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劉曉東:拨中共高级五毛的谎言]
独往独来
·刘少奇子女大字报:刘少奇的丑恶灵魂
·朱忠康编辑:共产中心红色帝国的大清洗
·东方历史评论|秦晖:走出帝制
·重新认识蒙古国:中国的梦与俄国的泪
·金复新:透露马习会上一个不为人察的小秘密
·“中國病毒”是中國共產主義墓地上長出的罌粟
·董狐:中共只能在‘中等收入陷阱’里覆亡,中国民主化后前途光明
·于浩成访谈录(一)
·曹长青:网路疯传:巴黎枪击案 你该听听这位女性怎么说
·喻智官::彭丽媛的“真诚”和希拉里的“无耻”
·中国名校院长送孩子去美国读小学 感觉挨了一闷棍
·董狐:我对中国‘民主化’过程和‘后极权时代’ 一些更多的认识
·孙立平:我们需要建设一个更好的社会
·朱忠康:“淘宝”或将把中国经济引向深渊,伊斯兰国比中共是小儿科
·毕汝谐:习近平是山寨版毛泽东
·朱忠康编辑:中共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组织
·粟裕发给毛泽东一封电报 暴露抗日共军杀敌人数总数不足2000人
·揭邓杨两家和总参走私军火 罗瑞卿长子细说党内残酷斗争
·朱忠康选编:专题系列报导98 南京大屠杀与汉奸卖国贼
·你不知道的蒋经国
·辛子陵:列宁主义错在哪里?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刚刚在台湾出版发行热卖
·朱忠康选编:勿忘国耻:求你夫妻两别再出去了
·朱忠康选编:专访罗宇,罗宇为何呼吁习近平解体中共
·奥巴马向全世界庄严宣告说,“我领导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为保护我的国家
·张洞生: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搞什么‘党内民主、增量民主、协商民主、基
·徐贲:苏联人丢失信仰的三个原因
·董狐:袁世凯死后100年,还有人作‘皇帝梦’,甘步袁世凯昂纳克 齐奥塞斯库
·朱忠康选编:“毛病养成恶习”的纵深观察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朱忠康选编:高层秘闻: 无法无天的伤害同志与人民是罪行
·朱忠康选编:断子绝孙的“伟大事业”
·朱忠康选编:共产主义意味着战争饥饿死亡和环境恶化
·朱忠康选编:一个在中国流传90多年的巨大错误口号
·庄晓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如何翻墙”系列:Lantern(蓝灯)——开源且跨平台的翻墙代理
·朱忠康选编:日本兵和红卫兵。毛泽东外孙女身家50亿 发家史曝光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出售
·韩连潮:该是美国重新考虑一中政策的时候了
·用口语化告诉你中国经济是怎么被玩垮的?
·阿妞不牛的博客:人神共愤:中华文化毁灭纪实
·程晓农:习近平力挽狂澜 引领中国大倒退
·中国顶级高干子女任职名单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博谈网|佚名:未来的中国一定不是自干五得瑟的乐园
·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林彪专机的黑匣子找到了 内幕很惊悚
·民主中国|余杰:谁是习近平的精神导师?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胡绩伟谈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董 狐:文革50年,习大大搞个人崇拜和新文革,走毛路,园‘皇帝梦’,是自
·林绿野:太平天国与中共天朝之相似性
·宋任穷家族后人的美国生活
·开国大将之子罗宇逃到美国: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昭明:习、王生巇罅,江、胡结盟抵巇反击 ——任志强敢言必能负重,王岐山
·吃着〝人奶宴〞官升正部级 主管中国人道德规范
·董狐:六中全会或提前以王岐山取代习近平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 戳穿了多少谎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一直被隐藏的诺贝尔委员会对莫言的颁奖词
·又有171发公开信党员要求罢免习近平 要求票选总书记
·李乔:关于“少帅”张学良的九个真相
·朱学渊旧文:回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惊人内幕 中国人的钱到哪里去了?
·中韩一比吓一跳——朴槿惠给习近平带来的启示!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林立果——革命濁流中的叛逆者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曉東:拨中共高级五毛的谎言

“佔中”的本質是爭取真普選
   
   ——再駁丁品成先生
   
   

