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独往独来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中国数字时代》每日电邮 翻译:陶小路來源:電子郵件
   
   

   
   
   
   普京
   
   撰文:Karen Dawisha《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一
   
   
   
   2014 年年初,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支持乌克兰亲俄分裂分子,美国政府对此做出的应对措施为世人所未曾见:对惩罚数位俄罗斯公民而非俄罗斯政府,惩罚措施包括冻 结其海外资产,不予发放签证。美国政府没有开动第六舰队,对俄出口贸易正常,两国之间的文化、教育交流也未受影响,然而受到美国政府制裁的偏偏是数位与俄 罗斯总统普京关系密切的俄上层人士。
   
   
   
   这可能是自冷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的国际危机,可是美国政府却对一些个人进行制裁。这是为何?原因是,在过去的十四年里,美国政府一直将普京视为俄罗斯合法政府首脑并与之打交道,如今美国政府终于公开认同了一个以往数届政府私下有所知晓的事实,即是:普京建造了一个庞大的掠夺性体制,其规模之大,只有沙皇时代的体制可与之“媲美”。据国际透明组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估算,俄罗斯年贿金总额达三千亿美元,这一数额与丹麦年生产总值相当,三十七倍于俄罗斯2007年花费在所谓“国民优先项目”(其 中包括医疗,教育,农业)上的总额,八十亿美元。资本外逃自2005年起达到的总额为三千三百五十亿美元,相当于俄罗斯国民生产总值的5%;而只在 2014年第一季度中,资本外逃的数额便达五百亿美元。外逃的钱塞满了西方银行的保险箱,俄罗斯目前却成为了所谓金砖四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中 贫富差距最严重的国家:俄罗斯的110名亿万富翁所拥有的财富占据全国财富总和的35%。
   
   
   
   然而这些富豪们并不是推动俄罗斯经济现代化的行业巨子,他们能够发财致富有赖于愈加集中的国家权力(为增加财富他们推动权力进一步集中)。俄 罗斯寡头以及随普京2000年一起上台的政府头面人物所拥有的财富水平一直以来很稳定,其稳定水平远超G7其他几国;他们之中很多人收入增长数百万美元, 也有人损失数百万。一些与普京关系密切的政府要员人均资产达数百万美元,围绕他们身边的寡头则达数十亿(根据俄罗斯《福布斯》杂志相关数据)。只要不在政 治上挑战普京他们便可以继续拥有手中的权力与财富。在这样的体制下,用国家基金进行投资,再由国家降低风险,那些与俄罗斯政府关系紧密者均得到丰厚回馈。 俄罗斯在普京治下转变为国家资本主义,风险全部国有化,收益却仍旧为私人所有,这些收益便是用来保证普京身边的人对他持续效忠。
   
   
   
   二
   
   
   
   在普京上台以后的几周之内,俄罗斯政府便开始侵蚀为1993年俄罗斯宪法所保护的个人基本自由。这一逐步封闭公共空间,剥夺公民出版、集会、言论自由的行径其实在最初就已经制定好。在俄罗斯,总统及其班底是真正的权力中心,有了普京所创造的所谓“垂直权力”以 后则更是如此。上自政府各部门、立法机构上下两院,下到法院,地方政府,媒体,社会团体(如青年组织,工会)无不在总统下属各办公室、部门的监督管控之 下。关乎国内各个领域的政策以及外交政策都是在这里做出,然后再由政府各部门执行,或者交由国家杜马(俄下议院)和联邦委员会(俄上议院)立法。之前国际石油价格急遽上升,每桶石油价格达到140美元,这一经济形势令普京十分受益:普通俄国人以及新兴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因此得到保证,社会趋于稳定。
   
   
   
