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的集體記憶]
藏人主张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第四届“西藏独立大会”在巴黎举行
·佛學院淪黨校,當代中國的官辦宗教是最無恥的謊言之一
·六世达赖喇嘛故居属印度或中国?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簡介
·在朝核和貿易戰背景下中美關係展開摶奕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
·揭露中共体坛兴奋剂黑幕
·中印边境对峙,习近平认输
·當代中共極權政治,就是關於大劫難的預言
·中國人對台灣獨立應有的認識
·郭文贵现象令中国民主运动被激活
·許歷農不再反共:「中國已完全放棄共產主義」
·中共第五代的人格養成
·習近平意圖成為一個超過毛澤
·《人類大劫難》:毛澤
·「膽小鬼遊戲」─「核瞪眼理論」
·「膽小鬼遊戲」
·核瞪眼理論
·班农:中国是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
·嚴重警告:請勿觀看或轉載、散播本專頁文章或視頻聯結
·伍凡評論朝鲜核试问题
·任你幾路來,我只一路去
·美国之音台長在中国的商业利益
·艾瑪颶風一夜摧毀巴布達300年文明
·「愛國」的五毛、水軍們 ── 無魂的民族利己主義
·柯文哲北京會辛旗,我們擔心什麼?幫辛旗擰開政治水龍頭的不只國民黨
·朝核的最大潛在威脅對象其實是中國
·極權國家的官辦學者、御用文人是知識分子墮落的極致」
·「超限戰」模式?台北市長柯文哲會是中共「藍金黃計畫」人物之一嗎?
·伊拉克库尔德族公投全面支持独立
·西藏复国运动的战略思考
·「中華民國」的國旗,祇許由共產黨把它降下
·中共女剪刀客打闹达赖喇嘛宫殿
·正視「中華統一促進黨」的前世今生
·曹长青:文言文浪費生命、扼殺灵魂
·中共媒體策略:政治統一前先實現輿論及思想的統一
·「沒有見報,沒有評論」的玄機】
·中共「『BGM──藍金黃』計畫」與「特赦阿扁」
·「哈德遜事件」證明《人類大劫難》不是空穴來風
·中華民國(大陸)臨時政府第1次新聞會
·2017年「雙十」看《中華民國祭》
·《中華民國祭》為「民國粉」、「民國風」、所謂「專家」,還有所有台灣國人
·習近平不是只有個人,而是「紅二代」的代表人
·如果「法蘭克福國際書展『台灣館』」能夠、、
·跋涉民主路上的楷模——惜别温辉先生以及记《争鸣》和《动向》停刊
·袁紅冰談十九大和台灣
·中國預言人類大劫難:從「中國夢」到「中國噩夢」──《人類大劫難》的預警
·曹长青:中共19大的毛二世
·中國經濟動力與房產泡沫的尖銳對立
·當中華民國僅剩「一中」幽靈,兩岸如何比「氣長」?
·強國人與扈從者的囈語與玻璃心的夢
·「十九大」統戰部轟達賴:在世界「竄訪」領「講課費」
·袁紅冰評十九大
·弱智型毛澤
·「人類大劫難」的預警,「藍金黃計畫」的進行
·习近平会不会把王岐山送进秦城?
·如果台灣被共匪征服,中國的民主自由何時才能實現
·印度团体:印度官方与民间应支持西藏独立
·关于宗教改革500周年纪念的四件事
·習近平將執政二十年
·「藍金黃」發威,能不低頭者幾希?
·怎么看郭文贵的“不反习”和“保命保财报仇”?
·南蒙古领袖哈达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毛澤
·郭文貴:我為什麼極為尊敬袁紅冰先生
·「習近平高度集權」之說,人人「事後諸葛」
·郭宝胜访谈曹长青:永不放弃——如何看待郭文贵的现状与未来(文字稿)
·川普新战略吓阻习近平
·中国一带一路上连栽跟头
·袁紅冰:請勿稱我為導師
·藏人著名女作家披露著作遭中共当局非法收缴情况
·你聽過什麼叫做暴風雨下水道嗎?
·經濟金融危機正沖向習近平
·偽類們從「挺郭」到「砸郭」、「反郭」的真相;曹長青等人為何會挺郭?
·中共为何面对佛,道不自信?
·「袁三條」是「照妖鏡」,是「緊箍咒」
·立院通過廢除組織法 蒙藏委員會正式熄燈
·曹长青:郭文贵错在哪里?
·以習近平為代表,中共太子黨的雙重繼承──台灣的宿命是逼迫下的刀鋒之舞
·政治家創造光榮的命運,政客書寫猥瑣的歷史
·班农:世界的命运掌握在小人物手中
·偽類們為何「組織十八路諸侯聲討文貴」
·袁教授的新書《刀鋒上的台灣》即將出版
·探究藏人焚身抗议者的诉求真相
·伍凡評習近平下令驅逐低端人口
·台灣普通人以「常識性道理」想法對中共認知的謬誤
·習近平國師王滬寧與中共全球擴張戰略方案
·沒有經過轉型正義的火浴,國民黨反而發展成民主台灣的政治癌變
·澳洲政府對中共作出強硬反擊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銳實力」為刺破民主制度的「匕首尖」,台灣正處於「刀鋒上」
·郭文貴爆「藍金黃」計畫,澳洲宣布禁止國外獻金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的集體記憶

