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独往独来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贾行家:我说我们东北,失落的人、绝望的人太多了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郭文贵:“反贪一号”首长将女模特带上私人飞机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 谭宏泽:西非的中国性工作者与他们的 “性战争”
·明镜新闻|美国之音重手处理专访郭文贵人员 李肃被押解
·郭文貴足版爆料錄音曝光 聲稱傅政華「變聲」代習下令查王岐山
·高新:习近平崇毛、拥邓是情感还是功利?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端传媒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中共跪求郭文贵不要再爆料,释放郭家人赴美与郭团聚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红二代揭习上台及中共政局四年巨变内幕
·【网络民议】严防给肯尼亚造成新的风险和负担
·习胡联手公布江泽民卖国条约细节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春申建康;踩了中共七寸的澳广节目
·宪政同盟;公开信二 反对习近平担任国家元首
·曹长青:《中国时报》邪门超过《人民日报》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不信郭文贵爆料者,面壁思过吧
·公民博客|抓捕胡锡进,刻不容缓!
·王在安;地球上存在第四次世界大战吗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中共专制腐败实录
·朱忠康:中国出了个男子汉
·曾节明博客;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伍凡評論第527期 郭文貴616爆料后習近平面臨新危機
·文庙的博客;习王新政和红色曼哈顿计划在爆料中破产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鲍彤:刘晓波与习近平同样的诉求,却不同命
·秦全耀 ;是领袖,是将军,还是淫棍!
·【网络民议】郭11本护照,外交部为啥一定要说人家中国籍呢?
·洞朗这事儿,我觉得理在印度这边儿啊
·曹长青:别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议题了!
·严家伟;谴责那些对刘晓波进行“鞭尸”的人
·马伯庸:穿越回古代怎么写好一份劝进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文章提交者:雄关漫道1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夹边沟记事•上海女人
       杨显惠

   
   
