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飞虎队文集
[主页]->[大家]->[飞虎队文集]->[戳破所谓“波音之父”王助的大泡沫——兼谈中国人无处不撒谎无处不掺假]
飞虎队文集
·再论文言文以及古体诗词的致命缺陷
·CHINA往事之一:序章
·漫谈民族优劣
·Chinese的西化审美观印证了China文明西来说
·东西方奴隶制对比
·中医药真是中国独有的吗
·关于西方移民问题的一个大胆的构想
·西方人真的认可了“四大发明”吗?
·《揭穿中国文化的弥世谎言》一书正式出版发行
·从共产党的早期历史来探寻中国问题的根源所在
·旧文若干
·共产主义是不是犹太人的一个计策
·谈谈我对中国经济的印象
·藏族同胞争取自己合法权益最好的办法是多生孩子
·汉文化的双重邪性
·从日本民族的唯美主义倾向说起
·“中国人民”和中国的统治者之间奇特的共生关系
·中国官方的小算盘造成救灾重大失误
·中国官方在这次地震中可能存在的第二个重大失误
·一种另类的西方文明演变史
·国会打架难道不正是民主的表现之一吗?
·真理最终胜利?
·进化生物学是否已足以解释一切人类行为?(一)
·进化生物学是否已足以解释一切人类行为?(二)
·永远都能够自圆其说的进化论
·昨天我居然看了春晚
·民主之后还会孤独吗?
·这个世界到底是物质的还是精神的?
·不能自发产生出民主和人权思想的文化确实只是非人类的“文化”
·人的自我意识是怎样进化出来的
·支那往事
·支那往事 之 寂静岭续
·国丧日的感慨
·《揭穿中国文化的弥世谎言》PDF电子书下载【高清扫描版】
·谈谈火箭的历史
·汉人的民族性归根结底就是个权力崇拜
·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中国的政治正确性:农民天然是应该被同情的
·中国文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上邪路的
·也许西方文化确实不适合于中国人
·命运的启示——恐怖游轮
·为什么说汉族是一个伪民族
·关于中国民主化的一个大胆的设想
·全盘西化还有必要吗
·雌性民族和雄性民族——谈谈我所感受到的台湾人民族性
·浅论中国文化中法律精神与西方文化中法律精神的根本性差异(一)
·刘晓波先生得的是诺贝尔和平奖而不是诺贝尔革命奖
·贪婪势利冷血刻毒腐败透顶的美国领事馆
·莫名其妙的“成都风情”
·与螺杆先生论美丑兼及40后50后60后70后80后90后
·我从一部电影中所感悟到的基督教真义
·艾未未老师的良知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了中国人所能达到的顶峰
·美军的专业性令人难以想象
·中国人奇怪的仇美情结
·《我的回忆录》之: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人类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可怕(一)
·人类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可怕(二)
·社会已经完全断裂,到了可怕的地步
·社会已经完全断裂,到了可怕的地步
·西方文明的致命缺陷:价值观不对称
·中国人构成的社会很类似于一种虫族社会
·中国人仇恨美国远远超过仇恨日本
·中国人错误的历史定位和受迫害妄想症
·“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论是怎样炮制出来的
·原来中国的分省五十计划并非空穴来风
·我的回忆录之军中轶事
·我的twitter名号zhangqianfhd
·美国把日本改造成文明国家花了两颗原子弹
·要想把中国改造成文明国家可能需要花两百颗原子弹(续)
·亦明先生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请不要乱咬
·意识形态斗争也许是个人生存方式中成本最高的一种
·诺贝尔文学奖真是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这是我的微博地址,请多支持
·中国人搞不来民主只能搞黑社会(一)
·中国人搞不来民主只能搞黑社会(二)
·从中共十八大的忽悠来看中国人就是些朝三暮四的猴子
·美国的持枪文化似乎在人际关系平等上造成一种类似于核恐怖平衡的效应
·中国要实现民主化必须要有美国的介入才可能成功
·中国自古以来皇权文化所追求的千秋万代很可能就会被中共所实现
·三句概括性表现了中国人几乎全部民族性的典型话语
·悉尼奥运会朝鲜未投票给北京是否谣言?
·批评民族性绝不是为反对民主找借口
·澄清一些对基督教的误解
·“郑和下西洋”是一个被无限夸大到千万倍的虚假宣传
·从进化生物学角度分析中国为什么还没有爆发革命
·从民运人惯爱互打为特务为切入点来更深层剖析中国裔人嗜好同类相残的民族性
·台湾若能并入美国则对所有人来说应该都是有利的
·“郑和下西洋”是一个被无限夸大的传说(用语温和版)
·赫本女神崇拜不过是中国人叶公好龙式意淫
·《被解放的姜戈》简单说就是一个水浒式的伪正义
·中国民主化久久不能得到突破的问题仍然在于汉人类汉人的劣根性问题
·东西方民族繁育率差异很可能是造成东西方专制民主各自殊途的一个重要因素
·台湾真是一个小而美的国家
·从气候寒热人口密度诸方面对汉人类汉人民族性影响因素的再分析
·民主专制与否当然深受种族性民族性或者基因影响而非简单的什么文化地理原因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一.序篇)
·我的回忆录之网络生涯梦一场(二.参加革命工作)
·也许基督教的教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确有荒唐之处
·从一些日常生活小事可看出中西方人的思维方式可能确有本质差异
·黑人体质上的天赋异禀
·指望80后90后若干年后走上政治舞台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完全就是痴心幻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戳破所谓“波音之父”王助的大泡沫——兼谈中国人无处不撒谎无处不掺假