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的集體記憶
   ──寫在《中國當代政治運動史數據庫1949-1976》系列完成之際
   (美國)宋永毅
   
   動力:不僅是職責更是良知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末的第八年始,七名旅美的華裔學者(宋永毅、郭建、丁抒、周原、周澤浩、沈志佳和王友琴)和一些來自台灣、大陸的學者一起,於無聲中啟動了一個名為《中國當代政治運動史數據庫,1949-1976》的系列史料工程的構築。伴隨著風風雨雨和星轉斗移的是我們整整十六年的篳路藍縷、集腋成裘的努力。隨著這最後一個數據庫──《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從土地改革到公私合營(1949-1956)》由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的出版(香港中大出版社發行),這一浩大的歷史工程終於初步完成了。迄今為止,整個數據庫系列收集了共約三萬二千份原始文獻,大約一億七百四十六萬中文字。其中中共的文件和內部檔案,約佔了總文獻數的百分之四十左右,讀者可一瞥以下的簡表:
   數據庫名稱   出版時間   版別   所收原始文獻數  
   《中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1966-1976》   2002年初版—2014年   第三版   6,749篇  
   《中國反右運動數據庫,1957-》   2010年初版—2013年   第二版   10,102篇  
   《中國大躍進-大饑荒數據庫,1958-1962》 2013年初版—2014年   第二版   6,024篇  
   《中國五十年代初中期的政治運動數據庫:從土地改革到公私合營,1949-1956》   將在2014年年底出版   第一版   9,089篇  
   
   
     今天,我們可以無愧地說:這一史料系列是第一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有關毛澤東時代政治運動集體記憶的數據庫。此外,它又是一個以現代圖書館學和信息學技術建立起來的完全動態開放的電子數據庫。
   
     回顧十六年前這一歷史工程的起因,主要還只是想向海外學術界提供文革研究的方便。身處美國中國研究圈和圖書館界的我們,深知研究文革的原始資料的匱乏。於是就有了第一個數據庫、《中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1966-1976》在二○○二年出版。但又是什麼原因使我們一發而不可收地投入到反右、大躍進─大饑荒、乃至土改、鎮反等整個毛澤東時代的政治運動的史料工程中去的呢?簡言之,不僅是職責,更是良知。
   
