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九剑博客
·周滨被捕供出周永康 骇人听闻的罪行曝光
·欧公约时代创举 制裁非法活摘器官
·【禁闻】美281号决议 公开谴责中共〝活摘〞
·《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中被调查的中国医生被捕
·周永康恶报满门 迫害者必遭天谴
·揭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双重性
·公布周案前 美国公开被江泽民秘判的中国空军元老级人物
·【特稿】现世报应无漏网 人做恶都得偿
·枪毙周永康呼声直逼中共四中全会
·周永康与罗干在政法委犯下的十年血腥罪恶
·【今日点击】打虎会不会动江泽民?
·美国决议案重要证人:台湾医生在中国批发到“法轮功器官
·舌尖上的腐败?喉舌央视再爆丑闻
·周案被公布 百度惊现“王、薄、徐 活摘”罪行
·直接主导迫害法轮功 周永康涉成千上万人命
·真实周恩来:三面迥异人生 四大未解之谜(图)
·美国会众院提出5379号法案 要求立法制裁迫害者
·迫害法轮功元凶曾庆红罪状公告
·中共治下女警察们骇人听闻的暴行
·将要被清洗的五名中共前政治局常委
·杨宁:全国法官警察发现上了周永康的大当
·知情人曝郭美美被抛出内幕:一石二鸟
·大陆律师热议美国会立案制裁侵犯人权者
·中共连续网攻大纪元 惧华人发现一个秘密
·周永康被查前后美国密集三大动作 核心罪国际控诉
·重温高智晟律师致胡温的三封公开信
·高智晟: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今日点击】被江泽民迫害 全世界关注他命运
·性酷刑&妻小做人质 高智晟述中共疯狂迫害细节
·美5379号法案拟制裁中共人权迫害者 追查国际:证据确凿
·美国在一个重要政府报告中曝光江泽民的法外第二权力中央
·美众院新法案 拟制裁中共迫害人权者
·玉清心:还高智晟自由 是历史的选择
·江泽民集团慌不择言 一句话泄露心底秘密
·美5379号法案提案制裁迫害人权者 断其逃美企图
·八律师将组团为“建三江事件”受害人辩护
·高智晟八年冤狱届满 仍未能自由发声
·高智晟获释 已经到达岳父家中
·高智晟今天出狱与妻短暂通话令人伤心
·重温高智晟公开退出中国共产党书面声明
·高智晟出狱健康不佳 牙齿松动馒头掰碎吃
·美国会议员:给予高智晟真正的自由
·耿和:高智晟健康不佳 狱中受到酷刑,希望高智晟获得真正的自由
·2名红色高棉前领导人被判终身监禁 大陆网友欢呼(图)
·北戴河会议敏感期 江泽民最害怕的字眼惊现官媒
·明慧资料馆:恶人榜
·高智晟生死劫难 中南海高层博弈的聚焦点
·法轮大法在海外褒奖决议
·追查国际曝光部份迫害高智晟律师责任单位与责任人
·李东生进贡女色行贿博升官 央视女主播再聚焦
·四份名单锁定江泽民及其集团逾万名马仔
·美公开第5379号法案 制裁涉案中共官员 波及直系亲属
·新唐人放《真实的江泽民》法拉盛居民热议
·高智晟让中共最为恐惧的两个举动
·美媒:中共长期对政敌作出骇人听闻的事
·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仍在继续
·美媒:中共长期活摘异议人士器官
·281决议案全票通过 罗伊斯表态持续力推
· 《大屠杀》:百万法轮功学员被监禁 逾6万遭器官活摘
·纽约邮报:中共长期活摘良心犯器官
·高智晟遭受严密监视 营救行动继续
·吉林法官:法轮功案件 政法委有“内部规定”
·紧急呼吁 三律师牡丹江会失联
·【禁闻】追查国际揭露中共对法轮功新政策
·长年黑牢迫害 耿和:高智晟难正常言语
·伍凡:中共高层博奕 军事政变与反腐转向
·高智晟出狱不会说话 儿子伤心
·灾难、罪恶与救赎
·江泽民变态妒忌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
·黑龙江桦南县一场被称为“笑柄”的庭审
·【石涛评述】习近平下决心干掉江泽民的真正原因
·人权组织:高智晟牢中受虐 不能正常说话
·《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迫害法轮功元凶罗干罪状公告
·前北大教授向美国主流精英曝光司马南真实身份
·真实照片曝光 中共警察残忍超出你的想象
·赵迩珺:逮捕江泽民才能让历史发生转折
·赵迩珺:“抓江灭共”是中国当务之急
·华国锋是毛泽东私生子 晚年要求恢复身世被拒
·〝江泽民必然被公开逮捕〞 纽时抛出终极大老虎
·港媒:又一名中共政治局前常委上〝打虎〞名单
·【今日点击】最恐怖人间地狱 最勇敢的人被完全摧毁
·明慧专题: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跪着遭恶报
·中共撕裂香港 两大阵营对抗规模前所未有
·【今日点击】北戴河会议场面混乱 超过薄王时期
·美媒揭中共解决政治犯的秘密途径 超残忍
·港反占中游行 参与社团大吃大喝丑态百出
·【今日点击】中共又一惊人政变计划曝光
·烟台老人为自己无罪辩护 法院不敢提法轮功
·反占中游行令香港中共地下党及黑帮特务组织大曝光
·一本书大陆传播 中共惊恐万分但不敢公开回应
·张德江南下深圳给江泽民安排“生日礼物”
·【今日点击】深陷中共内斗 中国禁毒大使成龙的儿子被抓
·【今日点击】周永康徐才厚参与的未公开的惊人罪行
·天谴
·骇人听闻!前广东侨联官员曝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细语人生】起诉江泽民第一人-千万富翁朱柯明的故事(上)
·王立军一张照片在美国精英阶层中流传
·鲍彤:邓一辈子靠别人吃饭 复出得益于死不认错
·赵紫阳解密邓小平废黜胡耀邦的两个原因(图)
·《纽时》刊文曝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而我,恰是那晚在西单现场无数的北京市民中的亲历者、目击者之一,我怀着一颗无比沉重的心情,告诉世人,在六四之夜,这里确实发生过铁与血的搏杀。这段回忆,尽管于我而言是痛苦和不堪回首的,但为了补遗历史,警示世人,我还是要坚强的揭示这血迹未干的疤痕,还原现场。我从6月2日凌晨说起。
   