   
   作者:劉曉東
   
   
   
   香港《前哨》雜誌二0一五年一月號首發
   
   
   
   
   
   
   
   香港《前哨》雜誌十二月號登載丁品成先生的文章《‘佔中’佔道未佔心》—— 與劉曉東女士商榷,他對我登在前一期《前哨》的文章《佔中與佔領華爾街的不同》提出異議。我那篇文章開篇即道明:“這兩個運動最本質的不同是,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面對的是一個講人權講自由的民主政府,……而香港佔中的示威者面對的是一個極權政府,極權政府對人民的訴求從來都是漠不關心和玩弄花招,且人民表達訴求的渠道全被堵死,公民抗命成為人民訴求的唯一表達方式。” 丁品成先生對此本質問題不敢觸及,卻一概而論地說:“她對香港問題缺乏了解,對瞬息萬變的‘佔中’事件缺乏了解,往往只注重事實表象,不對本質進行深入思考,因此文中存在很多謬誤,許多觀點缺乏事實依據,……。” “劉女士居住在美國,不了解香港的情況,對香港社會的主流民意置若罔聞,……。”
   
   
   
   
   
   從丁先生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才是不敢觸及本質,卻很喜歡使用共產黨慣用的帽子和大棒,文中充滿杜選臆測和共產黨的思維方式,他開篇所說的“不了解論”即是國內擁共人士對海外反共人士的常用說詞之一,其目的是堵對方的嘴,對此說詞我曾撰文做過如下反駁。
   
   
   
   
   
   “现在是信息社会,信息社会的绝妙之处就在于,一个人只要具备正确的价值观,你不必非要去这个国家和地區,就可以从通畅的信息中得到这个国家和地區的充足的真实信息而做出正确的判断。相反的是,在新闻封锁、极权统治下的中国人民反倒得不到中国的真实信息。所以像我这个十几年没回国的海外华人,却比我的在北京生活几十年的兄妹更知道中国每天发生的事情,他们只能打电话问遠在美國的我有關中国的真实消息和状况。英国剑桥大学早就为此做过一次实际研究,它对该校在中国南京大学学习一年的英国学生和在本校学习中国文化的学生进行考核,竟意外地发现,有关大的负面的中国消息,那些在中国学习了一年的英国学生不知道,而在英国学习中文的学生却知道。所以, “不了解論”是不让别人批评中共政府的堵人嘴的托詞。”
   
   
   
   
   
   我在今年10月4日至14日的十天內寫出四篇介紹香港“佔中”運動的長文,足以說明我對“佔中”運動的關心和了解。一個大事件的表象可能顯得複雜和驚悚,其實本質卻很簡單,其大是大非很容易判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是因為整個西方對希特勒最初侵略鄰國的惡行視而不見,採取軟弱綏靖政策,最終釀成大禍。美國二00七年次貸金融危機的發生,是克林頓政府錯誤的房屋政策所導致。最初,銀行怕虧錢而不配合政府的房屋政策,政府便别出心裁地批准把借贷包装成债券(Bond)上市,还让百年老字號保险公司AIG为这类债券保险,這一舉動刺激了金融银行界的貪婪,使他們錯誤地以為有這麼老字號保險公司保險,次貸一定是個不會虧本的好買賣,因此引發銀行界批命地把錢貸給付不起貸款的窮人(名曰次貸),銀行的貪婪至此一發不可收拾,次貸越貸越多,泡沫越吹越大,當人數眾多的窮人真的付不起房屋貸款而宣布破產時,銀行即因承擔不起巨量的次貸而倒閉,百年保險公司也跟著因負擔不起巨量的保險費倒閉,多米諾骨牌效應就這樣發生,美國政府雖出面救援,但並沒有大包大攬地救,而是任那些老字號公司徹底消失,這就是美國次級貸款金融危機的簡單經過。為什麼美國政府當初要搞出這麼一個為窮人著想的錯誤的房屋政策?這就是美國左派的幼稚和胡來,美國左派在歷史上一次次犯大錯卻一次次不接受教訓。克林顿一上台时也像奧巴馬一樣高喊“改變”口號,他的其中一项重要的變革性的“改變”,就是要让穷人都拥有自己的房子,於是次级贷款(sub-prime)应运而生。
   