   有 一群人从普京的圣彼得堡时代就跟随他,他们为普京效劳了十多年,这些人存在令普京大获裨益。在本书里,我详细叙述了这样一个小团体建立政权的过程,这个政 权控制私有化,限制民主制度发展,意图让俄罗斯重塑大国形象(如果不是超级大国形象的话)。对于普京的小团体如何在他成为总统前利用公职牟取私利,我在书 中也有详述。这条线一直可以追溯到 Bank Rossiya的建立(目前该银行被美国政府制裁),Ozero Dacha Consumer Cooperative 的发展壮大(该公司由普京即其团体成员建立,目前这些人受到签证、经济制裁);另外,医疗器械公司Petromed与普京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位于索契附件的“普京宫殿”便是由该公司从国家基金中挪用数百万美元建造而成;还有必须提到的是普京在列宁格勒(现在的圣彼得堡)、德累斯顿为克格勃工作时所交往的特工后来扮演的角色,其中有许多人一直与俄国犯罪组织有来往。
   
   
   
   在 所有新兴民主国家里,选举都会因政党的不稳定而出现问题,相关选举法往往水平低劣,松散且多变;也常常会出现操纵选举和选举造假。然而,这些问题随着时间 推移会逐渐减少,民主制度逐渐稳固下来。可是在俄罗斯,问题却不减反增。在2011-12年的选举中,俄国国内出现大范围选举造假及选举不公正,民众因而 举行游行示威。2011年底,根据许多公开的记录表明,国家杜马的选举完全是一场虚假选举,可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民权活动人士无力推动变革,普京政权将要求变革的力量全部镇压了下去。
   
   
   
   他于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中获胜,如释重负的普京公开哭泣。随后,俄罗斯国内又开始了一场强度升级的有针对性镇压, 那种场景令人联想起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期或者六十年代晚期的苏联。和平示威者要么被送进监狱,要么送进精神病院接受无限期精神病治疗。俄罗斯的经济滑坡 (主要是由于少数人的掠夺)令人们愈加清楚地看到这个裙带政权的内部逻辑:普京为无限期掌权不惜使用武力,只有他在位,他的小团体才可以无休止地掠夺下 去。许多俄国网站上,人们连日累月地讨论着如下境况:在“让俄罗斯恢复往日雄风”的幌子下,政治精英群体的行动没有边界且完全不受问责。
   
   
   
   自2014年4月始,美国政府寻求揭露以及惩罚普京所建立的“窃国掠夺体制”,这种体制乃是俄罗斯专制政体的基石。遭到美国政府制裁的俄罗斯人士基本上都是“普京团体”的成员。美国政府有史以来首次称呼与普京保持密切关系的人为其党羽(cronies),并冻结其在海外的财产。这一事实表明西方政府早已掌握这些人的财产信息(数额,所在位置等),了解他们私下的规矩,也知晓其建立这一体系所犯下的大大小小各种罪行。现在,西方政府决定不再视而不见。
   
   
   
   那 么这个团体是如何成形的?它的根源又在哪里?俄罗斯的政治体制之开端虽是天鹅绒式的 ,但最终,它重新蜕变为专制政体,可为何西方决策者和学术界迟迟不肯 接受,直到最近才认识到这点?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何俄罗斯现政权决定做后来做的那些事情,就好像我们永远都无法知道究竟哪天斯大林不再做案头工作, 转而决定将数百万计民众关进古拉格;我们也不会知道究竟何时希特勒产生了要将欧洲的犹太人赶尽杀绝的念头。我们没法从这些独裁者的回忆录里找到这些可怕的 细节,因为当他们的政权倾塌以后,他们往往也不久于人世,没有机会领着养老金去写回忆录。这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来看是极其可惜的事情。
   
   
   
