就是那一夜,柳禹存失眠了。
   
    想到自己只是同妻子分床,还不是分居,就那么不舒服,那么冷落难忍,再看看眼前的柳禹存,如果真的同萧雯分居了,柳禹存一定比自己痛苦十分,更加难于过日。他知道,虽然通常在家里男人的声音比女人高,力气比女人大,威胁要离开的次数比女人多,但说到底,男人比女人脆弱,一旦女人决定离开,那是一无反顾,而且是真正地铁了心,而男人就会陷入悲切孤寂包围中。痛苦更多的是男人,觉得失落的是男人,寂寞困绕的也是男人。他劝柳禹存放开心,他说他会动员他的妻子给萧雯做些工作。“难得说能成功?”他心里想,没说出来。
   
    柳禹存似乎有了点安慰,情绪好了点,把咖啡喝完,他们就分手了。
   
    回到家,他把萧雯和柳禹存的分居之事简单告诉妻子。妻子正在张罗晚饭,一边摆着桌子,叫着小儿子吃饭,一边声音生硬地说,“我早听说了,萧雯是进入了女性的第二个青春期,她在恋爱了,老柳还蒙在鼓里。”“我也蒙在鼓里,我怎么不知道啊?”他有点吃惊地得知这消息,“你不吃人间烟火,除了上班,就躺在床上玩手机,你能知道什么?”“那老柳怎么办?要不要告诉他?”“如果你吃饱撑着没事干,你就去做这件事,去卷入是非。还不赶快过来吃饭,你这个小捣蛋。”突然,他妻子对着儿子大声喊叫起来。小孩咚咚地从里屋跑出来喊道“来了, 来了。”跑到桌前问“有什么好吃的?”“坐下,别贫嘴。”他妻子厉声对儿子说,儿子缩了下身子,乖乖坐到他的位子上。
   
    他没有食欲,回到二楼自己的房间,往床上斜斜一躺,忽然觉得生活实在无聊,每日就这样从早晨起来听乌鸦哇叫,到晚上听妻子对儿子嘶喊,又想到自己并没有比柳禹存好多少,不也一样是分居?只是萧雯的床铺同柳禹存的不在同一个屋檐下,而他的床铺同他的妻子的仅相隔一堵墙之分罢了。结果不都一样吗?不都是一人孤寝难眠?也许柳禹存还比他自由,因为没有隔壁的萧雯,柳禹存可以随时都有另外的女人躺在身边,而他则永远不可能,他突然同情起自己来,觉得反倒是自己比柳禹存更值得同情。
   
    楼下不断传来他妻子对儿子训诫的声音,和儿子唯唯诺诺的应答声,还好,在晚上听不到乌鸦哇哇。
   
   可这是怎样鸹噪的日子啊?他想。
   
   2014年12月16日
(2015/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