我有次偶然看到中国媒体上说什么“波音的第一任总工程师是一个中国人王助”,我当时大吃一惊:我的天!这么一个大牛逼,过去几十年怎么没见中国人拿出来吹过?一直到差不多一百年后的今天才想起来?

   

   根据我的经验和直觉,我马上感觉到这肯定又是一个中国人近些年吹出来的大泡沫,于是我马上兴致勃勃地投入搜索考证,果不其然,就像在过去种种有关中国人吹牛撒谎的问题上一样,这次又不例外地是只要中国人吹什么就必然大肆掺假充灌水分。

   

   一开始不太清楚最初是从哪个起点上吹起来这个大泡沫的,能够找到的较早的版本是中共官媒光明日报网站在2005年炮制的一篇文章《中国航空工业主要的奠基人之一――王助》,其声称:“(王助)曾任美国波音飞机公司的第一任总工程师”“他亲自设计并监制“B&W―C”型水上飞机”“成为波音飞机公司制造成功的第一架飞机”“由于美国军方的种族偏见,不让他进入试验现场,他因此愤而辞职”。

   

   http://www.gmw.cn/content/2005-06/09/content_248204.htm

   

   似乎这个是最早的版本,网上流传的其他版本基本上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再无中生有添油加醋更大肆捏造吹嘘一番,如中共在港的五毛媒体——被戏称为央视在香港的分台的凤凰台其官网凤凰网,不仅照抄“波音公司第一任总工程师”而且还更夸张地声称王是“波音之父”“波音历史上的第一位设计师”“他为波音造出了第一架飞机”“波音能有今天的翘楚地位,离不开一个中国人”“波音总裁曾向胡锦涛介绍:波音之父是中国人(实情只是美国人为了拉拢中国人买飞机特意提起曾经有个中国人在波音打过工:“2006年4月,胡锦涛主席访问波音公司时,公司总裁亲自向胡主席介绍王助对波音的贡献”)”“王助的到来,被视为“天降贵人”“他受到了严重的种族歧视”。

   

   一则被标注于来源于中共北京市委机关报《北京日报》的网文声称“如果没有中国人王助,美国波音公司的故事可能会是另外一个版本”“王助被极力推荐,成了波音公司首任工程师”。

   

   至于百度百科这种垃圾网站,就更是不仅照抄上面这些胡编乱造而且还更添油加醋无中生有地乱编一气乱吹一通:“王助、、、、、、是美国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

   

