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诗歌年集2014]
槟郎文集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乌坎村的女人
·2011年底的回顾
·记我敬佩的槟郎老师
·可爱的槟郎老师
·记槟郎老师
·微风骤雨话槟郎
·有趣的槟郎老师
·对槟郎老师的印象
·可爱的园丁槟郎
·读槟郎老师诗歌《巢湖与澎湖的恋曲》
·记槟郞老师
·我心目中的槟郎老师
·关于槟郎先生的无题文
·槟郎诗歌《哭悼邻家美眉》简评
·春节祝愿槟郎老师
·略谈槟郎老大
·师不可貌相:记槟郎
·品读诗歌《诗人槟郎之墓》
·记大学印象最深的槟郎老师
·元宵节快乐!
·学士服的风采
·我的大学老师槟郎哥
·爱满亭边有座桥
·拜谒巢湖力寺村李黼公状元祠堂
·状元御史,忠义之士——先祖李黼公事迹
·春节回故乡
·就像一本诗经
·品读槟郎诗歌《三个姐姐三朵花》
·给槟郎老师的信
·让人印象深刻的老师槟郎
·谈谈槟郎老师
·与槟郎老师拜谒中山陵
·满族女孩的榛子
·吾爱吾师槟郎的诗
·我读槟郎诗:《元宵节快乐!》
·去江北上课
·读槟郎诗歌《清明节上坟》有感
·女学生献给我哈达
·读槟郎诗《去江北上课》
·简评槟郎老师的三首诗
·读槟郎老师诗歌《古巢美女》有感
·我读《无言的结局》
·方山仙子
·怀念方励之
·读槟郎诗歌《端午的燕子矶》
·南京牛首山记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诗歌年集2014

槟郎诗歌年集2014
   
   目录:
   
   2014年底小结

   平安夜想念耶稣
   初冬的解溪河
   多情的萨福
   再游将军山
   爱情隧道传奇
   南京爱情隧道
   洞玄观的菊花
   跟着贼老五
   魔狱昆明
   朱元璋见李自成
   鸭绿江口大势
   情人的雨伞
   秋病念菊
   请吃海棠果
   巢湖水神谣
   解溪河堤的杨树林
   中秋桂花月
   道旁桂花香
   咏韭菜兰
   穿越老山狮平线
   咏惠济寺银杏
   执手桃叶渡
   咏南京城墙
   奇美的香樟园
   访狮子岭兜率寺
   观青奥开幕式彩排
   怀念大力寺水库
   弘觉寺塔下的梨子
   故乡的洗耳池
   游览金牛湖
   拜谒郑和墓
   方山的月亮
   暑假开始了
   独对爬山虎
   孟姜女的眼泪
   一对蝴蝶的传奇
   我赞美蝴蝶
   十二行诗三首
   梦随李白游
   楼顶望方山
   永暑礁的女郎
   赤瓜礁印象
   黄土地上的南海梦
   南海,我的夜莺
   龙舟赛上的傻妹妹
   看莫愁湖龙舟赛
   看杨柳湖赛龙舟
   永慕庐独坐
   哀悼方久书
   飞上紫金山
   青龙山黑洞岭
   躺在方山上
   游石塘竹海
   春天的云儿
   老山怀念张孝祥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一个人的观音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的原乡
   鸡鸣寺路的樱花
   我爱弥勒佛
   怀念释迦牟尼
   易卜拉欣与儿子
   支支的校园
   我要寻找阿拉丁
   赫蒂彻的小情人
   怀念穆罕默德
   辟支的路
   考场外的莫愁湖
   东莞的技师
   寒假打短工
   谁令除夕不是节
     
   
   2014年底小结
     槟郎
   
     寒潮来袭,气温突降,
     旧年底依然天色清朗,
     温暖的阳光依然灿烂美好,
     陪我站好最后一班讲堂。
   
     常绿树一直生机勃勃,
     落叶林懒洋洋地晒太阳。
     路边的石楠新叶正红,
     草地上的腊梅绽放清香。
   
     沐着斜阳乘车回家,
     2014年的阳光即将退场。
     又一年的人生迅忽过去,
     我心里怎么突然一阵感伤?
   
