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
九剑博客
·联合国指金正恩反人类罪 中共同谋
·天地异象频发 警醒末世迷中众生
·群体抗议与万人上访
·甄仁:中共是一个害人邪教
·石铭:民心尽失的中共必走向解体灭亡
·赵迩珺:退党有什么好处?
·风火哪吒:快看《九评共产党》
·云帆:红眼石狮传说在香港的重现该如何解读
·在海外藏有巨额财富的太子党名单全曝光
·正常政党服从社会 共产邪党控制社会
·对中共改良的幻想是毁人和自毁
·周薄政变组阁 党政军高层名单曝光
·三位中共高层领导人申请退党 你也该想一想
·录音曝光 山东警察黑社会式巨额勒索法轮功学员
·章天亮揭密:精准预测中共政治风暴始末
·周永康案滚雪球愈加庞大 江泽民是中共掘墓人
·以色列国会听证会上 中共一个惊人消息被曝光
·利官损民,灾祸频频
·帮党数钱被党卖
·中共的药物残害及毒杀:法轮功学员被致死致残案例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今日点击】乌克兰着手清除共产党 镇压民众示威受严惩
·失踪十载户口被神秘迁走 疑遭器官活摘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天降奇石寓天意
·四百多官员被抓或自杀 大清算中如何求生?
·大清算已经开始 弃恶从善莫迟疑
·法轮功禁止杀生和自杀
·江泽民10大罪状之一:伪造身世 窃取王位
·陆媒揭渣滓洞惊天谎言 中共才是真正“魔王”
·加议员拟提法案维护人权 谴责中共活摘
·是什么促使上亿的中国人退出党组织
·乌克兰突然“变天”的启示
·美国伊州众议院全票通过决议案 谴责中共活摘
·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中共强摘被监禁者器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与己无关吗?
·美国谴责活摘器官 中共原卫生部高官慌忙表态
·【宋紫凤】:为真理,他们来过
·恐怖血案频发 江派手法类似15年前构陷“包围中南海”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江泽民试图再次发动政变
·江泽民集团策划在昆明等5城市发动恐袭
·武警现场被击毙 致其他4城市血腥杀戮流产
·昆明特大血案内幕再现13年前天安门世纪伪案真相
·【独家】江派策划昆明和香港血案 武警上阵杀戮
·坚持真理,需要智慧和勇气
·只有解体中共大陆人才有希望
·病房里强行开庭 通化610和公检法陷害许英杰
·谁在斗中狂,必在斗中亡
·江泽民为什么镇压法轮功?
·我的生命之路(上篇)
·我的生命之路(下篇)
·在中国大陆,谁是仇恨的制造者与宣传者?
·江泽民对一特务组织的密令从来不敢落款
·用鲜血与生命照亮黑暗
·【历史今日】法轮功创始人获自由之家“团体宗教自由奖”
·江家帮头子们念的哪门迷信经?
·江泽民赤膊上阵 对一组织下密令
·“九字吉言”说与君
·独家:曝隐藏在医科大学附属医院里惊天秘密
·美加旅游 大陆教师学生集体“三退”
·联合国会议 加政府关注中共强摘器官
·首次!政府代表在联合国提出中共强摘器官
·高官99年北京打横幅抗议 姓名身份吓坏警察
·法轮功禁止自杀 中共喉舌指鹿为马
·才女画家广州〝被失踪〞 狱中日记流出 遭残忍灌食
·【新闻周刊】中共活摘器官 国际聚焦谴责
·中共保党压倒一切 江泽民集团还将制造系列恐怖活动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共必然灭亡
·中共利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体药物试验迫害(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曝光 国际大事记(一)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 (二)
·中共活摘器官罪曝光 国际大事记(三)
·中南海5次秘密协议出炉与破产内幕.
·公诉人罗织罪名诬陷张晓丽 律师:法盲陷害良善
·中共邪教不仅破坏法律实施,而且肆意践踏法律
·揭密曾庆红儿子和媳妇——曾伟夫妇暴富轨迹
·当法律和良知冲突时,你的选择是什么?
·时尚和实惠
·中共最牛检察官火了:这是法庭 不是讲法律的地方
·【网闻】太行山老乡们曝“地雷战”真相
·台湾反服贸抗争实质 专家:恐共拒共抗共的大爆发
·丑恶历史无法逆转 江泽民加速中共向红朝末日狂奔
·致中国大陆现政权各级当权者及政法干警的劝善信
·给石家庄公检法系统警官母亲的一封信
·四律师挑战黑监狱被抓声援律师团现场绝食抗议
·葡萄牙播《红色制度下的法轮功》纪实片引震撼
·律师团第二天继续绝食抗争黑龙江警方夜里一度抓人
·四位律师及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引各界关注
·谢文飞:已是末世颠狂悲剧每天上演心悲哭滴血
·【任重】连辩护律师一起抓的国家有法律吗?
·【禁闻】中共为何突然禁止私自给外国人移植器官
·【禁闻】黑监狱抗争6律师绝食当局再抓声援者
·【禁闻】这事闹大了律师联署援助建三江被拘律师
·公民赶赴建三江声援被扣律师警察截堵打人
·【禁闻】亲历洗脑班受害者揭建三江黑监狱内幕
·【禁闻】建三江闹大了滕彪:2014律师界该破题了!
·如何识别大陆五毛网评员常用的10条跟帖曝光
·声援被拘律师被指涉政治前线勇士全被抓
·中共当局步步紧逼维权律师出路在哪里?
·声援团成员失踪建三江戒严中共要动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大纪元2015年01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纯钧报导)这是一群普通的人,就像邻家的大叔、阿婆、小妹、小弟一样,是再熟悉不过的人。然而,他们真诚、宁静的笑容,就像春天午后的一抹阳光,直入你的心底。