   
   
   
   
   丁品成先生引述的所謂“金融資本和政治權力相勾結”完全是意識形態的宣傳誤導。次貸危機的大量細節都有專文論述,因不是本文討論主題,所以在此不予贅述。
   
   
   
   
   
   回到本題,香港釀成“佔中”運動的“本質”原因是,中共人大違憲違法。違憲違法的“本質”之一是,中共人大違反程序操作,在香港立法議會決定之前就越俎代庖做出“八三一決定”。違憲違法“本質”之二是,中共人大違反基本法第四十六條和第六十八條,違反以“循序漸進”原則產生 “八分之一提名”的民主程序。丁先生卻說: “‘佔領中環’的靈感來自於‘佔領華爾街’。”這句話才真是“對香港問題缺乏了解 ”,“不對本質進行深入思考”的“牛頭不對馬嘴”之言。丁先生對我的文章有多處曲解和誤讀,我實在無心糾纏,只想一一反駁丁先生如下的令人噴飯的共產黨套話。
   
   
   
   
   
   丁先生的共產黨套話之一:外國勢力論——他說,(“佔中”是)西方反華勢力的策劃。
   
   
   
   
   
   我在美國生活近三十年,以反共為榮。按照丁先生的思維方式,恐怕也屬於“西方反華勢力”。我非常了解所謂的“美國反華勢力”的情況,因為所有美國政府資助的機構都是公開透明的,他們花的是我們納稅人的錢,自然不敢對納稅人隱瞞。美國政府資助的民主事業機構大約有三個, “美國之音”,“自由亞洲”和“美國民主基金會”。我们納稅人自己可以去那些機構的網站查看,我經常去美国民主基金会的网站www.ned.org查看它資助的錢的走向,因為它是美國唯一最大的資助民主事業的 “外國勢力”。毋庸置疑,所有民主國家的這類錢的走向都是公開的,而美國民主基金會的錢的走向一直受到海外一些異議人士的非議。早在十五年前就有人告訴我:“美國民主基金會把我們納稅人的錢都資助給中共機構了,幫助中共搞什麼農村選舉之類的騙人勾當。”我最終於二0一0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寫了一篇文章《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中国民运的实录和分析》,對美國民主基金会發出批評之聲。我文中提到:“二0一0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我完成这篇文章的当天),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的专题节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运作》专访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副总裁路易莎.格雷夫(Louisa Greve),这位副总裁介绍基金会时说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支持革命,对国家解体不感兴趣。支持用劝说方式在政体体制中实行变化而追求民主目标的组织。” 路易莎的話很明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資助原則是資助以“勸說方式” 對待中共政權的組織。
   
   
   
   
   
   在此文的結尾我對美國政府批評到:“我相信,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中共的态度与美国国会一致。这二十年来,美国政府更关心它能以最小的代价在中国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更关心中国能稳定地向它提供廉价产品。正如媒体人格兰.贝克(Glenn Beck)在他二00九年出版的新书《常识》所言:‘贪婪使美国偏离了美国先贤们建立的根本理念。’这二十年来,我们都已经清楚地看到,贪婪使美国忘记了美国为人权和自由而战的光荣历史,偏离了人权高于一切的根本理念。”
   
   
   
   
   
   早在二OO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名為约翰.贝尔勒的學者就在《新共和党人雜誌》發表文章《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围堵’中国异议人士》,文中描述了美國民主基金會為了取悅中共,如何故意制造精妙的官僚机制障碍以阻礙真正反共的民主人士取得資助,其中有老民運人士魏京生,當時也受到這種阻礙得不到資助。
   
   
   
   
   
