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中国控诉
[主页]->[现实中国]->[中国控诉]->[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中国控诉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5(视频)
·荷兰国会将辩论中国人权及对华政策问题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15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7)
·杉本華荷兰海牙控诉纪实(2014,04,0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274
·新年昭世文
·“下一个就是你!”--独裁者在向全国人民下战书!
·《中国控诉》法拉盛控诉记实31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纪实31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18
·曹顺利是谋害、平度血案是谋杀、茂名是战争
·中共每次屠城后都会宣布没有死过一个人
·“中国控诉”中共绷紧的神经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71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7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1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0
·“中国控诉”纽约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269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0)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1:联合国送来了“工作餐”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6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4)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杉本華日本东京控诉纪实(2014,04,15)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还我财产,回家团圆”265
·:“中国控诉”(264) 宋祖英 快回去给江蛤蟆带个信!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60)老师要我喊万岁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2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纪实325
·悼陈一咨先生挽联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5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7)
·[中国控诉](256):没有"饭权"何来人权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5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2)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4)
·习近平三年收回民心的承诺是为了坐稳龙椅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4
·【中國控訴】253:救子明就是救中國
·中共绷紧的神经
·对秦火火案的真相质疑
·普京财产公开分析中共隐瞒财产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4,2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27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8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50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9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纪实329
·联合国控诉记330:从“抗共”国度里来的人们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8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7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6)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5)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4)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1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3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42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1)
·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40)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9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8
·访民纽约下战书,《中国控诉》新年呛声/视频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7:树倒猢狲散
·树倒猢狲散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6
·杉本華日本大阪控诉纪实(2014,05,03)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5
·法拉盛街头控诉333:丑态百出的“红马甲”
·末日疯狂彰显无遗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中国控诉】法拉盛街头控诉记334
·联合国控诉记234:范木根无罪!
·胡春华请辞讲了真话:中共全面黑社会化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5
·控诉记233: 联合国前的流动景点
·控诉记(232):坚定溶飞雪,控诉赢尊重
·【中國控訴】日本大阪控訴紀實2014年5月4日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231
·【中国控诉】联合国控诉记336
·法拉盛街头控诉记23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莱州政府操纵违法选举庆祝晚会

   市人大代表塔台演戏礼花鞭炮齐鸣

   村民的愤怒还没有消除,地霸们已开始酒红灯绿,歌舞升平,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虽然在维权的道路上屡屡惨败,但我们是光明正大,心胸坦白,一切都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和法律的论证,至今维权多年,正义得不到伸张,并不是我们人民的耻辱。

   莱州政府为掩盖罪恶,对维权的民选村主任张玉玺进行打压,在换届选举中,使尽了招数,做足了功课。11月14日、12月8日两次选举大会镇政法委员高蓬强宣布张玉玺没有选举权,选张玉玺的票虽然有的被烧毁、被抹去、或因字体有误被作废,但张玉玺仍高票据榜,政府却以张玉玺没资格为由把其票拿下。莱州政府今天不但剥夺了张玉玺被选举的权利,也直接剥夺了广大村民的选举权,他们强奸民意,还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实在荒唐,既然政府连续五年仍任命村委书记伴随干涉村民自治,何必走这一过程,实在是太卑鄙、太无耻、太流氓、太邪恶、令人发指。共产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人们都知,一切都要通过落实党的方针政策路线来体现,如果这个书记是土匪,是流氓,人们就会说共产党是土匪是流氓,如果这个书记是孔繁森,焦裕禄,人们就会说共产党就是孔繁森,就是焦裕禄。然而莱州的当权者赤裸裸的在践踏党纪国法。大搞歪门邪道,在众目睽睽之下实在是太霸道了,给党和政府在人民当中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并不亚于周永康和薄熙来,这是点与面的关系,羞辱的都是共产党。

   张玉玺被剥夺了村主任竞选的权利,作为原始原告的法人,仍承继原告法人的权利,对他们进行诉讼,我们的案件早已进入法律程序,凡是涉及法律的案件,都必须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是有规定的。任何组织和个人不经原始法人擅自处理是绝对讲不通的。

   村委公章为什么要掌握在镇长手里,出现了多少假合同,公章里有多少利益,这是村民一直追问的问题。且问莱州政府利用村委公章套了国家多少资金,倒卖了多少土地和资产,这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在反腐败的今天,为什么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坚决的把张玉玺拿下来,这才是问题的症结。