   
   走进他们的世界,听到他们的故事,那一丝淡淡的温暖瞬间变成震撼: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境界,才能在九死一生之后,那样平静的微笑?究竟需要怎样的胸怀,才能在家破人亡之后,想着要救别人?到底是什么力量,能让一个人在经历人类极限时,超越生死?
   如果说,他们的经历是因为“天降大任”,那么他们会用两个字告诉你,这个“大任”就是:救人。

   这就是他们,一群非凡的普通人。这里,试着用一支笔,记录他们的勇气、无畏、痛苦和欢乐,或许,透过他们的人生,我们最终会认识,那个让人产生无限勇气的伟大力量。
   -----------------
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人还没死就被送入停尸间冷冻室,火化前还被摘除了器官……”这不是虚构的电影剧本,这是发生在中国四川重庆的真实一幕。本文是一个普通中国家庭坚持信仰的真实故事,也是一位传奇女子替父伸冤的感人经历。这位勇敢的四川女子,曾让薄熙来治下、中国最无法无天的重庆警察沮丧不已。这位了不起的女子,名叫江宏。
   
   

一、修炼


   江宏生在明山秀水的四川重庆江津。也许是秉承了四川山水的灵气,江宏有一双特别明亮、清澈的大眼睛。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江宏近照。(大纪元)

小时候,江宏的家在江津的农村。父亲江锡清是江津市税务局的干部。母亲罗泽慧曾是一名幼儿园教师。他们共有4个子女,江宏是家中的长女。
   那个年代,户口决定中国人是待在城里还是乡下,江宏一家只有父亲是城市户口,所以一家人分开两地生活,只有在放假时,父亲才能回家探望。农村的口粮分配依据的是工分多少,母亲替家里挣工分,她和男社员干一样的活,却只能算做一半的工分,因此,父亲要拿出工资来买工分。
   父亲经常悄悄买吃的回家,给孩子们带来许多欢乐。父亲很喜欢女儿江宏,经常给女儿买好看的衣服,在那个什么都缺的年代,江宏上学却穿着皮鞋和灯芯绒的衣服。在同学们眼里,她像个小明星。但是,由于家中缺劳力,在江宏的记忆中,整个小学和中学,她的生活就是“干不完的活”。
   江宏很早就开始分担母亲的工作。她从5岁起就开始背三妹,7岁又背四妹,两个妹妹都在她的背上长大。平常一放学回家,就开始干活。母亲生病的时候,江宏和弟弟妹妹就主动承担起家里的工作,每天4点多就起床,弟弟劈柴,江宏做饭,妹妹们切草喂猪。到了秋天,几个孩子就上山打草,为家里的猪储备粮食。中国有句话叫“蜀道难”,四川的山路往往就是万丈悬崖边的一条窄道。而江宏和她的弟、妹就从这种山路上背草回家。平时上学,也是走在这样的山路上。
   但是,由于艰苦生活的磨练,江宏和她弟弟妹妹从小就形成了四川人特有的、极其勤劳坚韧的性格。
   80年代,当地推行计划生育。江宏的母亲被强制做节育手术,由于手术条件简陋,过程简单粗暴,结果落下了病根。术后半年时间,母亲根本干不了活。从那时起,她就常年泡在药罐子里,人越来越瘦,身体也越来越差。
   