     今年写了七十多首诗,
     成绩已沉浮在各处网上,
     回顾一年总感到惭愧,
     但我已尽了笨人的力量。
   
     虽不缺少社会批判,
     但我更多是山水放浪。
     由愤世到追求隐逸境界,
     逐渐淡漠乱世济民的理想。
   
     南京的山水几乎跑遍了,
     都写过了咏叹的诗章。
     明年研学地质花木鸟兽,
     更贴近寄情的山林的心脏。
   
     含笑花龇牙咧嘴笑,
     冬青树郁郁苍苍,
     高洁的梅花吐出嫩蕾,
     隐士的菊花傲视着严霜。
   
     一介布衣笑傲权贵,
     一个贫贱卑微的教书匠。
     明天新年的太阳依然会升起,
     尚远的归宿待位在天堂。
     2014-12-31
   
   
   
   平安夜想念耶稣
   槟郎
   
   一个人即将诞生,
   为此今夜的世界平安。
   天上他的命星闪烁,
   三个博士不远千里找寻,
   孩啼声将会无比清新。
   
   一个人已经诞生,
   在荒僻客舍的马槽里。
   罪孽的人间死沉沉,
   天国的祝福声热烈一片,
   将有怎样的人间苦行?
   
   这个人已经离去,
   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因为他说出了世界真相,
   在聪明人无情戏弄后,
   被戴上了荆棘王冠。
   
   这个人死而复活,
   升入了永恒的神殿。
   他所指示的生命的道路,
   在愚笨的义人中传颂,
   又终被理解得谬误百出。
   
   这个人不是头一个,
   穆罕默德也不是最后一个。
   置身在古怪行列中的我,
   笨拙地用笔和诗韵,
   走向命运中的各各它。
   
   今夜世界如此平安,
   为了一个圣母的分娩。
   因为上帝的使者接连出现,
   人类屡次从堕落中赎救,
   今夜让我们仰望星空璀璨。
   
   平安夜想念一个人,
   他为了爱人类而献身。
   耶稣啊,十字架上的痛颤,
   彼拉多又在嘲笑我啊:
   真理几文钱一斤?
   2014-12-24
   
   
   初冬的解溪河
   槟郎
   
   暖阳泻在河面上,
   斑驳的涟漪泛着金光。
   从不止息的流水啊,
   从春流到夏,流到冬,
   青龙山的源头不竭,
   梦中的秦淮河就在前方。
   
   暖阳泻在河堤上,
   小草躲进了黄衣裳,
   蒿子常绿如故,
   护堤树光着臂膀。
   寒风无奈地吹刮着,
   每次的轮回都是解放。
   
   行人骑着车子,
   匆匆地驰在堤路上。
   帽子紧包着脑袋,
   围巾缠裹在脖项,
   暖阳泻在弯弓的脊背,
   水里影子一路奔忙。
   
   只有我一个人漫步,
   就在暖阳泻着的校园旁。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永远的白鹭惊飞开翅膀,
   课余常到这儿散心,
   岁月的印痕堆在脸上。
   
   金黄的银杏叶飞舞,
   白杨早早卸去了秋装,
   曾经伴过我散步的学生,
   毕业后都去了远方。
   我一年年地衰老,
   走过的河堤却越来越长。
   
   漫步在校东边的河堤上,
   寒风使我不住打颤,
   暖阳又使我心花怒放。
   常常觉得有个天神在看:
   小小寰球的褶皱里,
   那个人影又走回讲堂。
   2014-12-3
   