   天哪!“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实情只是在别人当老板的公司里打了几个月的工而已)!赶快去向党中央汇报吧,这可是“自古以来波音公司就是中国的固有资产”的铁证啊!还不赶紧向贪婪的美国佬讨还欠账吗?^_^

   

   就连据称相对客观的中文维基百科,虽然没有照抄上面那些胡编乱造,但也声称王是“波音公司第一任总工程师”。众所周知中文维基百科也是出了名的喜欢夹带私货。

   

   大家看到这些熟悉的中国式自吹自擂,可能习以为常了,但如果跟后面我们将要搜索揭露出来的真相一对照,就难免要惊讶喷饭于两者的巨大反差了。

   

   我当时一看到这个所谓的“波音公司第一任总工程师”,马上想到的就是上波音公司的官方网站去查证,毕竟,你是不是某公司的什么“总”,唯一能决定的只有该公司的认可,而不是你自己自封。而波音公司作为最主要的当事方,能提供的信息毫无疑问是最权威和最全面的第一手资料,事实也是,在波音公司的官方网站上你几乎能查找到不管是历史人物还是历代产品的大小细节:

   

   http://www.boeing.com/boeing/history/

   

   但是我在波音官网的“history”栏目查找了很久才终于在两三个不起眼的小角落看见提到了这个王助(Wong Tsoo)两三句:“Boeing retained Wong Tsoo, one of the few aeronautical engineers in the country, to design new planes”,仅仅就只是说威廉·波音(也就是这个波音公司的创始人兼老板)“雇用(retain)”了王助(Wong Tsoo)来给他设计“new planes(注意!仅仅只是说设计新飞机new planes,而不是什么“第一架飞机”,实际上波音公司早在此前就已经制造出了好几架飞机,也成功卖出去了)”。

   

   但是紧接着这句话马上就提到:波音也雇用了另两个工程师:Claire Egtvedt和Phil Johnson——“He also hired Claire Egtvedt and Phil Johnson, UW engineering school seniors”,这两个人是华盛顿大学工程学院毕业的学生,后来还成为了波音公司的总裁,波音官网上还特意为这两人专门列传。

   

   但是对那个只是在波音打了几个月工的所谓“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的王助(一看到这两顶吹破天的高帽就让人忍不住笑)则只是在两三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提了两三句。根本就没有也不可能把这么一个打工仔封为什么“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甚至也根本没有说他是什么“第一任总工程师”。

   

   不过,在另一句话里,倒是提到了他是“Boeing's first aeronautical engineer”,全部的意思也不过就是:波音的第一个航空工程师。

   

   现在问题来了:这个“波音的第一个航空工程师(Boeing's first aeronautical engineer)”到底跟中国人口中自吹自擂的“波音第一任总工程师”差距有多大?

   

   众所周知(准确地应该说是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自己都心知肚明我们中国人自己是什么德性)中国人是最喜欢偷梁换柱无中生有自吹自擂自戴高帽的了,造假贩假先不说,具体在社交上人人都喜欢给自己冠个什么“总”啊“总”啊的名头,彼此也喜欢如此恭维,这个自封的“波音第一任总工程师”,既然是“总工程师”,那么手下总得管理到另几个大小工程师,能总揽全局,这才叫“总工程师”吧?如果只是光杆司令一个,那能算是什么“总工程师”呢?

   

   不过我们前面说到,波音不是至少也雇佣了另两个工程师吗:Claire Egtvedt和Phil Johnson,姓王的跟这些其他人是平级的还是高一级的?

