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劉曉東:拨中共高级五毛的谎言]
独往独来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曉東:拨中共高级五毛的谎言

“佔中”的本質是爭取真普選
   
   ——再駁丁品成先生
   
   

   
   作者:劉曉東
   
   
   
   香港《前哨》雜誌二0一五年一月號首發
   
   
   
   
   
   
   
   香港《前哨》雜誌十二月號登載丁品成先生的文章《‘佔中’佔道未佔心》—— 與劉曉東女士商榷,他對我登在前一期《前哨》的文章《佔中與佔領華爾街的不同》提出異議。我那篇文章開篇即道明:“這兩個運動最本質的不同是,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面對的是一個講人權講自由的民主政府,……而香港佔中的示威者面對的是一個極權政府,極權政府對人民的訴求從來都是漠不關心和玩弄花招,且人民表達訴求的渠道全被堵死,公民抗命成為人民訴求的唯一表達方式。” 丁品成先生對此本質問題不敢觸及,卻一概而論地說:“她對香港問題缺乏了解,對瞬息萬變的‘佔中’事件缺乏了解,往往只注重事實表象,不對本質進行深入思考,因此文中存在很多謬誤,許多觀點缺乏事實依據,……。” “劉女士居住在美國,不了解香港的情況,對香港社會的主流民意置若罔聞,……。”
   
   
   
   
   
   從丁先生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才是不敢觸及本質,卻很喜歡使用共產黨慣用的帽子和大棒,文中充滿杜選臆測和共產黨的思維方式,他開篇所說的“不了解論”即是國內擁共人士對海外反共人士的常用說詞之一,其目的是堵對方的嘴,對此說詞我曾撰文做過如下反駁。
   
   
   
   
   
   “现在是信息社会,信息社会的绝妙之处就在于,一个人只要具备正确的价值观,你不必非要去这个国家和地區,就可以从通畅的信息中得到这个国家和地區的充足的真实信息而做出正确的判断。相反的是,在新闻封锁、极权统治下的中国人民反倒得不到中国的真实信息。所以像我这个十几年没回国的海外华人,却比我的在北京生活几十年的兄妹更知道中国每天发生的事情,他们只能打电话问遠在美國的我有關中国的真实消息和状况。英国剑桥大学早就为此做过一次实际研究,它对该校在中国南京大学学习一年的英国学生和在本校学习中国文化的学生进行考核,竟意外地发现,有关大的负面的中国消息,那些在中国学习了一年的英国学生不知道,而在英国学习中文的学生却知道。所以, “不了解論”是不让别人批评中共政府的堵人嘴的托詞。”
   
   
   
   
   
   我在今年10月4日至14日的十天內寫出四篇介紹香港“佔中”運動的長文,足以說明我對“佔中”運動的關心和了解。一個大事件的表象可能顯得複雜和驚悚,其實本質卻很簡單,其大是大非很容易判斷。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發生,是因為整個西方對希特勒最初侵略鄰國的惡行視而不見,採取軟弱綏靖政策,最終釀成大禍。美國二00七年次貸金融危機的發生,是克林頓政府錯誤的房屋政策所導致。最初,銀行怕虧錢而不配合政府的房屋政策,政府便别出心裁地批准把借贷包装成债券(Bond)上市,还让百年老字號保险公司AIG为这类债券保险,這一舉動刺激了金融银行界的貪婪,使他們錯誤地以為有這麼老字號保險公司保險,次貸一定是個不會虧本的好買賣,因此引發銀行界批命地把錢貸給付不起貸款的窮人(名曰次貸),銀行的貪婪至此一發不可收拾,次貸越貸越多,泡沫越吹越大,當人數眾多的窮人真的付不起房屋貸款而宣布破產時,銀行即因承擔不起巨量的次貸而倒閉,百年保險公司也跟著因負擔不起巨量的保險費倒閉,多米諾骨牌效應就這樣發生,美國政府雖出面救援,但並沒有大包大攬地救,而是任那些老字號公司徹底消失,這就是美國次級貸款金融危機的簡單經過。為什麼美國政府當初要搞出這麼一個為窮人著想的錯誤的房屋政策?這就是美國左派的幼稚和胡來,美國左派在歷史上一次次犯大錯卻一次次不接受教訓。克林顿一上台时也像奧巴馬一樣高喊“改變”口號,他的其中一项重要的變革性的“改變”,就是要让穷人都拥有自己的房子,於是次级贷款(sub-prime)应运而生。
   