   多情的萨福
   槟郎
   
   罗德斯岛的深夜,
   月桂与七曜星西沉,
   难眠的你遥望悠远的我,
   思绪澎湃。我的泪水
   流进蓝色的爱琴海,
   波泛着你多情的身影。
   
   萨福,传说你很丑,
   这对我绝对是个谣言。
   月光下的你,斜倚轩窗,
   一袭乳色古希腊的纱裙,
   古典的卷发和明眸,
   美过奥林波斯山仙女。
   
   端详你,和我一样,
   爱着诗歌,并教授诗歌。
   讲台下可爱的女学生,
   随着美妙的诗句而激动,
   那异样的青春的神采,
   让为师的幸福迷醉。
   
   萨福呵,阿狄司越发
   迷人,安娜多丽雅可爱,
   要毕业了,前程美好,
   要嫁给俊美的男子。
   不要难过,祝福她们吧,
   我们所给的已经回报。
   
   在盛开的玫瑰花旁,
   在生长香豆花的地方,
   你的吟唱被七弦琴伴奏,
   快乐和忧伤化为诗歌,
   流溢过崎岖的历史,
   滋润着我干硬的喉咙。
   
   野生的风信子也鄙视
   那个叫法恩的男子,
   帅哥而有眼无珠。
   不值为这样的人去死,
   双手接住殉情的你,
   供在我心灵神圣的深处。
   
   读着芳香的诗句,
   痛恨那野蛮时代的毁坏,
   连包裹木乃伊的残稿也已
   价值连城。为了与你
   在另个世界热烈地相会,
   我的梦笔决不会辍止。
   2014-11-26
   
   再游将军山
   槟郎
   
   绿杨湾的竹排,
   镜平湖的舒凫台,
   翠影湖畔的烧烤园,
   池林栈道上的杉树林,
   新足迹掩盖旧足迹,
   新游人替换了旧游人。
   
   日月泉里的新颜,
   观音台前的红巾;
   不同的游乐架上的笑,
   和相同的抱衣翁。
   初冬堪媲仲春秀美,
   山林尽染处子娇羞红。
   
   那年春游的池林,
   碧绿的水杉如翡翠,
   倒影在清澈的明镜。
   栈道上的翠袖,
   被孤身重游的我怀念,
   从此如陌路无音讯。
   
   初游时的伊人,
   将重游的我伤害,
   那时的思念太多情。
   再游的佳人如良药,
   医治了过去的伤痛,
   稀释了记忆中的魅影。
   
   过去的已经过去。
   那初游时的新鲜,
   那重游时的怀念。
   正如这片杉林的记忆,
   又有新的游客加增,
   我有了新的游伴同行。
   
   重游时林池干涸,
   那是去年的此时节。
   再游时又满池水清,
   只是红叶与初游不同。
   株株的杉树如火炬,
   燃烧在暖阳的初冬。
   
   初冬的游兴不减,
   我漫步将军山中。
   初次的春游岂能淡忘,
   去年的重游宛如昨。
   而今我再游旧地,
   池林栈道的水杉正红。
   2014-11-24
   
   爱情隧道传奇
   槟郎
   
   每年的8月13日,
   她都孤独地过一个节日,
   她都要到一个荒僻的地方,
   泪水滴在燃烧的纸钱上。
   而今那儿以爱情隧道而闻名,
   而她悄悄地躲在附近。
   
   脚下的枕木在颤抖,
   他的左撇子焦急地摆动,
   她木然地走向奔腾而来的死神。
   一个人猛然将她扑倒,
   火车从两人的头上飞过,
   又在不远的前方煞住。
   
   司机教训几句便走了,
   他们却由此相识了。
   “为什么想死也不成?
   你能救得天下所有的百姓?
   死在这么美丽的地方,
   还能有什么更好的结局!”
   
