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蔡楚作品选编
·北明:达赖喇嘛对藏人自焚的反应——专访才嘉
·牟传珩:“中国特色”政治夹缝中顽强生存的异议群体——从“广交友”一路走
·陈永苗:“新辛亥革命”大旗在升起
·杨瀚之:《零八宪章》与公民运动——通向宪政民主的纲领和道路
·郭永丰:习五世元年:磨刀霍霍向何方?
·王书瑶:政党制度讨论——中共是一个被枪杆子指挥的政党
·付勇:建立中国的联邦制
·秦永敏:展望专制统治崩溃之后的艰难政局
·张柏涛:从政治发展的角度看军队国家化
·王德邦:赵常青、丁家喜等10君子案是中国真假改革的试金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历史、现实及其前景(上)
·乔新生: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为何被异化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现实:挑战与机遇(中)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 桑杰嘉:西藏母语作家谈藏人为什么自焚
·余杰:从毛泽东语录到习近平语录
·杨瀚之:中国民主运动的前景:新战略构想(下)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罗茜:中国近期必将陷入全面性社会动荡之中
·朱欣欣:回望中国的七月——当邪恶降临大地
·曾伯炎:“中国特色”的谜底——社会转型未破的两块坚冰
·巩一献:探索苏共在中国私生的“儿党”走向自我终结的时间表
·乔新生:中国政坛为何揠苗助长
·楚寒:底层之子铸伟业——汉密尔顿政治生涯二三事
·王书瑶: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反对党
·王书瑶:中华民主联盟章程(草案)
·黎建军:暴力维稳与民变四起——满清王朝的最后十年
·郭永丰:中国民主转型的相关因素分析
·斯欣言:中共可能分裂 中国有望统一
·杨瀚之:微博与微信:推动大陆宪政民主的两大利器
·宪政又添新派、基督教宪政引热议(图片)
·清流浦:习近平的尴尬
·李对龙:为自由而革命,以自由立国,建构宪政共和国
·一周新闻聚焦:外媒、评论家、网友评说薄熙来庭审
·金鸽子奖授予北京维权律师莫少平(图)
·家庭教会首次在台湾发声 抵制基督教统战(多图)
·牟传珩:北京为何迟迟不能开启民主变革大门——中国正处于“等腰三角形”政
·关于王功权先生被传唤的紧急声明和112位联署签名
·反對中國再次成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國大簽名
·李昕艾第三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图)
·李昕艾第四次到纽约时代广场呼吁释放赵常青(多图)
·杨瀚之:光复民国运动:大陆“蓝色新民族主义”运动的崛起
·上海市民代表120次向人大请愿,上海高院“动真格”(多图)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分析三中全会的《决定》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三中全会后各方继续关注中国政治动向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拘捕了吗?
·一周新闻聚焦:海外媒体报道和评论《许志永案起诉意见书》
·一周新闻聚焦:“周永康被正式调查”不是空穴来风
·南乐教案上访到全国两会(图)
·和尚愿意跨教为南乐教案维权(图)
·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
·古川:为“六四”25周年接力绝食感言(图)
·潘晴:论革命和改良——兼与韩连潮先生商榷
·徐琳:纪念南周事件一周年的日子里(图)
·一周新闻聚焦:“包子秀”惹来议论纷纷
·一周新闻聚焦:温家宝是否“干干净净”是个谜?
·古川:2013年中国十大公民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民间公祭耀邦紫阳和六四先烈,拉开纪念六四25周年序幕
·闵良臣:中国的问题到底在外部还是在内部—兼谈制度障碍是中国社会最大障碍
·笑蜀:郭飞雄人道救援呼吁书
·曾伯炎:一党专政与奴化教育导致中国人种退化
·吴庸:公民社会的形成及官民力量的博弈
·监禁中的自由心灵---公民许志永提讯审理的最后陈述(图)
·温克坚:论政治转型中的暴力
·郑小群:中共执政阵营的最后一张拼图
·清流浦:警惕军队由“效忠”转向纳粹化(图)
·余杰:镜与灯——从中国“公知”否定台湾“太阳花学运”看“他者的误读”和
·王德邦:2013年公民运动述评
·推动公民不合作的唐荆陵律师被广州国保刑拘(图)
·辛子陵上书习近平要求出国探亲
·付勇:纪念八九民主运动 推进中国民主转型
·余杰:人权共识与两岸和平——从《零八宪章》到《自由人宣言》
·胡佳表示将遭拘捕 为了自由我别无选择(图)
·滕彪:从稳控模式到扫荡模式
·北京市民公祭八九民运二十五周年文告(图)
·2014年中國青年人權獎頒給趙常青(图)
·“零八宪章”第三十二批签署者名单 (八十四人)
·王丹: 聲明(图)
·【重返天安门】六四25周年,一朵白花绽放天安门广场(多图)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
·张思之:报关心浦案友人书(图)
·昝爱宗:我的“翻墙”史记——互联网中国的自由与梦想
·一周新闻聚焦:中共“白皮书”激怒香港市民,反抗会很激烈
·吴金圣:从天下围城到天下围人——中国民主转型的辅助手段之一
·潘晴: 习近平欲将“红色帝国”引向何方?
·李昕艾:论邪恶轴心对文明世界的危害
·唐丹鸿:西藏问题:帝国三部曲之三:转型帝国的西藏最终解决方案
·黄秀辉:周永康受私刑是党国的特殊利益需要
·凌沧洲:反腐危局能否通向自由民主?
·王德邦:正视历史是最基本的自信
·大陸青年赴台感受民國文化 暢談未來中國轉型之路(图)
·温克坚致董建华先生的公开信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反占中”游行是一场闹剧
·付勇:从皇权专制主义到党权专制主义
·桑普:香港律师界大奇迹日
·林绿野:甲午一百二十年祭
·公民力量关于周永康案的声明
·曾伯炎:习近平的“以法治国”不过是2.0版的以党治国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普选草案提请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占中”不可避免
·堅決支持佔中行動,發起為佔中港人爭取諾貝爾和平獎的行動的聲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5/2015
   