   1990年,江宏一家人转成城市户口,搬去江津市居住。家人带着母亲到处求医,却没有效果,她只能常年忍受病痛的折磨。96年,父母亲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母亲纠缠多年的一身病,在修炼后不久,统统不翼而飞了。她一身轻松、走路生风,江宏说,那时,她们几个走路都赶不上母亲。而江宏的父亲,变化就更大了,皮肤变得白里透红,人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看到父母的变化,江宏和她的妹妹,都先后修炼了法轮功。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江宏一家人合影。(大纪元)


   

二、入狱


   就在一家人开心修炼的时候,忽然风云突变,1999年7月,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批判铺天盖地而来,电视、广播、报纸,全是关于法轮功的负面新闻,一时间,仿佛二次文革降临。
   父亲江锡清被强行送入洗脑班,610“见注1”人员强迫他放弃修炼,还要他批判法轮功。但是,父亲说:“我们全家受益了,怎么能说谎?法轮功救了我老伴的命,我自己受益也很多。而且,李老师教人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这对国家有益啊。”看到父亲的态度,单位就将他的工资降级,并专门安排人监视他。
   江宏说,从看到《转法轮》(法轮功书籍)那一刻起,她就觉得书里每个字都说到了她心里,说得那么对。看着铺天盖地对李老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诽谤,她内心像针扎一样,她说,师父教我们做一个更好的人,却被人这样诽谤,她心里很难过。她和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商量了一下,决定去重庆市政府上访,告诉政府:法轮功是使人身体健康、道德升华的高德大法。然而,不仅没有一个官员接待,政府还出动警察,把上访学员像扔麻袋一样,扔到车上,拉到很远的郊区,又倒下来。
   上访的路不通,江宏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就自己制作了真相材料,邮寄给政府机关和私人公司。当时,江宏和母亲去买信封,买得太多,又不能直接打车回家,母女俩就自己背着沉重的信封沿火车道往回走。天很黑,母亲一个不注意摔在了火车道上,但是,她咬着牙回到家,这才发现,头磕破了,血淌满了衣襟。
   因为信封是手写的,通过对笔迹当地公安局怀疑到了江宏。办案警察找到江宏女儿的学校,和校长一起恐吓她7岁的女儿,逼小孩子说是不是妈妈写的信。
   江宏说,那天她正在家里做饭,女儿忽然哭着回来了,问她怎么啦,女儿却说不出话,后来,在她安抚下,女儿才断断续续的说,警察和校长问她,妈妈是不是写了很多信?校长还说,她要不说实话,学校就开除她,还要把她关起来。女儿说,她怕以后不能上学了,就承认妈妈写了信。说到这儿,她嚎啕大哭起来。江宏把女儿抱在怀里,安慰她说,不要紧的,有妈妈在,别怕。江宏很快被抓走了,她一个人承担了一切,之后被判了三年刑。
   关押在派出所时,所长对她说,电视上都说了,国家不允许,为什么还要练?这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江宏说:“电视是乱说,是颠倒黑白,你们没收了那么多法轮功书籍,你们没看看,书里讲得都是做好人的道理?作为一国政府,怎么这样撒谎骗人?你们诽谤我师父,你们还我师父清白。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每个人都身心受益,全家人都努力做个好人。我只是澄清事实,我没做坏事,根本就不应该来这种地方。”所长理屈词穷,就说她“嘴很厉害”。
   江宏在监狱时,父亲多次被610抓去所谓的“学习”,后来,区政法委书记万凤华还和江津税务局一起,专门对父亲开了一个批判会。像文革批斗一样,当着同事们的面,他们在父亲脖子上挂上一个大牌子,并且,强迫父亲在批斗会上一直保持笔直的站姿。那天回到家,父亲什么也没说,可是母亲发现,父亲躲在一边悄悄哭了。第二天,父亲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依然慈祥和善的对待每一个人,包括那些羞辱折磨他的人。
   江宏母亲这位农村妇女,也没被610放过,万凤华带人把她也抓去“学习”。每天审问她很多次,威逼她交代,还认识哪些法轮功学员。万凤华强迫她腿伸的笔直坐在床上,稍微弯曲下腿,万凤华就狠狠打她。母亲质问他:“如果是你妈炼了法轮功,你也这么对待她吗?”万凤华恶狠狠的说:“如果我妈炼法轮功,我就把她打死。”母亲没有说出别的学员,但是她说,那段时间她很绝望,想到女儿在监狱,丈夫不知被带去哪里受苦,儿子有家不能回,自己也每天被折磨,她真的不想活了。不过,她后来想,不能这样轻易死了。她说:“我本来是个要死的人了,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要告诉世人真相。”
   后来,一次母亲外出讲真相,被人举报了。真的像是电影一样,警车呼啸而来,母亲在山路边躲了起来,警车打着刺眼的车灯,几十个警察拿着电筒沿着山坡搜捕。母亲悄悄的挪动躲避着,但是,脚下一滑,人滚下了山坡。当时,天下着雨,四周漆黑,母亲滚了很久才停下,因为看不见,她就在滚落的地方躺了一夜,等天亮了一看,只差一步,旁边就是一条河。母亲回到家中时,亲人几乎没认出她来,一下子难过地哭了起来。
   