   2012年我们为公章问题还聘请了打行政官司的律师倪文华,一同到政府讨要公章,而后我们提出了行政诉讼,至今仍未立案。今年11月21日,为莱州政府操控违法选举向法院再次提出行政诉讼,至今仍没有答复。莱州法院该立案的不立案,该合并的不合并,不该分离盗伐树木的案件却分离出去不立案,两个地霸只立了一个,判回的一点土地至今四年没执行,究竟说明了什么?更为荒唐的是一审提出的垃圾证明,在二审当中却发生了改变,且问这是谁家的法院,竟如此荒唐?他们非常自信,可能是因为手中有权,总以为把张玉玺从村主任法人的位置上拿下来,就可以万事大吉,安全解套,一笔勾销,实在太天真太幼稚了,其实操控违法选举是在连续犯罪的道路上加快了步伐,又重重的加了一笔。

   张京岐作为莱州市人大代表,本应监督法律的实施,帮助村民立案,然而他在地霸案件中却起着关键的作用,就你这种人物,能当上人大代表,应该受到质疑。村民们都议论纷纷,先前镇政府为什么能把他的外甥陈占云任命为村委书记,何况他和地霸都是亲戚关系,他不但不回避,却四处张扬,宣示自己。2012年我们正常上访,从中央开信回来,在看守所带手铐脚镣,地霸却第一时间先知道大肆宣扬。对于张京岐,当然有敬他的也有怕他的,今春他终于跳出来了,回石柱栏村干挂职书记,他外甥没把张玉玺弄下去的任务由他来完成,老舅外甥唱起了二人转,他外甥在位时,四年没下账,现金发票都是政府开给他的,在中国财会制度中,也算是一大奇迹,一堆烂账,在张京岐和政府的合谋下,今秋总算掩饰完结,对此张玉玺并不签字,当然审计结果也不让村主任看,更不明示,又说明了什么。进入法律程序的被告,张福新为什么在张京岐回村任职之后,又盗伐了51棵树,村委报案后至今仍未处理,连土地和树木给村民造成几千万的损失,他们的靠山是谁,张京岐的靠山又是谁,在依宪执政的今天,仍然趾高气扬,无法无天,实在是太霸道了,村民小报等反映,造纸机械厂原800多人的一个镇办企业,不知通过什么手段竟落到张京岐的手里,今天却剩下几十个人,原来职工都被他扫地出门,至今没有养老金,为此人们都对他纷纷不满,据说造纸机械厂的资产当时砸锅卖铁都挣钱,真是天上掉馅饼,并不知道为什么竟会砸到他的头上,人们都说这样的机率很小,在此要问集体资产是怎么丢失的,坊间都有传闻,小报反映张京岐的儿子开豪车,先前他的女儿在外国留学,现已定居,据说现在金玉满盆,却在银行欠一大笔债务,正在准备破产。什么叫投机,什么叫犯罪,然而有的领导还对他大唱赞歌,说他经营有道。

   在众人面前他声嘶力竭,“你不是能上网吗?你愿意上哪告就上哪告,一切都随你的便”试问他的底气从何而来,竟和我们如此叫板,奉陪到底。我知道他财大气粗,在莱州官场上称兄道弟,能左右风云,在石柱栏一跺脚,莱州法院,公安大楼都颤颤。

   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的人们虽没跳出来,仍躲在幕后,就是这样的一小撮,却有很大的能量,左右着党政司法机关,村民说揭不开他们的问题,落实习近平的依宪执政很难。

   今天不是张玉玺落选了,而是地地道道被拿下,这就是当权者的力量,地霸们确实胜利了,今天也确实是他们值得庆幸的日子,因此张京岐他们请了一场戏,两位地霸在饭店广场大放鞭炮和礼花,这是金钱无法买来的荣光,有权就有一切,在当今中国很现实。

   详情请网上查山东莱州张玉玺。

   

   

   

    张玉桥、张玉玺

    13181632581

    山东省莱州市平里店镇石柱栏村

    2014年12月10日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i

   關注山東莱州黑色选举!

   

   [中國控訴]歐洲部:陳忠和

(2014/12/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