   
   
   作者: 王德邦


   
   综合各方面情况看,2015年应该还是反腐败的胶着年,这一年反腐与腐败的对垒仍将占居社会发展主轴,中国社会仍然徘徊在两千多年前的“庆父不死,鲁难不止”的状态中,一切根本性的改革都无法启动,体制性顽固势力的惯性作用仍会将一切触动他们利益的改革扼杀在摇篮之中。只要中国反腐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腐败势力与顽固守旧势力仍然把持着中国的政治权力,中国的一切根本性改革就无从谈起,民主转型就难以突破瓶颈,改革与革命的赛跑就会持续进行。
   
   
   
   进入2015年了,中国政局将走向何方,又成为世界猜谜的大案。说实在的,随着中国新执政者登台以来,出现了不少超出人们几十年常识判断的事情,其中体制内反腐抓那么多贪官与抓那么高级别的贪官,就超出许多人事先的预估;而体制外民间异议人士、独立学者、维权人士被抓被判那么多,同样也让世人震惊!如此一来,大家困惑:这个中国究竟怎么了?是要变好还是变坏?是要进步还是倒退?从各种纷繁杂乱的信息来看,说好说坏似乎都能找到现实依据。于是世界对中国时局就形成了竞猜式大相径庭的看法,出现了肯定与否定同时并存下的吵架。也许中国时局要真正明朗,要最终将谜底揭开,还得经过这2015年的演化。在这新年之际,我特将曾经听到的几番谈话摘录如下,供大家竞猜2015年中国时局提供点参考。
   
   
   2014年7月29日,前中共政法委书记、中央常委周永康因严重违纪被宣布接受审查。当天晚上,有朋友因为在外工作的同学回乡约我一同外出喝茶。席间碰巧有在县级纪委工作的一位同学,大家闲聊时偶尔提及当天晚上宣布审查周永康之事。那纪委工作的同学很随意,也似乎是脱口而出:“终于抓了只‘大老虎’。就看什么时候抓‘老老虎’了”。初闻此言,我不禁追问了一句:“抓‘老老虎’你们纪委系统工作人员有普遍共识吗?”那人说:“大家心里明白。”满座闻言,哄堂大笑。
   
   这句所谓“大家心里明白”与2014年3月政协会议答记者问上的“你懂的”一样精妙。看来对于抓“老老虎”纪检系统工作人员似乎已经有心里准备或者说有心里预期了。
   
   2014年12月底,我到乡下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在酒桌上碰到一个在当地乡政府工作的青年,大家闲聊时谈起中国反腐的事。当时我就问:“在抓了这么多‘老虎’后还会再抓吗?你们基层干部觉得会抓到什么时候?还会抓出什么样的‘大老虎’?”那青年似乎不假思索地说:“肯定还会再抓。会有更‘大老虎’要被抓。直到抓出那只‘老老虎’”。我于是又问:“象你们基层干部中大家对抓‘老老虎’怎么看?认为应该抓吗?认为会抓吗?为什么要抓呢?”对于此问,那青年沉思了一下才说:“基层干部中大家都认为应该抓(老老虎)。那家伙太坏了。中国官场风气就是他搞坏的。”
   
   闻得此言,我当时有些吃惊,心想:“怎么回事?在基层干部中怎么有如此广泛的抓‘老老虎’的预期?这是某种内部传达的信息还是大家依据常识的一些判断,或者是一种心理期待呢?”我当时还想:“他们是否也受动态网上各种消息的影响?”于是就问:“你们平日也上动态网了解信息吗?”那青年一听动态网,显得有些迷茫,表示自己不知这个东西。记得7月底听到纪委那个同学谈论时,我也曾怀疑他是上动态网的,但后来发现他不懂如何“翻墙”。由此可见,这些在县乡级工作的干部并非受到什么海外网站的蛊惑,而是他们自己了解到的信息与知识推断。
   