   
   1
   
   
     这段故事是一位名叫李文汉的右派讲给我听的。他是湖北省人,高中毕业,1948年参加解放军,解放后曾经加入志愿军入朝作战。在朝鲜战场他负了伤,三根肋骨被美国人的炸弹炸断。
      回国治疗后留在公安部工作。他说,后来因为出身于大资本家家庭的缘故,组织部门调他到甘肃省公安厅,名义是支援大西北。可是他在省公安厅工作不久,又被 下派到酒泉地区劳改分局,在生产科当一名生产干事。1957年他被定位右派,开除公职,送夹边沟劳动教养。1960年12月以后,夹边沟农场的右派全部释 放回原单位去了,他却无“家”可归,因为他是被开除公职的右派。在劳改分局的招待所里住了两个月以后,领导终于想出办法来了:你到安西县的十工农场去吧, 不算干部,也不是劳改犯,去当个工人吧。他到了十工农场,场领导又作难了:正式招工吧手续又不好办,哪有右派招工的道理?最后只能以刑满就业人员对待,每 月发二十四元工资,在劳改队种菜。种菜到1969年,因为战各的原因,十工农场的犯人迁移到甘肃中部的五大坪农场去了,他不是犯人不能去,只好和其他几个 就业人员一起移交小宛农场。于是,他就成了我们十四连畜牧班的放牧员,和我同住在羊圈旁的一间房子里。在一起生活得久了。相互有了了解,也信任对方了,他 便陆陆续续对我讲了许多夹边沟农场的故事。
     今天我再给你讲一段夹边沟的故事,是一个女人的故事。
     她是个右派的老婆,上海人。
    我 跟你说过,1960年国庆节前,夹边沟的右派——包括新添屯作业站的右派——除去死了的和几百名体质太弱什么活也干不了的,全都迁移到了高台县明水乡的一 片荒滩上。省劳改局的计划是从酒泉劳改分局管辖的十几个劳改农场和劳教农场调人,在那片荒滩上建一片河西走廊最大的农场,要开垦五十万亩土地。因为仓促上 马冬季临近,其他农场的领导很贼,没有按计划调人,就夹边沟农场的右派调过去了。大约是一千五百人,分别住在祁连山前的两道山水沟里。千百年来,从祁连山 里流出的洪水在那片荒滩上冲出了几道深沟。山水沟蜿蜒两公里多长,南边靠近祁连山的一端很浅,越往北越深,最深处有六七公尺,出了山水沟是一片泥沙沉积的 沙土地,再往北是一道接一道的沙梁。
     由于没有木材盖房,我们住在自己动手挖的窑洞里。窑洞大小不等。沟浅的地方,靠近南端,因为崖坎矮,挖的 窑洞才一米高,人四肢着地才能钻进去,进去后坐着刚能仰起脸来。这样的窑洞住一个人或者两个人。我们组的窑洞挖在山水沟中端,很大;我们组最早是二十五个 人,在夹边沟死掉了三个,还有三个因瘦得走不动路留在夹边沟了,剩下的十九个人加上其他组没住处的两个人,全住在这个窑洞里。我们组的人,我印象最深的是 文大业,崔毅,魏长海,还有晁崇文、钟毓良、章……哎呀,叫章什么来的,那是个西北师院历史系的教授。姓章,可名字突然就想不起来了。对了,崔毅,崔毅这 时候已经不在明水也不在夹边沟了,他在两个月前就逃跑了。他是四十年代北大的毕业生,英文讲得特好。这人四十年代就参加学潮,是地下党,解放后是省委宣传 部的干部。文大业是省卫生学校的副校长,原兰州医学院教授,死在明水了,吃脏东西死掉的。对了,董建义也是那几天死掉的,和文大业前后脚死掉的。
     文大业的死我记得很清楚。那是十一月上旬的一天,他从自己的铺上挪过来凑近我,说,老李,我活不过一个星期了,我喝粉汤了。我当时吓了一跳,问他真的吗,他说真的。
      我可是吓了一跳。他说的粉汤就是用黄茅草籽煮的汤。黄茅草你知道吗?你肯定知道,草滩上到处都长,你就是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它长的样子就像骆驼草一 样,一蓬一蓬的,茎杆比骆驼草的茎杆还粗还高。它的茎是黄色的,叶片也带点黄色,很好辨认。河西的农民都叫它黄茅草,有的叫黄茅柴,因为农民们都拿它当烧 柴,有的把它挖来埋在田埂上做风墙——挡风。黄茅草的草籽是能吃的,这我们原来不知道,是酒泉县和高台县的右派们说的,他们也是听老人们说的:闹饥荒的年 头,当地的农民们用它充饥。于是,右派们就跟他们学,拿着床单到草滩上铺开,把黄茅草枝条压下来敲打,把籽打下来;然后用手搓,把皮搓掉,再拉着床单摇 晃,叫风把皮儿刮走。不能吹,黄茅草籽太小太轻了,像罂粟籽那么大小,一吹就连籽都吹跑了。籽儿收集回去再用锅炒熟。炒的时候要注意,不能炒焦了,只要爆 一下就成。当然,那么小的籽儿,你是听不见爆声的,要用眼睛看,籽儿在锅里自己动了一下,那就是爆了。炒熟之后装在小布袋里,缝在衣裳里边,藏好。一定要 藏好,干部们要检查的,那东西容易吃死人,干部们不叫吃,检查出来就没收了。
     黄茅草籽吃起来也麻烦,抓一撮放在饭盒里煮,煮着煮着就成了清白 色的粥,真像是淀粉打的粉汤,与淀粉汤的不同之处在于用筷子一挑能拉出丝来。这时候还不能吃,要搅,一边搅一边吹,叫它快点凉下去。凉了的“粉汤”像一团 面筋,柔柔的。把它拉成条状。拉长的感觉就像是拉橡胶一样,然后咬着吃。那东西是嚼不烂的,只能咬成一块一块咽下去。这东西根本就没有营养,但是也没毒, 吃它就是把空空的肠胃填充一下,克服饥饿感,就像有些地方的人吃观音土一样。这种东西能挺时间,吃上一次能挺三天,因为它是不消化的。既然不消化也就排泄 不出来,需要吃别的野菜什么的顶下来。这种东西千万不能在粥状的时候喝下去。在它还没凝固成块状之前喝下去,它会把肚子里的其他食物——树叶子呀,干菜 呀,还有别的杂草籽呀——粘在一起,结成硬快堵在肠子里形成梗阻。我估计,在夹边沟和明水至少有几十人因为喝了这种“粉汤”而致死。有些人是出于没有经 验,第一次喝了就死去了,但另一些人的想法是嚼着吃太恶心,少喝一点可能没有危险,实际是对“粉汤”的粘性估计不足。真是吓坏了,我当时就说他:你不知道 那东西不能喝吗?他回答:饿得等不及了,还没放凉就喝了几口。我生气地说,几口?
     就几口吗?他回答,也就半碗。
     我说这可怎么办呀?
     他说要是有点蓖麻油就好了。
     我知道,蓖麻油是泻药,它可以把肠子里的食物变成稀汤子排泄出来。我立即跑出去跑了一趟场部卫生所,但是医生把我骂了出来:人家都拉肚子拉得要把肠子拉出来,你还要泻药,我到哪里给你找泻药去!
     医生说的话也对,农场闹病的人大都是因为吃了脏东西拉痢疾。有些人拉得起不了床,几天就死掉。
     我沮丧地回到窑洞,跟文大业说,你还想活不想活呢,想活我就给你掏!
      还在夹边沟的时候,我们就互相掏粪蛋蛋了。超常且沉重的劳动把我们的身体榨干了,每天供应的十二两(旧秤一斤为十六两)原粮不能提供沉重劳动所需的热 量,为了活命,我们把谷糠呀、树叶和草籽呀,凡是我们认为有营养的东西都填进肚子。这些东西是不易消化的,加之我们的肠胃早就没有了油水,所以排泄就成了 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们每次要在茅坑上蹲半天,竭尽全力才能排泄出几个粪蛋蛋。有人在骂人的时候说,你打嗝怎么是草腥味的!
     那意思是说你不是 人,你是吃草的牲口。我们那时候排泄出的东西就是和驴粪蛋一样的草团子。经常的我们在茅坑上蹲半天,连个粪蛋蛋也排泄不出来,必须相互帮助,互相配合:一 个人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另一个人从后边掏。我们大多数人都有一个专用工具,是用质地坚硬的红柳枝条削成的木勺,状如挖耳朵勺但又比挖耳朵勺大出许多倍。没 有制备专用工具的人只好用吃饭小勺的把儿掏了。
     文大业对我讲的时候,事情已经到了很痛苦的程度:小肚子胀得圆鼓鼓的,但又排泄不出来。我马上 和他一起走到窑洞外边去,他趴在一个土坎上,撅着屁股,我跪在后边进行操作。但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我也没掏出一点东西来。文大业的肚肠里吃下去了很多菜 叶、草籽之类的代食品,“粉汤”把这些代食品黏结在一起,凝成了一个很坚硬的硬块。硬块的直径超过了肛门的直径许多,堵在肛门上,根本就无法掏出来。我试 图把这个硬块捅碎,使之化整为零,但也没有成功。我的专用工具一用力,那硬块就移动,根本用不上力,而文大业又痛苦难忍呻吟不止。
     最后的结果是我的专用工具把他的粪门搞得鲜血淋淋,一塌糊涂。硬块安然如初。
   