   

三、讲真相


   从监狱出来后,江宏继续着她的讲真相之路。一次,她去了公园,看门大叔一把抓住她说:“我认识你,你是个法轮功,几次举报你都被你走掉了,这次你可走不了了。”江宏说,当时她一点也没有担心,她真诚地说:“大叔,传单上写的都是真的,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我们一家人都修炼,都是亲身受益的,我妈妈一身病,修炼后真的好了。法轮功教人做一个好人,现在社会上人人都为自己争利益,但是,李老师却告诉我们要事事为别人着想。大叔,你被电视骗了。江泽民是在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哪。善恶有报是天理,我想你也是个善良的人,希望你能了解真相,得到福报。”江宏和他说了很多,最后大叔被感动了,他让江宏走了,临走还嘱咐她以后要注意安全。
   江宏还经常背着资料到农村去讲真相。她说,清冷的月光下,一个人走在万丈悬崖边的山路上,除了偶尔几声蝉鸣,四周围静的没有一点声音,到处是阴森森的树林,那种情景现在想起都感觉很害怕。但是,一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不知道真相,她就鼓起了勇气。一次她走入一户农家,和女主人聊着法轮功真相,女主人听得入迷,连做饭都忘了。听完后,她说:“你讲得太好听了,真是奇怪,我家的狗连自家人都咬,怎么你来了它连一声都没叫?”后来,江宏再去这个村子时,这家女主人说,她把传单给武汉的女儿看了,女儿已经退出了共青团。
   江宏一家买回好看的信封和漂亮的塑封袋,将各种资料配合好,一份、一份的仔细装好,她说,每一份资料,都代表一家人的真心。江宏还经常和父亲一起出去讲真相,她坐在摩托车后面,父亲带着她飞驰,父女俩去了很多地方,给从三峡迁过来的移民讲真相,给父老乡亲讲真相……如今这些都成了江宏对父亲的珍贵记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