     當代中國史是一部政治運動史
   
     在我們挑選、編撰文革數據庫的近七千份原始資料時,首先震驚於當代中國政治運動的惡性重複。它們非但貫穿於整個毛澤東時代,之間又一脈相承。例如,在文化大革命中的湖南道縣和廣西對所謂的「地富反壞」的大屠殺的檔案裡,就不難發現它們無論在形式還是內容上都不過是建國初期土地改革運動的某種發展:發出殺人指令的「貧下中農最高法院」其實不過是土改時期「人民法庭」的某種翻版。而施害者所採用的對受害者們先開「殺人現場會」鬥爭、再宣判,後用野蠻的私刑處死,完全是土改殺地主的全套流程。值得注意的還有:劊子手在殺戮受害者之前,常常先追逼受害者的「浮財」,並欺騙他們:這是「土改政策」,交出你的錢來,便可以買下你的命。而在殺了受害者以後,兇手們一定不會忘了土改的傳統──瓜分掉受害者的全部「浮財」──包括受害者的家庭裡的青年女性。如果說有什麼不同之處,那就是暴徒們再也無法從受害者那裡分得土地,因為第一次土改中他們分得的土地,早已經被中共在一兩年後以「農業合作化」的名義收歸了國有。這些發現使我們深深地感到:僅僅把我們的史料工程局限於文革便會切斷歷史的源流關係,無法反映出整個中國當代史上的政治運動的全貌。
   
     一部當代中國史,其實是一部政治運動史。毛澤東和中共用連綿不斷的政治運動作為治國的主要方法和形式,一方面,它以侵越和顛覆常態化的國家治理─制度、法規和合法程序為代價,來換取一時的治理效率。另一方面,它在運行機制上完全借助於領袖和中央的絕對權威,自上而下地發動的大規模暴力型的群眾運動。這不僅一次次地引發常態社會秩序的混亂,其效果也常常是有限的和短暫的。例如,毛澤東在一九五二年年初發動「三反運動」,想籍此解決黨內日益嚴重的貪污問題。在他的強力推動下,如火如荼的群眾運動確實也打出了幾百萬隻大小「老虎」,還公審槍斃了近五十名黨內相當級別的幹部。雖然當時黨內的貪污現象有所收斂,但是其他的腐敗現象卻此起彼伏起來。為此,毛只得在一九五三年初又發動了一場「新三反運動」來制止新的腐敗。再如,當代中國史上同名同主題的政治運動常常重複出現,自一九五○年開始,一直到文革後期(如「批林整風」),中共黨內的「整風」運動從沒有停止,但黨內的風氣卻越「整」越壞,中共的威信也越「整」越低。又如,在毛澤東時代至少有過三次「三反運動」和兩次「五反運動」。除了上面已經提及的一九五二至一九五三年的「三反」和「新三反」運動外,一九六○年初毛澤東還在黨內發起了一場內容完全相同的「三反運動」,但不久便不了了之了。那兩次「五反運動」是一九五二年針對民族資產階級的和一九六三年三月的全社會的「反對貪污盜竊、反對投機倒把、反對鋪張浪費、反對分散主義、反對官僚主義」運動。這些不斷重複的政治運動沒有一次解決黨內的腐敗和派系問題,其結果是命中注定般地走向了規模更大、內容更廣、手段更激烈的四清運動和文化大革命。
   
     政治運動釀造巨大的人道災難
   
     我們從文革數據庫起步,延伸到編撰整個毛時代的政治運動史料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震撼於這些政治運動的數目之多,間隙之密,以及它們史無前例的殘酷性和由此造成的巨大的人道災難。就政治運動數目而言,以一九四九至一九五六年中共建國初期為例,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發動的全國性政治運動便有四十種之多。它們分別是:徵糧,減租、退押、清匪、反霸、土地改革、查田定產、黨內整風、推銷公債、抗美援朝、全民捐獻、鎮壓反革命、反政治謠言、反地方主義、宗教三自運動(自治、自養、自傳)、思想改造、批判資產階級傾向、清理「中層」、「內層」、司法改革、清理積案、對黨忠誠老實、民主改革、民主改革補課、審幹、三反(反貪污、反浪費、反官僚主義)、增產節約、批判《武訓傳》、新三反(反對官僚主義、反對命令主義和反對違法亂紀)、四反(反行賄、反欺騙、反暴利、反偷漏)、五反(反行賄、反偷稅漏稅、反盜騙國家資財、反偷工減料、反盜竊國家經濟情報)、交待和資產階級關係、統購統銷、批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批胡風反革命集團、肅反、批俞平伯的《紅樓夢》研究、批胡適資產階級唯心主義、批李四喜思想、農業合作化、公私合營和手工業社會主義改造等等。換言之,僅在中共建國初中期的六年裡,平均每年的政治運動就有六、七種之多。儘管上述運動不少是在經濟和其他非政治領域內發生的,但在毛澤東時代,一切都泛政治化了,它們都是以暴風驟雨般的政治運動的形式展開的。
   