    2
   
     文大业的肚子胀得越来越大,五六天后就“胀”死了。我们把他的尸体用被子裹起来抬到窑洞外边放着,下午,农场掩埋小组的人把他装上马车,拉到北边的山水沟口埋掉了。
      我们窑洞里,唯一不吃脏东西的是董建义。董建义是省人民医院的泌尿科医生,上海人,印象中似乎是毕业于上海的哪个医学院。还在夹边沟的时候我就认识他, 就是没说过话,我和他不在一个队。1959年国庆节前夕,农场组织我们去酒泉看酒泉劳改分局搞的《建国十周年劳改成果展》在一家饭馆吃饭,我们俩坐在了一 起。
     夹边沟的右派分子们大都身上带着一些钱和粮票的。这是他们当初从家里带来的,因为劳教农场不许加餐,就总也花不出去。只要遇到外出,见到 饭馆,就决不会放过吃一顿的机会的。可惜那时的饭馆里卖饭也是定量,只卖半斤小米饭或者两个馒头。有的人为了多吃一份,只要时间来得及,吃了一家饭馆再钻 进另一家饭馆。
     那天在饭馆吃饭,我们正好坐在一起,便跟他说了说话,知道了他是在1956年支援大西北建设的热潮中自己要求来兰州的。他原在 上海的一家医院当主治医师,来兰州后在省人民医院做泌尿科主任。他爱人也是上海一家医院的医生,那年正好生孩子,就没跟他来。他还说,他爱人是独生女,岳 父岳母坚决反对她离开上海,否则也就来了。
     董建义三十四五岁的样子。
     那次在饭馆吃饭,他的文雅书生的样子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 灭的印象。记得从饭馆出来,右派们排队集合回夹边沟的路上,我跟别人说过,董建义活不长了,看他吃饭时细嚼慢咽像是吃什么都不香的样子,就活不长。旁边有 人说,你可是说对了,那人吃东西讲究得很。别人挖野菜呀捋草籽呀逮老鼠呀,什么能填肚子就吃什么,他嫌脏,说不卫生,不吃。他就吃食堂供应的那点东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