   
   六四事件亲历者忆铁与血搏杀之夜 图

   

   1989年6月3日,集结在北京西长安街六部口的坦克与士兵
   
   6月2日凌晨,大兵进城
   
   我在的摩托兵团日夜兼程,使我体力不支脱队。回家躺在沙发上便呼呼入睡。“大兵进城了!鬼子进城了!”的呼叫声和铁器敲击声划破夜空,也惊醒了我。这突如其来的喊声,犹如发生了强烈的地震,人们不顾衣着,从楼上、楼下,从胡同、街口涌出。
   
   我急忙从阳台望去,正北,东风电机厂方向,黑压压的部队,正以急行军小跑的速度向南急进。紧追着部队的是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手无寸铁的市民们,部队行至美术馆附近的沙滩路段,再往南跑到了东安门北街我们路段时,激愤地迎候他们的邻里与随之而来的市民,向这支清一色上穿白衬衫,下穿蓝裤胶鞋的便衣部队展开围堵。人们手拉手正面拦截,人挤人侧面冲撞。“一、二、三”的加油声,汗臭味,骂声,投掷的废品,混成一团。
   
   一名白天在我们隔壁“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持枪站岗的武警,此刻却换成和眼前部队一样的便衣的士兵冲着部队大喊道:“畜牲!你们是人民子弟兵吗?……”市民们铸成的一道道人墙,一波波冲击,使得士兵们与其说是在前进,不如说是被震惊得无所适从,一个个像惊弓之鸟。一两千人的队伍的紧紧地挤在一起,像个大的铁板长形阵,排山蹈海般向百姓们冲闯。凭着他们这股疯狂的邪劲冲垮了市民的阻截。但很快,随之而来的是海水涨潮般的民众,用自己身体铸成的更加厚实的人墙,拦在了他们的面前。在百姓们“打倒专制和腐败!……”的口号和各色各样的叫骂声、手挽手的冲撞、拦截中,这些疯狂的士兵最终瘫坐在欧美同学会门前的路段上。他们都是一群不到20岁的孩子兵,此时此刻,我真想知道,他们和他们的父母在想些什么。大批的市民,向可怜的“孩子们”兵们展开了动情的政治攻势:“你们大多数是农村兵,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在农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而政府官员们过的又是什么样的生活?学生和我们走上街头就是为了反腐败,使国更富、民更强。我们本是同根、同源,……你们怎么能把枪口对准养育你们的百姓呢?……
   