   

   但是波音的官方资料里自始至终就是没有把这个所谓的“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王助给封为高于其他人的什么“总工程师(chief engineer)”,而只是普普通通的“engineer”。(注:关于这一点,还有一个小插曲,耐心看到后面会有揭示)

   

   当时波音公司虽然只有二十多个人,而这个王助就只是在1916年到1917年间在波音打了几个月的工而已(网上流传的中文宣传彼此都互相矛盾错漏百出,有的说他是1916年在波音,有的说他是1917年在波音,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所有的资料都说得很清楚,他只在波音呆了几个月就辞职了,对照波音公司官网上的公司年表,准确的时间应该是在1916年),这二十多个人中包括了试飞员,工程师,木工,造船工,缝纫工等等在内,而在当时这个行业中其实是试飞员才比其他人重要得多,薪水也往往比其他人高好几倍,但所有这些打工仔里面,没有哪个厚颜无耻地声称自己是“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除了中国人。

   

   那么,就算是engineer吧,但好歹也是“波音的第一个航空工程师(Boeing's first aeronautical engineer)”,也能让咱中国人也跟着沾光骄傲一把自豪一把了不是?

   

   但是我还是怎么也没感觉到这个“公司的第一个工程师”(其实质就是“来公司上班的第一个工程师”)有什么好骄傲的有什么好自豪的,我们都知道很多公司里仅仅只是早入职几天的员工也往往比晚来几天的员工以前辈自居,于是这件事情的真相也就豁然开朗了:其实不过就是因为他比别人早来几天而已,所以他就成了所谓的“波音的第一个航空工程师(Boeing's first aeronautical engineer),然后就在回国找工作时在履历上大言不惭地写上了“波音首任总工程师(chief engineer)”(他还真就这么干了!)。

   

   这样就一下子戳破了所谓的“波音首任总工程师”“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的大泡沫。

   

   你们看看中国人的这种厚颜无耻的无限跳跃式的从轻描淡写的微不足道的“波音的第一个航空工程师(Boeing's first aeronautical engineer)”跳到逐渐升级的“波音首任总工程师(chief engineer)”再到阿Q打手枪式的“波音之父”“波音公司创办人之一”,相信几百年之后甚至也许几十年之后中国人就可能把飞机都捏造篡改成是中国人发明的(这还真不是玩笑话,中国人还真就有这么不要脸!)

   

   实际上,就连这个“波音的第一个航空工程师(Boeing's first aeronautical engineer),都是被误导了,或者说历史的误会。为什么呢?大家不是会说:这不是波音公司自己确认了的吗?

   

   那我们要回头来追溯一下波音公司更早前的历史:前面说到,中文宣传中吹嘘说这个王助“他为波音造出了第一架飞机”“为波音飞机公司制造成功第一架飞机”,这当然是胡编乱造,是一个很容易查清楚的谎言,波音公司官方网站上的历史年表对公司的历史事项和历年产品罗列得很清楚:波音公司早在此前就已经制造出了好几架飞机,也成功卖出去了,这个姓王的所做的工作其实只是在公司的创始人也即老板威廉·波音(William Boeing)和另一个创始人乔治·韦斯特维尔特(George Conrad Westervelt)两人共同设计制造的波音第一款飞机B&W(以这两人名字命名)的基础上重新改进设计了一下,推出了一款改进型号B&W―C,以适应不同客户的需求,其所做的工作就仅此而已,根本不是中国人吹破天的所谓“他为波音造出了第一架飞机”“为波音飞机公司制造成功第一架飞机”。

   

   从现存保留的B&W和B&W―C的图片照片资料等清楚显示出,这两款飞机在结构和性能上并无太大差异,都是那个航空原始时代最原始的一种双翼双浮筒构造,当时的航空动力学构造也还非常初级,根本就只是有一点点修正而已。

   

   波音公司官方网站上对波音公司制造的第一架飞机而且也是制造成功的第一架飞机的介绍说得很清楚:

   

   The B & W was the first Boeing product, named after the initials of its designers, William Boeing and Navy Lt. Conrad Westervelt.

   

   The first B & W, completed in June 1916, was made of wood, linen and wire. Similar to the Martin trainer that Boeing owned, the B & W had, among other improvements, better pontoons and a more powerful engine.

   

   The two B & Ws were offered to the U.S. Navy. When the Navy did not buy them, they were sold to the New Zealand Flying School and became the company's first international sale. The B & Ws later were used for New Zealand express and airmail deliveries, set a New Zealand altitude record of 6,500 feet on June 25, 1919, and made that country's first official airmail flight on Dec. 16, 1919.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