   “你也发现这儿很美?
   还认为只有我一个人幸运。
   看两边被车厢刮齐的树,
   却在天空枝叶交错,
   构成一个绿色的铁路隧道,
   好一个美丽的童话国。”
   
   在这里呆了很久,
   她的苦水与泪水倾盆,
   安慰和支持使她重生。
   可是而今他只有亡魂来这里了,
   但她记住那天是8月13日,
   是他左撇子们的节日。
   
   后来他们相爱了,
   这儿成了他们约会的圣地。
   他们在枕木上蹦着赛跑;
   他们平展着手臂在单轨上追逐;
   他们并列着各踏一轨,
   执子之手同行,与子偕老。
   
   在龙吉山麓的密林里
   在绿色的铁路隧道里,
   她躺在他厚实的胸脯上,
   他头靠铁轨躺在枕木上,
   火车喘息着越来越近,
   他突然卷着她滚进路边草丛里。
   
   而今被好事者撞见,
   如乌克兰的爱情隧道闻名。
   谁知男主角已经死了,
   代她告御状而被截的途中。
   8月13日,她的心在那儿破碎,
   他的左撇子焦急地摆动。
   2014-11-19
   
   
   
   
   南京爱情隧道
   槟郎
   
   亲爱的,每年的
   这一个神圣的日子,
   它是我们心愿的永恒见证,
   我们都来龙吉山麓的
   南京爱情隧道留念。
   
   翠绿的龙吉山,绿荫如披,
   森林覆盖到东边的旷野,
   一条长长的铁路穿过,
   留下绿色隧道的自然传奇。
   情人们寻芳而来,
   爱情在绿油油的长廊里陶醉。
   
   重温最经典的姿式,
   各踏一条铁轨前行,
   两只手却在轨道上方握紧。
   看我们努力走得更远,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道路悠然地深入远方的密林。
   
   或者,你在单轨上跑动,
   两个手臂平展着举起,
   亭亭玉立如弱柳摇曳,
   那揽风的花头巾飘舞,
   回眸的笑容如春花般灿烂,
   这一切都凝固在永恒的定格里。
   
   或者你坐在铁轨上沉思,
   思绪像铁轨一样悠长悠远;
   或者我们并肩踏枕漫步并呢喃;
   或者你趴在我的怀里,
   我躺在枕木上,听远方
   的绿皮火车喘息着越来越近。
   
   是我们流连的爱情走廊,
   是天赐有情人的婚礼教堂,
   环形的树林如碧绿的锦帐。
   枕木的排行与彼此的心跳呼应,
   并列的铁轨是不离弃的诺言,
   在这远离污浊的童话般的乐园。
   
   亲爱的,此生不管是
   相守还是分离,不管是
   生前还是死后,
   我们都共有一处守望,
   便是南京爱情隧道的现场。
   2014-11-19
   
   
   
   
   
   洞玄观的菊花
   槟郎
   
   病后的衰弱,
   不甘寂寞,
   将自己放逐到方山野岭。
   没有人类的自然,
   反能抚慰他的心灵,
   那天那地那山那水那草木。
   
   他漫步神游,
   终于在洞玄观遗址上
   停了下来,北面
   山坡一大片被平整,
   准备移址复建,看到
   炼丹井边一株黄花。
   
   金黄的菊花
   只有一棵,蔑视着寒风
   的淫威,并怡然自乐。
   可曾想到它的孤独?
   在这古道观的废墟上,
   在这曾经的名泉旁。
   
   我的今生孤独,
   我的守拙不寂寞,
   天地间的精气飘荡,
   随我吸取。何况我守着
   一千八百年的秘密,
   有多少修真成仙故事。
   
   他听罢便俯身向前,
   将花盘紧贴在自己耳边,
   终于听到一个秘密:
   你前身便是观里的小道士,
   经常来炼丹井打水,
   并种下一杆秋菊。
   
   在你的精心呵护下,
   我终于长大,化恩为情,
   但你从不懂我的骚首弄姿。
   直到葛天师仙去,你和小师妹
   出游,再未归来,
   成就我千年的守望。
   
   他目瞪口呆,
   一朵野菊花竟也为自己
   而守候千年?
   前生隐居山林修道,
   今世深陷红尘浑浑噩噩,
   前世的我与今生的我有啥关系?
   
   病后的衰弱,
   不甘寂寞地漫步秋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