   士兵们的头开始低垂。
   
   此时,一个自称是政法大学的男学生,带头唱起“便衣警察之歌”,随之歌声四起。低沉悲切的歌声,感染现场。市民,士兵都动情地落泪,百姓和士兵的敌对情绪一下子化为了深深的鱼水情,场面至今难忘。市民们为赢得了胜利而喜悦,士兵们为理解了市民而宽慰,在人群的欢呼声和掌声中,官兵们态度平和、组织有序地退去了。
   
   随后,人们纷纷绕过横停在路口带斗的大卡车,又涌向北京饭店斜对面的东单体育场售票处便道路段。这是一些被大批人群堵住的另一支由东向西驰骋的大兵。他们着装与刚才那支部队相同,不同的是这些大兵持有一口浓浓的新疆普通话口音。有人问一个兵:“你们是从新疆来的?”他没有回应,但他疑惑地问:“这都是北京人?”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我被挤压在一米多高的铁护栏处。随着压力的加大,我屏住呼吸,手死命地撑着铁栏,保护胸口,但无济于事。胸口最终贴在铁栏上,眼前开始冒金星。平时所讲的弥留之际的情景在我身上反复出现几次,我确实以为自己被人群挤压的正走向死亡。
   
   一阵强烈的骚动后,压力突然减弱,部队退去,我全然不知,只见无数人头在晃动,令当时的我有种畏惧和绝路逢生之感。听人们在议论着往来的各种信息,如:西边有乘车士兵化装记者撞死市民,前门地铁冒出大批士兵,今晚要注意空降部队……。躁动不安使全城的市民、学生处于焦虑亢奋之中。这时天已大亮,早过了上班时间,但人们经过一夜的疲劳,加上不安的情绪,真正上班的是少数。可以说,6月3日这天北京处于“罢工”状态。人们有“大事发生”的不安预感,承重心理、愤怒情绪随之提升。
   
   6月3日:不同寻常的招牌“暂停营业”
   
   6月3日,接近傍晚,我到达六部口附近的首都电影院门口,这里聚集了上千民众。戒严部队下午投掷的瓦斯弹味儿依然没有散去,经历瓦斯战的市民有声有色地描述当时的情景,被炸的已送往医院。此时对面的电报大楼西侧门外突然放置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这从未有过的“停业”现象,引起了我的警觉。电报大楼从打地基到建成,都是在我眼皮底下的事,但在我的记忆中,坐落在长安街紧邻中南海的电报大楼从未停止过业务,即使在唐山大地震时。其业务运行范围涵盖全国乃至世界。如此重要部门挂牌停业,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信号。
   
   天色渐渐暗淡,市民们在不同的街道路口忙碌着,设置路障,议论着,猜测着今晚将发生什么,以什么方式发生,发展……。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礼士路告急。
   
   当天正是我父亲的生日,我很匆忙地为父亲祝寿后,将写好的家庭地址,电话,姓名放在西服兜里,以备不测。像有如此心理准备的人绝非我一个,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凡是有血性的人,这种举措并不奇怪。
   
   我去了天安门广场,参加严家其先生主持的“民主大学”。在广场西北角巧遇欧美同学会的朋友牛先生,话题是政局及事态,重点关切点是今晚是否会开枪杀人。我坚定地判断,想用大棒刺刀近距离搏杀,突破数百万市民筑成的道道防线,这占领广场的20几万大兵,绝非是被激怒的,红了眼的市民学生的对手。况且,部队是军命难违,内心并非铁板一块,要杀出血路扫荡广场,只有真枪真炮。
   
   事实证明我的判断。
   
   晚11点左右,广场高音喇叭发出紧急呼吁“集中木棍,柳条帽,……,礼士路告急,……请求市民支持……”就在这时刻,天安门西北角出现急促骑车而过的市民:“开枪杀人了!不是橡皮子弹!”并指着身上的血迹。顿时人们热血沸腾,大有献身时刻到来的气氛。群情激奋的市民形成人流,顺西长安街方向奔去。
   
   西单——血腥之夜
   
   当我们这一群人接近西单路口时,前面密密麻麻的市民挡住了我们前行的脚步。密集的枪声越来越近。人们四散,撬便道的方形地砖,拆铸铁的花园栏杆,找附近的木棍,这些都成了近战的武器。十字路口南北方向停放着用作路障的加长无轨车,相互连接,长度几乎横跨南北便道。枪声已连成一片,犹如传统过年燃放的炮竹。从枪声判断,部队已冲过民族宫。
   
   突然,咚咚的撞击声使得路障——无轨车前后晃动,车顶上的人群纷纷摔落。是中抢,还是因车不稳而跳下?不得而知。很快消息传来,撞击车体的是装甲车,意图是撞开连接的无轨车路障,为紧跟其后的大兵开路。但数次撞击没能得手,便转向宣武门方向驶去。另一辆向北边西单商场方向驶去。此后有人证实,广场出现的装甲车,就是由西单驶过去的。
   