   
   
   
   
   丁品成先生引述的所謂“金融資本和政治權力相勾結”完全是意識形態的宣傳誤導。次貸危機的大量細節都有專文論述,因不是本文討論主題,所以在此不予贅述。
   
   
   
   
   
   回到本題,香港釀成“佔中”運動的“本質”原因是,中共人大違憲違法。違憲違法的“本質”之一是,中共人大違反程序操作,在香港立法議會決定之前就越俎代庖做出“八三一決定”。違憲違法“本質”之二是,中共人大違反基本法第四十六條和第六十八條,違反以“循序漸進”原則產生 “八分之一提名”的民主程序。丁先生卻說: “‘佔領中環’的靈感來自於‘佔領華爾街’。”這句話才真是“對香港問題缺乏了解 ”,“不對本質進行深入思考”的“牛頭不對馬嘴”之言。丁先生對我的文章有多處曲解和誤讀,我實在無心糾纏,只想一一反駁丁先生如下的令人噴飯的共產黨套話。
   
   
   
   
   
   丁先生的共產黨套話之一:外國勢力論——他說,(“佔中”是)西方反華勢力的策劃。
   
   
   
   
   
   我在美國生活近三十年,以反共為榮。按照丁先生的思維方式,恐怕也屬於“西方反華勢力”。我非常了解所謂的“美國反華勢力”的情況,因為所有美國政府資助的機構都是公開透明的,他們花的是我們納稅人的錢,自然不敢對納稅人隱瞞。美國政府資助的民主事業機構大約有三個, “美國之音”,“自由亞洲”和“美國民主基金會”。我们納稅人自己可以去那些機構的網站查看,我經常去美国民主基金会的网站www.ned.org查看它資助的錢的走向,因為它是美國唯一最大的資助民主事業的 “外國勢力”。毋庸置疑,所有民主國家的這類錢的走向都是公開的,而美國民主基金會的錢的走向一直受到海外一些異議人士的非議。早在十五年前就有人告訴我:“美國民主基金會把我們納稅人的錢都資助給中共機構了,幫助中共搞什麼農村選舉之類的騙人勾當。”我最終於二0一0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寫了一篇文章《美国民主基金会资助中国民运的实录和分析》,對美國民主基金会發出批評之聲。我文中提到:“二0一0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在我完成这篇文章的当天),美国之音《时事大家谈》的专题节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及其运作》专访了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副总裁路易莎.格雷夫(Louisa Greve),这位副总裁介绍基金会时说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支持革命,对国家解体不感兴趣。支持用劝说方式在政体体制中实行变化而追求民主目标的组织。” 路易莎的話很明確,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資助原則是資助以“勸說方式” 對待中共政權的組織。
   
   
   
   
   
   在此文的結尾我對美國政府批評到:“我相信,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中共的态度与美国国会一致。这二十年来,美国政府更关心它能以最小的代价在中国获取最大的经济利益,更关心中国能稳定地向它提供廉价产品。正如媒体人格兰.贝克(Glenn Beck)在他二00九年出版的新书《常识》所言:‘贪婪使美国偏离了美国先贤们建立的根本理念。’这二十年来,我们都已经清楚地看到,贪婪使美国忘记了美国为人权和自由而战的光荣历史,偏离了人权高于一切的根本理念。”
   
   
   
   
   
   早在二OO二年三月二十五日名為约翰.贝尔勒的學者就在《新共和党人雜誌》發表文章《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围堵’中国异议人士》,文中描述了美國民主基金會為了取悅中共,如何故意制造精妙的官僚机制障碍以阻礙真正反共的民主人士取得資助,其中有老民運人士魏京生,當時也受到這種阻礙得不到資助。
   
   
   
   
   