     在本數據庫中收集的三萬二千多份原始文獻,有著警醒和揭示因年湮代遠而免被人遺忘真相的功能。例如,大多數人都以為「土地改革」是中共解放後農村的第一場政治運動,其實全國範圍內、尤其是在新解放區的「徵糧運動」才是。從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五○年初,中共在全國近三分之二的新解放區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的「徵糧運動」。這次運動罔顧剛剛敗退的國民黨政權已經徵收了整年的糧賦的事實,用武力強迫農民重複繳納一年的公糧。對於富裕農民和所謂的「大戶」,糧稅更是加徵到了百分之二百到百分之三百的不合理程度。在鄧小平主政的雲、貴、川三省,更對不滿的民眾採取激烈的「武裝徵糧」的手段,人為地造成了饑荒的發生。其結果是「官逼民反」──激發了大規模的抗糧民變,連不少已經起義的國民黨軍隊也重新「反水」。這些「暴亂」當然被當時在軍事上已經佔了強勢的解放軍鎮壓下去。在一年後中共中央的不少文件中也對過激的徵糧運動做了反省和糾正,但是凡參加了這一抗糧運動民眾卻仍無一不被打為「反革命」被鎮壓,餘下者也一一在其後的「清匪」「反霸」運動中被清算殺戮。如果讀者看完我們數據庫中的近百份有關「徵糧運動」的原始文件,便不難得知:其實中共農村政策的失衡,並不起源於人民公社或農業合作化,而是早於土地改革的「徵糧運動」。
   
     大規模處決「前朝遺民」
   
     儘管歷次政治運動中的受難者數以千百萬計,但中共對於具體的數目卻一直是遮遮掩掩,含糊其辭。以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五三年的「鎮反運動」為例,在公開的史料中我們只能模糊地得知:毛澤東最初定下的殺人運動的指標是全國「千分之一」的人口,結果很快超越,大約殺了七十萬人。但是在中共的絕密文件中,我們卻可以看到其實遠遠不止這一數字。一九五五年七月一日,公安部在《一九五五年到一九五八年全國逮捕反革命分子和各種犯罪分子的計劃綱要》中承認:「歷時三年的鎮壓反革命運動期間共捕了三百五十八萬五千四百三十二名,殺了七十五萬三千二百七十五名」。鑒於鎮反其實並沒有停止於一九五三年,「到一九五五年第一季度為止……共殺了七十六萬五千七百六十一名。」關於真實的受害者人數和殺人比例,可能還不止上述文件中披露的數目。我們可以在一九五一年四月二十日毛澤東發給各大區領導的絕密電報《關於殺人比例的指示》裡發現:這殺人指標上已經升為「千分之二」了。按建國初期中國人口約四億五千萬到五億計算,應當大略有九十萬到一百萬的「反革命」被處決。要指出的是:這近百萬的被殺害者還只是被公安機關經正式審判後處決的,並不包括在羈押中刑訊致死、群眾運動中私下處死和被迫自殺的人數。據《西南公安部關於第四次全國公安會議後八個月來西南鎮反基本情況及今後意見的報告》(一九五一年七月二十一日)中的統計:八個月「已殺二萬三千」,而「連前打擊及未捕而病死、自殺等約二萬五千」。換句話說,在不少地方非正常死亡的人數還要高於被正式處決的人數。鎮反中的受害者人數可能高達兩百萬人。不管是在中國數千年改朝換代的歷史中,還是在近代世界的革命史上,如此大規模處決「前朝遺民」的運動都是少見的。以十九世紀的美國南北戰爭為例,雖然內戰中的雙方也都曾殺紅了眼、犧牲了約七十五萬名士兵。但在南軍投降後北軍並沒有在南方大舉「鎮反」,殘殺已經放下了武器的南方奴隸主「反革命分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