   震耳欲聋的枪声,已逼近西单路口,只见几辆长长的无轨车被激怒的市民点燃,一道长几十米,高十几米的火墙,顿时由地而起。南北火墙的缺口处,冲过大批带着钢盔的士兵。砖头瓦块不堪一击,市民带着仅剩的武器——骂声四处逃散。
   
   我们一群人冒着由西单方向射来的密集子弹的疯狂扫射,快速穿越西单商场的横马路进入了皮裤胡同,其中一位不相识者,被子弹击中倒下;随后看见进进出出的车上躺着死伤者,有一位胸口中弹的伤者,鲜血湿透了上衣。又见一辆130型卡车,从我们眼前驶过,汽车上有几位血淋淋的伤者。此后源源不断地轻重伤者被市民从枪弹横飞的险地抢救出来。人们用工地的手推车(很小的三角形斗车),自行车,背着的,抬着的,总之用一切可以用的东西,方式,将受伤者送往附近的医院,距西单十字路口北侧方向最近的邮电医院,二龙路医院,而相距不足百米之内的有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部和北京市西城分局。高教部是一个管理,培养中国人才的部门。另一个是保障公民安全的公安局。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大批被抢救的伤者从这两个部门的门前抬过,不足百米处却有多名血淋淋的市民,学生的尸体就停放在隔壁医院。
   
   人们依然在无奈的最脏的骂声中忙乱着,用最能泄愤的语言充斥着当时的血腥愤怒的气氛。眼泪哭干了,嗓子喊哑了。我敢说,如果身边有炸药包,英雄式的人物一定层出不穷。当时就有人传说:一位年轻的司机独自驾驶着公交车,直奔天安门方向。
   
   天色依然漆黑,大约是4日凌晨四点左右,天安门方向传来此起彼伏“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我的心里发紧:广场——完了。
   
   电视机上闪现一行草字
   
   我们踏着地上的血迹,走到大木仓与新皮库胡同夹角处,猛然听到邻里的叫声:截住他!截住他!一位敦实,前额系着白布带的学生已跑到我的眼前。我不知道哪来的邪劲,一把抓住他,顺势将他死死地顶在墙角边,他拼命地想要从我手中摆脱,并大喊,放开我,我要报仇,我的同学被他们打死了。我怎么可以袖手。街口外的零星枪声不断,报仇无疑送死。一番折腾,总算是按住了他,在场的邻居送来了糖水,他慢慢地平静了下来。20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这位有情有义的白面书生。
   
   天色大亮,我回到父母家里,院子里静得出奇。我看到父母在哭,妹妹在哭,妹妹身边几岁的孩子也用手在抹泪,见我进来,嘟囔着说,二舅,解放军杀人了,很多人!
   
   大约上午9点左右吧,我打开电视机,电视没有节目,屏幕上一片灰白。就在此刻,屏幕突然闪见一行手写的草字:“一个政权行将灭亡的时候,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几秒后消失,屏幕恢复一片灰白,虽然没有图像,却听到声音极低的京剧小常宝清唱,是《仇恨入心要发芽》唱段。电视台如此大胆的壮举,建国以来实属首见。遗憾的是,这位制作壮举的勇士何许人也,下场如何,至今仍是悬念。
   
   为了缓和屋里的悲愤气氛,我播通了附近邮电医院的电话,询问死伤人数,值班人员告知死亡67人,因该院人员不足,药品紧张,血源用尽,人满为患,不得已将后来的急救伤者推向其他医院。
   
   下午,我同妻子回自己家去,途经西四北大医院,见到医院门口处贴出几名党员退党声明,再往东,北京图书馆,中南海北门,长长高高的大红围墙上写着醒目的标语:“油炸邓小平!打倒李鹏!血债要用血来还!……北海前门路边上有辆被烧焦的中型面包车,骑车者中不时有面对中南海发出骂声的人。
   
   当我们走到我家附近的东安门北街时,扑面而来的场景是,路面几乎被砖头瓦片覆盖,各种路障横七竖八。我们所住的楼房对面,围墙上,是直径约一尺左右的弹孔,……“宋(指我)没死!宋没死!他们回来啦!”邻居从楼房阳台上兴奋地呼喊。我两天两夜没喂的爱犬,隔着玻璃窗激动地狂吠。是的,我活着回来了。可此刻又有多少北京的市民,学生却永远回不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