   此文還指出:“在中国问题上,民主基金会从来没有支持过任何有效的,非暴力的方法以推翻共产極權制度(路易莎再次拒绝评论)。确实,在二OO一年,民主基金会在“中国项目”上花了二百四十万美元。民主基金会當然不能资助所有应该获得帮助的组织,……而民主基金会最新的二OOO年度报告显示,用基金会自己的话说,60% 以上的中国项目拨款是‘资助与中国官方政策一致的项目。’ ……民主基金会对中国最大的项目资助是所谓 ‘观察’北京政权所搞的村一级 ‘选举’。在二OOO年,民主基金会给美国共和党国际委员会颁发了一百万以上的美元去监督中国村民委员会选举,为其提供技术咨询,路易莎为其辩护说: ‘这是帮助中国体验和熟悉某些程序,以使此种熟悉和体验组织化;将所有这些点点滴滴汇集到一起,持之以恒,从而使得这个制度更为开放。’但正如劳伦斯.开普兰指出: ‘这种(村民)选举与熟悉制度性民主几乎毫不相干,因为中国共产党严密监控筛选候选人,并且总是用这种选举来强化其对农村的控制。’实质上,帮助由(中国)政府举办的‘改革’,诸如村民选举一类,恰恰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不应该做的事。”
   
   
   
   
   
   根據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副总裁路易莎所說的以“勸說方式” 對待中共的資助原則,我們不難推斷出,美國民主基金會根本就不會支持香港“佔中”運動,它支持哪位也根本瞞不過我們美國納稅人。丁先生所謂的“佔中”與西方和美國民主基金會的“勾結論”是共產黨造謠惑眾的慣用伎倆。丁先生卻不知,其實中共自己才是“外國勢力”,當初它起家靠的是蘇俄的資助,它是蘇俄的共產國際東亞支部,共產主義也是外來的德國貨。我們反對共產黨這個邪惡的外國勢力,但我們歡迎正義的外國勢力,因為民主人權不是西方的專利。
   
   
   
   
   
   美國一直是我敬仰的民主大國。冷戰時期,她高舉民主自由大旗,肩負起國際警察的光榮重任,與極權大國蘇聯抗衡。共產極權陣營的崩潰,美國付出了她應盡的責任。可是曾幾何時,美國偏離了她人權自由至上的建國理念,鬆懈了她國際警察的光榮重任,在國際事物上起不到大國應起的作用。當初克林頓政府一再地置之不理美國中央情報局警告恐怖主義可能襲擊美國的報告,最終發生恐怖分子襲擊美國本土的慘劇。今天奧巴馬政府在國際事物上極端無能的表現,更令人擔憂。近二十幾年來,美國政府以致整個西方都看不清中共極權政府無視人權的邪惡本質,歷史總在重演,當初美國遲遲不加入同盟國與邪惡軸心國宣戰,導致日本大舉毀滅珍珠港,與珍珠港事件同等性質的“九一一”恐怖主義事件,也是美國看不清邪惡而自食苦果的事件。多年來,美國政府撥款的民主基金會沒有對中國民主運動做過任何實質性的資助,一直遭到海外中國異議人士的批評,何來今天她會支持香港“佔中”運動?!
   
   
   
   
   
   丁先生的共產黨套話之二:“佔領中環”不是自發的,而是有策劃、有組織、有預謀的。
   
   
   
   
   
   這句話聽著太熟了,尤其我們這個年齡組的人誰人不知,這是中共最常用的大帽子。可是,幾十年的經驗使我懂得了一個道理:凡是反對中共極權政府的示威都是自發的,凡是支持中共極權政府的示威都是有策劃、有組織、有預謀的。我在美國近三十年,中共領館策劃、組織、預謀了無數次的“反美遊行”,還有什麼“十一遊行”和歡迎中共政要遊行,遊行前的策劃組織的行動安排可以從他們發的電郵中獲悉,因常有策劃組織者的電郵被我的朋友作為新聞轉到我這類“外國勢力”的郵址中,他們電郵通知遊行者,領館將付遊行費八十美元(二十幾年來,遊行費年年有所加碼——劉曉東註),外加一件T恤衫一份盒飯,還有大巴士接送。毋庸置疑,我們反中共的遊行示威,都是自己掏錢買橫幅布匹和筆墨紙張,自費且自發。香港“佔中”運動也是同理,而且中共策劃、組織、預謀的“反佔中”行動更為惡劣,它用錢收買大批黑社會流氓對“佔中”學生謾罵暴打,它這一套策劃、組織、預謀的惡行已經是世人皆知。中共大把花著納稅人的錢去對付和迫害納稅人,在百姓之間挑動和製造仇恨,由此可見中共之邪惡本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