   至于民间底层的山村农民,他们除了关心一年的收成,在酒席与茶桌上也经常谈起对反腐的看法。他们普遍反应是当笑料,抓了大官高兴,再抓再高兴,一副看客图热闹的心理。不过他们对中国“八九”之后这种全局性腐败早已深恶痛绝,谈起从上到下的各种腐败,那是数落不尽。他们其实也很清楚这个社会从什么时候开始腐败泛滥,对导致这种腐败根源他们更倾向于归罪于“老老虎”。毕竟大多数农民还没有上升到对制度反思的高度。但相对于关心是否抓“老老虎”,农民更热心于谈论抓他们身边的村干部。他们对身边村干部的腐败给他们直接带来的痛感,要比“老老虎”对他们的危害感更强烈些。
   
   说实在的,县乡基层干部居然有如此普遍对抓“老老虎”的预期,这是使我感到吃惊的。当然,底层民众对抓“老虎”那种看戏般热情,与抓身边“苍蝇”那种急切的盼望,也是在情理之中。但总体而言,中国社会包括那些基层干部在内的民众,对反腐具有支持热情,同时还有很大期待。他们普遍认为反腐这两年做了很多事,是真刀真枪地干,但是腐败分子还远没有抓完,当然也不可能抓完,官场与社会腐败风气还没有得到根本性扭转。
   
   针对基层民众与干部对反腐这种期待,我曾在与一个大学教授交流时说起过,并且问他对此怎么看?这位教授说:“社会对抓‘老老虎’的预期应该很普遍,但最后能不能抓又是另一回事,取决于很多因素。我的判断是新掌权者可能选择等‘老老虎’自然死亡,而不一定采取抓捕行动。估计五年内‘老老虎’也就完蛋了,到时再对他的政治资产清算一下,将一些罪错该由他承担的就由他承担一下,也就这样了。”我接着问他对中国政局走向的看法,谁知他居然说出了一番使我极为震惊的话。这番话在民间很难听到。
   
   这位教授对新掌权者充满信心,觉得中国在新掌权者治理下必将开启千年变局,将中华民族百年来求索的现代宪政民主宿愿得偿。他说:“习大大现在执政走向很明确,先反腐再改革,将中国与世界文明接轨。各省在这波大反腐中,先由中央纪委抓下一名以上副省级高官,再由地方纪委在各地市分别抓下一名以上副厅级官僚,再到各县分别抓下一名副县级以上高官,这样总共算下来就差不多上万贪官被抓,这一波由中央到地方的反腐浪潮就算过去了。之后的改革从金融到企业,从体制到社会,会全面铺开。到习执政的八年左右,中国将推行总统制。到时大选肯定没人能够跟习抗衡,选票肯定绝对性地投向习,这样习就跟俄国总统普京一样成为中国第一任真正的总统,再执政一届或者两届,中国民主宪政大局就定了,之后中国一切按照人类文明的轨迹演进就行了。”听到他如此顺理成章似地推断,我当时就开玩笑地说:“你不是喝高了吧?怎么有如此大胆设想?中国的事真有那么容易?类似你这种想法在体制内知识分子中有多少?”那教授说:“虽然我喝了点酒,但绝对没有喝高。体制内知识分子中持我这种观点者是少数,也就大约接近百分之十吧。”我一听百分之十,这也不是个少数啊!除掉那百分之八十的庸庸碌碌、随波逐流的沉默的大多数,这百分之十就足可以影响甚至决定社会的历史走向了。对于体制内学人中居然有这么多对中国政局持如此乐观态度者,当时确实给了我很大震撼与鼓舞。然而,过后我回头反复思考,可能这位教授还是过于乐观,中国的事显然没有那么理所当然的。
   
   就说对于反腐,社会虽然有很普遍的对抓“老老虎”的期待,但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成为现实。虽然社会民众那种朴素的情感指向,非常强烈地预示着社会的人心向背,但这种期盼要真正兑现却需要综合各方条件,权衡各方势力,最终不仅取决于社会的需要,更取决于力量的强弱角逐。中国今日反腐其实远没有到言成功的时候,面对中国今日官僚腐化,这种体制性顽固势力的抗拒,反腐只是体制内极少数理想主义者的冲动式义举,反腐者无论从人数还是势力上都远远不如贪腐顽固势力强大,反腐走到今天可以说举步维艰,绝不是越来越容易了,而是越来越艰难了,中国反腐真正最艰险的堡垒还没有攻克,反腐要真正取得决定性的、不可逆转式的胜利,必须拿下一个腐败时代标志性的代表人物,否则根本无法从心灵上震撼人心,扭转世风。中国社会要真正移风易俗,必须有霹雳手段,有雷霆壮举。
   
   综合各方面情况看,2015年应该还是反腐败的胶着年,这一年反腐与腐败的对垒仍将占居社会发展主轴,中国社会仍然徘徊在两千多年前的“庆父不死,鲁难不止”的状态中,一切根本性的改革都无法启动,体制性顽固势力的惯性作用仍会将一切触动他们利益的改革扼杀在摇篮之中。只要中国反腐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腐败势力与顽固守旧势力仍然把持着中国的政治权力,中国的一切根本性改革就无从谈起,民主转型就难以突破瓶颈,改革与革命的赛跑就会持续进行。
   
(2015/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