   此文還指出:“在中国问题上,民主基金会从来没有支持过任何有效的,非暴力的方法以推翻共产極權制度(路易莎再次拒绝评论)。确实,在二OO一年,民主基金会在“中国项目”上花了二百四十万美元。民主基金会當然不能资助所有应该获得帮助的组织,……而民主基金会最新的二OOO年度报告显示,用基金会自己的话说,60% 以上的中国项目拨款是‘资助与中国官方政策一致的项目。’ ……民主基金会对中国最大的项目资助是所谓 ‘观察’北京政权所搞的村一级 ‘选举’。在二OOO年,民主基金会给美国共和党国际委员会颁发了一百万以上的美元去监督中国村民委员会选举,为其提供技术咨询,路易莎为其辩护说: ‘这是帮助中国体验和熟悉某些程序,以使此种熟悉和体验组织化;将所有这些点点滴滴汇集到一起,持之以恒,从而使得这个制度更为开放。’但正如劳伦斯.开普兰指出: ‘这种(村民)选举与熟悉制度性民主几乎毫不相干,因为中国共产党严密监控筛选候选人,并且总是用这种选举来强化其对农村的控制。’实质上,帮助由(中国)政府举办的‘改革’,诸如村民选举一类,恰恰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应该做的事。”
   
   
   
   
   
   根據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副总裁路易莎所說的以“勸說方式” 對待中共的資助原則,我們不難推斷出,美國民主基金會根本就不會支持香港“佔中”運動,它支持哪位也根本瞞不過我們美國納稅人。丁先生所謂的“佔中”與西方和美國民主基金會的“勾結論”是共產黨造謠惑眾的慣用伎倆。丁先生卻不知,其實中共自己才是“外國勢力”,當初它起家靠的是蘇俄的資助,它是蘇俄的共產國際東亞支部,共產主義也是外來的德國貨。我們反對共產黨這個邪惡的外國勢力,但我們歡迎正義的外國勢力,因為民主人權不是西方的專利。
   
   
   
   
   
   美國一直是我敬仰的民主大國。冷戰時期,她高舉民主自由大旗,肩負起國際警察的光榮重任,與極權大國蘇聯抗衡。共產極權陣營的崩潰,美國付出了她應盡的責任。可是曾幾何時,美國偏離了她人權自由至上的建國理念,鬆懈了她國際警察的光榮重任,在國際事物上起不到大國應起的作用。當初克林頓政府一再地置之不理美國中央情報局警告恐怖主義可能襲擊美國的報告,最終發生恐怖分子襲擊美國本土的慘劇。今天奧巴馬政府在國際事物上極端無能的表現,更令人擔憂。近二十幾年來,美國政府以致整個西方都看不清中共極權政府無視人權的邪惡本質,歷史總在重演,當初美國遲遲不加入同盟國與邪惡軸心國宣戰,導致日本大舉毀滅珍珠港,與珍珠港事件同等性質的“九一一”恐怖主義事件,也是美國看不清邪惡而自食苦果的事件。多年來,美國政府撥款的民主基金會沒有對中國民主運動做過任何實質性的資助,一直遭到海外中國異議人士的批評,何來今天她會支持香港“佔中”運動?!
   
   
   
   
   
   丁先生的共產黨套話之二:“佔領中環”不是自發的,而是有策劃、有組織、有預謀的。
   
   
   
   
   
   這句話聽著太熟了,尤其我們這個年齡組的人誰人不知,這是中共最常用的大帽子。可是,幾十年的經驗使我懂得了一個道理:凡是反對中共極權政府的示威都是自發的,凡是支持中共極權政府的示威都是有策劃、有組織、有預謀的。我在美國近三十年,中共領館策劃、組織、預謀了無數次的“反美遊行”,還有什麼“十一遊行”和歡迎中共政要遊行,遊行前的策劃組織的行動安排可以從他們發的電郵[email protected],因常有策劃組織者的電郵被我的朋友作為新聞轉到我這類“外國勢力”的郵址中,他們電郵通知遊行者,領館將付遊行費八十美元(二十幾年來,遊行費年年有所加碼——劉曉東註),外加一件T恤衫一份盒飯,還有大巴士接送。毋庸置疑,我們反中共的遊行示威,都是自己掏錢買橫幅布匹和筆墨紙張,自費且自發。香港“佔中”運動也是同理,而且中共策劃、組織、預謀的“反佔中”行動更為惡劣,它用錢收買大批黑社會流氓對“佔中”學生謾罵暴打,它這一套策劃、組織、預謀的惡行已經是世人皆知。中共大把花著納稅人的錢去對付和迫害納稅人,在百姓之間挑動和製造仇恨,由此可見中共之邪惡本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