   俄 罗斯国内的这个体系十分复杂,精巧,外人很难看清,内部的细节与规则令人好奇,因此,我们可以下结论说这是一个被设计出来的体系。可它是怎么被设计出来的 呢?有证据表明它的出现肯定不是偶然的。西方学术界流行以下几种看法:普京成为独裁者是一个意外;普京是个好沙皇,只是他身边的特权贵族(boyar)在 作恶等等,本书坚决驳斥如此之类的观点。当然,那些特权贵族(或者按现在的叫法:寡头)并非善类。另外,他们实现飞黄腾达的每一步并非都是事先设计好的。 也不是每件事都顺利,他们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都曾遭到对手的强烈反抗。但是我认为,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成功,也更没有料到他们在夺取权力的路上遭 到来自国内以及西方国家的抵抗竟是如此之微弱。我的论点是,普京身边的党羽正是当年(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圣彼得堡让他走上权力道路的人。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从来都不是为了在俄国建立西方式的民主制度,普及民主价值观;他们不是走在民主的道路上迷失了方向,而是从来就没有想走这条路。
   
   
   
   三
   
   
   
   可 为何西方政府之前迟迟不作为,直到现在才开始反对普京及其党羽所建立的体制?我采访了许多曾驻俄罗斯的西方官员,他们都表示知道九十年代初期的普京从事的 是什么样的工作(克格勃情报人员),也知道他要完成任务需要依靠哪些人。但是当时许多人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处于动荡国家中的低级市政府职员。因而西方情报 部门对他不予理会,但在短短两年之后,普京便从一个副市长(当时由于他的上司输掉选举,普京自己也丢了工作)升任联邦安全局(FSB,前身是克格 勃 KGB)的头目。之后又过了一年,普京成为总理,六个月过后成为总统。从丢掉工作的副市长到一国总统,普京只用了三年半。直到他成为总统以后,西方记 者及政策制定者才仔细探究起他的背景和他身边的人来,但是为时已晚。根据《新闻周刊》获取的由美政府透露的消息,普京曾参与一家驻德国名为 SPAG 公司的洗钱案件,美国政府在2000年对此案件做出分析之后做出决定,将俄罗斯列入洗钱犯罪活动严重的国家黑名单之中。“据一位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采取这一举动的主要原因是情报部门的许多报告均显示普京与 SPAG 之间存在联系”,除此以外,还有相关文件证明普京“在圣彼得堡市政府工作期间,曾签署过一些对该公司有利的政府文件。”利用公权协助自己人,损害民众利益,普京的这个做派由来已久。
   
   
   
   之后,2001年6月,在斯洛文尼亚召开的美俄首脑峰会上,普京宣布将与美国一起进行“反恐战争”,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表示自己从普京的眼中望到了他真诚的内心。分析人士表示,这之后的西方情报收集重点从俄罗斯转向穆斯林世界。普京被看做是协助西方国家打击伊斯兰教极端分子的可靠同盟,尤其在对阿富汗的反恐行动更是如此,因为基地组织中也有车臣的武装人员。西方政府慢慢地才认识到普京的行径有多么恶劣,2005年发生的“尤科斯”事件让西方国家看到普京政府光明正大的掠夺行为(尤科斯Yukos当时是俄罗斯国内最大的私人石油公司,2005年该公司被俄当局拆分,尤科斯的所有者霍多尔科夫斯基 Mikhail Khodorkovsky被判刑)。布什总统于2006年在圣彼得堡召开的G8会议上呼吁“国际间加大行动力度,不让强取豪夺的窃国者入侵我们的金融体系,”但是他并没有点俄罗斯的名。西方国家曾报道过一份美国中情局2007年对普京个人财富所做的评估报告,该评估报告主要依据政治分析人士斯坦尼斯拉夫•贝尔科尔夫斯基(StanislavBelkovskiy)所提供的信息,他表示,在大宗商品交易公司贡渥(Gunvor),国有控股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以及苏尔古特石油和天然气公司(Surgutneftegaz)中,普京所持有的资产共达四百亿美元。 西方国家本应该采取措施应对普京及其党羽这一庞大计谋,因为他们的这种布局不但会给俄罗斯的发展带来潜在的破坏,而且还会对西方国家的金融机构,银行、资 本市场、房地产市场以及保险公司带来危害。事实上,西方国家的金融机构已经出现从内部崩坏的迹象,许多雇员为获取报酬进行了许多非法交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